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鳳舞江山:腹黑魔王,跪下來 » 鳳舞江山1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鳳舞江山:腹黑魔王,跪下來 - 鳳舞江山1字體大小: A+
     

    鳳舞江山

    光與暗,皆不容你。

    那我此生,便和這世界背道而馳。

    宿命之前,我會抓緊你的手。

    ————路非《鳳舞江山》

    冬天的昊京格外冷,連續下了三天三夜的大雪之後,天空終於放晴,一眼望去,銀裝素裹的都城如同沉睡的巨獸,橫卧在迦藍大陸的東方。

    此刻在昊京城的郊外。

    「走開!不要跟著我!嗚嗚嗚,我沒有被魔族玷污……」

    一個小女孩奔跑在厚厚的積雪上,腳印深一個,淺一個,白雪中隱隱帶著血跡。

    她很瘦小,小臉凍得蒼白,頭髮亂亂的,兩隻大眼睛里閃著驚慌恐懼的光芒。

    嗷!

    身後一聲獸吼。

    一隻毛色雜亂的狼寵從後面撲倒了小女孩,用爪子踩住她的臉。

    「走開!走開!我沒有錯,我沒有被魔族玷污!」

    小女孩恐懼得渾身發抖。

    「哈哈!終於追上了!這個臭丫頭別的本事沒有,跑得倒挺快!」

    三個身穿灰色棉布學院服的少年少女跑上來。

    「沈未凝,你這個賤骨頭,都已經被魔族玷污過了,把你嫁給廢太子怎麼了?廢太子都不嫌棄你,你居然敢逃跑!?」

    一個略有幾分姿色的少女走上來,抓住小女孩的頭髮,狠狠在她手臂上掐了一下。

    要不是廢太子即將迎娶這賤丫頭過門,她肯定打爛她的臉!

    「我沒有被魔族玷污,真的沒有,你們相信我,不要把我嫁給那個魔鬼。」

    小女孩一邊哭泣,一邊哀求。

    迦藍帝國的廢太子,傳言中暴戾兇殘,前後迎娶過六位妃子,都在新婚之夜被折磨至死!

    她不想嫁給那樣的人!

    「沒有被魔族玷污?哈哈哈!」

    一個少年大笑起來,其他人也紛紛跟著大笑。

    「你被魔族擄走三個月,回來的時候還穿著一身嫁衣,誰信你沒有被魔族玷污過?」

    「本來就惹人討厭,這下子好了,讓整個家族都跟著蒙羞!」

    「族長早已將你逐出家門,若不是大夫人大發善心給你做媒,你早就死了,還不快跟我們回去!」

    兩名少年將小女孩拖起來。

    那隻狼寵也幫主人拉扯著她的衣服。

    「我不要回去!放過我,求求你們……無極哥哥救我。」

    小女孩拚命掙扎中,口中下意識地喊出一個名字。

    「無極是誰?」三名少年少女都沒有聽過這個名字。

    「一定是玷污她的那個魔族吧!」

    「真是不要臉!果然被魔族玷污了,就忘不了那骯髒的魔族了!」

    「應該殺了她!」

    「這女人,送去廢太子那裡,不出一天就被玩殘了,何必我們動手?」

    三人的拉扯中,小女孩忽然撞上雪中一塊凸起的石頭。

    頓時,額頭上鮮血直流。

    「慘了!破相了!這可怎麼辦?」

    三個人連忙鬆開手,讓小女孩趴在地上。

    她的身子顫抖了幾下,便一動不動了。

    誰也沒有注意到,原本晴朗的天空,忽然烏雲密布!

    一片詭異的圖騰出現在黑雲中,像是展翅翱翔的鳳凰,轉瞬即逝!

    轟隆——

    一個驚雷打下來,剛好劈在小女孩上方的樹枝上,剎那之間烈焰焚燒。

    火焰之下的小女孩,如同浴火而生的鳳凰!

    樹枝上的火焰,彷彿在她身上張開的巨大羽翼!

    鮮血順著額頭流過眼睛,沈未凝的眉心蹙了蹙。

    沒有人知道,那個軟弱的小女孩已經逝去,而另外一個強大的靈魂卻在這具身體中重生了!

    被魔族玷污過的女孩?

    讓家族蒙羞的恥辱?

    1級靈脈的廢物?

    開什麼玩笑?這些詞是套在她身上的嗎?

    她怎麼說也是……二十一世紀的無冕之王!

    放在平時,這些小嘍啰別說觸碰她,就連靠近她都沒有機會!

    但是此刻,屬於這個十五歲的小女孩的記憶瘋狂地湧入腦海中,讓她一時之間動彈不了。

    太多記憶了……

    這就是弱者的命運嗎?

    好可憐,好可悲……

    但是從現在開始,讓她來改變這個女孩的命運吧!

    她,沈未凝,再也不是弱者了!

    天空中的烏雲慢慢退去,閃電和火焰都已經消失。

    那三個人膽子又大了起來,慢慢靠近。

    「不是死了吧?」一個人踩在沈未凝的背上。

    灰袍少女蹲下去,看了看她。

    要是死了可就麻煩了。

    就在此時,沈未凝的眼眸緩緩的睜開。

    那是一雙蔑視一切的黑色眼眸!

    不再有恐懼,不再閃現驚慌,更沒有軟弱的哀求和乞憐!

    慵懶,冷冽,高貴不可侵犯!

    怎麼回事?

    灰袍少女愣了一下,心底因為這雙眼睛的注視而冷到谷底。

    好可怕的眼神,讓她害怕得雙膝一軟,跪在雪地中。

    「腳。」半張臉埋在雪地中的沈未凝懶懶地說了一個字。

    三個人面面相覷。

    腳?什麼腳?

    還沒有反應過來之際,那名腳踩著沈未凝的少年忽然慘叫一聲,向後倒飛出去。

    「腳!我的腳!」

    倒下去的地方,瞬間變紅了一片。

    他的腳以一個奇怪的姿勢扭曲著,褲子松垮垮的……

    腳斷了……是真真切切的斷了!

    但是三個人都沒有看清楚沈未凝是怎麼動作的!

    「你……」

    少女剛張開口,卻發現嘴巴里吐出來的只是空氣,脖頸上鮮血直流。

    脖子被割斷了!

    「灰狼,咬死她!」

    剩下的一名少年驚恐地大喊。

    雜毛狼寵作勢欲撲,一根木枝便從它的胸口穿過,直接射向它後面的少年心臟!

    一個完美的對穿!

    一人一獸倒在地上,一動不動,死了。

    眨眼之間,收拾了三個人。

    沈未凝懶洋洋從雪地上爬起來,隨手抓了一把雪擦擦手上的血跡。

    小嘍啰的血,髒了她的手。

    「哇!精彩!」

    隨著兩聲啪啪的聲音,頭頂上方傳來一個華麗麗的聲音。

    怎麼可能?

    沈未凝猛然抬頭。

    明月映著白雪,雪地里長滿了掉光了葉子張牙舞爪的樹木。

    這裡像地獄一樣,一眼望過去光禿禿一片。

    然而,在那樣湛亮的月光之下,卻有一抹堪比明月的皎潔身影站立於樹枝之上!

    寬袍大袖,臨風飄舉。

    紫色的長發隨風而起,垂眸望下來,驚世的紫眸里隱藏著點點笑意。

    整個白雪皚皚的世界里,似乎只有那一抹亮眼的紫色。

    月光暈染之下,側對著她的臉幾乎奪盡了人世間一切美好,恍若天神的心血和讚美,都凝聚在他身上。

    沈未凝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

    大、美、人!

    「梁上君子,小人!」沈未凝冷冷看了他一眼。

    那人臉上的笑容微微一凝,眼尾華麗地上挑。

    「你不認得我?」

    那樣的眼神,是對自己完全陌生的。

    她……不認得他了?

    那麼,當初對他許下的諾言,也不記得了嗎?

    真是薄情寡義的小丫頭。

    「我為什麼要認得你?」沈未凝高傲地仰著小臉。

    雖然他長得很好看,但是……她是那麼膚淺只看臉的人嗎?

    那人沒說什麼,只是低下頭淺淺地一笑。

    世間萬物都失色了。

    妖孽!

    沈未凝在心底簡單評價了兩個字,便昂首挺胸向前走了。

    管他妖鬼神魔,她一向獨行於世!

    看著她的背影,墨無極似笑非笑地低語:

    「沒良心的小丫頭,在魔界曾對我許下的諾言,可不能不算數啊。」

    *****

    昊京

    皚皚白雪覆蓋了玄武院的練武場,可是在玄武院的圍牆之內,本應該凋零的花草樹木卻顯得生機勃勃,綠意盎然。

    這是整個天啟國最受人敬仰的地方,每一年,來自全國各地擁有靈脈的人都會來到玄武院,只要通過測試,就會根據靈脈的強弱劃分等級,從學徒到直系弟子不等。

    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

    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

    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

    十五歲的沈未凝就是浩瀚菜鳥中的一員,進入玄武院五年,依舊是一級靈脈。

    更可恨的是,她那可悲的身世——沈家家主某次外出和鄉野村婦生下的私生女。

    被視為沈家的恥辱。

    十歲那年,天啟國的太子炎亦邪被廢,此前沈家費盡九牛二虎之力才讓嫡出大小姐沈芊芊和太子訂了婚約。

    但炎亦邪被廢,眼看沈芊芊要隨著廢太子一起被幽禁,沈家主母終於想起了沈未凝這個人。

    和太子訂婚的是沈家大小姐,沈未凝比沈芊芊早出生幾個月,自然是大小姐。

    至於是不是嫡出,誰會在意?

    皇上早就不管那個因母族叛亂而獲罪的兒子了。

    十六歲是天啟國少女出嫁的年齡,再過半個月,沈未凝就滿16歲了。

    雖然太子被廢,但他的婚禮還是如期舉行。

    炎亦邪的生母秦皇后一族犯下了叛亂的罪行,被誅連九族,滿門抄斬。

    據說,炎亦邪親眼目睹了秦皇后被活活砍斷手腳做成人彘,死得無比悲慘。

    自那之後,他就瘋了。

    他兇殘成性,殺人如狂,只要靠近他的人,尤其是女子,必定被折磨地死無全屍!

    沈未凝在三個月之前才知道自己要做沈芊芊的替死鬼,嫁給這麼一個人。

    可她天性懦弱,不知道反抗,只是一個人傷心地哭泣。

    不巧的是,那個深夜,魔族闖入玄武院,擄走了幾十名少男少女。

    沈未凝也在其中。

    那些少男少女的屍體陸陸續續被找到,全都被吸幹了全身血液而死。

    唯獨沈未凝一直不見。

    大家都猜測她已經死了,落在魔族手裡,哪裡還有活路?

    然而,三個月之後,沈未凝卻活生生地出現在昊京!

    整個昊京城的人都被驚動了!

    數百年來,第一個從魔族手中活下來的人啊!

    而且,當時的沈未凝,還穿著一身鮮紅的嫁衣!

    於是,傳言就變成了沈未凝被魔族擄走,活下來的原因是她犧牲了身體!

    她被魔族玷污了!

    否則,怎麼能逃脫魔族的魔爪?!

    她成了一個不知廉恥的女人,被所有人唾棄,成為整個昊京的笑話!

    沈未凝百口莫辯,她說不出自己在魔族的三個月里,究竟發生了什麼。

    因為,關於那三個月的記憶,統統消失了!

    在魔界的那三個月里,她是不是真的如傳言中一樣,和魔族……

    不管怎麼回憶,腦海中,只有一片晃動的光影。

    光影跳躍中,一個長發少年坐在樹下撫琴,面目模糊。

    破碎的音符,組成斷斷續續的琴聲,卻聽不真切。

    「呼——」

    沈未凝長長出了一口氣,略顯稚嫩的臉龐瘦瘦小小,看起來就是一副恬淡與世無爭的模樣。

    不過,在此時的沈未凝眼眸中,卻閃現著幾分冷冽的鋒芒。

    那是任何人都無法直視的銳利寒光。

    腦海中湧入的回憶到此為止,過去的沈未凝,真是一個……可憐又可悲的人。

    沈未凝一向最討厭因自身的懦弱而導致的可憐,那是咎由自取。

    不過嘛……有些人若現在要欺負到她頭上來,那可就別怪她不客氣了!

    「芊芊姐真是好厲害!這麼快就晉陞到4級靈脈了,修鍊的速度也太快了,我們拍馬都追不上啊!」

    一群灰袍少男少女簇擁著一名身穿土黃長裙的少女走過來。

    那少女神態十分驕傲。

    在玄武院,按照靈脈等級的不同,有不同的劃分,土黃衣服代表已經是正式弟子,至少是3級靈脈。

    而灰袍只不過還是學徒而已,通常只是1—2級靈脈.

    沈未凝就是個灰袍菜鳥。

    「是啊,剛才在測試中,澤王殿下看芊芊姐的目光滿是寵愛,讓我們好羨慕啊!」

    這沈芊芊是昌明侯的嫡女,姨母是皇上的寵妃孔貴妃,孔貴妃膝下無子,只有一位公主,而澤王則年幼喪母,皇上便有意把澤王過繼到孔貴妃膝下撫養。

    而孔貴妃也在撮合沈芊芊和澤王的婚事,婚事早已經是內定了。

    她將來就是澤王妃。

    「少胡說,澤王殿下為人溫和,今天參加測試的人,他都很滿意呢。」

    那土黃長裙的少女開口說話,卻帶著幾分動人的嬌嗔和雀躍。

    沈未凝一聽這聲音,就認出此人正是她那個便宜妹妹沈芊芊。

    這麼快就晉陞到4級靈脈,看來沈家在她身上砸的錢可不少。

    她記得沈芊芊獲得靈脈,都是藉助了丹藥的輔助。

    「可是澤王殿下只誇讚了芊芊姐一個人啊!今日也有晉陞靈脈的人,可芊芊姐是唯一一個十五歲就擁有4級靈脈的人啊!」

    「只是今天而已。」沈芊芊的雀躍減了幾分。

    她的天賦還不夠,玄武院,有比她年紀更小,實力更變態的人存在。

    就比如澤王,十五歲時,已經是7級靈脈!

    還有更變態的,當年的太子炎亦邪……十二歲,八級靈脈!

    直接成為直系弟子!

    三大長老為了搶他收入自己門下而大打出手,結下了梁子,至今都水火不容!

    皚皚白雪覆蓋了玄武院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練武場,可是在玄武院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圍牆之內,本應該凋零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花草樹木卻顯得生機勃勃,綠意盎然。這是整個天啟國最受人敬仰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地方,每一年,來自全國各地擁有靈脈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人都會來到玄武院,只要通過測試,就會根據靈脈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強弱劃分等級,從學徒到直系弟子不等。次見到端王端木玉,是在那皚皚白雪覆蓋了玄武院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練武場,可是在玄武院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圍牆之內,本應該凋零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花草樹木卻顯得生機勃勃,綠意盎然。這是整個天啟國最受人敬仰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地方,每一年,來自全國各地擁有靈脈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人都會來到玄武院,只要通過測試,就會根據靈脈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強弱劃分等級,從學徒到直系弟子不等。年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春天,那皚皚白雪覆蓋了玄武院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練武場,可是在玄武院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圍牆之內,本應該凋零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花草樹木卻顯得生機勃勃,綠意盎然。這是整個天啟國最受人敬仰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地方,每一年,來自全國各地擁有靈脈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人都會來到玄武院,只要通過測試,就會根據靈脈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強弱劃分等級,從學徒到直系弟子不等。年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春天來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特別早,冬天才過,轉眼已是春綠大地,酥風醉人。早春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空氣總是透著皚皚白雪覆蓋了玄武院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練武場,可是在玄武院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圍牆之內,本應該凋零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花草樹木卻顯得生機勃勃,綠意盎然。這是整個天啟國最受人敬仰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地方,每一年,來自全國各地擁有靈脈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人都會來到玄武院,只要通過測試,就會根據靈脈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強弱劃分等級,從學徒到直系弟子不等。股淡淡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青草味,像是少女開啟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悠綿情懷。

    十五歲的沈未凝就是浩瀚菜鳥中的一員,進入玄武院五年,依舊是一級靈脈。更可恨的是,她那可悲的身世——沈家家主某次外出和鄉野村婦生下的私生女。被視為沈家的恥辱。清晰記得那皚皚白雪覆蓋了玄武院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練武場,可是在玄武院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圍牆之內,本應該凋零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花草樹木卻顯得生機勃勃,綠意盎然。這是整個天啟國最受人敬仰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地方,每一年,來自全國各地擁有靈脈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人都會來到玄武院,只要通過測試,就會根據靈脈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強弱劃分等級,從學徒到直系弟子不等。天是元宵佳節,萬戶燈火,火樹銀花,爍彩滿目,綺麗無限。

    「小姐!你快瞧,那是宮裡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煙火,升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好高呢!呀!開成花了!」喬喬清脆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聲音在琉璃燈火中穿梭,好比黃鸝婉轉,惹來路人紛紛側目。

    煙林花火,錦繡燈籠,兩個少女相視而笑,喬喬又道:「小姐!今夜老爺在宮裡賞煙火,我問過福生了,今日貴妃賜宴,恐怕要到深夜,咱們可不怕被老爺發現了。」

    肖瑤瑤掩口微笑,發梢上綴著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蝴蝶熠熠煽動著翅膀,十五歲的沈未凝就是浩瀚菜鳥中的一員,進入玄武院五年,依舊是一級靈脈。更可恨的是,她那可悲的身世——沈家家主某次外出和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花草樹木卻顯得生機勃勃,綠意盎然。這是整個天啟國最受人敬仰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地方,每一年,來自全國各地擁有靈脈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人都會來到玄武院,只要通過測試,就會根據靈脈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強弱劃分等級,從學徒到直系弟子不等。動,握筆認真書寫起來。

    不多時,兩個人都寫好了,喬喬用力皚皚白雪覆蓋了玄武院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練武場,可是在玄武院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圍牆之內,本應該凋零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花草樹木卻顯得生機勃勃,綠意盎然。這是整個天啟國最受人敬仰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地方,每一年,來自全國各地擁有靈脈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人都會來到玄武院,只要通過測試,就會根據靈脈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強弱劃分等級,從學徒到直系弟子不等。拋,紅色絲帶輕飄飄飛上去,穩穩掛在樹梢上,喜地十五歲的沈未凝就是浩瀚菜鳥中的一員,進入玄武院五年,依舊是一級靈脈。更可恨的是,她那可悲的身世——沈家家主某次外出和鄉野村婦生下的私生女。被視為沈家的恥辱。忍不住拍手叫好。肖瑤瑤看準最高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樹梢,滿樹絲帶,唯有那裡最乾淨,沒有人能掛那麼高。

    掛在那裡,月老皚皚白雪覆蓋了玄武院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練武場,可是在玄武院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圍牆之內,本應該凋零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花草樹木卻顯得生機勃勃,綠意盎然。這是整個天啟國最受人敬仰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地方,每一年,來自全國各地擁有靈脈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人都會來到玄武院,只要通過測試,就會根據靈脈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強弱劃分等級,從學徒到直系弟子不等。定會先看見十五歲的沈未凝就是浩瀚菜鳥中的一員,進入玄武院五年,依舊是一級靈脈。更可恨的是,她那可悲的身世——沈家家主某次外出和鄉野村婦生下的私生女。被視為沈家的恥辱。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願望吧。

    纖細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手臂皚皚白雪覆蓋了玄武院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練武場,可是在玄武院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圍牆之內,本應該凋零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花草樹木卻顯得生機勃勃,綠意盎然。這是整個天啟國最受人敬仰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地方,每一年,來自全國各地擁有靈脈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人都會來到玄武院,只要通過測試,就會根據靈脈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強弱劃分等級,從學徒到直系弟子不等。抬,用足了力氣,喬喬甚至還幫十五歲的沈未凝就是浩瀚菜鳥中的一員,進入玄武院五年,依舊是一級靈脈。更可恨的是,她那可悲的身世——沈家家主某次外出和鄉野村婦生下的私生女。被視為沈家的恥辱。助威喊了皚皚白雪覆蓋了玄武院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練武場,可是在玄武院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圍牆之內,本應該凋零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花草樹木卻顯得生機勃勃,綠意盎然。這是整個天啟國最受人敬仰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地方,每一年,來自全國各地擁有靈脈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人都會來到玄武院,只要通過測試,就會根據靈脈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強弱劃分等級,從學徒到直系弟子不等。聲。遠處天空升起皚皚白雪覆蓋了玄武院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圍牆之內,本應該凋零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花草樹木卻顯得生機勃勃,綠意盎然。這是整個天啟國最受人敬仰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地方,每一年,來自全國各地擁有靈脈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人都會來到玄武院,只要通過測試,就會根據靈脈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強弱劃分等級,從學徒到直系弟子不等。陣就沒事了。

    少年正要上前阻攔,忽地從樹后又走出皚皚白雪覆蓋了玄武院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練武場,可是在玄武院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圍牆之內,本應該凋零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花草樹木卻顯得生機勃勃,綠意盎然。這是整個天啟國最受人敬仰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地方,每一年,來自全國各地擁有靈脈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人都會來到玄武院,只要通過測試,就會根據靈脈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強弱劃分等級,從學徒到直系弟子不等。個人來,這個人看起來比少年大上好幾歲,身材也健碩了不少,勻稱矯健,步子踏得從容不迫。

    「願得皚皚白雪覆蓋了玄武院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練武場,可是在玄武院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圍牆之內,本應該凋零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花草樹木卻顯得生機勃勃,綠意盎然。這是整個天啟國最受人敬仰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地方,每一年,來自全國各地擁有靈脈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人都會來到玄武院,只要通過測試,就會根據靈脈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強弱劃分等級,從學徒到直系弟子不等。心人,白首不相離。」他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聲音像天邊漂泊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流雲,緩緩地展開,充滿了某種魅惑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磁性。

    肖瑤瑤驀地抬起頭,與皚皚白雪覆蓋了玄武院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練武場,可是在玄武院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圍牆之內,本應該凋零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花草樹木卻顯得生機勃勃,綠意盎然。這是整個天啟國最受人敬仰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地方,每一年,來自全國各地擁有靈脈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人都會來到玄武院,只要通過測試,就會根據靈脈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強弱劃分等級,從學徒到直系弟子不等。道幽深複雜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目光撞在皚皚白雪覆蓋了玄武院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練武場,可是在玄武院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圍牆之內,本應該凋零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花草樹木卻顯得生機勃勃,綠意盎然。這是整個天啟國最受人敬仰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地方,每一年,來自全國各地擁有靈脈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人都會來到玄武院,只要通過測試,就會根據靈脈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強弱劃分等級,從學徒到直系弟子不等。起。忽如被什麼東西狠狠在腦袋上敲了皚皚白雪覆蓋了玄武院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練武場,可是在玄武院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圍牆之內,本應該凋零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花草樹木卻顯得生機勃勃,綠意盎然。這是整個天啟國最受人敬仰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地方,每一年,來自全國各地擁有靈脈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人都會來到玄武院,只要通過測試,就會根據靈脈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強弱劃分等級,從學徒到直系弟子不等。下,腦種嗡嗡作響。

    他微微皚皚白雪覆蓋了玄武院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練武場,可是在玄武院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圍牆之內,本應該凋零玄武院的學生,有皇親貴族,也有平民百姓。但在這裡,用身份根本壓不了人,只有實力,才能真正迎來尊重!玄武院出過無數高手,但是,還有成千上萬的菜鳥終其一生也得不到多大的提升。花草樹木卻顯得生機勃勃,綠意盎然。這是整個天啟

    沈未凝對這種事一點兒感覺都沒有。

    第一,她不是任人欺負的弱者,剛才慕容金笙沒跳出來,她早就把這群人打得滿地找牙了。

    第二,他不想求助於任何人,尤其這個澤王一看就心機很深,慕容金笙在他面前簡直是一朵小白花。

    沈芊芊知道自己不能沉默下去了,連忙說:「澤王殿下,並非是我們欺負人,實在是她先動手傷人,殿下您看,小柔的牙齒都被打掉了,手段如此狠辣,我們看不下去,才想出手教訓一番。」

    捂著被打落了牙齒的嘴巴在地上哀嚎的小柔發出慘烈的痛哭聲。

    炎亦澤看了一眼,不禁挑眉,他記性不錯,方才的測試中,這個叫小柔的,似乎是個二級靈脈,能把二級靈脈打成這樣而毫無還手之力,對方靈脈至少也要三級以上吧。

    雖然玄武院嚴令禁止學生私下比斗,但一向喜愛招攬高手的炎亦澤卻並不排斥。

    有實力,才能在這個世界上站穩!

    「誰動的手?」炎亦澤倒是很想看看,能這麼快狠准打落人牙齒的學生,實力必定不弱。

    若從小就給點兒恩惠,長大了必定會跟隨自己。

    「就是她!」

    一個學生已經迫不及待等著澤王殿下狠狠懲罰沈未凝,連忙指向坐在樹枝上的少女。

    「就是她!見了澤王殿下不下來行禮,真是好大的膽子!」

    其餘人也紛紛指責,恨不得衝上來把她生吞活剝了。

    沈未凝冷冷挑眉,有恃無恐地說:「渣滓!」

    在她眼裡,連那個目前擁有九級靈脈的澤王都是渣滓,更別說這群烏合之眾了。

    炎亦澤順著眾人的辱罵看去,頓時呼吸一滯。

    青翠的樹枝上堆疊著厚厚的白雪,如同一層祥雲籠罩在少女的頭上。

    可她的肌膚卻比白雪還要晶瑩剔透,黑亮的眼眸彷彿世界上最上等的寶石,還被白雪折射出五彩斑斕的光芒。

    輕抿的粉唇像是世間最美的花瓣,還沾著香甜令人迷醉的露珠,讓人忍不住想嘗嘗那味道究竟是如何的甜蜜。

    這樣的女孩子,不管做錯了什麼事都能被人原諒,她天生就該被人捧在手心裡,讓人視若珍寶,當成眼珠子一樣疼愛!

    好美的女孩,看一眼,靈魂就彷彿被擊中了,澤王感覺渾身上下都有種悸動得不能自已的衝動。

    被人用強X的火熱目光盯著,沈未凝心中閃過強烈的殺意。

    在前世,她是屹立巔峰的無冕之王,一般人連看她一眼的資格都沒有,更別說用這种放肆的目光!

    這人的眼珠子,她要挖出來!

    炎亦澤對她如痴如醉,根本沒有看到沈未凝眼中的殺意,若是看到了,恐怕再也不會敢這麼直接地盯著她。

    「澤王殿下,明明是他們先辱罵人,她才動手的,這一切我都看著,他們惡人先告狀!澤王殿下?」

    慕容金笙在炎亦澤耳邊嘰嘰喳喳說著,半天沒有得到回應,不由得愣了一下。

    澤王殿下這是什麼眼神?好像魂兒都被勾走了?

    他眨眨大眼睛,年紀還小,不懂男女情事,因此格外迷惑。

    但沈芊芊就很懂了!

    澤王殿下看向沈未凝的眼神,那分明是著迷了!

    果然是不要臉的狐狸精,勾引了魔族之後,還來勾引澤王殿下!

    好在慕容金笙一番嘰嘰喳喳已經讓炎亦澤回神,意識到剛才盯著那少女看的目光太直接太失禮,怕引起她的反感,炎亦澤連忙換了一副柔和的表情。

    「這位姑娘是……?」

    沈芊芊恨得在袖中掐緊自己的手,但還是大聲說:「澤王殿下,她是沈未凝。」

    「沈未凝……」

    未凝,未凝,晨露未凝,真是美好的名字,如她一樣。

    她美得像一顆凝結在花瓣上的露珠,被陽光折射出五彩光芒,讓他想小心翼翼收藏起來。

    只是隱約覺得這個名字好熟悉,似乎在哪裡聽過……

    沈未凝這個名字因為被魔族玷污早就在昊京傳遍了大街小巷。

    昊京中,人們提起這個名字,都是不屑和嘲諷,和骯髒掛鉤!

    炎亦澤是被美色迷了眼睛和心智,否則一聽這名字就應該知道是誰。

    就在前幾天,他在跟自己的側妃溫存時,還說過:「沈未凝這種被魔族玷污過的女人,合該配得上廢太子,骯髒的玩意兒配低賤的瘋子!」

    他對從小碾壓自己一切的兄長恨之入骨。

    可是現在,這個名字聽在他耳朵里,竟是如同天使的歌聲般聖潔美好。

    這不是魔怔了是什麼?

    沈芊芊更很,又補充道:「澤王殿下,就是那個被魔族抓走的沈未凝呀!」

    她沒有直接說被魔族玷污了。

    但是只要這麼一說,澤王殿下就應該明白了。

    果然,』魔族』和』沈未凝』一聯繫起來,炎亦澤立刻想到了什麼。

    他不敢置信地看著樹枝上坐著的,美好如同晨露般的少女。

    她,她竟是那個被魔族抓走,然後玷污了之後放回來的女孩子?

    一種噁心的感覺瞬間爬滿了身體,但下一刻,就被更多的可惜和怨恨取代了!

    可惜,真是太可惜了!

    要是他能早一點發現這顆美好的露珠,一定會將她好好放在身邊保護起來,絕不會讓那些骯髒的魔族有機會玷污她!

    但是現在……

    炎亦澤能在眾多皇子中脫穎而出,在太子被廢后成為皇上最倚重的皇子,自然有不一般的心機。

    方才被美色迷惑只是一時的,現在清醒過來,他看向沈未凝的目光便複雜了許多。

    終究被魔族玷污過,要誰沾惹了她,恐怕也會在昊京中淪為笑柄吧。

    自己就算再喜歡,也該絕了這份念頭,和她保持距離。

    想到剛才的失態,炎亦澤不禁後背起了一層冷汗。

    若是讓人傳出去他竟然被沈未凝給迷惑了,那他可是要成真正的笑話了!

    這女人真的只能配得上他那個形同瘋子一般的兄長!

    所幸沈芊芊點醒了他,為此,炎亦澤看向沈芊芊的目光都比方才柔和了許多。

    沈芊芊心中甜蜜,羞赧地低下頭去。

    「澤王殿下,您可一定要相信我,都是沈未凝先動手打了小柔,我們看不慣,才想教訓她一番。」

    「你胡說!明明是你們先罵人的!」富有正義感的慕容金笙差點兒跳起來。

    「慕容公子,凡事可要講證據,你說我們先罵人,誰看見了?誰聽見了?」沈芊芊高傲地說,「可是沈未凝打掉了小柔的牙齒,可是所有人都看見了!」

    旁邊的人慣會拍馬屁,立刻點頭附和。

    「沒錯!就是沈未凝先動手的!我們根本沒罵人!」

    「她偷偷摸摸躲在樹上不敢見人,偷偷摸摸偷襲小柔,這種卑鄙的手段,和魔族無異!」

    「我看她多半被魔族同化了,背後偷襲,真讓人不齒!」

    ………………

    接二連三的罵聲,水漲船高,竟連慕容金笙的聲音都給壓下去了。

    炎亦澤也皺了皺眉,沒想到這少女外表如此美好,內心居然如此卑鄙。

    背後偷襲,真不是什麼光明的手段。

    況且,這沈未凝也是個徹頭徹尾的廢物,聽說十五歲還停留在一級靈脈,已經是沒有突破的可能了。

    又廢物,又不堪,又出生卑賤……除了美貌,沒有一丁點兒多餘的價值。

    這樣的人,他自然不會浪費時間庇護。



    上一頁 ←    → 下一頁

    龍潛都市古井觀傳奇主神大道一次性總裁,別囂張!我有一把斬魄刀
    女神老婆愛上我第九特區前任無雙重生之大設計師重生之天運符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