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鳳舞江山:腹黑魔王,跪下來 » 番外:萬獸無疆篇1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鳳舞江山:腹黑魔王,跪下來 - 番外:萬獸無疆篇12字體大小: A+
     

    無疆暗暗心驚,他本是無形之物,如同魂魄一樣,穿牆而過輕而易舉,可是現在卻撞在一塊石碑上怎麼都過不去!

    他滿身邪氣,兇殘邪惡,力量非同凡響,但是因為形體的限制,所以並不能發揮出原本實力的十分之一來,何況一大部分力量被蕭謹和魘壓制在萬獸無疆之中,發揮不出來。

    他跑出來這個形體,也是接著萬獸無疆的力量,他原本以為自己如煙霧一樣,根本沒什麼能擋住他,所以才敢貿然攻擊。

    但沒有想到,蕭謹居然早就想出了辦法克制他!

    無疆連忙離開石碑,打算在找個縫隙去攻擊蕭謹,可就在他想要離開的瞬間,石碑的上方,忽然傳來數聲野獸的嘶吼聲!

    他心驚抬頭,只見無數奔騰的野獸從黑暗中狂涌而出,朝著他撲下來!

    「該死!」他知道蕭謹想再一次壓制他,哪有那麼容易?

    黑氣如同水流一樣,驟然下沉,落在地上,形成無疆,而他就地一滾,便在碑林中奔跑起來。

    碑林中空間狹小,那些野獸根本不能集體撲下來壓制他!

    蕭謹也冷眼看著他的動作,這傢伙雖然只是個靠著黑氣凝聚起來的靈體,可是應戰的能力確實很強。

    倘若他有真正的靈體,不知道會強到什麼地步!

    不能留他!

    她一隻手握住長劍,抓住一隻靈獸騎在背上,便飛奔上去,在石碑陣中追逐無疆!

    火龍從衣袖中噴出,從上面截住無疆,而對方一轉身也化身一條怒吼的黑色巨蛇,張口咬向蕭謹的腦袋!

    她側身避過,從靈獸的背上跌下來,無疆趁此機會忽然上前,黑氣凝成一把長劍,對準她的心臟刺下來!

    蕭謹抬起劍抵擋,寶劍上元氣浩蕩,一下子將那黑氣劍給震散了!

    但是,散開的黑氣還是如同巨錘砸下來一樣,狠狠壓迫在她的胸口。

    她輕聲悶哼,周身忽然雷光繚繞,夾雜著青光和黑氣,形成羅網一樣,將無疆包裹起來。

    無疆掙扎想逃,那羅網卻收的更緊,眼見她左手在納戒上輕輕一彈,就將萬獸無疆拿出來,口中有條不紊開始念起咒語來。

    這女人還真是可怕,不管什麼時候都冷靜得像死人一樣!

    「魘!你不想殺這個女人了嗎?」危急關頭,無疆陡然大喊起來。

    他不是怕這個女人,只是萬獸無疆本來就封印著他,那壓制的力量並沒有消失,他能跑出來,完全是因為魘的心動搖了,害怕蕭謹會離他而去。

    他趁著這個機會一點一點從壓制中分離出一點點魂魄。

    他大部分的魂魄依舊被壓制在萬獸無疆里!

    在蕭謹的全力準備之下,他哪裡逃得了?

    剛才貿然下來,是自己大意了,不過,他哪裡想到油盡燈枯的蕭謹,還有這樣的才智?

    哼!臭丫頭!若是在吾沒有被華曦封印之前,你這小丫頭片子,老子一個指頭就能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雖然他嘶聲大喊,然而魘卻站在那石碑之上一動不動,冷眼瞥著這一幕,根本不打算出手幫忙。

    蕭謹一點兒都不擔心魘會突然趁機出手,她了解魘,就算化魂成魔,他骨子裡的高傲也絕不會消失!

    他靈魂深處就是高貴傲慢的,非常自負,趁人之危這種事情他絕對不可能做!

    不過,如果是沒有化魂的魘,看到挨打的是她,那絕對會毫不猶豫地出手!

    因為這傢伙不僅高傲,還相當護短!

    所以不管無疆怎麼高喊,她都沒有分出半點兒心神去提防魘,只是一心一意地念著咒語,一點一點把無疆的魂魄拖進萬獸無疆中!

    「臭丫頭,你以為能封印吾一世嗎?我告訴你!即便你現在成功了,不用多久,吾便會再次出來!」

    蕭謹念完咒語,忽然翻身而起,雙手中各自多了幾枚鐵釘,在無疆說話的時候,兩隻手一起用力,用鐵釘將他的四肢釘在一塊石碑上!

    無疆沒有料到她這樣的舉動,正不解的時候,忽然看見她拿出黑色的長劍,手指在劍刃上滑過,鮮血低落下來。

    「你以為這石碑林只是用來困住你嗎?」蕭謹喘著粗氣說,剛才被他的黑氣所傷,胸腔中斷了幾根骨頭,所以她說話的聲音有些破碎之感。

    頭頂上萬獸齊吼的威脅之下,無疆臉色煞白地問:「你想幹什麼?」

    「讓你永遠都不會回來!」說完,她沒有半點兒猶豫,長劍從他眉心中直穿過去!

    雖然只是黑氣凝成的身體,但是有一部分魂魄,而劍上有符咒和鮮血,因此灼燒著靈魂,讓他疼得放聲大叫!

    「哇哇哇——」

    長劍離開手,沒入他眉心中,蕭謹扣著萬獸無疆,手指猶豫著顫抖了幾下,終究沒有進行接下來的步驟,而是轉身看著魘。

    魘微微垂眸,也不多話,抬手便握住了自己的武器,鮮紅的地火雙月鐮,現在只剩下紅色的刀刃。

    巨大的鐮刀立在他身旁,像是朝著自己微笑的死神一樣。

    「我沒想過會有這樣的一天,我已經不行了,不用你動手,很快我就撐不下去了。」蕭謹聲音沙啞地說,「我想跟你說幾句話……」

    身旁忽然有幾根藤蔓生長出來,纏住她的身體,將她提起來。

    蕭謹沒有掙扎,不是不想,是此刻根本沒有那樣的力量。

    「連幾句話你都不想聽嗎?」她幾乎哭出聲音來。

    魘一瞬間到了她面前,對她舉起鐮刀,面無表情,異常冷酷地說:「騙子。」

    「對不起……」她真心誠意地認錯,半句都不想狡辯。

    清澈的雙眸中布滿了血絲,此刻淚水流下,一顆一顆都是她心碎後悔的聲音。

    看見她哭出來,魘怔了一下,舉著鐮刀的手猶豫了那麼一下子,忽然碧綠的藤蔓上開出了一朵又一朵巴掌大的紅色花朵。

    「我不想死,」她低弱地說,「我死了的話,你怎麼辦?」

    知道萬獸無疆的秘密的,只有他們幾個人,現在桔梗已經死了,魘又入了魔失去自我,如果她死了,這個秘密就永遠不會有人知道。

    這樣的話,誰來救他呢?

    盯著她哭泣的雙眼,魘沒有說話。

    蕭謹哀求道:「魘,別殺我,幫我,求你幫我。」

    如果他們能一起合力再次封印無疆,那他們可以一起合力解決化魂的事情,她相信,這世上沒有解不開的詛咒,就算這化魂令是天帝華曦所作,她也會鍥而不捨地研究。

    他們會一步一步找到辦法的,她絕對不是吹牛,她相信只要有時間,她一定可以做到!

    「魘,你好好看看我,是我啊,我是謹兒……」她大聲哭著說,只希望他能夠聽見,「你是神獸啊!你這麼高貴怎麼能墮落為魔,看看我!看看我啊!」

    她的聲音一聲又一聲在自己的耳邊迴響,魘只覺得自己心痛難當,頭疼欲裂,這種感覺簡直是生不如死!

    他隱忍著一動不動,只是血紅的雙眸盯著她,冷冷地說:「我殺了魏子遙全家,讓他死得比誰都慘!」

    說出這句話,蕭謹臉上的表情完全僵住了,哭聲停止,眼神空洞,半響才露出痛徹心扉的神色。

    嘴唇微微張開,一句話都沒有說出來,只是一口血嘔了出來,沾染了魘半片妖紅的衣袂。

    魘忽然舉起鐮刀,用力刺進她的胸口,口中只是冷冷地說:「騙子!」

    隱約帶著一絲顫抖,一點兒絕望。

    騙子……這個人說好要陪他永生永世,可是心裡卻從來沒有他。

    失去自我的魘心裡,無比極端地這麼想著,手上就越發用力,將她置於死地!

    蕭謹口中不斷湧出鮮血,沒有恨他,這一刻只是覺得心疼和後悔。

    她握住魘的手,用力地將自己的身體從鐮刀上抽出來,然後一掌將他用力推向後面。

    她折身結印,萬獸無疆上面湧出無數黑氣,包圍著她,如同撲火的飛蛾一樣,沖向無疆!

    「別過來!別過來!」無疆歇斯底里地大叫,可是只能眼睜睜看著蕭謹狠狠地衝進自己的身體,雙手抱著他的腰,發出一聲冷笑。

    「沒關係,他不原諒我,我就拉著你殉葬,算是為他報仇!」

    她將放手無疆放在胸口,大喝一聲,頭頂上萬千猛獸頓時像得到將軍命令的士兵一樣,嘶吼著衝下來,嗷嗷叫著,從蕭謹的身體中穿過去,在穿破無疆的身體,鑽進萬獸無疆中!

    空間中元氣震蕩,忽然狂風大作,不知道從哪裡湧來一陣黑色霧氣,將一切都遮蔽得完全看不清楚。

    魘抬手擋在眼前,看著這一切,赤紅的雙眼有一瞬間淡了一些,但很快,便被更加濃郁的血紅取代!

    這一切只進行了短短的數秒時間,很快雲開霧散,黑屋消失,狂風也停止了。

    噹啷一聲,一塊黑玉掉在地上,是萬獸無疆。

    而無疆和蕭謹的身影都消失不見了。

    他抬頭看看四周,只見周圍無邊無際,都是巨大的石碑,石碑上刻著銘文,有些是功法秘訣,有些是艱深咒文。

    林立的石碑形成一個巨大的陣型!

    原本光禿禿的石碑頂上,此刻卻都有一隻兇猛異常的猛獸鎮壓著。

    那猛獸雖然栩栩如生,可是卻一動不動,如同石頭雕刻而成的一樣。

    這麼磅礴的陣型,是用來壓制無疆的嗎?

    風停止的時候,他的頭疼也消失了,只覺得心臟也靜悄悄的,握著鐮刀的手不停在顫抖。

    噹啷!

    他扔掉了地火雙月鐮,忽然有些害怕地喊了一聲:「謹,謹兒……」

    左邊有悉悉索索衣裳拖動的聲音,他連忙追上去,繞過無數石碑,曲曲折折的路不知道迷了多少次。

    這陣型中變化無窮,暗含五行八卦,不是她自己根本不可能走通。

    可是,他卻兜兜轉轉,居然能走進去。

    隱約記起來,他們一起在湖心的小木屋裡,她給他講解陣法,如何布置,如何破解,如何逆轉。

    她拿著書本,一邊講一邊畫圖,非常精通,似乎天生就懂。

    而他聽得直打呵欠,看著手裡的書,不管怎麼努力,那文字就像蝌蚪一樣,竟然游來游去,亂糟糟的完全看不明白嘛!

    「謹兒,這就是人類的世界嗎?真的好可怕啊!」實在撐不住了,他只好搬出他們人獸不同世界來,希望她能理解。

    「哎,這些東西確實晦澀,你不願意學就算了,只是記得,只要我設的陣法里,都會把你的氣息封印進去,這樣也不至於不小心把你丟在陣法里出不來。」蕭謹無奈地說。

    「嘿嘿,謹兒真是聰明絕頂!我八輩子都趕不上啦,走走,我們抓魚去!」

    ………………

    往事歷歷在目,他走在陣法里,只覺得到處都是指引自己的雙手,不管他怎麼繞,都不會迷路。

    終於,他看見前方一座巨大的雕像,和別的雕像不一樣,那雕像高入黑暗中,是一條盤旋的巨龍,渾身上下都是赤紅的顏色,華麗奪目。

    他知道那是陣眼,看到那龍的樣子,已經忍不住氣血翻湧,鼻尖酸澀。

    他繞過石碑,飛快地跑過去,只看見那石像底下匍匐著一個人,渾身血淋淋的,一動也不動。

    「謹兒!」魘飛奔過去,將地上的人扶起來,果然是蕭謹。

    她口中湧出鮮血,雙眼已經逐漸灰暗,看見他,想笑,卻不能牽動任何錶情,只是悲傷地看著她。

    她說不出話來,一隻手指著石像的底部,他順著手指看過去,只見一行小小的字。

    是她的字跡,雋永卻不失大氣,只是寫的時候,一定沒有力氣,所以才會顯得有些清秀。

    『希望有一天,能和你在這片天空之下重逢。』

    他看見那行字的時候,忽然忍不住大哭起來,緊緊抱著蕭謹的身體,哭得傷心欲絕。

    她看著他,最終身體在他懷裡漸漸失去溫度,雙眼閉上,就這樣溘然長逝。

    她在臨死之前拚命來到這裡,有話想對他說,卻知道他入魔根本聽不進去,只好用僅剩的力氣寫下這行字。

    希望有一天,能和你在這片天空之下重逢。

    無可奈何,這就是人生。

    他抱著她痛哭了好久,整個空曠的空間里,靜悄悄的,只有他的哭聲傳到四面八方。

    *********萬獸無疆**********

    終結篇

    他將蕭謹的遺體放在她開闢出來的房間里,在石床下面布置了機關,在她遺體上方放了天目鏡。

    用最好的丹藥保存她的身體,拂去她臉上的疤痕。

    誰都不能來打擾她。

    站在石床之前,魘一動不動地看了她好久。

    「你說過,死去之後,只要靈魂尚在,就一定能回來,我把你的身體好好保護好,你一定會回來的對嗎?」

    「謹兒,一定要回來,一定要來……救我。」

    他抱著天胎里的問天一起離開這裡,封閉了萬獸宮,回到浮光森林的中心。

    碧睛紅花蛇王被蕭謹將尾巴封印在不死之樹下面,威力減了一大半,看見他哪敢動手,只有乖乖聽命。

    魘回到瀑布後面的山洞裡,將問天放在石洞的一側,自己則坐在另一側。

    他湊過去,好好地看了看問天的樣子,看著他睜開眼睛,呵呵地對著自己笑,揮舞著小手。

    他也笑了,「問天,沒關係的,謹兒不在的話,有我保護你,我一定會好好保護你。」

    他慢慢退回到石洞的另一側,從納戒中抽出長長的黑色鎖鏈,這是鎖魂鏈,鎖上之後,怎麼都掙不開。

    他將自己左手以鎖魂鏈上的鐵釘,釘入石洞的牆壁上,將自己一半身體牢牢地鎖住,只留下右手可以活動,不過,右手怎麼都無法伸到問天面前。

    他知道化魂沒有結束,他入了魔,現在是魔獸,謹兒一死,魔性來得更快,他怕自己終究有一天會控制不住,而將問天殺了。

    這個世間,只有他能保護這個生在天胎里,沒有父母的孩子。

    是他殺了魏子遙和蕭謹,因此,這是他無法逃避的職責。

    「問天,這世上還有我和你相依為命……」

    司幽境

    深夜的風從高塔的窗戶里吹進去,夜王慢慢走進房間里。

    「陛下,」鹿涯跪在地上,匍匐在地,有些悲傷地說,「王妃恐怕不行了,請您見她最後一面吧。」

    王妃產下公主殿下之後,沒了定魂珠,便支撐不住,夜王想盡了辦法,也只能維持她最後一點魂魄。

    王妃本是精魂所化,生孩子是大忌,可她堅持這樣,無可奈何,就算後來得到了定魂珠,也回天乏術了。

    夜王快步走進寢宮中,寢宮裡點著燈,卻一個人都沒有,他命令不準任何人靠近,王妃也不用任何人伺候。

    這位王妃,從冊立之日,便沒有人見過她真正的模樣。

    只有鹿涯見過,而他是陛下的心腹,從來不多說什麼,只是忠心地守護在門外。

    蕭闌走到床榻邊,一個女子掙扎著抬起頭,蒼白的臉上沒有血色,可是依舊看著他笑盈盈的。

    「哥哥,你怎麼又不高興?」

    這位王妃抬起頭來,竟然長了一張和蕭謹一模一樣的臉,雖然是精魂,容貌有些飄渺,可是那神態之間,卻非常神似。

    蕭闌看著她,忽然俯身下去抱著她,止不住的痛哭出來,「一切都是因為我,都是我的罪孽……」

    「哥哥,我不想看到你難過,你不要哭好不好?咳咳……」

    「小離!」蕭闌驚呼。

    嘴角邊帶著血絲,小離溫順地靠近他懷中,柔柔地笑著,「能這樣真好,死在你懷裡,是我的榮幸。」

    「我做錯了很多事,為何你不恨我?」

    「為什麼要恨你?愛上自己的親妹妹,不是你的錯。」小離笑著說,「我一直在想,如果有一天我能看見蕭謹,一定要告訴她,你有多愛她。」

    「別說了……」蕭闌抱住她,「我罪孽太深,餘生再也不敢見她,只能躲在司幽境的黑暗裡,永世懷著對她的愧疚而活。」

    他閉上眼睛,讓小離靠著自己,她的身體從來都是這麼輕飄飄的,而今晚,卻更加輕,像是羽毛隨時都會飛走一樣。

    他知道最後連著最後一縷精魂都留不住,只能懷抱著她,一點一點任憑她化為虛空中的灰塵,慢慢飛走。

    懷中空蕩蕩的,他終於還是閉上眼睛,沒有來得及收回去的眼淚掉下來,落在他的手心裡。

    人世紛擾,走到今天,已經是他的盡頭了吧。

    儘管他知道自己一生還很漫長,但是,卻永遠不會有未來了。

    隨風而逝的愛,沉默在心裡,掩蓋在歲月中,如同深夜孤獨吟唱的歌謠,霜濃風重,究竟要唱給誰來聽?

    ——————萬獸無疆篇



    上一頁 ←    → 下一頁

    生活系游戲墨唐伊塔之柱異界全職業大師龍潛都市
    古井觀傳奇主神大道一次性總裁,別囂張!我有一把斬魄刀女神老婆愛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