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鳳舞江山:腹黑魔王,跪下來 » 番外:萬獸無疆篇1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鳳舞江山:腹黑魔王,跪下來 - 番外:萬獸無疆篇1字體大小: A+
     

    司幽境,作為卡爾塔大陸上最神秘的勢力,司幽境不屬於任何一個國家,獨立而出,千百年來,守護著神秘的傳說而一直延續下來。

    沒人知道這個隱藏在深處的勢力究竟位於何方,只是對於這個和靈魂有關的地方,充滿了敬畏,和恐懼。

    這一年的春天,大地一片碧綠,春風吹遍五湖四海,嫩綠的枝椏從大地中復甦,舒展開身體,在風中輕輕顫抖著。

    如此的春光,難以辜負。

    「謹殿下!您又跑出來了!」一個氣喘吁吁的聲音由遠而近。

    「嗯。」懶懶地回應一聲,這是一個帶著一點點磁性的聲音,但是,確實女孩的嗓音,因此聽起來,非常有英氣。

    一個七八歲的少女躺在一根細細的枝幹上,沒有什麼支撐,可是她卻很安穩悠閑。

    雙手枕在腦袋後面,優哉游哉地透過剛長出嫩綠枝椏看著藍天。

    紅衣少女走到樹下面,抬起頭笑道:「每次不高興,就跑來這裡,這次又發生什麼事了?」

    被稱為謹殿下的女孩,是司幽境的王女蕭謹,從小天賦異稟,實力強悍,小小年紀就展露出驚人的力量,一舉震懾所有人。

    她太出色了,出色到連現任夜王都對她心存憂慮。

    因為她不僅實力強悍,連性格,也強得不似一般小孩,有時候心狠手辣,有時候沉穩內斂,讓人猜不透,而她修鍊的天賦,讓所有人都望塵莫及。

    夜王對她的擔心,慢慢變成防備了。

    「火夕。」蕭謹轉了個身,單手撐著有些嬰兒肥的臉頰,看著她悶悶地說,「父王很討厭我吧?」

    「怎麼會呢?」名為火夕的少女揚起笑容,「謹,你是因為太優秀了,所以陛下不知道應該怎麼對你才好。」

    「我知道你在安慰我。」蕭謹的動作很優雅,像是長年累月培養成的貴族,可事實上,她還這麼小。

    看著這樣的她,火夕的心裡,也隱隱約約擔心著,有一個這麼聰明的女兒,難怪陛下會擔心啊。

    「你快下來吧。」火夕笑著說,「小孩子想這麼多幹什麼?無行從浮光森林回來,帶了好多新奇玩意兒,你要不要去看看?」

    「浮啊。」蕭謹的眼睛亮了一下,似乎有點兒興趣了,一翻身便從樹上翻下來,身子輕盈,如同一片飛絮,輕輕落在火夕面前,幾片樹葉在她身後飛旋。

    火夕佩服地看著她,看起來,短短几天,蕭謹的實力,又長進了不少啊!

    其實,司幽境有這麼一位高手,也未嘗不是好事,只是陛下擔心她心性太狠,不像闌王子那樣穩重,為大局考慮。

    「我聽說,只有在浮光森林裡才能看到神獸,有機會,我倒是很想去看看。」蕭謹說。

    火夕吃驚道:「浮光森林裡異常兇險,還是等你長大再去吧!」

    「那還要等多少年?」蕭謹摸摸鼻子,「我和無行的實力,已經不相上下了,為何他能去,我卻不能?」

    「無行他們去,是有幾位王保護,否則,也不敢獨闖。」火夕溫柔地說,她比蕭謹年長几歲,一向是把蕭謹當妹妹一樣關愛,「浮光森林這種地方,連夜王陛下也不敢獨闖呢,你啊,就安安分分的。」

    蕭謹撇了撇嘴,不置可否,她想,自己以後,一定要自己去浮光森林闖一闖!

    那些神獸,那些千奇百怪的植物,藥材,都是她很感興趣的!

    蕭謹和火夕一起從森林裡出來,這片森林是司幽境除了北部的山脈之外的制高點,這裡林木蔥蘢,可以藏身,也能清楚地看見司幽境以及外面的綿延山脈。

    那是蕭謹從來沒有出去過的地方。

    她們走向祭祀大殿,這一次出去,是幫助大祭司尋找尋找幾種珍貴的藥材,選了實力在司幽境名列前茅的幾位少年一同出去,算是歷練。

    本來按照實力遴選的話,蕭謹的實力在所有人之上,她是絕對能去的,可是因為夜王的反對,所以把她一個人留下來。

    和她一起長大的風無行,雷怒,裂土,葉冰都去了,火夕是因為那幾天生病才留下來,否則也被選上了。

    她很不明白,她的實力,一定能幫助大家的,可父王卻不同意她出去。

    為了這件事,她一連苦悶了好多天,現在看見大家收穫頗豐地回來,心裡就更鬱悶了。

    剛走進大殿,就聽到雷怒那雷鳴般的大笑聲,繪聲繪色地對旁人說著此行的趣事,好多人圍在他們身邊,風無行淡淡地微笑著,裂土則一連憨厚。

    蕭謹面色一沉,嘟起小嘴看了他們一眼,便走到一邊去。

    雷怒老遠看見她,跳起來又是招手,又是大喊,可她就是不離他。

    「有什麼不高興的?」內殿中一個渾身裹在黑袍中的少女走出來,大概八九歲的樣子,長得明眸善睞,明艷動人,小小年紀,氣質卻非常高雅。

    她是大祭司地首席大弟子,名為桔梗,性情最是高傲,在司幽境中,只有天才蕭謹,才能被她看進眼裡。

    其他人,就算是素有天才之名的風無行在她面前,她也不會看一眼。

    蕭謹是因為太出色了,出色到連她自己的光芒都會被遮蓋,如同一陣陽光一樣,吸引著人不由自主向她靠近。

    「沒什麼……」蕭謹低著頭,有一下沒一下的踢著大殿里的柱子,悶聲說。

    桔梗一眼就看出她的不高興,不禁柔柔一笑,道:「這次沒有去成浮光森林,下次一定能去的。」

    「我知道父王不會讓我離開司幽境的!」蕭謹一拳砸在柱子上,控制好力量,才沒有將那巨大的石柱砸得粉碎。

    「你怎麼知道?」桔梗笑道,「你現在太小了,雖然聰明,但始終是個孩子啊。」

    「我也不小了!」蕭謹怒氣沖沖地說,「我和你明明差不多大,你能去,為什麼我不能?」

    桔梗沉默了不說話,看著她憤怒的小臉,笑了一聲,偷偷把她拉到一邊去,悄聲說:「我給你看一樣東西。」

    「什麼?」蕭謹沒什麼興趣的樣子,見她神秘兮兮的樣子,也沒能勾起她太多的興趣。

    桔梗從黑袍中伸出修長的手指,在納戒上輕輕撫了一下,一個光罩,便被她的手輕輕託了出來。

    光罩是淡淡的水藍色,蕭謹一看就知道是為了遮蔽元氣的結界,通常,只有高手在保護受傷的同伴的時候,才會用這種結界。

    她早就會更高級的結界了,所以對這種結界倒是沒有多看,讓她注意的,是光罩里,靜靜懸浮著的,一片赤紅色的鱗甲……

    隔著水藍色的結界,已經過濾了鱗甲上面的元氣,但是,她依然能隱隱感覺到從鱗甲上傳來的某種強大的氣息。

    蕭謹剛想伸手去碰,桔梗已經眼疾手快將光罩放進納戒里去。

    只是這麼短短的片刻,祭祀大殿中已經有不少人感覺到強大元氣的威壓,而不自覺地轉過頭來,四處打量。

    連大祭司,也忽然出現,銳利的目光掃了一眼周圍,最後停留在蕭謹的身上。

    「謹殿下,您也來了?」大祭司已經好幾百歲了,蒼老得如同一截枯木一樣,皮膚皺成老樹皮了,聲音也像是生鏽的鋸子在鋸木頭一樣,讓人頭皮發麻。

    蕭謹隨意點點頭,桔梗則恭敬地說:「師父,他們都到齊了。」

    大祭司這才點點頭,便走向那一群眉飛色舞的少年中間。

    蕭謹低聲問:「那是什麼?」

    「現在別問,晚上老地方見。」桔梗微笑著說完,頃刻之間便變成滿臉冰霜的樣子,走到大祭司身邊。

    蕭謹知道他們是在說此次去浮光森林的事情,順便獎勵大家。

    對於這種事情,她才沒有興趣參與,因此一個人,百無聊賴地走出了祭祀大殿,在大街上漫無目的的閑逛。

    看見她經過,路上的行人都會露出敬仰的表情,即便她只是一個七八歲的小孩子,依舊對她恭敬地行禮。

    「謹殿下。」

    「謹殿下,這是才摘下來的桃花,送給您。」

    蕭謹漠然接過百姓殷勤送來的話,道了一聲謝,便轉身走進小巷子里,她實在不想面對那麼多人。

    她天性淡薄,冷酷,根本不喜歡那一張張充滿敬仰和熱情的淳樸臉龐。

    「這些花……」無奈地看了一眼懷裡地桃花,心想扔了吧,反正她從小就不愛花朵,她只愛研究各種各樣地術,喜歡煉藥,喜歡修鍊。

    不過,轉念一想,好久沒有去看兄長了,聽說他的身體又不好了,父王讓他一個人在西境的幻雪湖休養。

    想到兄長孤孤單單的,蕭謹便轉了個方向,從小巷的另一邊出去,然後召喚了一隻低階的火羽鳥,帶著她飛上天空。

    這隻火羽鳥是她很久以前收服的,並沒有結契,只是打敗了他,讓他臣服,變成自己的交通工具。

    西境寒冷,長年累月都是冬天,幻雪湖的水清冽寒冷,兄長發病的時候,要經常泡在冷冽的湖水中,才能緩解。

    整個西境和北部相連,都是一片荒涼的土地,只有這片幻雪湖,才算是稍稍有一些生機。

    火羽鳥降落在湖邊的木屋旁,蕭謹走了下來,環顧一圈,竟然一個人都沒有,看來,侍女們又偷懶,偷偷去取暖了。

    她面色一沉,推開木門走進去,屋子裡也沒比外面暖和多少,瀰漫著一股濃濃的藥草味道。

    咳嗽的聲音斷斷續續從內室里傳出來。

    大概是聽到開門的聲音,裡面的人便說:「你們不用進來伺候了,這裡太冷,都去取暖喝酒吧。」

    一聽這聲音,便知道是她那個善良溫和,從小就容易被人欺負的兄長,夜王的長子,司幽境的王子蕭闌。

    都是一樣的父母生的,她和蕭闌不管是性格,還是外貌,都相差太大。

    蕭闌是水,溫暖的泉水,清清流過,從來不會傷害任何人。

    而她是火,地獄之火,烈火燎原,只要經過的地方,都會死傷一片。

    截然不同的性格,若不是夜王親眼看著他們出生,真要懷疑,她究竟是不是抱錯了。

    「這裡這麼冷,你倒好,把人都打發出去取暖,自己縮在這裡挨冷,說出去別讓人笑話了!你還是王子呢!」蕭謹一邊冷冷地說著,一邊走進去,口氣已經帶著幾分薄怒了。

    聽到聲音,蕭闌先是一怔,隨即瘦弱的身影猛然轉過來,如同看見一團烈焰一樣,眯了一下眼睛,病態的臉上,立刻露出柔軟的笑容。

    「謹!你怎麼來了?快過來坐!」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太久沒有看見外人了,蕭闌的表情,看起來竟那麼興奮,蒼白的臉頰上,透出一圈淡淡的紅暈。

    蕭謹站在門口一動也不動,懷中抱著一大束桃花,粉嫩的花瓣映著她的臉頰,說不出的嬌艷動人,只是神態太冷。

    因為帶著怒氣,所以更有一種難以靠近的冷漠。

    蕭闌嘆了一聲,道:「不要怪他們,這裡就像坐牢一樣,誰也不會喜歡來。」

    「可你是王子!」蕭謹堅持說,「你生來就是支配他們的!」

    「沒有誰生來就是高貴,誰生來就低賤,他們雖然是丫鬟,可是……」

    「呵呵……」蕭謹彎著腰笑得樂不可支,看著兄長那張一本正經的溫潤面孔,只覺得又好笑又好氣。

    她生來就有強者的思想,這個大陸上也是強者為尊,那些沒用的人,自然只能任人踩在腳底下,有什麼抱怨的資格!

    可她善良的大哥,竟然還一心同情著那些人,這還不可笑嗎?

    蕭闌搖搖頭,嘆息又嘆息,對她招招手,蕭謹走過去,將桃花插進桌上的青瓷花瓶里,然後坐下來,捧著臉頰,隔著花枝看著兄長。

    蕭闌長得很英俊,眉眼溫潤,只有唇角薄薄的,顯出幾分英氣,但是,只要笑起來的時候,就會讓人覺得善良溫和。

    她很喜歡看著他,特別是當他笑起來,一雙眼睛里溢滿的溫柔,定定地端詳著她的時候。

    那樣會讓她覺得,他的整個世界里都是她。

    只有在和兄長相處的時候,才會覺得自己是個小女孩,很需要被他關愛。

    蕭闌微笑著看著她:「怎麼這麼看著我?」

    「哥哥長得真好看。」蕭謹歪著小臉,露出七八歲女孩該有的天真。

    蕭闌笑道:「哥哥沒你長得好看,你該看看你自己,整個司幽境,沒人比你好看。」

    他這話,倒不是哄她的假話,蕭謹很美,像是一個粉雕玉琢的娃娃,整個司幽境,只有桔梗能和她平分秋色。

    不過假以時日,一定是蕭謹最美,因為在他眼裡,沒人比得上她。

    「是嗎?」蕭謹露出一個狡黠的笑容,「那這樣的話,我以後嫁給哥哥,可以嗎?」

    蕭闌失笑:「傻丫頭。」

    「這怎麼是傻?我是很認真的!」蕭謹真的很認真地說,小小的個頭,拚命站起來,站在凳子上,居高臨下看著她。

    似乎用高度,就可以換來他的答應。

    蕭闌搖著頭說:「謹兒,我們是親兄妹,血緣太近,我們是不可以成親的。」

    「為什麼?」在修鍊上,蕭謹是天才,可現在,她始終才七八歲,對於很多事情,也不是那麼了解。

    「因為……」蕭闌皺著眉,不知道應該怎麼說,想了一會兒,便道:「如果我們結婚,會生下不好的孩子。」

    「那我們就不生孩子好了!」她的思想如此簡單,反正她只是想嫁給兄長,生不生孩子,根本無所謂啊!

    蕭闌無奈道:「這樣子,會被別人笑話的。」

    「誰敢笑話我們!」蕭謹生氣的時候,像一隻發怒的野獸,威風凜凜的,氣勢迫人,「誰敢笑話,我就殺了他!」

    「兄妹成親,是會被天下人笑話的。」

    「那我就殺光天下人!」蕭謹充滿戾氣地說。

    蕭闌看了她一眼,吃驚不小,被她的話嚇了一跳,還想和她解釋一些東西,可是身體一陣難受,便劇烈地咳嗽起來。

    蕭謹連忙走過去,小小的手拍著他的肩膀,有些心疼。

    「我一定會努力成為最好的煉藥師,治好哥哥的病!」

    蕭闌笑得很溫柔:「嗯,是謹兒的話,一定可以的。」她這麼優秀,不像他……

    蕭謹說:「我聽說,浮光森林裡,有不死之樹,樹上開出來的花,可以治好任何病,等我再長大一點,就去浮光森林,採下不死之樹的花,給你治病。」

    「謹兒,浮光森林太兇險,你不能輕易去冒險……」

    「我知道!」蕭謹說,「我會等到讓父王刮目相看的一天!我不但是最強的人,也可以讓他放心!」

    聽到她這樣的話,蕭闌忽然覺得心裡一陣悲涼,忍不住輕輕握住妹妹的手,低聲道:「謹兒,如果沒有我的話,你一定是父王的驕傲。」

    若父王只有謹兒一個孩子,便不會糾結王位的事情,不像現在。

    父王滿意謹兒的實力,卻也忌憚她的實力,一心希望,謹兒的性格能像他這樣溫和一些。

    正因為有他做對比,才會顯得謹兒太暴戾,事實上,謹兒很好啊,比誰都好。

    「這不能怪你,如果沒有你的話,我想,我會更不快樂。」蕭謹默默地說。

    蕭闌笑起來,作為兄長,他很想保護謹兒,可是,一直以來都是謹兒在保護他。

    他這個兄長,真是不像話啊!

    雖然已經答應過蕭闌不和那些侍女計較,但是蕭謹臨走的時候,還是去狠狠恫嚇了一番那幾個不懂事的丫頭。

    這些人不怕性情溫和如水的蕭闌,但在司幽境,卻沒有人不怕她。

    那幾個丫頭被她嚇唬一番之後,還真的十分聽話了,再也不敢倚仗著蕭闌的好脾氣而偷懶放肆。

    看望了兄長之後,天色已經很晚了,蕭謹趁著夜色,趕到和桔梗約定好的老地方。

    他們的老地方,就是蕭謹常常喜歡去的那片樹林,她和桔梗第一次認識也是在這個地方,大概物以類聚,兩人都是天才,都自視甚高,因此連喜歡去的地方也一樣。

    雖然第一次見面的時候狠狠打了一架,桔梗略輸給她,不過,她也在桔梗詭異的術法下吃了一點點虧。

    兩人不打不相識,後來竟然慢慢成為朋友,夜半無事,常常相會於這裡,俯瞰著司幽境之外的世界,徹夜長談。

    這一次,桔梗從浮光森林帶來非常有意思的東西,蕭謹早就非常感興趣了,心裡蠢蠢欲動,很想知道那是什麼。

    想起方才從結界里感受到強大力量,她就忍不住加快了步伐。

    到達樹林的時候,聽的樹梢上一聲咕咕聲,她就知道桔梗已經到了,抬頭一看,果然。

    掩映在碧綠的枝葉之間,黑色的祭司長袍垂下來,一張明艷的臉龐在盈盈月光中,笑靨如花。

    蕭謹足尖一點,便躍上和她同樣高的樹枝,興緻勃勃地問:「快拿出來看看!」

    桔梗輕輕一笑,道:「急什麼,先查探一下有沒有被人跟蹤?」

    「怎麼會?」蕭謹說著,當真利用神識慢慢查探周圍,確定了沒有人跟蹤之後,才對她點點頭。

    桔梗道:「不是我不放心,而是老頭子對我不放心,一直怕我將來成就超過他,想盡了辦法打壓我,今晚,好不容易才甩掉他的眼線。」

    「想不到大祭司也是這樣的俗人!」蕭謹不忿道。

    桔梗『撲哧』一聲笑,「這世上啊,有幾個人不俗呢?」

    兩人之間的對話,若是沒有看到人的話,一定想象不到,這會是出自兩個不滿十歲的丫頭口中。

    小心翼翼查探了四周之後,桔梗才重新從納戒中,將那個光罩拿出來,裡面的紅色鱗甲,在夜色中,綻放出炫目的光芒。

    隱隱釋放出來的強大氣息,讓兩個少女都不知不覺中呼吸沉重了幾分。

    光罩漂浮在半空,桔梗和蕭謹兩人各自結了一個結界在身旁,擋住釋放出來的強大元氣,兩雙眼睛,目不轉睛地看著。

    「這是龍族的鱗甲吧。」蕭謹咽了一口口水,難以想象,只是一片鱗片就能散發出這樣的元氣,那這隻獸,又會是何等強大的境界。

    桔梗點點頭,嚴肅地說:「是神獸。」

    「神獸?!」蕭謹睜大了眼睛,一雙明眸映著鱗片的紅光,隱隱顯出幾分妖邪來,「你是怎麼得到這塊神獸鱗片的?」

    桔梗道:「我們進入浮光森林的時候,裡面完全安靜無聲,那些傳說中強大的靈獸和浮光,全都不見蹤影!我們深入很久,都暢通無阻,之後的某一天,一陣強大的力量忽然在整個森林裡都捲起狂風,將我們吹得分散了。」

    「你在浮光森林裡和大祭司他們走散了?」聽到這裡,蕭謹已是吃驚不已,從小聽著浮光森林的兇險,連她都不敢一個人愛裡面行動。

    「沒錯。」桔梗說著,嘴角邊浮起一抹冷笑,「當時和我一起的,還有個實力很差的傢伙,後來我們一起發現了造成這種強大的威壓,原來是兩隻神獸在戰鬥,為了保命,我用那人做誘餌,然後逃跑,逃跑的途中,我撿到這塊紅色的鱗甲。」

    聽到她把一個同門弟子當了誘餌,蕭謹也不覺得殘忍,如果是她,也會做同樣的事情。

    這個世界弱肉強食,本就沒有誰有義務去照顧別人,在那種情況下,那個人也不可能逃出來。

    與其讓他白白犧牲,不如做點兒貢獻,救桔梗一命。

    「你看清楚是兩隻神獸了嗎?」蕭謹只對這個感興趣。

    桔梗點頭,隨即臉上露出神往的表情,道:「我只看見黑色的那隻,紅色的巨龍,只看見了龐大的尾巴,那巨尾一掃,森林就毀滅了大半,而那黑色神獸散發出來的黑色元氣,扭曲了空間,實在是恐怖!」

    桔梗的形容,讓蕭謹滿臉熱血沸騰,恨不得自己當時就在現場,也能親眼目睹神獸之間的戰鬥!

    「那後來他們誰贏了?」蕭謹稚氣地問,到底還是小孩子啊!

    桔梗惋惜地搖頭,「我沒有看到後來,在那種威壓之下,我逃命都來不及,不過,據我看來,那紅色的巨龍,似乎更甚一籌。」

    蕭謹腦子一轉,道:「我看過古籍,神獸中有一種尊貴的皇族,族名為『髡』,他們是強悍的巨龍姿態,而且,身上的鱗甲顏色,十分純正,紅的艷,黑得深,白的純,你看到的這隻,不會是『髡』吧?」

    「『髡』?」桔梗微微皺了一下眉,「『髡』的記載,始於上古,他們是皇族,可是,真的存在於這個世上嗎?」

    「這個,不得而知啊。」蕭謹搖搖頭,再次充滿渴望地看著那一塊紅色鱗片,果然是非常艷麗的顏色啊。

    那種艷麗,可以稱之為『妖』,一看那色彩,便能想象出一種妖孽的姿態。

    要是能親眼看見這鱗甲的主人,這一生,死而無憾了!

    從她的眼睛里,桔梗看得出,她對這片鱗甲垂涎欲滴,很少看見蕭謹對什麼東西表現出這麼大的慾望,桔梗都有些不忍心了。

    反正這東西也只是珍貴,沒什麼太大的作用,神獸的鱗片,以他們的法力,用來修鍊恐怕會被反噬。

    而且,大祭司對她看得很緊,這東西被他發現就不好了,正好送給蕭謹,也讓她欠自己一個人情。

    這麼想著,桔梗便說:「你喜歡的話,送給你。」

    「真的?」蕭謹瞪圓了眼睛,居然不客氣地一把抱過那結界,當寶貝一樣捧著,「真的送給我?」

    「都到你手中了,還騙你不成?」桔梗睇了她一眼,事實上,除去了那種強大的力量之外,蕭謹也只是個天真的孩子啊!

    「太好了!」蕭謹差點兒沒跳起來,哈哈大笑,「桔梗,以後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地方,儘管說,我蕭謹刀山火海都為你上!」

    桔梗掩著嘴唇輕笑,道:「別說刀山火海了,我只希望你坐上夜王的寶座時,能護著我,別被那老傢伙暗算了。」

    「哈哈,等我坐上夜王的寶座,讓你做大祭司!那老傢伙一邊呆著去!」蕭謹豪邁地說,笑了一陣,又嘆了一聲,「不過,看父王的樣子,是不會把王位傳給我的。」

    「闌殿下體弱,他是不能勝任王位的,也只有你,能夠登上那個寶座了。」

    蕭謹張了張口,她想說她會想盡一切辦法治好蕭闌的病,讓他像正常人一樣生活。

    但是,想到現在還沒有半點兒把握,便閉口不說了。

    兩人在夜色下暢談到深夜,蕭謹才帶著那紅色的鱗甲回到自己的寢宮。

    休息之前,她還是忍不住將鱗片拿出來,放在燈光下細細端詳。

    「真美……」她喃喃地說,眼眸中儘是妖嬈的紅芒,十分璀璨。

    她的話音落下不久,忽然房間里閃現出刺眼的紅色光芒,光芒形成旋風,吹得房間里一切都東倒西歪。

    風聲獵獵作響,蕭謹忍不住閉上眼睛,片刻之後,光芒一收,一切都好像沒有發生過一樣。

    但是,她知道剛才確實有異象出現了,因為此刻,她眼前已經多了一個人……

    一個,呃……確切地來說,是一個……一絲不掛的美人兒……

    白皙的肌膚正往下滴著水,齊腰的墨黑色長發柔順地熨帖在脊背上,窄窄的腰身,修長的大腿,一隻手抬起,做了一個撩撥水花的動作……

    但是……這裡沒有水,所以他一撩撥,就撩撥在空氣中……

    他呆住了。

    蕭謹也呆住了。

    因為是背對著她,所以看不到他的臉,但一看那背影,就覺得超凡脫俗,妖艷動人。

    她覺得鼻子里一熱,片刻之後,竟然掛出兩道紅紅的鼻血來!

    天哪!!!!

    美人兒你因何而來?還不穿衣服,連小盆友都受不了了!

    對方早就發現了不對勁,一抬手,周圍一切都變了,猛然轉過身,淡紅色的雙眼銳利無比,一掃,掃到一個流著鼻血的小丫頭……

    「你是誰?敢偷看本大人洗澡!」他一招手,從她身上把薄被抓過來,圍在自己腰上,那樣的動作也風華絕代。

    看見他妖孽的臉,蕭謹只覺得鼻孔里鼻血流得更加歡暢了……

    那雙狹長的眸子,就跟傳說中的狐妖一樣,勾魂神婆,顛倒眾生。

    「我……」蕭謹張了張口,畢竟她確實看了對方洗澡,雖然關鍵的地方什麼都沒有看到,但總歸是不好意思的。

    「是誰派你來的?是那隻黑鳥兒?」美人兒眯著眼睛,眨眼之間便來到她面前,一捏她的小臉,「說!你是用什麼辦法把本大人弄來這裡的?」

    臉頰被他捏的很疼,蕭謹皺了皺眉,畢竟從小就處在強者的位置上,從沒有嘗過被恫嚇的滋味,因此被這美人兒一激,不禁怒從心頭起。

    「我不認識什麼黑鳥兒!放開我!」抬起小手,當真不怕死地打在他晶瑩如玉的手背上。

    對方吃了一驚,顯然長這麼大,還沒人敢對他這麼無禮,不禁仔細打量了一下這小丫頭,嘖嘖,流著鼻血還敢這麼囂張地瞪他。

    有意思……

    他忽然露出一個詭異的笑容,看的蕭謹頭皮一陣發麻,結結巴巴地問:「你,你究竟是誰?突然出現在我房裡,還敢這麼無禮!」

    「連本大人是誰你都不知道?」美人兒自負地問。

    「不知道!」蕭謹理直氣壯。

    「那你是如何召喚本大人來這裡的?」

    「召喚?」蕭謹一頭霧水,她從來沒有使用過召喚術啊!而且她的召喚術,明顯不可能召喚出這麼一個美人兒來吧……

    美人撩撥了一下濕淋淋的烏黑長發,那動作和表情,都和一種鳥類十分相似,那是——孔雀。

    「我在洗澡,聽到有人誇我來著,你難道不知道,這就是召喚本大人的秘術嗎?」

    蕭謹徹底愣住了,鼻血差點兒流到嘴巴里,她才回神,滿頭黑線,無語地說:「我沒誇你,我只是……」

    那裝著紅色神獸鱗甲的的光罩就在旁邊,蕭謹想拿過來,但是對方卻比她動作更快,一伸手,那光罩便到了她手中。

    那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寶貝,要是白白被人奪走她會心疼死的!

    蕭謹連忙站起來,像個捍衛家園的戰士一樣,大聲道:「還給我!這是我的東西!」

    「你的?」美人兒挑了一下眉,冷冷道:「竟敢說本大人的鱗片是你的,你長一片給我看看啊!」

    這一次,蕭謹的吃驚更甚,他說什麼?他說這鱗片是他的,那他……

    聽說四階以上的強大神獸,都可以化成人類的形態,人形越完美,就代表他越強大。

    若是以這樣來推算的話,那這神獸,豈不是強大到逆天的地步了?!

    見蕭謹流著鼻血獃獃的看著他,美人顯然十分得意,手指輕拈著自己的鱗片,笑道:「現在的世道,連這麼小的孩子都會偷看本人,真實讓人頭疼啊,長得太美,也是一種錯嗎?」

    終於被他極品的話拉回思緒,蕭謹不禁再一次無語,不過,看在他是神獸的份上,忍他!

    「你是……髡?」蕭謹還是不確定。

    「髡?」美人兒想了想,便笑起來,「髡,已經死去快千年了吧。」

    「你不是髡?」

    「本大人叫魘。」他轉過身,風華絕代地瞥了她一眼,笑得妖孽橫生,「小女娃,你叫什麼名字?」

    「謹,蕭謹。」她說。

    他一瞥眼,風波瀲灧,「此處,是司幽境?」

    他強大的靈魂感應能力已經察覺到,在外面,那到處遊盪的靈魂,這麼多魂魄聚集的地方,在人世只有一個,那就是司幽境。

    蕭謹點點頭。

    魘道:「司幽境王族,能見我一面,算你三生有幸。」

    蕭謹雖然不喜歡他這樣的說法,不過她也必須承認,能見到他確實是種榮幸。

    司幽境里,就連父王,都沒能見過這麼高階的神獸吧!

    就算不按照外貌來算,他是神獸中的皇族,已經是至高無上了。

    眼見著他要離開,蕭謹連忙出聲挽留:「你可以留下來嗎?」

    「呵呵……」魘笑了兩聲,「給我一個留下的理由。」

    「跟我結契!我是司幽境最強的人,將來也會是卡爾塔大陸最強的人!」蕭謹一點兒也不掩飾自己在實力上的驕傲。

    魘淡淡地瞥著她,「成為卡爾塔大陸最強的人,還不足以跟我結契。」

    「那你要如何?」蕭謹問,任何條件,她都可以答應!

    她要和神獸結契!

    她要做天上地下,絕無僅有的人!

    魘嘿嘿一笑,道:「我要一個永生永世陪我的人,你是人類,你做不到。」

    「永生永世?」蕭謹怔住了,對於神獸來說,一生太漫長了,然而對於人類,就算再強大的人,生命都會有盡頭的。

    他們就算結契,也不可能永生永世在一起,今生可以,來世呢?來世誰知道?

    除非,她掌控了司幽境,可以把她的來生,安排和他在一起。

    但是今生,在他漫長的生命里,她能一直陪伴嗎?

    想到這裡,蕭謹不禁氣餒,「為什麼一定要永生永世呢?只要在有限的生命里,轟轟烈烈活一場,不更好嗎?」

    「小女娃,你還小,不會懂得,孤獨是什麼滋味。」魘淡淡地瞥了她一眼,再也不多做停留,身影如同輕薄的煙霧一樣,緩緩消失在她眼前。

    「魘!你別走!」蕭謹想挽留,可對方根本不給她機會。

    那片紅色的鱗甲掉在地上,她慢慢走過去拾起來,放在手心裡緊緊地握著。

    永生永世陪你的人……

    怎麼可能?她是人類,不可能有無限的生命啊……

    雖然這麼想,可是,她不甘心,一點兒都不甘心啊!

    她想成為最強的人,她渴望神獸身上的強大力量,如果能夠得到的話,她一定能夠闖進浮光森林,找到不死之樹,摘下上面的花,來醫治兄長的病。

    她太渴望那種力量了……

    蕭謹慢慢在床上坐下來,捧著鱗甲思索魘的話。

    要永生永世的陪伴嗎?她會想到辦法的,這個世上,沒有什麼事情可以難得到她。

    因為她是蕭謹!

    她很快將鱗片收起來,用結界包裹著,放進納戒中,以免上面的強大氣息,再次將別人引進來。

    **************萬獸無疆*************

    召喚了魘出來的事情,蕭謹只告訴了桔梗,她知道桔梗身為大祭司的首席弟子,能知道很多司幽境的秘密。

    聽她這麼說,桔梗吃了一驚,不禁掩著嘴巴呵呵笑起來:「想不到,一塊鱗片,居然能把神獸召喚來。」

    「不是鱗片召喚來,而是他聽到我誇他,真沒見過這麼自戀的傢伙!」蕭謹說起來,還覺得有些好笑。

    「不管怎麼樣,都證明你們兩之間有緣分。」桔梗沉吟道,「他說的要永生永世的陪伴,才肯和你結契,其實,這個,倒不難。」

    「哦?」蕭謹目光灼灼看著她,「你有什麼辦法?快說說!」

    桔梗看了看四周,才說:「你聽過招魂術嗎?」

    蕭謹搖搖頭,祭祀大殿里的典籍,她都不能翻閱。

    桔梗道:「這是一種秘術,我很小的時候,在大祭司那裡見過,他以為我看不懂,也就沒有在意,他畢生都在研究這個。招魂術,可以將死去的人魂魄召回來,只要肉體不壞,就可以永生。」

    「可肉體,不可能不壞,幾百年不壞,那上千年呢?」蕭謹說。

    「所以,這便需要煉藥師的幫忙了。」桔梗笑得有幾分幸災樂禍,「大祭司雖然厲害,可惜他不是煉藥師,所以,就算掌握了招魂術,也無濟於事。」

    蕭謹眼睛一轉,很快就明白了桔梗所說,煉藥師,她就是煉藥師啊!

    她從出生就帶著煉藥師的血統,而且天賦極高,如果桔梗掌握了招魂術,加上她的煉藥術,假以時日,永生根本不是夢想!

    兩個女孩一拍即合,就這樣開始研究禁術。

    這一切,是萬獸無疆的起源。

    起初,誰也沒有想到會創造出這麼強大的寶物。

    一切的起因,只是為了更強大,為了不受束縛……

    第二年的夏天,蕭謹終於獲准和大家一起前往浮光森林,這一次,所有人都湊齊了。

    大家如眾星拱月一般,圍繞在她和桔梗身旁,特別是一些實力稍弱的,都想來巴結他們。

    這兩個人是整個司幽境的少年中,最強的人,跟著他們,說什麼都可以得到一些保護。

    每一年前往司幽境,總有一些人有去無回,實力越弱,生存的幾率就越低,但是,誰也抵擋不了浮光森林裡各種高階藥材和寶物的誘惑,而非去不可。

    所以,若是能找到一個依靠,那是最好不過的。

    可惜,這些人都不明白,跟在蕭謹和桔梗身邊,以這兩人的性格,若是發生危險,他們只會先離開,說不定,為了保命,還是將這些倒霉的傢伙拿去當誘餌。

    不過,誰也不知道他們的本性,所以,都願意來巴結他們。

    風無行和火夕他們幾個人身旁也圍了不少人,因為相比較蕭謹和桔梗的冷傲,他們明顯容易親近多了。

    「哈哈,只要大家團結在一起,就不會有事,不用擔心!」雷怒的聲音,老遠都聽得見。

    他說完之後,便跑到蕭謹面前,笑嘻嘻地說:「謹,我們大家不要走散吧!一起行動會安全許多。」

    蕭謹抱著雙手,冷冷地說:「跟得上我們的話,儘管跟著好了。」

    雷怒性格粗獷,不知道她這話就是拒絕的意思,反而很開心地點頭道:「放心吧!我們一定儘力跟上!」

    桔梗忍不住搖搖頭,真是傻得可愛的傢伙啊……

    這一次行動,同樣是大祭司帶領,選出來的少年,都是司幽境天賦最高的孩子,一共有二十幾人,浩浩蕩蕩地出發了。

    他們進入浮光森林外圍,出乎意料的,大祭司竟讓大家都分成小隊行動,每一個小隊都有一位長大帶領。

    蕭謹和桔梗被分開,桔梗和風無行等人一隊,蕭謹則和葉冰火夕,被分成一隊,由大祭司帶領。

    這樣的分開行動,以前從來沒有過,幾位長大都害怕出事,因此找大祭司商量了很久,但大祭司堅持自己的做法,一聲令下,便讓各人分開行動。

    蕭謹倒是無所謂,跟上大祭司就走。

    她,葉冰,火夕,實力都很不錯,剩下的人,實力一般,到時候拖後腿,扔掉就好!

    飛快地往浮光森林裡面深入,所有人都收斂了元氣,避免被到處漂浮的浮光傷害。

    她和火夕都是第一次進入浮光森林,一切都很新奇,也不知道會被帶到哪裡去,而葉冰已經是第二次來了,看著前面的大祭司帶路,竟是把他們帶往浮光森林的深處,不禁皺起眉。

    不過,他一向冷漠不多話,實力也強悍,不管和誰都沒有交集,典型的不合群,因此發現了不對勁也一聲不吭。

    很快的,周圍就能聽到一聲聲恐怖的獸吼,浮光的聚集也越來越多,許多孩子都害怕起來,蕭謹也發現不對勁。

    火夕沒她大膽,悄悄拉了一下她的衣袖,低聲說:「怎麼回事?我怎麼覺得我們已經走了很久了?」

    「是挺久了。」蕭謹瞥了一眼大祭司的身影,這老傢伙,不會想帶著他們去浮光森林的中心吧!

    她一個人上前,來到大祭司的面前,道:「大祭司,我們這一次是任務是什麼?」

    大祭司裹著一身黑斗篷,在浮光森林裡忽明忽暗的光芒中,一雙渾濁的老眼看了她一眼,道:「謹殿下,莫非連你都覺得害怕了?」

    「害怕?我只是覺得,大祭司這樣急急忙忙往前趕,似乎一心想找什麼重要的東西。」蕭謹冷冷地說。

    果然,大祭司全身一震,但很快就平靜地說:「這只是普通的歷練罷了,謹殿下若是覺得害怕,大可以原路返回!」

    這老傢伙本來就十分難纏,因此蕭謹冷哼了一聲,也不跟他耍嘴皮子,退到後面和火夕一起。

    看見她回來,火夕忙問:「怎麼樣?知道我們要去哪裡了嗎?」

    蕭謹看著大祭司的背影,冷冷地說:「恐怕很不妙。」

    她一句話,嚇得火夕臉上蒼白無色,她也不是膽子小,只是從小就聽著浮光森林的傳說,知道這地方異常兇險,連外圍都不敢有高手獨闖,更別說裡面了。

    但是,是大祭司帶領的話,她就算害怕也不敢說出來,畢竟,大祭司應該不會害他們才對。

    抱著這樣的心情,他們一路前行,路上遇到幾次高階靈獸的出沒,都被大祭司十分巧妙地躲過了,看樣子,這一條路,他像是已經探查了好多遍一樣。

    看到這樣的情形,火夕等人就不自覺地更加放心一些。

    只有蕭謹微微皺起了眉,這好像是一個早就布置好的陷阱一樣,等著她們跳進去呢!

    休息了幾次,飛快趕了將近一天的路,他們才緩緩接近一個地方。

    耳旁隱隱有水流的聲音,薄薄的霧氣瀰漫在四周,這裡很安靜,連靈獸都沒有一隻,有些不同尋常。

    大祭司招招手,讓大家都停下來,不要出聲,而他則調理一下自己的氣息,方才對大家說:「我們已經到目的地了。」

    眾人都鬆了一口氣,終於到了,再前行的話,不知道要去什麼地方了。

    「大祭司,這裡是什麼地方?我們的任務是什麼?」火夕揚聲問,恭恭敬敬的。

    「一會兒我教你們布置陣法,留下幾個人再次布陣,蕭謹,葉冰二人隨我一同進去。」

    蕭謹挑了挑眉,葉冰則不動聲色,火夕想了想,還是問:「大祭司,是不是很危險?」

    「只要你們同心合力,沉著冷靜,維持著陣法,就不會有危險。」大祭司說,一彈納戒,拿出了各種各樣的樂器來,分給大家。

    大家拿到樂器,都很不理解,然而大祭司只是給了他們曲譜,讓他們各自照著練習,一會兒只要不停吹奏這曲子便可。

    蕭謹一看曲譜的內容,便知道是安魂曲,那是一種對獸類催眠的曲子,能夠讓他們情緒平穩舒緩,陷入沉睡。

    看來大祭司要對付一直高階的靈獸呢!

    蕭謹這麼想著,事實上,連她都不敢去猜,大祭司這一次要對付的,可是一隻神獸啊!

    大家都練習地差不多了,大祭司叫他們擺好陣型,奏響了安魂曲,然後,他帶上蕭謹和葉冰,便朝著水流的聲音前進了。

    蕭謹故意落後一點,和葉冰並排。

    葉冰這個人,從小就不和他們玩,獨來獨往,長這麼大,還沒聽見他說過幾次話,蕭謹一直當他是啞巴,不過葉冰的實力,還在風無行他們之上,算是一個不能小覷的人。

    兩人從前是井水不犯河水,就像是見了面也不會互相看一眼的人,和陌生人無異。

    這次若不是大祭司特意安排,恐怕這輩子都不會有什麼交集。

    看見她的靠近,葉冰也無動於衷。

    「喂。」蕭謹輕輕喊了一聲,葉冰才抬了一下眉毛。

    「你不想死吧?」蕭謹問。

    葉冰看了她一眼,才說:「當然。」

    「不想死的話,一會兒跟我合作吧。」蕭謹看了一眼大祭司,壓低了聲音,「這老傢伙不正常,我不能信他,你呢?」

    「我誰也不信。」葉冰冷冷地說。

    蕭謹笑了,道:「正好我也一樣,不過,和你聯手,比被他算計好受多了。」

    葉冰點了一下頭,表示贊同。

    看到葉冰同意合作,蕭謹也算是稍稍有了點兒把握,至少,一會兒要是那老頭子出陰招,她也可以不用太多顧忌了。

    至少,那些學生中,葉冰的實力是最強的,他不會攻擊她,那一切就好說。

    兩個性格十分冰冷的人算是交換了一個淡淡的眼神,然後各自分開。

    大祭司在前面回頭看了他們一眼,剛才一心注意著前方,倒沒有注意到這兩個小孩子在後面說什麼,經驗老道的大祭司也不會想到這兩個年紀輕輕的小孩早就察覺到危險的氣息,已經開始商量怎麼背叛他了。

    前方以紀念館傳來瀑布巨大的聲音,伴隨著濃重的水汽,在四周圍瀰漫繚繞,水汽中隱隱的元氣波動讓大祭司的神經都緊繃起來,因此也無暇顧及蕭謹他們。

    蕭謹對危險一向十分敏感,因此身處在水霧之中,便立刻將元氣分散出來,遍布在身體周圍,形成一層看不見的元氣膜,算是有點兒防備。

    這老傢伙,究竟是來找什麼東西的?在浮光森林這種危險重重的地方,只帶著他們一群學生就闖進來,還這麼神秘兮兮的,一定沒什麼好事兒!

    要是他敢耍花樣,她一定不會放過他!

    到了水霧中心,大祭司便對他們揮了一下手,示意他們停下來,然後指了指蕭謹,讓她到另外一個方向去。

    蕭謹倒沒有遲疑,只是很小心地走過去。

    而大祭司讓葉冰去另外一個方向,打打手勢,讓他們一起前進。

    蕭謹鑽進濃濃的水霧中,一直往前走,片刻之後,就已經看不見大祭司了。

    她心裡稍微有一絲不安,心裡想著沒有必要為那老傢伙賣命,自己保命要緊,因此悄悄拿出了武器,握在手裡。

    也做好了隨時隨地召喚火焰鳥離開的打算。

    但是,當她穿過了水霧,終於看見眼前一片開闊的山谷時,那山谷中心一棵巨大的樹木,便忽然之間吸引了她全部的目光。

    那是一棵足足有數十個人都無法環抱起來的巨大樹木,滿樹綠葉,枝葉掩映之間,盛開了一朵又一朵妖艷的巨大紅花。

    巨樹的樹根一直延伸到水中,那水中清澈見底,地下一塊塊純白的石頭,如同美玉一樣熒光流轉。

    「不死之樹……」蕭謹喃喃地說著,忽然之間全身的血液都停止流動了。

    為了兄長的病,她翻遍了各種古籍,不知道多少次看見不死之樹的樣子,早就將這棵神奇的樹記在了心裡。

    傳說這是上古之時,創世天神不小心遺留在人世的樹木,因為帶著神的力量,因此有起死回生的作用。

    在卡爾塔大陸上,所有的權貴和煉藥師,都渴望一堵不死之樹的風采,甚至,有不少人窮盡一生的心血,都為了找到這棵樹。

    可惜一無所獲,因為整個大陸上,只有這麼一棵,長在浮光森林的中心,有多少人能闖到這麼深入的地方來?

    蕭謹想過,等將來有一天,她的實力大大的長進了,等所有人都不是她的對手,她便孤身闖進浮光森林中,找到不死之樹,回去為兄長治病。

    這一生除了成為強者之外,唯一的心愿便是希望大哥能夠身體健康,長命百歲。

    因此,這棵樹,蕭謹是牢牢的記在心裡,雖然和宗卷上所繪的有些不一樣,但是,她還是一眼便看出那紅艷艷的花朵。

    那是可以救兄長的紅花!

    她一下子有些激動,一瞬間就明白了,原來大祭司千方百計進來,是想來找不死之樹的!

    看來,他是真的想用招魂術而實現長生了!

    不過,不管他想怎麼樣,今天算是誤打誤撞,她也正好想要不死之樹,算是歪打正著了吧。

    為了兄長,今天就算再危險,她也不會退縮一步的!

    蕭謹握了握手裡的劍,一臉冰霜,雙目如電,盯著那不死之樹,但是,卻沒有動作。

    不能貿然行動,那是不死之樹,傳聞中,有一隻逆天級別的神獸守護著,現在整片山谷這麼平靜,到處都是飄飄的水霧,那神獸一定還在休息。

    她站的地方很高,正好可以從上面看到山谷的全貌,在她的腳下,一掛瀑布如同九天銀河一樣掛下去,嘩啦啦的水聲,幾乎淹沒了一切。

    她聽不到任何人說話,目光輕輕掃視了一圈,也沒有發現大祭司和葉冰的影子。

    這兩人,到哪裡去了?

    正這麼想著,忽然看見右側的山谷邊緣,葉冰那銀白色的身影忽然從水霧之中出現,冷酷的臉上,掛著一種非常複雜的表情。

    那種表情,蕭謹永遠也不會忘記,因為,這是她唯一一次在葉冰那種冷若冰霜的臉上,看到那種名為『恐懼』的表情。

    蕭謹的心裡,忽然之間『咯噔一聲,有什麼東西沉下去。

    因為,葉冰是緊緊盯著她的方向露出那種表情的,確切的說,應該是盯著她雙腳站立的下方……

    頭皮一陣發麻,葉冰看到什麼了?

    她站在頂上,一動也不動,雙手緊緊握成拳頭,一把劍在手裡,寒光從劍鋒之上閃過去。

    正想著,忽然瀑布下面轟隆隆,傳來什麼聲音。

    站在左側方的葉冰,慢慢地往後退了一步,並且,對著蕭謹微微搖了一下頭,是提醒她不要亂動。

    蕭謹自然不會動,沒有看清楚是什麼東西之前,她一定不會輕舉妄動!

    隨著轟隆隆的聲音,腳底下的土地像是被什麼抽打一樣,不停地震蕩起來,她年紀小,身子輕,又不敢用運用元氣,怕暴露自己的位置,因此被那顫抖的地面弄得一下子歪倒在地上。

    看見她的動作,葉冰不自覺地皺了一下眉,感覺有話想說,但終究沒有開口,而是慢慢後退,最終退到了水霧之中,很快就看不見身影了。

    大家都是自私的人,危急時刻,自然只能自保,蕭謹也沒有怪他。

    但是,感覺到腳底下那種巨大的震動,她還是不由自主冷汗直冒。

    不死之樹旁邊的守護神獸,難道是……

    還沒有想太多,便看見從下面的山谷中,鑽出一個巨大的三角型腦袋,穿過嘩啦啦的瀑布,頭顱昂起來,剛好就在蕭謹的前面。

    她狠狠地吞了一口口水,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看見如此的龐然大物,感覺像是……死神降臨了……

    她屏住呼吸,竭盡全力來屏蔽自己身上的氣息,她聽說過這守護神獸的厲害,十二階神獸,戰鬥力絕對是一等一的,被他發現了,恐怕連骨頭都不會剩下來。

    以她從小的天賦,想隱藏自己並不是什麼難事,只不過在這樣的神獸面前,自然需要更加小心謹慎了。

    好在那神獸只是在巡視自己的領地,而且恐怕也不會想到竟然有這麼大膽的人類敢闖進來。

    他慢慢從瀑布里鑽出來,那麼巨大的身體游進水中,朝著中心的不死之樹而去。

    見他遠去了,蕭謹也悄悄鬆了一口氣,心想正好,可以趁機偷偷離開,先躲到霧氣里去。

    然而,她這樣的想法才剛剛冒出來,身邊便忽然有一道刺眼的光芒閃過,她心臟猛地一沉,腦海里『嗡』地一聲炸開了。

    眼前因為光芒閃過而看不清什麼,但她的動作卻比腦袋裡的思維還快,一瞬間跳起來,什麼都不多想,便往後面跑。

    可是她的反應和動作,都遠遠不及那巨大的黑色蟒蛇,今年的她,才九歲而已!

    那光芒一閃,黑蛇便反應過來,難以想象那麼巨大的身體,反應的速度怎麼會那麼快,只不過眨眼之間,他便已經轉過身,巨大的嘴巴張開,一道冰柱便直噴出來。

    聽到後面獵獵風聲,太迅速,也兇猛異常,蕭謹駭得魂飛魄散,不過她從小反應也是極快的,連忙就地一滾,狼狽地滾到一邊去,堪堪躲過了那道冰柱。

    但是,大腿還是被狠狠地擦了一下,疼得她齜牙咧嘴,幾乎想死去。

    拖著鮮血淋漓的腿站起來,蕭謹立刻召喚出火羽鳥,什麼都不管,便迅速地朝高空飛去。

    被侵犯了領地,那黑色巨蛇哪有那麼容易就善罷甘休,暴躁兇悍的脾氣,讓他發出一聲怒吼,而後,森林中結冰的空氣便迅速散開,讓她無所遁形!

    想逃?哪有那麼容易!

    「哼!區區人類,也敢闖進吾的領地!」黑色巨蛇冷笑,幾支冰箭從嘴巴里射出來,直追火羽鳥的尾巴!

    只是片刻之間,便被追上,火羽鳥只是低階靈獸,本來在黑色巨蛇的強大威壓之下,早就動也不能動,要不是蕭謹傾盡全力驅使,恐怕早就匍匐在地上了!

    因此被冰羽打中的一瞬間,便聽見火羽鳥發出凄厲的慘叫聲,然後跌著跟頭從高空之上摔下來了。

    蕭謹雙手抓住火羽鳥的羽毛,在枝葉之間撞擊幾次,便狠狠跌落在地上。

    這一次,她還沒有爬起來,後背上便被一支冰箭狠狠刺穿了!

    霎時間,一口鮮血噴了出來,她驚懼到了幾點,一個區區的九歲孩子,在十二階靈獸面前,根本渺小得如同一粒塵埃,什麼都不算!

    當年她不甘心就這麼死了!

    腦海中浮現出兄長虛弱的面龐,蕭謹狠狠一咬牙,握緊了劍,霍然站起來,轉過身,一道劍光狠狠掃出去,火焰屬性的劍刃是她最巔峰的技能!

    黑色巨蛇只是冷眼一看,根本不見怎麼動作,那巨大的劍刃到了他面前,便頃刻之間消失無蹤。

    然而,借著這麼短短的片刻,蕭謹還是準備好結界,雙手快速結印,設了一道禁制在原地,然後飛快地往樹林深處逃去。

    黑色巨蛇追上來,那結界只擋了他不到三秒,便被撞碎了!

    不過以蕭謹的速度,還是飛快地逃出了很遠的距離,並且一路上都留下重重火焰禁制。

    就算擋不住那巨蛇,也能稍微拖上一拖!

    只是,這樣的想法,明顯有些可笑了。

    不到片刻,黑色巨蛇已經突破了十多道火焰禁制,靠近了她!

    整片森林,被他巨大的蛇尾一掃,幾乎被夷為平地!

    蕭謹心臟飛快地跳,難道這一次就這麼死在這裡不成?

    「這裡!」林子里,一道寒芒忽然閃過,她抬起頭,猛然看見另一邊的樹上,站著葉冰雪白的身影。

    她稍微怔了一下,也許是壓根兒就沒有想到會得到葉冰的幫忙,所以看見他的一刻,還以為是自己出現了幻覺。

    「快!」葉冰皺著眉,低喝了一聲,蕭謹連忙收斂了混亂的思緒,朝葉冰的方向快速掠去。

    葉冰在這裡等了很久,早就設置了屏蔽結界,這是一種類似於空間結界的東西,當然不可能像光耀殿的秘術那樣,可以在任何地方來去自如。

    屏蔽結界只不過能將人的身影隱藏,用於躲避強大敵人的追蹤。

    因為這樣的結界耗費的時間和元氣都太大了,因此在戰鬥中,一般不會有人選擇使用,只不過,在這樣的情況之下,葉冰也別無他法。

    遇到了這十二階的守護神獸,他們除了能逃避,絕不可能正面去迎擊的。

    剛剛進了屏蔽結界,那黑色巨蛇便追上來了,只不過有結界的遮擋,因此他也看不到蕭謹等人,只以為她還往前逃了,因此飛快地掠了過去。

    「多謝了。」看見那龐大的黑色身影徹底消失之後,蕭謹才鬆了一口氣,對葉冰道謝。

    葉冰不苟言笑,聞言也沒有客氣兩句,只是冷冷地說:「大祭司呢?」

    「哼!那老頭子一定去取不死之樹的花和果了。」蕭謹說。

    大祭司千方百計帶他們來這裡,目的根本不難猜測。

    那老傢伙想長生不老,必須要不死之樹的花葉,只不過,平常他不可能一個人進來,必須要有『誘餌』。

    很不幸的,他們就是誘餌之一。

    她緊緊抿著唇,想著被那老頭子利用了,就一肚子火。

    同時,心裡也漸漸生出一股寒意,大祭司特意把她指使到瀑布的下方,很明顯,就是要她這個堂堂司幽境的王女來當誘餌。

    她的身份如此尊貴,就算他是大祭司,也沒有膽子這麼做,若是她出了事,他怎麼敢回司幽境?

    所以,這件事背後一定有人授意。

    以大祭司在司幽境的地位,能讓他聽令的人,似乎只有一個了……

    想到這裡,心裡更是一陣陣可怕的寒意。

    葉冰也想明白了他們的處境,蕭謹想到的,他顯然也想到了。

    情不自禁地看了一眼身旁的女孩子,那張冰冷卻英俊的臉上,似乎閃過一抹不易察覺的憐惜。

    「就算沒有碧睛紅花蛇王的守護,不死之樹也不是那麼容易靠近的。」葉冰冷冷地說,「就算讓他拿到了花和果,以後在司幽境,也絕不讓他好過。」

    「怎麼可能讓他拿到花和果呢?」蕭謹露出一個yin冷的笑容,「他想弄死我,正好,我也想幫桔梗除了這個眼中釘!」

    葉冰一怔,道:「你想幹什麼?」

    「還能幹什麼?去找他!」蕭謹不怕死的說,身上的上算得了什麼?隨便從納戒里拿了些藥粉塗上,她便想從結界中出去。

    葉冰伸手一攔,道:「你想去送死嗎?」

    「送死倒不見得,送他去死才是真的!」蕭謹沉吟片刻,便已經打定了主意。

    她心思一向狠辣,決定的事情從不更改,這一點,葉冰是了解的,她想去,就不可能攔得住。

    「我已經救你一次了,你欠我一個人情,難道,還想再欠一次?」

    「不用,這一次很感謝你,以後我蕭謹一定會傾盡全力報答,你回去通知其他人回去吧。」蕭謹說,「那黑蛇追著我的元氣走了,短時間內不會回來的。」

    說完,便不再管葉冰的反應,迅速從結界中出去,頭也不回地朝著來路返回。

    看著她的背影,葉冰輕輕嘆息了一聲:「誰能綁住你呢?這世上沒人能夠做到。」

    周圍的樹林被碧睛紅花蛇王破壞了,蕭謹暢通無阻地趕回不死之樹的山谷,迷霧已經散去,因此中間那棵巨大的樹,可以完全能夠盡收眼底。

    掃視一圈,果然看見樹根下面,艱難地涉水靠近的大祭司。

    黑袍散落在水中,如同一陣詭異的黑色煙霧一般,全身上下都散發著瘋狂興奮的氣息。

    不死之樹,終於,終於……這麼多年,終於靠近了啊!

    大祭司激動得渾身發抖,連走路的腳步,都是顫顫巍巍的,看樣子,這一天他已經等待了太久了。

    蕭謹目光冷暗地看著他,看著他一步步靠近不死之樹,正抬起雙手,準備摘下最近的一朵艷紅花朵時,她身影一動,悄無聲息地來到他後面。

    由於太過激動,因此大祭司這樣的高手,也沒能察覺到有人靠近。

    蕭謹衣袖地下藏著一團燃燒的烈焰,慢慢旋轉,凝聚成燃燒的火球,猛地靠了過去,然而,她還沒有成功偷襲,忽然那大祭司一聲驚呼,然後往後一躍。

    情況突變,不過蕭謹也算反應靈敏,閃了一步,抬頭去看,原來是那艷紅色的花朵,忽然張開了花瓣,花瓣的中間,藏著一張張開的嘴巴,一條鮮紅的舌頭從裡面探了出來!

    鮮紅的液體從舌頭上流下來,如同膿水一樣,而那舌頭嗅覺十分靈敏,應該是聞到了大祭司身上的味道,因此看也不用看,直接就沖向他!

    黑袍一動,大祭司雙手結印,身體前方一團風漩渦成形,那舌頭撞過來,竟然沖不破,因此只能在元氣周圍憤怒地嘶吼。

    「嘿嘿,果然很兇猛!不過,這樣更好,因為實力越是強大,對我就越有幫助,嘿嘿,嘿嘿嘿嘿……」

    大祭司的黑袍之下,發出了桀桀怪笑的聲音,聽的人頭皮發麻。

    蕭謹冷哼,這老傢伙,現在一定非常慶幸,用她當做誘餌,把那條黑色巨蛇給誘走了吧。

    現在高興,很快就有你後悔的時候了!

    看著那紅花中的舌頭在風元氣之前不甘心地徘徊,撞擊,最後十分疲憊了,身上也撞出了不少傷口,而大祭司額頭上也慢慢滲出了汗水,想來,這個過程他也不會好受。

    不過,好在那朵花並沒有頑強地繼續攻擊,它舌頭上的唾液慢慢減少,無法支撐,因此它才不甘心地退了回去。

    大祭司鬆了一口氣,慢慢擦去額頭上的汗水,將那風元氣收起來。

    而在這時,蕭謹在他身後冷笑了一聲,才八歲大的孩子,本來應該清澈天真的眸子里,卻滿溢著毒辣兇狠的光芒。

    掌心一抓,凝聚成團的火元氣呼嘯著衝出去!

    大祭司渾身一凜,臉上神色一變,到底是經歷過百年的人,薑是老的辣,作戰經驗如此豐富,因此風元氣轉到後面,狠狠地和蕭謹的火球撞在一起。

    不過,因為偷襲的角度太刁鑽毒辣,所以腰側還是被火球擦了一下。

    大祭司咬牙皺眉,捂著鮮血直流的的腰側回頭,一眼看見蕭謹的時候,怔了一下,隨即眯起眼睛:「是你……」

    「是不是沒想到我還活著?」蕭謹笑著說,「接下來你要怎麼回去向父王交代?不過,我想已經沒有這樣的必要了。」

    聽她說出了真相,大祭司所幸就收起了虛偽的面孔,對蕭謹疾言厲色。

    「蕭謹,命盤裡說,你是會帶來災禍的人,因此陛下才……」

    「我明白!」打斷他的話,蕭謹微笑著抬起頭來,眉眼清秀朦朧,小小年紀,已經出落得標誌可人,將來長大,一定是難得一見的絕世美人。

    「我並沒有怪過父王。」蕭謹慢慢朝他靠近了一步,「不過,今天你必須死在這裡就對了。」

    「蕭謹,想殺我沒那麼容易!」大祭司猙獰地說,話音剛剛落下,身後一陣疾風,隨即,一道雷光便瞬間從他胸膛後面穿過來!

    這一幕發生得太快,連眼睛都沒有眨一下就過去了,不過蕭謹立刻就明白了是怎麼回事,因此半秒鐘都不耽擱,一個火球瞬間就從他胸膛里貫穿!

    大祭司一口血飛濺出來,直接噴到不死之樹上面那一朵朵艷紅的話上面,瞬間,得到鮮血滋潤的紅花,一朵朵完全綻放開來,花瓣打開,一根根流著膿水的舌頭探出。

    空氣中有鮮血的味道,他們便衝過來。

    「八荒雷火劫!」後面的樹林里,忽然想起冰冷的女子聲音。

    蕭謹嘴角一揚,對於桔梗的出現,她一點兒都不意外。

    以桔梗的聰明,早就猜到這一次大祭司圖謀不軌,所以早就暗中跟了過來了吧!

    雷光爆閃而出,蕭謹一躍往後,手中的劍橫握。

    「劍技:千軍銀光斬!」

    無數道劍光從四面八方劈向大祭司,不管她速度如何飛快,閃避過她和桔梗的聯手攻擊,不過,還是被大大小小的雷光和劍光打中。



    上一頁 ←    → 下一頁

    賊警網游之劍逝我的專屬夢境游戲獵寶計劃:特寵追妻一加功夫聖醫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我的姥姥是半仙鬥破蒼穹2空間重生:盛寵神醫商女網游之萬能外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