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上校的小夫人 » 第114章 誰都不消停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上校的小夫人 - 第114章 誰都不消停字體大小: A+
     

    「這我媽的遺物,我小時候經常背著別人拿出來看。」凌智第冷冷道,也不知道是不是情到深處,他不再稱呼鄭淑怡為她,而是媽。

    當他意識到這一點的時候,他話都已經說出來了。

    喬思語深呼一口氣,看來鄭淑嫻的詛咒從以前就開始了,既然鄭淑怡收著這木偶就是她知道鄭淑嫻的心思,只是隱忍不說而已。

    即便鄭淑怡一再退讓,鄭淑嫻還是咄咄逼人不願罷休,甚至不惜害死她。

    凌智第把兩個木偶都放進盒子里,兩個人不動聲色退出了房間,回房間的路上,誰也沒有說話。

    「其實,我一直懷疑……」凌智第剛一開口,就傳來敲門聲,凌智第淡淡的說了一聲進來。

    「少爺,少奶奶!」小方恭敬地問候,喬思語迎了上去,見她手上端著一盤東西,盤裡整齊的碼放著一塊塊好看的糕點,她還沒走近就聞到陣陣的甜香。

    「桂花糕?」喬思語驀地一喜,不等小方點頭便撿起一塊,沒想到小方的手藝這麼好,桂花糕做的玲瓏精緻,仔細看還能看到點點花瓣,凌智第猶豫著走上前來。

    「張嘴!」喬思語命令,凌智第還真就乖乖聽話,把嘴一張喬思語猛地把桂花糕往他嘴裡一塞,酥潤的口感叫人留戀。

    見喬思語他們連個吃的這麼高興,小方也滿意的笑了,放下桂花糕便退了出去,不去打擾人家二人世界,纏纏綿綿。

    晚飯的時候,鄭淑嫻沒有下來,喬思語把那個賈大師的事情說了一下,凌震跟凌昊天臉色都不好看,「胡鬧!」凌震冷哼一聲,又安慰了喬思語幾句,這事情便算是過去了。

    飯後甜點就是小方的桂花糕,這讓眾人都不禁為之一驚,尤其是凌昊天,喬思語注意到他眼角似乎閃過一絲晶瑩,吃桂花糕的時候一直沉默不語,好像整個人完全沉浸在自己的回憶里。

    「小方,你送幾塊桂花糕給夫人,我記得她們姐妹倆年輕的時候都很喜歡吃這個。」凌震悠悠道,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深陷回憶,他聲音聽起來有些沉重。

    小方連忙答應,端著糕點就上去了。

    見小方好一會也沒有下來,喬思語不禁有些著急,她剛想上去看看,就聽到樓上傳來乒乒乓乓的聲音,隱約摻雜著小方的喊叫。

    喬思語再也忍不住了,直接沖了上去,其他人也都覺得不對勁緊跟著上去。

    「夫人,不要,救命……」走到門口就聽到裡面小方的哀嚎,隨即還有各種東西落地的聲音。

    「狐狸精,狐狸精回來了!」鄭淑嫻嘶吼一聲,凌智第等不及一腳踹開房門,喬思語來不及多想就沖了進去。

    小方正縮在牆角,小臉上兩個鮮紅的巴掌印,看著就叫人心疼,喬思語一把摟過還在發抖的小方,「少奶奶……」小方緊緊地抓住喬思語的手,整個人都已經嚇壞了。

    鄭淑嫻還要撲過來,被梁恩哲按住,麻利的從衣服里掏出什麼來,不由分說的往鄭淑嫻胳膊上扎了一針,剛才瘋了一般的鄭淑嫻立刻蔫了。

    「怎麼回事?」喬思語拿冰袋給小方冷敷,現在還心有餘悸。

    小方一個勁的哭,身子也一個勁的發抖,被嚇得不輕,「我也不知道,我給夫人送桂花糕,我剛說了桂花糕,夫人衝上來打翻了盤子,然後……」

    小方說不下去了,都是桂花糕惹的禍,「是我疏忽了。」凌震忽然低聲道,安慰了小方几句便上了樓,背影顯得很是無奈。

    凌昊天臉色不好看,眸眼始終盯著面前的桂花糕,若有所思,喬思語很少見到凌昊天這樣,像是換了一個人似的。

    好不容易將小方安慰好,喬思語回房間之前先去看了一眼鄭淑嫻,梁恩哲給她打了鎮定劑,現在她已經睡著了。凌智第也在那看著,眼神冰涼,冰涼之餘還有種說不出的恨。

    凌智第叫喬思語回去睡覺,他一會就回去。喬思語還是陪著凌智第在那守著,梁恩哲也沒什麼意義,如果鄭淑嫻再次病發,她就必須的入院了。

    三個人沉默無言,各自想著各自的心事,喬思語偎在凌智第懷裡,不知道什麼時候睡著了。

    凌智第在她臉上親了一口,然後居然示威似的瞥了梁恩哲一眼,男人幼稚起來,真是拉也拉不住。

    喬思語剛睡下,手機忽的響了,她猛然驚醒,睜著惺忪的眸眼望著凌智第,然後兩人相望了一會齊齊的把目光投向梁恩哲。

    梁恩哲乾咳兩聲接起電話,喬思語看著他臉色越來越難看,那種烏雲蓋頂的感覺再次席捲而來。

    梁恩哲不以為然的放下電話,面無表情的掃了他們小夫妻一眼,慢悠悠道,「走一趟吧,喬詩嫣要自殺。」

    自殺就不能挑白天嗎?不知道晚上人家要睡覺嗎?

    喬思語心裡雖然懊惱,但還是很快的收拾妥當,很快坐上趕往戒毒所的車,一路風馳電掣。

    「她要求見她媽媽,我記得你的囑咐,告訴喬詩嫣他們暫時不能見面,然後她就一直哭,也不肯吃藥,現在威脅要自殺。」陳所長話說的有條不紊,神情淡漠,坐到他這個位置,他肯定見過不少戒毒人員自殺,他也見怪不怪。

    梁恩哲冷淡的點頭,頗不以為意,凌智第也是一臉的冷蔑,不以為然。

    喬思語緊咬著唇,也不知道說些什麼好,梁恩哲隔離帶望著喬詩嫣。她被困在房間里出不來,手裡竟然攥著一把小刀,喬思語不禁啞然,喬詩嫣手上怎麼會有刀?

    說到這陳所長面露尷尬,不好意思的扶了扶眼鏡,「是我們大意了,我們查看過監控錄像,這個刀是她母親看她的時候帶過來的,喬詩嫣從她包里給偷走了。」

    喬思語記得王丹鳳包里是總放著小刀,也不知道做什麼用,沒想到今天竟然讓喬詩嫣拿來自殺。

    「通知王丹鳳了嗎?」梁恩哲話音未落,就見一個人風風火火的趕了過來,人還沒到就先哭上了。

    「詩嫣,詩嫣你不要做傻事啊你!」王丹鳳哭喊著就想要衝過隔離帶,梁恩哲跟陳所長示意了一下,他們幾個人才進了房間。

    喬詩嫣見到他們進來,立刻舉起刀子,地上已經流了幾滴血,她已經把手腕劃破,點點的血滲了出來,「放我出去,讓我出去。」喬詩嫣不顧一切的尖叫,「喬思語都是你,你把我關起來,你放我走!」

    喬思語冷眼看著也沒有說什麼,喬詩嫣果然跟梁恩哲說的一樣,她那天對她的各種討好,無非是為了離開戒毒所,見這招沒用,終於露出真面目。

    「詩嫣,你幹什麼啊你,你把刀放下來。」王丹鳳急著想要衝過去,喬詩嫣拿著刀子朝她揮了一下,王丹鳳便不敢再靠近。

    「詩嫣,你聽話,醫生說你恢復的很好,過一段時間就能出去了。」王丹鳳試圖勸說喬詩嫣,但喬詩嫣哪裡聽得進去。

    「媽,你被騙了,你被喬思語給騙了。我沒有吸毒,是喬思語無賴我,她想把我關起來,她想害我啊,媽,你救我,你救我出去。」喬詩嫣嚎啕大哭,撕心裂肺,王丹鳳愣在那裡,回過頭盯著喬思語。

    「媽,您救我……他們這些人都想害我,想叫我死。」喬詩嫣咬著牙恨恨道,見王丹鳳他們沒反應,喬詩嫣一刀劃在胳膊上,汩汩的血一個勁的往外流,「媽,連你也要我死,好……我死給你看!」

    喬詩嫣話音未落,連著劃了三刀,王丹鳳尖叫一聲暈了過去。

    凌智第不管喬詩嫣的威脅,一個箭步衝上去,按住她手上的刀,喬詩嫣還想叫喊,但沒了力氣,整個人暈死過去。

    一場鬧劇,坐在醫院的長椅上,喬思語自嘲的笑笑。

    「人已經沒事了,你放心。」凌智第揉了揉喬思語的小臉,想要逗她開心,「怎麼這麼瘦,你是不是又少吃了?」凌智第興師問罪,喬思語低著頭躲進他懷裡一聲不吭。

    她累了,她終於嘗到了什麼是所謂的身心俱疲,那是一種你嘗過一次就再也不想有第二次的滋味。

    「思語,王丹鳳要見你。」梁恩哲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也不顧及人家小兩口你儂我儂,就那麼堂而皇之攪和了人家的纏綿。

    喬思語答應了一聲,便起身離開,凌智第要陪著,喬思語沒有答應,王丹鳳那些傷人的話她自己一個人聽著就行。

    梁恩哲見凌智第被甩,絲毫不掩飾自己的得意,他勾起一抹得逞的笑,凌智第冷哼不以為然。

    「是不是你?」喬思語剛坐下來,王丹鳳一把抓住喬思語的手,「是不是你做的,你騙我詩嫣吸毒,其實她沒有,對不對?」

    果然是這件事,就因為喬詩嫣幾句話,王丹鳳就全盤否決了一切。

    喬思語沒有回答,只是冷冷的瞧著王丹鳳,有些事情她是改變不了的,「喬詩嫣已經沒事了,您也好好休息吧。」

    喬思語伸手拽過被子給王丹鳳蓋上,「啪!」王丹鳳猛地一巴掌摔在喬思語臉上,她白凈俏麗的小臉立刻印上一個鮮紅的手掌印,喬思語腦袋「嗡」的一聲,她回過神來就看到王丹鳳惡狠狠的眼神。

    第117章看好戲去

    「喬思語你好大的膽子居然敢騙我,我就知道詩嫣這麼乖,怎麼會吸毒,原來都是你一手策劃的,說吧你想得到什麼?」王丹鳳緊緊地攥住喬思語的手,不讓她走,眉毛挑起,顯得尖酸刻薄。

    「賤人,你跟那個女人一樣都是賤人,以為長得漂亮就可以為所欲為?」王丹鳳冷哼一聲,緊咬著后槽牙,,「她把你送到我們家來想要破壞我們的家庭。現在你也想破壞我跟詩嫣我們母女倆的關係,我告訴你,你休想,我不會上當的。」

    「賤人!」也不知道為什麼,王丹鳳就是打心眼裡恨喬思語,恨不得把她扒皮抽筋,咬上兩口。

    喬思語也不出聲,儼然一個受氣小媳婦,任憑王丹鳳一個勁的罵,「那個死鬼把你抱回來把你當親閨女養,哼,可笑!」王丹鳳冷笑著白了喬思語一眼。

    「阿姨,您說夠了沒有。」喬思語終於出聲,面無表情,幽邃的眸子就像是一處深潭,叫人看不透。

    王丹鳳見她深邃沉冷的眸子,心裡一驚,忽的鬆開喬思語,喬思語冷著臉把手收了回來,「阿姨,我記得我以前說的很清楚,您和喬詩嫣的事情跟我無關,這次好像是您自己來找的我。」

    「以後你們愛怎麼樣,我都不會管,這樣總行了吧。」喬思語活動了一下手腕,不動聲色的說,她越來越習慣喜怒不形於色。

    「白眼狼!」王丹鳳低聲咒罵,沖著她就是一個白眼。

    她們還真是難伺候,管也不是,不管也不是,喬思語心裡不禁冷哼,「您好好休息,祝您早日康復。」

    她淡淡的一句,結束兩人的談話。喬思語比誰都清楚,她出了這個門之後,王丹鳳會怎麼罵她。

    你不喜歡一個人,她連呼吸都是錯,喬思語在王丹鳳那裡就是這樣。

    喬思語沒有直接去見凌智第,她是先去了一趟洗手間,把火燙的小臉冰了冰,讓那個巴掌印不那麼明顯,王丹鳳下手一向很辣,尤其對她。

    「怎麼樣,她同意讓喬詩嫣繼續戒毒了嗎?」梁恩哲上來就問,凌智第順勢摟過她,把梁恩哲擋在一邊。

    喬思語無可奈何的聳聳肩,梁恩哲輕嘆一聲,「果然,現在好了,前功盡棄,以後那丫頭肯定會玩的更瘋,到時候……有她的苦頭吃。」

    喬思語也覺得無奈,但也沒有辦法,總不能強制喬詩嫣去做,那樣只會適得其反,不知道會出什麼亂子呢。

    凌智第擁著喬思語,餘光凝望著她微紅的臉頰,心裡疼得厲害,「走吧,我們回家。」

    凌智第輕輕的拍了拍喬思語的肩膀,喬思語鼻子忽的一酸,眼睛里有什麼東西急不可耐的想要掉下來,但她還是忍住了。

    喬思語始終微低著頭,避開凌智第灼熱的視線,回去的路上,她都沒有說什麼話,一如來時一樣的沉默。

    「很疼嗎?」凌智第溫熱的唇觸到她微微有些燙的臉頰,她渾身禁不住一顫,回眸望著他,搖搖頭,原來什麼都瞞不過他。

    因為上次桂花糕事件,凌昊天將鄭淑嫻送進醫院,以修養的名義入院,有些事情還是作為秘密比較好。

    有了專業的人看護,小方儼然成了喬思語的貼身保姆。

    喬思語已經逐漸開始接手掌管凌家的大小適宜,處事落落大方,乾淨利落,很有當家主母的范兒,這也讓凌震他們放心。

    喬詩嫣自殺未遂也已經過了兩個多星期,喬思語派人問過,喬詩嫣早就已經出院了,現在也不知道怎麼樣,反正她是沒有接到王丹鳳的電話。

    想想應該也沒什麼事,畢竟喬詩嫣也已經恢復的差不多,只要不主動碰毒品不會有什麼事,但喬思語顯然把事情想的太簡單了。

    她使勁的揉了揉太陽穴,今天早上起來到現在她頭一直很疼,胃裡也有些難受,總是想吐,恐怕又是著涼了。

    中午睡了一會也沒什麼用,害的她不時蹙眉。

    「少奶奶,頭還疼呢?」小方在喬思語面前放下一碟點心,不無擔心的望著她,輕聲嘆了一口氣。

    「沒什麼,不用擔心。」喬思語無所謂的笑笑,根本沒把這些放在心上,她覺得她這些病都是閑出來的,所謂富貴病不過是這麼一回事。

    「少奶奶,有客人要見您,在樓下等著呢。」房門外傳來傭人的聲音,喬思語眉頭微鎖,有客人還是她喬思語的客人?

    「是要見我嗎?」喬思語低聲問了一句,傭人的回答的擲地有聲,不容置疑。

    「少奶奶快下去吧。」小方舒心一笑,看著喬思語不是睡覺就是發獃也不是那麼一回事。

    「好,走吧,去接客!」喬思語壞笑了一下,小方一聽,這又不是什麼好話,忍不住撲哧笑了出來,這話要讓凌智第聽到恐怕又要鬧了。

    喬思語遠遠的就見到客廳沙發上坐著一個女人,那妖嬈的身段,她一下子就猜到是誰了,費莎莎,費大小姐。

    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喬思語總有一種感覺就是她跟費莎莎也許會成為很好的朋友,但這種感覺又不是很確定,因為費莎莎實在是太叫人捉摸不透。

    「費小姐!」喬思語緊步上前,很快便立在費莎莎面前。

    費莎莎一身紫色套裝,她似乎很喜歡姿色,寬大的墨鏡幾乎遮住了她整張臉,費莎莎嘴角揚起一絲笑,「好久不見,凌少奶奶。」

    的確是好久不見,上次她們見面還是因為喬詩嫣,那時候的費莎莎可是一點面子都沒給他們留。

    小方立在一旁,小心翼翼的看著,不時的看一眼喬思語。

    「好久不見。」喬思語也搞不清楚,費莎莎是敵是友,她感覺她是朋友,但事實上她做的都是敵人才做的事情,這讓喬思語迷惑不解,但也沒有多少慾望去了解。

    「走吧,我帶你去看戲,保證你以前沒看過。」費莎莎上前一步,不由分說的勾住喬思語的胳膊,喬思語不禁一怔,等到她回過神,費莎莎就已經準備走了。

    「看戲?」喬思語話還沒說完,費莎莎就拉著她走出好遠,小方一旁看著不時的露出驚訝的神色。

    費莎莎猩紅的唇微微一顫,點點頭,順勢將喬思語塞進車了,喬思語也沒有多想什麼,沖著小方揮揮手,小方雖然疑惑見喬思語答應,她也只能眼睜睜的望著費莎莎把車開走。

    「朋友之間是不是都會這樣?」費莎莎一邊開著車,一邊發問,喬思語還在思索她說的話,被她這麼一問有些發怔。

    「什麼?」喬思語下意識的反問,她什麼意思?

    「朋友之間是不是都會這樣,一起看戲,逛街,聊男人?」費莎莎抿了抿唇,使得她塗的猩紅的唇越發的紅,喬思語也不覺得誇張反而覺得挺適合費莎莎這樣的女人,精明能幹,渾身透著一股子硬氣。

    「會吧……」喬思語回答的有些不確定,說實話,她也沒什麼朋友,她高中的時候就開始打工,王丹鳳也不允許她把同學帶家裡來玩,她根本沒時間交朋友。

    「會吧?」費莎莎空出一隻手把墨鏡摘了下來,她依舊是一臉濃妝,看上去顯得很是妖嬈,「你不知道嗎?」

    喬思語仔細的想了想,搖搖頭,費莎莎似乎有些失望,但很快這種失望被另一種情緒代替,「我以為你這種人應該有很多朋友呢。」

    費莎莎說著話,嘴角飛起一抹笑來,看來這世界上沒朋友的不只是她一個。

    「那你呢?你知道嗎?」喬思語反唇相譏,費莎莎斜睨了她一眼,這小妮子還真是很聰明。

    「以我的輩分和年紀算是你的長輩了,你就這樣跟長輩說話嗎?」費莎莎故作一本正經的說道,喬思語驀地一笑,被『長輩』這個字眼給逗笑了。

    「我們兩個……」費莎莎緊接著說,回眸看著喬思語,不咸不淡的說出一句,「我們兩個也算是忘年之交了吧。」

    她話音未落,兩個人都笑了。

    兩人笑了好一會,喬思語才問道,「忘年之交,我們這是要去哪?」

    「到了你就知道了。」費莎莎賣起關子來,心裡一點也不覺得堵得慌了,忘年之交,她心裡默念這幾個字,心思深處升騰出一股子溫暖來,把她嚇了一跳,握著方向盤的手不由得一顫。

    「不過我先提醒你,你那個什麼妹妹又跟卓少風糾纏在一起了。」費莎莎收起心思,淡淡說了一句。

    喬思語面無表情的聽著,心下已經是波濤洶湧,但也只能忍著。

    「但你放心,卓少風最近老實得很,只能看不能吃。」費莎莎嘴角忽的上揚,冷笑出聲,喬思語若有所思,直到費莎莎把車停下來。

    還是那家會所,喬思語蹙眉,費莎莎摘下墨鏡,又從車裡拿出個帽子一併丟給喬思語,見喬思語發怔,費莎莎淡淡一句,「不想被發現就帶上。」

    喬思語先是一怔,轉念一想,也對,她現在凌智第的老婆,低調一點沒錯,她收拾好便跟著費莎莎下了車。

    剛走到門口,就見兩個人癱坐在那裡,狼狽不堪,喬思語走近一瞧,愣在原地,不是別人,是喬詩嫣還有王丹鳳。

    「卓少風,你給我女兒一個說法,你壞了我女兒的身子,你給我們一個說法!」王丹鳳嗓子已經喊啞了,聽上去像是烏鴉在叫一樣。



    上一頁 ←    → 下一頁

    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
    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