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上校的小夫人 » 第78章 野獸也情種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上校的小夫人 - 第78章 野獸也情種字體大小: A+
     

    卓氏公司向來是不碰地產行業的,不過這些年卓少風覺得生意做的大了,也想到地產行業分一杯羹。去年他砸下重金開發了楓葉高檔住宅區,這一投入幾乎要了卓集團的老命,但是一想到後期收入他自然也不怕了。

    但他沒想到的是,在工程最為關鍵的時候,卓少風的哥哥,卓家的老大夥同家裡的兄弟姐妹一起從公司抽調資金,幾乎將整個公司掏空,為的就是給卓少風個教訓。

    卓少風一時抓瞎,沒了錢,他的工程不僅要擱置不說,他以後也要看他們兄妹的白眼度日了。

    卓少風心一狠,就搞了個豆腐渣工程。現在卓少風開飯的楓葉小區被查出有嚴重的質量問題,卓少風灑了大錢做封口費,這一消息才一直沒流出。

    但一經流出,卓氏集團的聲譽就完了,這楓葉小區也不能如期上市,投出的錢收不回,卓氏集團也將面臨滅頂之災。

    說過的,凌智第一出手必定是個狠的。

    「凌少,我知道該怎麼做,況且這也是利民的事情,又合情合法。您放心,我一定給您辦妥了。到時候還希望您在我們老董面前替我美言幾句。」董華小心翼翼的將資料收起來,餘光瞄了一眼四周,訕訕笑著說道。

    「那是自然。」凌智第客氣的說道,表情淡然,一派風輕雲淡。

    董華帶著資料興緻昂昂的離開,凌智第自己又坐了一會,確定沒人主意這才驅車往醫院行去。

    行至半路,他似乎想到了什麼,便又掉頭開了回去,在一家花店門口停了下來。

    喬思語昨晚那一腔表白,還在凌智第心裡涌動呢,怎麼也不會想到,這女人居然這麼在乎他,凌智第嘴角不由得浮現一抹得意地笑,心裡陰霾早不見了。

    不得不說,凌智第很容易哄。

    表面上獸性十足,骨子裡卻像是剛剛情竇初開的少年,一個微笑,一個話,就可以將他收服了。

    但他這邊服了,喬思語呢?

    她可是不知道昨晚自己都說了些什麼,做了些什麼,只是今早醒來的時候覺得眼睛腫的難受。

    「太太,您感覺怎麼樣?」韓子學一直試圖跟喬思語說點什麼,不過人家興緻缺缺,只顧瞧著窗外發獃,他說了什麼她一般也就是點個頭,最多也是「嗯」一聲,時間長了韓子學也打不起精神來了。

    醒來她就沒見到凌智第,不過聽韓子學說,凌智第昨晚守了他一夜,到早上才離開的,他是不願意見她嗎?獨獨挑她醒來的時候離開?

    女人心,海底針,女人自己都搞不清楚自己想要什麼。

    見喬思語不搭理他,韓子學不覺得自討沒趣,只是擔心,擔心一個不小心喬思語又要被弄進去搶救了。

    她緊緊地拽住被角,心裡時不時的憋屈一下,見不著凌智第,她心裡竟會不踏實。

    他連看都不看她一下,更別說跟她說話了,喬思語心底深處有種一樣的失落感。她明明怨他,恨他不是嗎?怎麼這麼想要見到他……

    不能再想了,喬思語晃了晃腦袋,感覺腦袋裡儘是一團漿糊一般。

    她把身子縮回到被子里,拉上被子遮住臉,想要自己冷靜一下,可越是這樣想,她越是燥得慌。

    她是怎麼了?

    他把自己折騰的這麼慘,她居然還在想著他,明明說好了不再把他當回事,卻仍然忍不住……糟了,喬思語猛然想起梁恩哲那天問她的話,是愛嗎?

    如果答案是肯定的,她一頭撞牆算了。

    不過看來,她可能真要找面牆了。

    「太太,您沒事吧?是不是不舒服?」韓子學見喬思語行為古怪,不由得擔心起來,這又是哪一出?可別出什麼幺蛾子了,他這幾天都快被這小兩口折騰出心臟病來,就不能消停點啊。

    「沒有,我想睡一會。」喬思語沒好氣的嘀咕了一聲,她是氣自己沒骨氣,沒想到韓子學躺著也中槍。

    「哦,哦,好,您睡一會吧,醒來就能看到首長了。」韓子學忙不迭的答應道,豁的站起來準備退出去。

    「誰要見他!」喬思語猛地掀開被子怒瞪了韓子學一眼,韓子學倏忽一怔,沒等他反應過來,喬思語又把頭縮了回去。

    韓子學驀地一笑,「好,您不見首長,您不見他,他來見您。」說完,韓子學便快步出了病房,剛好撞到出電梯的凌智第。

    喬思語蒙著被子,心裡一陣惱火,她怎麼就這麼沒出息呢。

    「首長!」韓子學一見到凌智第,條件反射的給他敬了個禮,一看到他手裡捧著的大束玫瑰,韓子學忍不住瞪大了眼睛,嘴巴長的都能放進去一個雞蛋了。

    「怎麼了?」凌智第沉著臉,俊逸的臉上以驚人的速度掠過一抹紅,隨即繼續沉著臉,冷冰冰的模樣。

    「這花……」韓子學不懷好意的笑笑,他還是第一次見凌智第買花,還是送女人,不錯,凌智第總算是開竅了。

    「少廢話,她怎麼樣?」凌智第臉色猛地一黑,韓子學也不敢追問了,只是嘴角噙著壞笑。

    「太太說要睡一會,這會應該睡著了吧。」韓子學說著輕手輕腳的為凌智第把門打開,人家現在抱著花呢,哪裡有空開門呢?

    凌智第黑著臉進了病房,隨即把門給關上了,韓子學笑笑沒多說什麼,守在門外給他們把風。

    他進來的時候,喬思語醒著的,她怎麼也不會沒心沒肺到那種地步,她明顯的感覺到凌智第在靠近,她的心跳得很快,這就是傳說中的小鹿亂撞嗎?

    她搞什麼?

    喬思語緊緊地攥著被角,小身子縮在被子里,索取那麼一點安全感,她心裡有兩個聲音在掙扎,一個希望他靠近,一個希望他滾蛋,現在明顯是第一個佔上風。

    完了,她淪陷了。

    她這個沒骨氣又窩囊的女人,喬思語心裡暗暗咒罵自己不爭氣,被他折騰這樣,還想著見她。

    凌智第並沒有出聲,他動作很輕,將手裡的花插在床頭的花瓶里,便在喬思語的窗邊的椅子上坐了下來,這些天他都是坐這裡守著她的,只是她不知道,只以為他去逍遙快活了。

    沒動靜,一點動靜都沒有,周圍安靜的很,連門外的韓子學都不禁詫異,裡面到底怎麼了?

    喬思語這幾天是被當成豬一樣的養著,照顧著,所有人都生怕她有一點不舒服,所有人都怕了凌智第那張冰冷的臉,發起火來整個醫院都要抖一抖。

    她是休息好了,睡夠了,但這幾天凌智第基本上就沒休息過,就算好不容易睡了一會,也是很淺,只要她一有點動靜他就醒來,這幾天他被折騰的也不好過,甚至比她還要慘。

    喬思語感覺得到他就在身旁,但是一點動靜都沒有,無聲無息,他不會是……死了吧?

    從鬼門關走過一遭的人,知道死是什麼滋味。

    她猶豫了半天,才將被子扯開一點,眼睛睜開了一條縫,看了看外面,她一眼就看到坐在椅子上的凌智第,她下意識的縮回被子里,等了好一會見他沒有反應,才又看過去。

    他睡著了……

    凌智第實在是太累,睡的很沉,原本心思一直吊著的,昨晚被喬思語這麼一哄,他懸著的心總算是落了地了,她心裡有他,足以讓他這輩子都能睡好覺了。

    她不由自主的伸出手,到了半空又放了下來,她小臉不由得一紅,她竟然想去碰碰他,算算她好久沒碰他了。

    她搞不懂凌智第是腦子抽風了還是怎麼回事,哪裡不能睡,偏偏要這裡睡。

    喬思語手支撐著身子坐了起來,他還是沉沉睡著,一副累壞了的模樣,她看著看著心裡就怪不是滋味的。

    是他把她扔進地下室的,他累也是活該,對,活該,喬思語瞪了凌智第一眼,他一點反應都沒有,他長的真的很好看,說不出的誘惑,忍不住想要撲過去。

    喬思語沿著床沿下了床,躡手躡腳,生怕吵醒凌智第,但眼前忽覺一陣火熱,這才發現花瓶里的玫瑰花,他買的?喬思語唇角忽的勾起來,不由自主,來不及控制就笑了出來,她也很容易哄。

    剛下床,她手機就響了,喬思語整個腦袋蒙掉了,搞什麼?

    她慌忙拿過手機來不及看是誰打來的就掛斷了電話,抬眸朝凌智第望過去,見他好好睡著,她才鬆了一口氣,還好沒吵醒他。

    喬思語撇撇嘴,眼看著就要出了病房門,她忽的止住了腳步,回眸看著凌智第,沒骨氣的回去把自己的披肩給他蓋上,又細細的瞧了他一眼,這才出去。

    「太太?」韓子學一見到喬思語不禁一驚,她怎麼出來了?

    「噓!」喬思語一根手指抵在唇邊,韓子學立刻噤聲,探過身子往病房裡瞧了瞧,見凌智第睡著了,他不由得一笑。

    「我出去轉轉。」喬思語說著裹緊了身上的外套,見韓子學一臉不情願,她繼續道,「就在樓下花園。」

    喬思語聲音很輕,帶著些哀求,韓子學不知怎麼的點頭了。

    到了今天早上她的燒已經完全退了,整個人也顯得有精神多了,昨晚上是鬧了點動靜,不過還好沒什麼事。

    韓子學睨了一眼窗外,午後的陽光,落在身上暖暖的,看著就讓人心裡舒坦,喬思語憋了這麼久也該出去晒晒了,否則都要發霉了都。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
    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