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上校的小夫人 » 第76章 他自作自受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上校的小夫人 - 第76章 他自作自受字體大小: A+
     

    「爺爺,我沒事。」喬思語甜甜的笑,恰到好處,甜而不膩,這讓凌震放心很多,人還會笑,就沒事。

    「思語,你告訴爺爺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到剛剛才知道這件事,你告訴我。」凌震問候完立刻興師問罪,一張臉耷拉下來,臉色很是難看。

    「沒事……」喬思語淡淡的笑,似有若無,轉瞬即逝,「沒事,是我自己沒注意發燒,又喝多了酒。」喬思語欲言又止,小臉上滿是歉意,把所有的事情都攬到自己身上,從頭到尾就沒提凌智第。

    凌智第面色陰沉,眸光森冷,看著叫人心下頓生涼意。

    凌震睨了凌智第一眼,顯然是不信的,但也沒有追問,喬思語剛剛醒過來,秋後算賬這種事還得緩一緩。

    「是嗎?思語要是智第欺負了你,你就告訴爺爺,看爺爺不收拾他,這麼大的人了,連自己老婆都照顧不好。」凌震沒有好氣的說道,凌智第沉著臉微微低著頭,也不否認,任由凌震數落。

    喬思語又說了點什麼,反正都是替凌智第開脫,一門心思要跟他撇清關係,卻又要做到叫人不易察覺。

    凌震教訓了凌智第幾句,看著他的時候全程黑著臉,沒點好臉色,凌智第也一樣,從見到他到現在就黑著臉,喬思語識趣的很,她不會自討沒趣的招惹凌智第。

    她也算是偉大了,都這個時候也知道怎麼維護他在凌家的形象,不落人口舌,叫人詬病,這點他該謝謝她。

    凌震坐了一會才回去,他是真心喜歡喬思語這個孫媳婦,喬思語接受他的疼愛,卻有種在欺騙他的感覺,畢竟她跟凌智第……

    凌智第送凌震下樓,就一直沒回來,喬思語倒是樂的輕鬆,不用面對他那張冰塊臉。

    他們走後,喬思語就倚著床,動也不動,眼睛望著一個地方,使勁的發獃,腦袋裡空空的什麼都沒有。

    她緩緩地閉上眼睛,不知道是不是太累了,她真的又睡著了,醒來的時候韓子學已經在她面前擺好了一桌的飯菜。

    見她醒來,韓子學趕緊上前,「太太,您醒來還沒吃點東西呢,快吃點東西吧,都是些清淡的,首長交代的。」

    韓子學有心的加上最後一句,喬思語卻無心了,韓子學說什麼她就只是點點頭,也不出聲就只是點點頭。

    看著滿桌的飯菜,她一點胃口都沒有,黛眉忍不住緊了緊,胃裡一陣痙攣,難受的很,她還是忍住不吭聲,良久才病怏怏的道了一句,「謝謝。」把那一份客氣與疏離感拿捏的剛剛好。

    喬思語從小看夠別人的臉色,受夠了欺負,大了之後性子多少有些極端,她很容易鑽牛角尖,鑽進去就不願意出來。

    「太太,怎麼了?」韓子學見喬思語動也不動,只是盯著滿桌的飯菜發獃,他不由得擔心起來,關切的探過身子,小心翼翼的打量著她,「太太,您是不是想吃點別的?我去準備。」

    「不用。」喬思語啞著嗓子叫住韓子學,她不喜歡他們的殷勤,這一切的殷勤都不過是因為凌智第,她心裡清楚,所以才更加的反感,因為這些殷勤關切早晚都會消失,她擔心消失的那天,她會受不了。

    貧到富容易,富到窮就難了。

    喬思語沒胃口,也得吃點,她不能讓韓子學難做。她緊了緊了牙關,探手端起韓子學盛好的白粥,皺著眉頭一口一口,這比讓她吃藥還難受。

    韓子學見喬思語肯吃點東西,終於鬆了一口氣,人也沒有剛才那麼緊張,話也說的多了點,「太太,您這不吃飯,首長也跟著不吃。您睡了多久,首長也陪了多久,這次的事情……實在……」

    喬思語握著勺子的手微微顫了一下,眸子盯著面前的粥,眼角餘光卻打量著韓子學,他是在為凌智第開脫?

    凌智第吃不下也好,睡不著也罷,都是自作自受,跟她喬思語有個毛毛關係,她管不著也懶得管。她心裡這樣想著,表面上裝作自己一點也不在意,低頭用勺子攪拌著碗里的手,然後慢慢地開口將粥給喝了進去。

    韓子學以為喬思語沒聽進去,忍不住繼續道,「太太這次事情,是個意外,首長他已經……」

    「我吃好了。」喬思語打斷了韓子學的話,沖著他微微一笑,隨即把碗輕輕的擱在桌子上,動作輕輕的,小心謹慎。

    「卓少風。」凌智第低聲念著這個名字,眸光森冷,讓人不敢直視,還好坐在他對面是凌昊天,他老爹,否則其他人哪抵得過這氣場。

    凌昊天臉色不好看,不是生氣,更多的是憤怒。

    「這件事我會處理。」凌昊天合上手上文件,幽邃的眼眸打量了凌智第一眼,「你好好照顧思語。」

    從凌昊天的反應,還是看得出他對喬思語的關切的,沒了最初的冷漠,是真把她當成自家兒媳婦了,現在兒媳婦被人設了圈套,他絕不會坐視不管。

    「我來。」凌智第接過凌昊天的話,淡淡的丟出這兩個字,眉峰緊蹙,整張臉沒有半點表情,「我來處理。」

    卓少風惹到他了。

    凌昊天皺眉,唇角微微動了一下,「這些事你還是不要管,你的身份……」凌昊天欲言又止,凌智第雖然是凌氏集團的太子爺,但他根本不管凌氏的事情,他所有工作重心都放在部隊。

    「沒事。」凌智第淡淡的回答,緩緩地站起來,「我先回一趟醫院。」凌智第背對著凌昊天,破天荒的交代了一句。

    怎麼,上校打人轉性了?

    這爺倆從來都不給對方好臉色,更別說出門還做個交代的。凌昊天拿著文件的手,驀地一顫,心尖的地方倏忽一暖,等他看過去的時候,凌智第已經沒了蹤影。

    凌昊天唇角不由得勾起來,撩起一個欣慰的弧度來。

    凌智第還在遲疑要怎麼進去喬思語的病房,剛出了電梯就見韓子學急匆匆的從病房裡出來,拿著手機在電話,隨即他的手機就響了。

    他驀地一怔,一種不好的預感籠罩著他,「怎麼了?」他直接上前,按住還在打他電話的韓子學。

    韓子學先是一怔,猛地抬起望著凌智第,「太太……」

    凌智第懸著的心猛地墜落,心臟有種讓人受不了的超負荷的感覺,他推開病房的門,哪裡還有喬思語的影子,床鋪整整齊齊,東西都規規矩矩的放好,這是……告別?

    「首長,我剛剛進來就不見了太太。」韓子學聲音裡帶著顫抖,心裡焦灼一片,看病房裡這動靜,他有種不好的預感。

    「去找,去找!」凌智第低吼一聲,他只覺得心口一疼,心中那個世界瞬間崩塌了。

    韓子學連連答應,來不及多說些什麼,就不見了人影。

    「喬思語,你要是敢死,我就敢弄活你,你信不信!」凌智第緊咬著牙關,狠狠的一拳打在牆上。

    凌智第一聲令下,整個醫院都陷入混亂之中,凌家少奶奶不見了?

    把整個醫院都翻了個遍也見到喬思語的蹤跡,喬思語住的是頂層,是凌家專享的病房,因為擔心凌家私人信息泄露,頂層是沒有監控的。

    不可能一個大活人就這麼憑空消失了吧?

    凌智第從來都沒這麼慌過,好像整個心都空了。

    「你胡說什麼?怎麼可能!」「不騙你,是真的,我們剛剛送屍體下去的時候,真的看到一個女人,站在樓梯口,看著我們……差點都嚇尿了!」

    兩個帶著口罩的一男一女邊走邊說,腳步匆匆,生怕沾到什麼不幹凈的東西。

    「不會吧,你別嚇唬我啊,今天我值班!」

    「我們都看到了,那女人還穿著病號服,漂亮就是臉色慘白的厲害,站在那裡一動不動,我們叫了她她也沒答應,我們就跑了!」

    「你說什麼?」凌智第一把抓過說話的男人,「什麼女人?在哪裡?」

    「首長!」韓子學趕緊上前,心裡惴惴不安的很,他們說的那個女人要真是喬思語就好了,否則,他就是有九條命也不夠賠的。

    男人登時愣住了,看著面前這個英俊的男人,表情卻是凶神惡煞,想起剛剛的遭遇,他不禁一身冷汗,「太……太平間。」

    太平間?

    「幾樓?」凌智第緊緊地勒住男人的脖子,男人被勒的有點喘不過氣來,但也不知道是不是心有餘悸,還是凌智第氣場太過強大,他竟然忘記反抗。

    「地下……地下一樓!」男人哆哆嗦嗦,估計是真被嚇到了。

    凌智第猛地鬆開那個男人,進了電梯,韓子學緊跟在後面,心都跳到了嗓子眼,默默祈禱喬思語別有什麼事才好。

    遠遠的就看到喬思語立在樓梯口,眼睛痴痴地望著太平間,儼然一個幽魂一般,叫人心顫。

    「喬思語!」凌智第快步上前,一手將喬思語攬進懷裡,「你在這裡幹什麼?你是不是想死?」

    在這負一樓呆的久了,她身子冰冰涼涼,有那麼一瞬間,凌智第真的以為她死了,現在抱著不過是一個軀殼。

    喬思語緩緩地抬起眸子望著面色陰沉的凌智第,嘴角揚起一絲嘲諷的笑,「你不就是想我死嗎?」

    額……

    凌智第心倏的一沉,他一把捏住喬思語的下巴,這幾天的折騰,她似乎瘦了很多,摸起來有點鉻人,「你胡說什麼?你信不信……」



    上一頁 ←    → 下一頁

    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
    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