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上校的小夫人 » 第70章 還有人惦記著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上校的小夫人 - 第70章 還有人惦記著字體大小: A+
     

    「哦?那就證明給我看!」說完,凌智第猛地上前,將喬思語壓上來,.再一次吻住她紅潤嬌嫩的唇,她想反抗,但最終妥協,彼此的唇肆意的糾纏在一起,不得不說,作為一個床上用品她是合格的。

    凌智第霸道的撕扯著她的衣服,一件件脫掉,直到那美麗的酮體,完全嶄露在他的眼下。他嘴角依掛著壞笑,得意卻隱隱的有些心酸,叫人看不透。

    他一手托起喬思語纖細的腰,一手玩弄著她胸前的粉紅,唇在她身體上遊走,吸吮,啃咬,像只野獸在她身上霸道不休。

    喬思語黛眉緊蹙,緊咬著下唇,雙手緊緊抓住凌智第的肩,壓抑的呻吟,她得把他伺候好了。

    五百萬,您買不了吃虧,您買不了上當。

    她是他的……直到他膩了的一天。

    撕裂的疼痛突如其來,她眼前不自覺的濕潤,沒有任何的前戲,她身下十分生澀,那份緊窄讓兩個人都不好受,她痛苦的輕哼出聲,凌智第卻是一點感覺都沒有,在她身上索取無度,「喬思語……你跑不掉的,那個男人……呵。」

    他壓抑的冷笑,聽起來好不舒服,喬思語忍耐著,他沉重的呼吸伴著越來越用力的動作侵犯著她。

    她整個人被他頂得直朝床頭撞,他的唇來到她的脖頸,留下深深的吻痕,溫熱的呼吸落在她身上,她卻覺得涼涼的,她整個心都是涼涼的。

    「那個男人是誰?」凌智第控制不住的在她粉嫩的顆粒上咬了一下,她疼得眼淚都出來了,變態!

    「朋友。」喬思語緊咬著唇,把那嬌艷的唇瓣咬的越發紅艷,卻顯得幾分無奈。

    喬思語難受地抓緊他的肩膀,呻吟裡帶上了哭腔,她斷斷續續,「朋友,我……唯一的朋友。」

    經過幾次的釋放,凌智第終於離開了喬思語的身體,看著身下筋疲力盡的小人兒,俯下身溫柔地吻上她的緋紅的臉頰,探手撫摸著她的長發,額角的發沾染了點汗水很服帖,很乖巧。

    為什麼?

    為什麼,她就不能乖巧一點。

    他觸摸著她微熱的臉龐,內心卻突然一閃而過的心疼,喬思語抓過被子掩住赤裸的身子,淡淡的掃了一眼房間里的狼藉,許久才道,「結束了吧。」

    她是在問,但更像是在宣布,嗯?凌智第掃了她一眼,姑娘一臉著急下班的模樣。

    上班等於上床。

    喬思語用手撐著坐起來,掙扎著下了床,凌智第猛地拽住她,輕易將她壓在身下,手牢牢地抓住喬思語的下巴,將她捏的生疼,「你是我的!你喬思語是我的。」

    他似乎越來越喜歡宣誓主權,是因為她越來越遠,他也越來越不自信,他們怎麼就成了今天這樣?

    「嗯。」她輕描淡寫的一個字打斷了凌智第的話,雖然只有一個字,但卻不帶一絲溫度,更狠狠的刺痛了凌智第的心。

    妖精,她就是個妖精,生來就是要折磨人的。

    「我是你的。」喬思語對上凌智第霸道冷冽的眸光,沒有絲毫的畏懼,機械的重複,「我是你的,五百萬買的。」

    沒讓喬思語再說一個字,凌智第霸道地將唇貼住喬思語的嘴,幾近瘋狂的亂吻,看著在自己眼下喘息的喬思語,凌智第嘴角上揚,內心的慾望又一次被勾起,佔有,佔有她,只有這樣他才能感覺得到她。

    「我的。」凌智第溫柔的吻掠過喬思語的耳根,喘了粗氣。

    「嗯,想上就上吧。」喬思語輕笑了一下,那笑還沒完全露出就悄然無蹤,她安靜的躺在床上,緩緩地閉上了眼眸。

    想上就上吧?凌智第突然感覺到心裡被狠狠抽了一下,看著喬思語平靜到近乎絕望的表情,心下原本灼燒的慾望降到冰點,他唇角動了動,離開了她身子。

    良久,他沒有任何動作,她緩緩地睜開眼睛,看見凌智第背對著她正在穿衣服,她掙扎著坐起來,眼睛望著窗外,餘光似有若無的打量著凌智第。

    出門的時候,他沒有說一句話,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她激怒了,喬思語苦笑一下,頭疼的厲害,她無力的晃了晃腦袋,已經無心去琢磨他的心意。

    「叮鈴鈴!」她剛剛閉上眼想要睡一會,放在包里的手機卻猛地響起來,她不想接,電話就一直響,鍥而不捨。

    喬思語拿過手機,沒有看來電顯示就直接接聽,她疲憊的很,無論是身子還是心,她需要休息。

    「思語。」電話那頭傳來沉沉的聲音,一下子將她從一陣迷濛中驚醒,她微微皺眉,這才想起跟岳峰的見面。

    「岳叔叔?」喬思語努力的坐起來,嘴角扯起一絲抱歉的笑。

    「思語,你現在在哪裡?到了嗎?」岳峰聲音溫和,似乎對一會的見面很是期待。

    看著鏡子中臉色慘白的自己,筋疲力盡到不行,她緩緩地抬起手遮住了眼睛,嘴角露出諷刺的笑。

    凌智第不在房間,車也開走了,估計今晚不會回來了吧,喬思語呼了一口氣,掃了一眼空蕩蕩的房子,心裡竟有點悵然若失。

    她收拾了一下,盡量讓自己顯得不那麼狼狽,畢竟岳峰是喬剛的朋友,怎麼也是長輩,該有的禮貌她是要有的。

    遠遠的就看到茶室靠窗的位置坐著一個男人,一身得體的西裝,沒有過多的修飾,儒雅簡潔,有著他這個年紀該有的從容淡定,只是眉宇中掩著幾分焦灼。

    喬思語快步走過去,「岳叔叔?」她甜甜的笑,恰到好處,甜而不膩。

    「思語。」岳峰站起來,直到看著喬思語坐好,才又坐下來,他很客氣但不讓人覺得不舒服。

    喬思語心裡還在想著那天在凌家的舞會上,岳峰裝作不認識自己,喬思語疑惑卻也不問,但沒想到岳峰倒是先開口了。

    「沒想到,你會跟智第在一起。」岳峰淡淡一笑,說不上高興也說不上不高興,只讓人覺得有幾分無奈,好像心裡藏著很多秘密,總是要遮掩著什麼。

    「我也沒想到。」喬思語抿了抿唇,臉上掛著似有若無的笑,自己給自己倒了一杯茶,拿起來放到鼻邊,細細的聞了一會,才抿了一口。

    「既然你已經結婚……」岳峰雙手擱在桌子上,看向她的目光嚴謹淡然,卻有著說不出的疼愛,「那件東西也該交給你了。」

    岳峰輕咳了兩聲,似乎下定了很多的決心,「到時候了。」

    「東西?」喬思語頗為不解,她跟岳峰才剛剛見面而已,怎麼會?

    「你跟我去一趟銀行吧,這麼多年我一直把它存放在銀行的保險箱。」岳峰沒有回答喬思語,「走吧。」

    她黛眉微微蹙起來,心下長長的吸了一口氣,總覺得這岳峰神神秘秘的,他真的是喬剛的朋友嗎?

    他們到銀行的時候,一個中年男人已經等在銀行門口,雙方寒暄一陣,喬思語才知道他是銀行經理,姓李。

    按照岳峰的指示,銀行經理小心翼翼的從保險箱里拿出一個木製的盒子,做工精細,每一個花紋雕刻的都別有講究,不像是一般人家的東西,更不像是喬剛能有的東西,喬思語不由得凝眸望著岳峰。

    「這個……」喬思語凝著眸子看著面前的戒指,看似普通的造型,手工卻精巧別緻的很,她小心的拿在手裡仔細的看著,戒指上竟然刻著一個字,「墨」,為什麼是這個字?喬思語滿心的疑惑,而且這戒指好像在哪裡見過。

    「這個是送給你的結婚禮物。」岳峰嘴角帶著笑,他輕輕的拍了拍喬思語的肩膀,「好好收著。」

    「我的?」喬思語捏著戒指搖搖頭,「岳叔叔,您是不是搞錯了,這戒指上還有名字呢,不是我的。」

    說著她把戒指放回木盒,遞給岳峰,「我不能要。」

    這戒指看上去普通,實則貴重,喬思語大學的時候在珠寶店打過工,這戒指無論從材質還是做工,都極為講究,應該價值連城,喬剛一個普通的技術員是不可能有這麼貴重的東西的,更不可能留給她。

    「思語,這就是你的東西,你也一定要收下,否則你爸也不會安心的。」岳峰臉上沒有半點為難,好像認為喬思語一定會接受一樣。

    「我爸?」喬思語心下忽的一顫,淡淡的笑,「岳叔叔,這個是我爸給的么?」

    「不是。」岳峰迴答的乾脆利落,沒有絲毫的隱瞞,「至於是誰留下的,等到時機成熟你就會知道的。說好了,等你結婚就把這戒指交給你,你現在已經嫁給智第了,所以……」

    不等喬思語回答,岳峰便要工作人員鎖上了保險箱,「思語,你就當它是一份神秘的禮物,神秘的祝福好了。」

    岳峰搬出了喬剛,她怎麼也是推脫不過的,但這……到底是誰留給她的呢?

    喬思語正發著呆,就只見一個工作人員急匆匆的進來,在銀行經理耳邊輕輕道了一句,「凌少爺來了……」經理便趕緊跟岳峰他們告辭離開。

    那人說的小聲,喬思語沒聽清,只知道是什麼大人物來了。

    「凌少爺,您來了,剛剛有個客人,耽誤了一會,實在抱歉。」李經理恭敬地朝凌智第走過去,他臉色很冷,李經理也是見多識廣,更懂得察言觀色,問候了一聲便不再多話,等著凌智第吩咐。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
    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