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上校的小夫人 » 第69章 凌先生請隨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上校的小夫人 - 第69章 凌先生請隨意字體大小: A+
     

    「他是我朋友。」喬思語緊咬著唇,一個字一個字往外說,每一個字都咬的分外的清晰,生怕凌智第聽不清似的。

    凌智第眼神突然變了,雙眉略收,緊緊地盯著喬思語,良久露出一抹輕鄙的笑,略顯詭異,不屑的瞧了她一眼,「你這樣的人也會有朋友?」

    他說出這句話就後悔了,可惜說出的話潑出去的水,他註定收不回,只是他不知道有些東西在這一剎那也覆水難收。

    她這樣的人……

    對,她這樣的床上玩物,怎麼會有朋友?

    「小雨,我們走。」梁恩哲摟過喬思語,這才發覺她竟在發抖,那種來自於內心深處的顫慄,他冷冷的掃了面前的男人一眼,一身軍裝俊逸不凡,隱隱的散發著傲人的氣息,他的優秀讓男人女人都備受折磨。

    凌智第豁的鬆開她的手,低垂著眸眼瞧著她,像是瞧著一個無關緊要的人,「走?我看你越來越不知道規矩了。」

    喬思語緊咬著牙,恨不得把牙齒咬碎了吐凌智第一臉血才好,凌智第這個混蛋,「我還有事,你先回去。」喬思語說完轉身就想走。

    「想走……你忘了五百萬了。」凌智第立在那,漫不經心的說道,性感的嘴角微微顫動,那裡曾經說過多少溫柔的話,此刻說出的每個字卻像是一把刀子,把把刺向喬思語的心底深處。

    梁恩哲輕輕的拍了拍喬思語的肩膀,繼而將她擋在身後,「這位先生,我不知道您是誰,但請您放尊重一點。」

    梁恩哲眼神冰冷,沒有絲毫要退讓的意思,他找了喬思語那麼久,不是要看著她受委屈,被侮辱的。

    五百萬……原來是因為這個,喬思語淡淡的勾著唇,似笑非笑。

    「尊重?你會不會對你花錢買來的床上用品尊重?」凌智第話說的越狠,心裡就越痛,痛的他不得不攥緊了拳頭,隨時要給誰一拳似的。

    她居然背著他跟別的男人……上別的男人的車,被別的男人牽著,她喬思語以為他凌智第是什麼?

    床上用品?梁恩哲原本淡漠的臉突然抽動了一下,他緩緩地轉過頭,小心的看了喬思語一眼,只有幾秒的時間,卻恍如隔世。

    「原來只是一個床上用品,哼!哈哈哈!」一直沒插上話的方蘭依終於忍不住了,「床上用品?」說完,一個人自顧自的笑,幾百年沒這麼開心過一樣。

    「我知道了,對不起,我馬上跟你回去。」喬思語俏麗的小臉竟然隱一絲淺笑,淺淺淡淡的,只停留在表面,不走心,她的敷衍永遠都是那麼明目張胆。

    她很要強,也很容易走極端,既然都是床上用品了,她得有一個床上用品應該有的態度才對,喬思語嘴角微斜,那笑冷淡至極。

    「小雨!」梁恩哲上前一步,攔住喬思語,儘管他還沒有搞清楚狀況,但喬思語跟眼前這個男人的羈絆他是看的清清楚楚。

    凌智第嘴角抽動了一下,她答應回去,他卻一點也高興不起來。她的冷漠,直抵他內心深處。

    她沒有看凌智第一眼,只是自顧自的往他的車走去,每一步都堅定如初,這就是她床上用品的態度。

    凌智第冷嘲的睨了一眼立在那梁恩哲,看笑話一樣的看著他,喬思語是他的,沒有人能沾染分毫。

    眼看著就要走到車門,喬思語忽的停了下來,她緩緩地轉過身,嘴角噙著一抹冷笑,「恩哲……這位先生是凌智第,凌氏集團的太子爺,他花了五百萬從養母那裡買下我。」

    凌智第跟梁恩哲都愣住了,就連方蘭依一瞬間也反應不過來,這個女人搞什麼?

    「我知道你不願聽,也不願意相信,但這是事實,我現在是凌先生的玩物而已。」喬思語莞爾,唇角冷冷的勾著,「恩哲……你回來的太晚了。」

    話音未落,她就上了車,面無表情。

    為什麼?這些話從她嘴裡說出來,他竟會這麼不甘,凌智第心下沉了一沉,牙關緊了緊,故作不動聲色上車,開車,走人,所有動作一氣呵成。

    梁恩哲立在風裡,高大的身影竟顯得單薄,他眼前一陣模糊,好像看到多年前,雨中那瘦小的身影蜷縮著,雨水交雜著淚水,手裡緊握著一顆糖的喬思語。那麼小,那麼脆弱,他淡淡一笑,這麼多年,她一點都沒變。

    我回來了,小雨,梁恩哲噙著唇角,望著漸行漸遠的車子。

    「智第……」方蘭依醒過來神來,哪裡還有凌智第和喬思語的影子,她不無懊惱的冷哼一聲,「智第!」

    「你?」方蘭依注意到梁恩哲,他長相氣質都不輸凌智第,她不禁冷蔑的笑,喬思語這個賤人怎麼就這麼好運氣遇到這麼多好男人。

    她再好的運氣又怎樣?終究不過一個玩物。

    「什麼意思?」凌智第停下車,嗓音帶著壓抑的沙啞,聽的人耳朵疼,「什麼叫他回來晚了?你以為他回來的早,你就可以不是我的人了?」

    喬思語不管他,徑自開門下車,不慌不忙從包里掏出鑰匙開門,她每一個動作都像是精心計劃好的,存心要讓他難受,而他還就真的難受了。

    「回答我,為什麼不說話?」凌智第緊跟著進了客廳,兩人面對面站著,喬思語低著頭,避開凌智第的目光,表情淡的讓人蛋疼。

    「喬思語!」凌智第猛地抓過她的手腕,她只覺得手腕一疼,眉頭忽的皺了一下,繼續淡淡然。

    她不掙扎,也不說話,就那麼站著,這不就是他想要的么?聽話,她只要聽話就好了,只要聽話的人,需要說話么?顯然喬思語的答案是否定的,熱臉貼冷屁股的事,她做不來。

    「你忘了……」喬思語聲音低沉,低到讓人感覺壓抑,只覺得喉嚨里像是有什麼東西卡住,吐不出咽不進,只覺難過的很。

    「我是凌先生您買來的,說話做事都是要經過您批准同意的。」喬思語一句話便噎的凌智第說不出話來,這個女人……丫真狠。

    凌智第倏忽一怔,手上不由得一松,喬思語順勢掙脫了出去,頭也不抬,低頭往二樓走去。

    輕輕的轉動把手,門微微開啟,喬思語剛要抬腳進去,只覺得後背一股冷意襲來,她按在把手上的手被凌智第狠狠的抓住。

    她眉頭皺起,不等她反應人已經被凌智第拖進房間,門隨即牢牢關上。兩人緊緊貼在門上,唇齒糾纏,弄得喬思語唇瓣有些疼,凌智第大手牽制著喬思語反抗的小手,唇牢牢鎖住她稍稍有些驚惶的小嘴。

    探入,挑弄……一次又一次地吮吸著那張誘人的唇,直到感覺眼前的人快要窒息才不舍地離開了。

    「不要挑釁我!」凌智第死死地抵住喬思語,沙啞低沉的聲音在她耳畔流轉,激起陣陣漣漪,他看她的眼神冰而冷,沒有絲毫的體貼,他被激怒了。

    凌智第依然抵住喬思語,舌頭還意猶未盡地舔著殘留在自己唇上她的味道,甜甜的,惹人心慌,「想跑?休想,你死也是我的鬼。」

    喬思語眼前一片模糊,心下各種情緒翻轉,臉上卻沒半點表情,她是一個專業的床上用品。

    「是……」喬思語好容易穩住呼吸,淡淡的道了一句,沒有反抗,沒有掙扎,甚至連一句「不」她都沒說,折磨人的妖精!

    她始終就是不看他,任由他威脅,佔有,各種蠻橫,她就是不看,低著頭,儼然一個受氣小媳婦一樣。

    說過的,她要強,也很容易極端,現在她就鑽了她是床上用品的牛角尖,輕易是出不來咯。

    喬思語!凌智第身上的每根神經都緊緊地繃住,心裡是把喬思語恨得牙痒痒,她總是能夠不動聲色把他的忍耐消磨殆盡。

    她不動聲色的調整好呼吸,不緊不慢的道了一句,臉上面無表情的能把人折磨死,「要上床嗎?」喬思語說著話,便去拉開連衣裙的拉鏈。

    「夠了!」凌智第猛地甩開喬思語的手,她腳下一個踉蹌,整個人摔倒在地上,激烈撞擊聲惹得凌智第心慌,他下意識的伸手去扶她,喬思語咬著唇,冷冷的看了一眼,自己掙扎著站起來。

    丫心被被狗吃了?怎麼就能這麼狠!

    喬思語淡淡的看了他一眼,緊接著問了一句,「要嗎?」她的淡漠,刻進了骨子裡,他從來沒見過這樣的喬思語。

    她應該是囂張的,活潑的,炙熱的……而不是現在這樣要死不活,能把人活活憋屈死的樣子,她要幹什麼?離開他?跟那個男人?

    「呵,你放心,我不會和心裡有別人的人上床的。」凌智第啞著嗓子,說出每一個字都費勁的很。

    「你也放心。」喬思語踉蹌著走了幾步,坐在床上,兩人相隔著幾步距離,卻好似相隔著一條銀河一般,他過不來,她過不去,「我心裡沒有人。」

    說完話,喬思語抬起澄澈的眸子,冷淡的望著凌智第,嘴角始終噙著一抹自嘲的笑,笑的凄凄然。

    她說的是她心裡沒有人,而不是她心裡沒別人。

    跟她在一起,他也學會了咬文嚼字,發誓要弄懂她每一個字的意思,不就是為了懂她的心,怎麼越是仔細,越是小心,她越是要跑。

    是嗎?沒人……



    上一頁 ←    → 下一頁

    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
    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