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上校的小夫人 » 第67章 她還真是可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上校的小夫人 - 第67章 她還真是可憐字體大小: A+
     

    「好啊,我等著。」她話音未落,喬思語便接過了她的話,「你一定要加油,要儘快,別讓我等的著急了。」

    喬思語一臉淡漠,看似一點都不在乎,一點都不介意,卻沒有人知道她此刻的心揪的有多緊。

    「好,你給我等著,等著!」方蘭依氣不過,摔門離開,喬思語低著眸眼望著她,「你給我等著,喬思語!」

    「等一下……」喬思語忽然叫住了方蘭依,這妮子此刻已是滿心的鬥志,勢必要把凌智第給搞到床上去。

    「幹什麼?後悔了?想要求我放過你?」方蘭依忽的轉過身斜睨了喬思語一眼,嘴角掛著得意的笑。

    「不是……我是想告訴你……」喬思語話還沒說完,只覺得喉嚨里似乎在冒火一樣,疼得厲害,她急急的咳嗽了幾聲,小臉憋得通紅,「我是想說,你要有心理準備,他那裡的確很大。」

    什麼?

    方蘭依忽的愣在了那裡,喬思語她……

    「方小姐閱人無數,那裡不知道是個什麼光景?」喬思語視線緩緩地落下來,在方蘭依身下的停了下來,擠出一絲笑,「智第他喜歡緊的,你的不知道……」

    「喬思語!」方蘭依惱羞成怒,恨不得把喬思語給從樓上丟出去。

    「方小姐,我聽說最近這方面的手術很發達,您可以去看看,畢竟是個男人,都喜歡緊的,就算您上不了凌智第,自己也快活啊。」喬思語語氣始終是淡淡的,說出的話卻是一句比一句鋒利。

    誰叫她方蘭依招惹凌智第,她喬思語看上的男人。

    「你……喬思語,你……等著吧你!」方蘭依氣的咬牙切齒,「砰」的一聲摔門而去。

    見方蘭依氣急敗壞的離開,喬思語心裡稍稍舒服了一些,但隨即而來的便是更多更大的空虛和失落感。喬思語雙臂環上胸,又單手抬起擦過唇瓣,若有所思地看向了窗外,整個身子都很累,很疲憊。

    她咬了咬唇,忍住心下消極的念頭,盡量把注意力轉到工作上來,手上不停地勾勾畫畫著,想讓自己大腦累一點就不會想太多。

    下午下班的時候,喬思語試探性地給凌智第辦公室打了個電話,沒人接。她思忖了一會,撥通了他的手機,幾秒鐘后他接了,聲音低沉,開口便道:「我有任務,今晚不回去。」

    喬思語捏著手機的手緊了緊,她輕抿了抿唇,直接閉起眼掛了電話,自始至終都沒開口說一句。

    知道她不回來,她雖然失落,但也鬆了一口氣,兩人雖然不是第一次鬧僵,但誰知道這一次不一樣。

    這樣也好,她早晚都會從凌智第身邊滾開,早點適應沒他的日子,也不錯,喬思語心裡安慰著自己。

    自己找了家餐廳隨便吃了點東西,在餐廳里坐了好一會,她才起身離開,偌大的城市,她連一個說知心話的人都沒有。

    喬思語自己都覺得自己可憐,凌智第說的對,最可憐的是她,被人賣了還只擔心是不是賣的便宜了。

    她開著車不自覺的回到王丹鳳他們的小區,她停下車望著來往散步的人,三三兩兩,說說笑笑,她越是看,心裡越不是滋味。

    親情,愛情,友情,她一個也沒有,她算是真真的三無人員,孤家寡人。

    「首長,您真的不打算回去?」韓子學猛喝了一口酒才敢說這句話來,凌智第跟喬思語說自己有任務,卻又賴在他這裡不走。

    凌智第他手裡緊握著手機不知是否該給喬思語打個電話,她直接掛了電話讓他感覺不安,可又覺得主動了就輸了,他不知道的是當他計較輸贏的時候,他就已經輸了。

    這個女人……怎麼可以在他面前如此囂張,簡直不可理喻,他從來沒被這麼挑釁過,莫名其妙的不搭理他,莫名其妙將他拒之於千里之外。

    凌智第幽邃的眼眸里閃過一絲無奈,原本凌厲的爺們此刻也各種不對勁,他筆直的坐在沙發上盯著對面自斟自飲的韓子學。

    「首長,您明天休息,不用待命,要不要喝一杯?」韓子學已經喝的有些高了,凌智第滴酒不沾他也跟著沒酒喝,這兩天他幾乎把他過去沒喝到的酒都給喝回來。

    凌智第坐在那,身上有一種,冰凍的,透徹的冷意。

    他沒有回答韓子學,只是俯下身子端起酒杯輕輕抿了一口,這味道讓他頻頻蹙眉,他放下酒杯,冷淡地吐出兩個字,「難喝。」

    韓子學紅著臉,訕訕的笑,掃了凌智第一眼,沒有說話。

    凌智第淡淡的勾著唇角,皺著眉頭把酒杯放了下來,另一隻手始終握著手機,卻一點動靜都沒有。

    他有點後悔了,後悔她打來電話時他的冷淡,他凝眸看了一眼時間,這個時候她估計已經睡了。

    凌智第心裡很是憋火,暗暗地咒罵了一聲,端起面前的酒猛地仰脖喝了個一乾二淨,「嗯?」韓子學愣在那,有點凌亂。

    喬思語是被電話聲吵醒的,她掙扎著掙扎著睜開眼睛,第一件事不是去手機,而是看了看身邊,一切跟她睡前一樣,他還是沒有回來。

    這裡是他的家,就算要走,也應該是她喬思語走。

    她雙手支撐著身子坐了起來,抬手拿過床頭柜上的手機,頭很疼,像是要炸開來一樣不是滋味,她低下眸子看了一眼,是陌生的號碼,她猶豫了一會才按下了接聽鍵。

    「是思語嗎?」電話那頭傳來一陣溫和的聲音,聽上去有些熟悉,但她想不起來在哪裡聽到過。

    「是……您是?」喬思語嗓音沙啞的厲害,她好像真的感冒了,說這話她摸了摸自己的額頭,很燙……

    喬思語心裡一陣不耐,越是不倒霉,越是各種麻煩事。

    「我是岳峰,你還記得我嗎?」岳峰溫和道,「聽你聲音有點不對勁,是生病了嗎?要不要緊?」

    這突如其來的關切,讓喬思語心頭一酸,眼淚就不爭氣的流了下來。

    「思語……」電話那頭突然沒了聲音,岳峰不禁著急起來,「思語,你怎麼了,出什麼事了?」

    「沒……」喬思語咳嗽了幾聲,努力止住了眼淚,「沒事,我只是有點感冒,沒什麼大事。」

    岳峰,她當然記得,那個自稱是喬剛朋友的男人,但是在凌家的舞會上卻裝作不認識自己。

    「那就好,你今天有沒有空,我們見一面吧。」岳峰似乎舒了一口氣,依舊是溫和關切的聲音,聽的喬思語心裡酸酸的。

    「我下班之後可以。」喬思語並沒有多想,她不知怎麼的,挺想見岳峰一面的,在她看來她更像是父親一樣。

    凌昊天對她也很不錯,全然沒了剛開始那種難以相處的感覺,反而是越發平易近人,但不管怎樣,凌昊天是凌智第的父親,她不過是沾了凌智第的光,終於可以叫出「爸爸」這兩個字。

    「好的,到時候你來江南茶館,我在那裡等你。」岳峰又囑咐了喬思語一些事情才掛斷了電話。

    掛斷了岳峰的電話,喬思語給郭振明打了個電話請假,她需要去一趟醫院,她只覺得渾身火一樣的燒著,她渾身上下針扎一樣的疼。

    郭振明很痛快的答應了喬思語,還說了一些關心的話。喬思語隨便收拾了一下自己,鏡子里的自己很難看,淡漠的臉上沒有表情,她沒有化妝,臉色非常蒼白,下巴很尖,本來清透的眸子里好像蒙了一層灰,讓人看不清捉摸不透。

    她剛拿起化妝品,想想還是作罷,她渾身一點力氣都沒有,還是救命要緊,就別臭美了,喬思語苦笑,掙扎著出了門。

    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堅持到醫院,怎麼接受護士小姐瞪大碩大的眼眸,用十分嚴厲的聲音警告她,「燒的這麼厲害,怎麼現在才過來,再晚一點要死人的。」

    打完退燒針,過了好一會喬思語在覺得舒服了一點,整個人清醒了很多,一個人乖乖的坐在那等著輸液。

    「你怎麼能對自己這麼不責任?」一個帶著口罩的男醫生掃了喬思語一眼,目光在她身上停留了好一會。

    「就是!」護士也跟著幫腔,「都42度了,你就讓它這樣燒下去,也不怕把你自己給燒著了。」

    喬思語勉強的擠出一抹笑來,苦苦的,這樣俏麗的美人笑的這樣讓人揪心,怪讓人心疼的。

    「你家人呢?男朋友呢?怎麼也沒個人跟過來!」護士一邊準備著給她輸液,一邊說著話,這護士也是個熱心腸。

    不過那男醫生……

    她總覺得他看的她的眼神怪怪的,像是要在她身上尋找些什麼似的,他戴著口罩喬思語看不到他的臉,只是隱隱的覺得他身上有種她熟悉的感覺。

    「我……沒有家人。」喬思語無所謂的笑笑,笑的很自然,這笑她一定自己練習了很多遍,才會連自己都相信自己真的無所謂。

    嗯?手裡忙活著的護士忽的怔了一下,喬思語望了她一眼,「我是孤兒。」

    她說出這句話的時候,護士愣了,那一直立在一旁的男醫生也愣了,「哦……」護士一時不知道說什麼好。

    「男朋友呢?」男醫生接過話來,護士這才舒了一口氣。

    「我也沒男朋友。」喬思語莞爾,自嘲的笑,這笑是在敷衍他們,也是在安慰她自己,「沒有……」



    上一頁 ←    → 下一頁

    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
    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