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上校的小夫人 » 第66章 賭氣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上校的小夫人 - 第66章 賭氣呢字體大小: A+
     

    喬思語心裡恨得厲害,有什麼東西在眼眶裡打著轉,她生生的忍了下來,軟弱這東西,叫別人看一次就夠了。

    「喬思語……」凌智第啞著嗓子喊出這個名字,手裡還攥著兩張電影票,喬思語緊咬著唇,一聲不吭。

    「智第!」方蘭依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了,鄭淑嫻說的很對,接近喬思語就是接近凌智第,而且他們好像在吵架,來得早不如來得巧。

    凌智第根本對方蘭依視而不見,只是死死地盯著喬思語,「再說一次,跟我去看電影。」

    表達愛,凌智第不擅長,就像是喬思語不擅長感知愛一樣。愛,對他們兩個人來說,都太少見,太稀有,甚至就像是未曾存在過一樣。

    此刻,他們就像是兩座孤島,誰也挨不著誰?

    她受夠了他的命令,儘管知道違抗他沒什麼好下場,但她還是壓抑的說出那個字,「不……」她不要為他的心血來潮買單,她不要。

    「好……」凌智第唇角顫抖了幾下,挺拔的身子也似乎有些不穩,「你!」凌智第抬手指著方蘭依,「你跟我走!」

    方蘭依頭腦徹底蒙了,感覺渾身的血液似乎在逆流,凌智第在邀請她?即使兩人訂婚之後,凌智第也從未主動找過她,兩人連獨處的時間都很少,他總是借口出任務避開她。

    「跟我走!」凌智第話音未落,一把勾過方蘭依,方蘭依連連答應,上車之前不忘沖喬思語示威。

    方蘭依贏了,她輸了。

    凌智第……你混蛋!

    看著凌智第的車絕塵而去,喬思語心裡徹底空了,這是她自找的,她有什麼資格難受,凌智第愛跟誰在一起,是他的事情。

    她緊咬著唇,像是咬出血來一樣,鼻子酸得厲害,淚水再也無法忍耐,奪眶而出,這一場痛哭,她忍了很久。

    喬思語一路風馳電掣,淚水控制不住的一個勁的往下流,決堤了一般,她實在是忍了太久,一旦鬆懈便再也收不回去了。

    她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強迫自己不要胡思亂想,但……她起身翻出安眠藥胡亂的吃了幾粒,隨手把藥瓶放在床頭柜上,才又重新躺回床上去,手搭在眼睛上沉沉地靠了一會兒,這才算是睡著了。

    第二天一早,喬思語在鬧鐘一陣喧鬧之中,頭疼欲裂地醒過來,她坐起身抓了抓頭髮,迷茫地看了一會前方,探手拿過床頭的鬧鐘關掉,麻木地起床刷牙洗臉,換衣服梳頭,化妝,拿東西開門下樓,準備上班。

    他沒回來,一夜都沒回來,和方蘭依在一起……喬思語環顧四周,心裡空了一大塊,她苦笑了一下,她什麼時候這麼愛多管閑事了。

    他跟誰在一起,和她無關。

    她正想著,門鈴大作,將她從無謂的猜想里驚醒,她快步上前去開了門,是他嗎?看到韓子學的那一刻,她揪著的心忽的疼了一下。

    「太太……」韓子學一眼就注意到喬思語臉色很難看,一雙好看迷人的眼睛有些紅腫,像是哭過,韓子學心下猶豫,忍不住問道,「太太,您是不是不舒服?」

    看昨天凌智第那動靜,他猜得到肯定他們兩個又吵架了,他們兩個吵架鬥嘴是家常便飯,可這次似乎不一樣,凌智第連家都不回了。

    「可能有點感冒。」喬思語胡亂的矇混過去,不想多談,「他還沒回來了呢,你還是打個電話給他吧。」

    喬思語嗓音有些沙啞,帶著濃濃的鼻音,聽起來讓人揪心。

    這麼一個小美人,哭起來的樣子,韓子學實在不敢想象,也不想去想,韓子學有些為難的點點頭,「我知道,這是首長的衣服他叫我送回來,再叫我拿些換洗的衣服過去。」

    額……他不打算回來了么?

    喬思語緊咬著下唇,眉頭緊緊地皺在一起,看的韓子學心裡不是滋味,「首長最近任務多,很忙,所以……」

    「我知道了,把衣服給我吧,我去收拾幾件衣服給你。」喬思語輕咳了兩聲,從韓子學手裡接過衣服,便轉過身上了樓。

    她隨手抖了抖衣服,兩張電影票掉了出來,喬思語定睛一看,是用過的,昨天……他真的跟方蘭依去看電影了。

    果然,對他來說隨便一個女人都可以,她不過是其中一個而已,就像是他當初說的那樣,身為寵物她最好是乖一點,最好學會搖尾乞憐,這樣主人才能施捨她一個好臉色,或者一根好骨頭。

    喬思語只覺得呼吸一窒,心裡好像什麼堵得慌,她扶著牆喘了好幾口氣,好容易撐著自己沒有倒下。她不動聲色的收拾好衣服交給韓子學,臉上的表情淡淡的,幾近冷漠。

    「太太,您要是不舒服,就……」韓子學臨走的時候還是擔心喬思語的狀況,她臉色看起來很不好。

    「沒事,沒關係的。」喬思語不冷不淡的回答,韓子學心裡就是有再多的話也只能憋回去,這小兩口是來真的啊!

    「喬總監您沒事吧?」夏麗端水進來的時候看到喬思語,怏怏的樣子,很沒精神,臉色相當難看,「喬總監,您是不是生病了?要不要……」

    喬思語探手端過水來喝了一口,若無其事道了一句,「沒事,怎麼了?」

    夏麗猶豫了好一會,才吞吞吐吐道,「喬總監,您臉色不好看,像是生病了。」說著還從口袋裡掏出一小塊鏡子遞給了喬思語。

    喬思語頓了一會才接了過來,夏麗心下暗自舒了一口氣,看來喬思語已經對她改觀了不少,都能接受她所謂的好意了。

    看來這個別人口中的聰明女人也不是多聰明嘛,夏麗微微一笑,眼底掠過一絲狡猾,趁熱打鐵,「喬總監,您要不要補個妝,我去那東西給您。」

    不等喬思語回答,夏麗便忙不迭跑了出去,她很會獻殷勤,喬思語已經習慣了,既然是殷勤她受著也無所謂,便由著夏麗一個人熱鬧去了。

    喬思語看了看鏡子中自己的臉,蒼白毫無血色,唇上擦了唇膏卻更顯得臉色蒼白,她盯著鏡子好一會,直到夏麗把腮紅和刷子放在她面前,「喬總監,這些都是些頂級的化妝品,您放心用好了。」

    喬思語輕輕「嗯」了一聲也沒有言語,也沒有多想,回了一個淡淡的笑。

    「喲,喬總監天生麗質,怎麼還用化妝啊!」喬思語剛剛拿起刷子,方蘭依便推門進來,夏麗知道方蘭依的身份,兩人還曾是合作夥伴,她留在這沒什麼好處,見方蘭依進來她便灰溜溜的出去了。

    方蘭依一臉得逞的笑,嘴角邪邪的勾著,那笑儘是得意,她細細的打量了喬思語一眼,「臉色這麼難看,昨晚上沒睡好吧?」

    喬思語不動聲色放下刷子,抬起眸子盯著方蘭依看了一會,也許是因為身體不舒服,她的也眼神空蕩蕩的,看的方蘭依心虛。

    「你的家教從來沒有告訴過你,進別人房間要敲門嗎?」喬思語聲音沙啞的緊,她自己聽著都很不自在。

    「你!你算個什麼東西,我憑什麼要敲門,你以為你是誰啊,一件破公司的小總監,了不起啊!」方蘭依在喬思語面前,時時刻刻都猶如一個鬥志十足的鬥雞一般,隨時準備「撲騰」翅膀朝喬思語撞過去。

    喬思語沒工夫搭理她,也沒心情,今天她武力值太低。

    「出去。」喬思語直接丟出這兩個字,可能是安眠藥的葯勁沒過,她腦袋有些暈乎乎的,她抬起手按著眉心,想讓自己清醒一點。

    「昨天的電影很好看,智第很溫柔……我們……」方蘭依卻沒有要出去的意思,喬思語越是難受,她就越開心,「我們昨晚很開心,很開心,你猜我們還做了些什麼?」

    「開心就好。」喬思語手一隻手支著下巴,一隻手揉按著太陽穴,聽著方蘭依的挑釁,裝作無所謂的模樣。

    「你說什麼?」方蘭依見喬思語無動於衷,立刻就不爽了,從小她就沒有吃過憋,直到她遇到凌智第和喬思語,這兩個人讓她受盡了屈辱,她怎麼也要討回來。

    喬思語雙臂搭到椅子上,一腿疊上另一腿,微笑:「我說……你們開心就好,你們下次看電影之前最好先告訴我一聲,我幫你們……訂房間。」

    「你……」只要喬思語一反擊,方蘭依就歇菜了,論牙尖嘴利,方蘭依根本不是喬思語的對手,喬思語從小看過那麼多人臉色,最知道什麼叫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

    別跟她說嘴皮遊戲,根本玩不過她,方蘭依之流的跟喬思語根本不是一個段位的,喬思語隨便扒拉兩下,方蘭依就被完虐。

    「你不在乎?」方蘭依咬著唇,眉頭糾結成了一個疙瘩,「你不可能不在乎,你處心積慮毀了我跟智第的婚約,你……」

    「等等!」喬思語咳嗽了幾聲,讓嗓子舒服了一點,才又繼續道,「毀了你們婚約的好像是某人被凌智第捉姦在床。」

    他們的婚約,跟她喬思語有個毛毛關係。

    方蘭依心裡火冒三丈,卻又一時間不知道要怎麼反擊喬思語,「好啊,你不在乎是嗎?我就讓你看看,我是怎麼跟智第重歸於好,我是怎麼跟智第上床的,到那時候你就等著滾蛋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
    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