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上校的小夫人 » 第64章 首長,容我告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上校的小夫人 - 第64章 首長,容我告退字體大小: A+
     

    凌智第劍眉猛地皺在一起,低眸睨了喬思語一眼,一副興師問罪的樣子,喬思語不搭理他,「子學,你去開門。」

    喬思語淡淡的吩咐著,一舉一動一顰一笑都頗有凌家少奶奶的風範,方振雄心裡明白的很,自己女兒跟喬思語沒法比。

    凌智第臉色沉了沉,不等他反應,喬思語已經引著方振雄他們進了客廳。

    幾個人在沙發上坐定,為了避免大眼瞪小眼,喬思語乾脆微微眯起眼睛來,不動聲色睨著方蘭依。

    如果沒猜錯,他們父女倆今天來不是興師問罪就是道歉的,但看方振雄小心翼翼的模樣,應該是後者。

    而且,看方蘭依這副沒精打採的模樣,她估計被媒體折磨的很慘,畢竟她可是給凌智第,凌太子爺帶綠帽子的人啊!

    果然,方振雄雙手交替著搓了搓,微低著頭道了一句,「昨天的事,真是抱歉,蘭依她喝多了,說點醉話……」

    「都過去了。」凌智第沒等方振雄的話說完,便淡淡的道了一句,一副漫不經心的模樣,好像這事情根本沒發生過似的。

    對於不在乎的人,何必費心思呢。

    「是蘭依不懂事,希望你們不要介意才好,蘭依快點道歉。」方振雄忽的轉臉盯著方蘭依,方蘭依冷哼一聲,一千個一萬個不情願。

    要她道歉?休想!

    方蘭依這態度,這姿態,凌智第看著心下不禁怒火中燒,他劍眉緊緊地擰巴在一起,緩緩地抬起眸子望了方蘭依一眼,方蘭依頓時有些心虛,忙不迭的低下了頭。

    「蘭依!」方振雄見方蘭依沉默,不禁生氣,他這麼低聲下氣,她方蘭依卻無動於衷,有沒有把他這個父親放在眼裡,惹出這麼大的亂子,她倒好拍拍屁股走人,卻要他給她收拾爛攤子,擦屁股。

    「不是這樣的。」一直安靜聽著的喬思語打破了尷尬的氣氛,不好意思的笑笑,「是我不小心把照片傳到了屏幕上,我才應該道歉才對,實在抱歉。」

    說一句對不起又不會死,聰明人不會爭這一時之氣,喬思語深諳這個道理,事情不能做的太絕,太絕,後悔是自己。

    「不不不,是蘭依的錯,是她的錯。」說著話,方振雄一把扯過方蘭依,動作粗魯暴躁,顯然他已經壓不住火了,「道歉,聽到沒有?」

    「我……」方蘭依緊咬著牙,她堂堂的千金小姐,怎麼能跟一個泥腿子道歉,這怎麼可以!

    「快點道歉!」方振雄是鐵了心要方蘭依道歉了,凌智第緊摟過喬思語,冷眼瞧著這對父女。

    「我不!」方蘭依怒吼了一聲,豁的站起來就要走,方振雄猛地拉住她,方蘭依掙脫不得,「我絕不會跟這個賤人道歉,是她搶了智第,是她……」

    「夠了!」方振雄話還沒說出口,凌智第便冷聲吼了一句,「方叔,您事情也說完了,可以回去了。」

    凌智第一雙星眸閃著魅惑的光,灼灼的凝望著喬思語,看的人家姑娘一時間慌了神,做什麼?要表白嗎?

    方蘭依驀地一怔,忽的朝凌智第走過來,一把抓住喬思語想要把她從凌智第懷裡扒拉開,喬思語好歹也是一個活人,是你說扒拉就扒拉的么?

    「方小姐!」韓子學一把擋在方蘭依面前,橫亘在方蘭依和喬思語中間,「方小姐,請您放尊重一點。」

    「你!你算個什麼東西,跟我滾開!」方蘭依憤恨不已,連一個衛兵也敢擋她,豈有此理。

    她猛地揚起手朝著韓子學的臉打下去,韓子學眼明手快一把按住她的手,輕輕用力一推,方蘭依便踉蹌了幾下,跌坐在沙發上。

    「夠了,蘭依,你在幹什麼,馬上給我滾出去!」方振雄惱恨不已,他計劃全給方蘭依給毀了。

    方蘭依見他們人多勢眾,占不到什麼便宜,既然她老子都發話了,她此時不滾更待何時,難道要她留下來跟喬思語這個賤人道歉不成。

    方蘭依狠狠的哼了一哼,轉身跑了出去。

    她剛剛跑出門,一輛車直直的朝她開過來,她猛地閃開腳下卻趔趄了一下整個人摔倒在地上。

    「媽的,你怎麼開車的!」方蘭依張嘴便大罵,抬頭看到從車上下來的人,不禁怔住,氣勢一下子軟了下來,「嫻姨……」

    鄭淑嫻瞧了一眼方蘭依,見她狼狽的樣,心裡暗暗地有些不耐,剛才居然還開口罵了她,不知好歹。要不是看她還有幾分用處,鄭淑嫻早就一腳踹了她,還會在這裡跟她費這個功夫。

    「嫻姨,我沒看到是您。」方蘭依趕緊站了起來,挽過鄭淑嫻的胳膊,陪著小心,「嫻姨,我……」

    「上車!」鄭淑嫻不咸不淡說了一句,方蘭依忙不迭的上車,鄭淑嫻可是她在凌家唯一的砝碼,她必須得把握住啊。

    「嫻姨您怎麼會來?」方蘭依不無討好的望著鄭淑嫻,小心翼翼。

    「我去你家看你,傭人說你們到這邊來了,我擔心你,就跟著過來了。」鄭淑嫻冷冷的說道,擔心?她是擔心她自己,她是擔心她自己的凌家女主人的位置。

    「謝謝嫻姨。」方蘭依感激的笑笑,兩人各自心懷鬼胎,彼此都是對方手上的棋子,各有各的目的。

    「那我先走了,昨天的事情,真是抱歉。」方振雄臨出門了還在一個勁的道歉,凌智第面無表情,連應付一下的心思也沒。

    「您慢走。」喬思語臉上始終掛著恰到好處的笑,多一份嫌熱情,少一分嫌冷漠,這種恰到好處往往是最難拿捏的。

    「那個……」方振雄欲言又止,話到了嘴邊就是不知道要怎麼開口,喬思語看著心裡替他著急卻也只能端著。

    「您有什麼事直說好了。」凌智第緊皺著眉,手指摸索著喬思語的香肩,他已經在不耐煩了。

    方振雄終於等到了凌智第的這句話,乾咳兩聲,猶豫道,「是這樣的,今天早上,我們公司很多原本的合作夥伴,都紛紛要取消合作,這……」

    喬思語算是明白了,他來道歉是假,要凌智第幫忙才是真的,不過事情也太湊巧了吧,剛出了昨晚的事,今早就……

    「我知道了,我會跟爸說的。」凌智第淡淡的拋出一句,方振雄長呼了一口氣,連連謝了幾聲才終於出門。

    喬思語回眸看了一眼凌智第,他一點也不驚訝,看來他早就料到,說的也是,以凌氏集團的號召力,誰敢跟惹了凌氏的公司合作。

    凌智第忽的扯過喬思語將她揉進懷裡,心裡那叫一個滿足,「走吧,我們上樓。」大手在她小屁股上捏了一把,喬思語心裡咯噔一下,這是要那什麼節奏啊。

    喬思語抿了抿唇,心下淡淡的失落,他對她來說不過是一個洩慾工具。

    「我累了……想休息。」喬思語淡淡的道了一句,灰溜溜的從凌智第懷裡溜了出去,凌智第心下凌亂,怎麼了?

    他沒有叫住她,更沒有跟她來硬的,就這麼眼睜睜的望著她跑掉,像只躲著獵人的兔子,倉皇而逃,他心底有些憋悶。

    從喬家回來,她有些不對勁,眼底深處總好像藏著一些什麼,看不清,摸不著,讀不透,讓他好不為難。

    韓子學見勢不妙,他這個宇宙無敵超級電燈泡還是趕緊閃人的好,「首長,我先回去了。」說著韓子學就要落跑,凌智第瞧著她上樓的身影,幾分落寞,幾分悵惘,隱隱的還有幾分怨恨。

    「站住!」凌智第收起目光,斂起眼角的疑惑,低頭掃了一眼韓子學,「我們聊聊。」他說完話,便轉身朝廚房走去。

    嗯?

    什麼?聊聊?

    他沒聽錯吧,他跟了凌智第這麼多年,還沒跟凌智第聊聊呢,今天這是抽的哪門子風,韓子學緊皺著眉頭,各種不好的預感,齊齊的湧上來。

    韓子學立在那裡,頭腦里就一個念頭,逃!

    他剛剛做了預備動作,凌智第拿著一瓶酒走了出來,「坐!」凌智第漫不經心的拋出一個字,韓子學怔了怔,聽話的坐了下來。

    「喝吧。」凌智第往韓子學面前的杯子倒了一杯酒,沉沉說道,不等韓子學回答也給自己倒了一杯,但沒喝,他還在隨時準備待命,酒,他向來是不喝的。

    他不能灌醉自己,他就灌醉別人好了。

    幾杯酒下肚,韓子學也就放開了,小臉紅通通的,跟猴屁股似的,讓凌智第瞧著怪逗人的,但他不知為何卻笑不出來。

    「她怎麼了?」凌智第終於開口,語氣淡淡的,但心裡比誰都要著急,她的一個皺眉他看著都會著急,只是他不說,便他自己都不覺得自己對她竟有那麼深情。

    「誰怎麼了?」韓子學已經有些喝蒙了,醉眼迷離的望著凌智第,「誰……誰怎麼了?」話說的結結巴巴。

    凌智第蹙眉,有點不耐,「喬思語,喬思語怎麼了?她今天一個人去見卓少風那個混蛋,我還沒教訓她,她倒是生氣了,她知不知道有多危險。」



    上一頁 ←    → 下一頁

    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
    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