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上校的小夫人 » 第63章 自願獻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上校的小夫人 - 第63章 自願獻身字體大小: A+
     

    「這個我知道。」熟悉到刻骨的聲音,喬思語抬頭,幾個全副武裝的人沖了進來,幾下就制服了卓少風那幾個保鏢,凌智第緊步上前,不等卓少風反應過來,就一把將喬思語攬入懷裡。

    「智第!」喬思語猛地抱著凌智第,凌智第本來還燃著怒火的心,頓時沒了火氣,「你來了!」

    「沒事了。」凌智第不由自主的在她額頭上印了一個吻,她是真的害怕了,他攬她入懷,感覺得到她的顫抖。

    她不只是害怕,還有失落,但在凌智第到來之後,那些失落悄然消失。

    「凌少?」卓少風不敢相信的望著凌智第,他怎麼會來?

    「詩嫣,詩嫣……」王丹鳳小跑著沖了進來,看都沒看喬思語一眼,直直的沖向一旁立著的喬詩嫣,「詩嫣,你怎麼樣?有沒有事?你怎麼拿著刀啊!」

    凌智第把喬思語攬在身後,他的手下控制住了卓少風的保鏢,卓少風保鏢再怎麼精英也不能跟軍人比。

    卓少風顯然心底沒底氣,手下人都被制服,他再怎麼厲害,也沒用,「凌少……」

    「詩嫣,我們走,我們回家!」王丹鳳拉住喬詩嫣就要走,全然不顧凌智第他們,還真是卸磨殺驢,過河拆橋。

    「我不要走,我要跟少風在一起。」喬詩嫣話音未落,一把掙開王丹鳳的手就朝卓少風跑過來,卓少風嘴角揚起一絲得意的笑。

    「凌少,這你情我願的事……」卓少風的冷笑著聳聳肩,一副破皮無賴的模樣,氣的消失於牙根痒痒。

    「詩嫣,你胡說什麼,你還得出國讀書呢。」王丹鳳抓住喬思語,犀利的眉眼掃過她,「不行!」

    喬詩嫣不管不顧使勁推開王丹鳳,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你懂什麼,我不要去留學,我要跟少風在一起,我已經是少風的人了,我們已經上床了……我們……」

    「啪!」只聽到一聲清脆的巴掌聲,他們看過去的時候就只見喬詩嫣怔怔的立在那,捂著臉,王丹鳳氣的渾身發抖,「給我回去!」

    「不!」喬詩嫣大哭,這還是第一次,王丹鳳第一次打她。

    王丹鳳這人雖然刻薄也很兇悍,但很少動手。她雖然對喬思語冷言冷語,沒個好臉色,但從沒打過她,喬思語她都不會打,更何況是她的寶貝女兒喬詩嫣。

    王丹鳳幾乎是生拉硬拽把喬詩嫣給拖了出去,喬詩嫣死命掙扎,還在喊著卓少風的名字,凌智第給手下人遞了個眼色,手下人便帶著喬詩嫣出去。

    「少風,救我!」喬詩嫣還在那裡哀嚎,一聲又一聲的少風叫的喬思語胃裡一陣噁心,喬詩嫣怎麼就鬼迷心竅了呢。

    「凌少,你也看到了……是她自願的,我可沒有強迫她。」卓少風大搖大擺的走到一邊,忽覺背後一陣涼意,他驀地站住。

    「她……我不在乎,我在乎的是我老婆,喬思語。」凌智第嘴角閃過一絲森冷,他握著槍槍口死死地抵著卓少風的後背,槍口一點一點的上移,卓少風只覺得有嗖嗖的冷風往他身體里灌。

    槍口終於抵在了他的後腦勺,喬思語怔怔的看著,凌智第帶著槍她自然不覺得奇怪,但沒想到他會拿出來,用在卓少風身上。

    「凌少,這回我的錯,我只是跟凌少奶奶開個玩笑,畢竟我們過去也還是朋友,玩笑,玩笑而已。」卓少風緩緩地舉起手來,臉上的肌肉一顫一顫的,「真的只是玩笑,至於那個喬詩嫣……放心,我對她沒意思。」

    玩笑?

    在凌智第眼裡,只要是跟喬思語有關的,就不會是玩笑。

    「凌少,你看我們兩家也算是世交,你就放了我這一回,我保證不再犯。」卓少風訕笑著討饒,胳膊上被喬思語劃破的傷口還在滴答滴答往外滴血。

    「嗖」的一聲細小的聲音劃過耳際,子彈直接沙發轟出一個洞來。

    「啊!」卓少風尖叫一聲,腳下一軟,「砰」的一聲跪倒在地上,子彈從他腦袋前擦過,「這一次,沒打中是我失誤,下一次……絕不會。」

    卓少風整個人癱軟在地上,簡直是嚇尿了節奏。

    凌智第居然開槍了,喬思語愣在那裡,瞪著面前的這個男人,他說的每句話都讓她心下不由得悸動,可這個男人……不是她的。

    喬思語神情蒙上層層落寞,但轉瞬即逝,她緊緊地依偎在他身旁,第一次像乖乖的做個小鳥。

    「走吧。」凌智第把槍收起來,緊摟著喬思語柔聲道了一句,喬思語答應了一聲,緊跟著他離開這幢房子。

    送喬詩嫣她們回去的路上,喬詩嫣一個勁的叫嚷,一心想要回去做她的卓少奶奶,簡直是魔症了。

    把王丹鳳她們送回家,喬思語沒說什麼,只是想趕緊離開這個地方,凌智第卻拉住了她,淡淡的一笑,抬眸望著王丹鳳,王丹鳳討好的笑,「以後……」凌智第壓低了聲音,「以後無論你們發生什麼,不準,不準再找我老婆。」

    嗯?喬思語倏忽一怔,王丹鳳臉上的笑立時僵在那裡,凌智第噙著一抹冷笑,摟著喬思語出了門。

    「詩嫣留學的事情,是你……」喬思語話還說完,凌智第便將她人攬進懷裡,雙手動作溫柔摩挲著她的背,不停地在她的臉頰上輕吻。

    那種輕柔誘人的觸感讓她一點也不想掙扎,只覺得舒服極了,喬思語心下的失落感終於慢慢緩和下來,直到將她吻的透不過氣,他才鬆開她,緊緊地摟著她,小心翼翼的樣子讓喬思語心裡柔軟的緊。

    他……溫柔起來簡直不像人。

    喬思語抿了抿唇,小臉一陣嬌紅,他的溫度,還停留在嬌嫩的唇上,是一種難以言喻的滋味,叫人上癮。

    「謝謝!」喬思語輕聲道,心下的失落散盡了大半,儘管想起王丹鳳的話還會覺得苦澀,但也習慣了。

    「謝什麼?」凌智第抱緊她,生怕她飛出去一樣,他本來還想給她點教訓瞧瞧,但目光觸到她眼底的失落,便什麼教訓都拋到了腦後。

    她需要的不是教訓,從來都不是,而是愛……凌智第似乎那麼點開竅了,他吻著她光潔滑膩的額頭,「你是我的……」

    「你的什麼?」喬思語抬眸盯住他的眼睛,她是他的什麼?床上用品,還是寵物?又或者是其他!

    她需要一個答案,儘管她心裡已經有了一個答案,他不是說過的嗎,她只是他的床上用品,無論是她動了情還是動了心,都跟他無關。

    凌智第沒想到喬思語會這樣問,一時啞言,他不知道他曾經的一句氣話在她心裡留下了多麼深的傷口。

    等了好一會,凌智第也沒有回答,他找不到詞來形容,她是他的什麼?

    喬思語咬了咬唇,呼了一口氣,嘴角的笑淺淺的,不仔細根本看不到,「算了,我知道了。」

    他會救她,會照顧她,也會對她溫柔,但……獨獨不會愛她,她有些明白了,又有些糊塗了。

    一步一步,一點一滴,兩人直接的鴻溝卻越來越寬。

    凌智第嘴角顫動了幾下,似乎想要說點什麼,「首長,太太,到了。」韓子學忽然出聲,喬思語沒再多說什麼,開門下了車。

    凌智第心裡倏忽一怔,有種要失去她的感覺。

    別墅門外有輛車停在里,凌智第蹙眉,緊步上前摟住喬思語,她沒有拒絕也沒有迎合,淡淡的,他摟著喬思語的手越發的用力,帶著些細碎的疼。

    「怎麼了?」喬思語掃了一眼那輛車,嘴角淡淡的勾著,叫人看著有種說不出來的勾人,凌智第心下不禁悶哼一聲,這個女人真不讓人省心!

    「首長,是方……」韓子學的話還沒說完,就看到方振雄從車裡下來,緊跟著他下來是方蘭依?

    她怎麼來?

    喬思語心下有些擰巴,只覺得頭頂上一塊烏雲在飄,今天不是什麼好日子,她緊抿著唇,看著方振雄跟方蘭依漸漸走近他們。

    「方叔。」凌智第淡淡的叫了一聲,以方振雄的身份,凌智第願意叫他一聲叔,已經很給他面子了,方振雄自然是滿口答應。

    方蘭依不情不願的跟在方振雄身後,今天她沒怎麼化妝,整張臉顯得過於慘白無力,臉上的瑕疵也比比皆是,看起來讓人心裡揪的慌。

    方振雄拉過方蘭依,方蘭依微微低著頭,喬思語仍然感覺得到她對喬思語發自內心深處,深深的怨懟。

    「智第,思語……」方振雄討好的望著他們,一個長輩跟一個小輩這樣畢恭畢敬的說話,喬思語很不習慣,凌智第倒是泰然處之,習以為常,跟凌智第比起來,喬思語還真的只一個土雞啊。

    「智第,我……」方蘭依剛想要說話就被方振雄攔了下來,冷著臉把她攬到了身後,方蘭依恨得牙根痒痒。

    「方叔,您有什麼事?」凌智第似有若無的勾著唇角,語氣沒有溫度,態度疏離的讓人尷尬,「您有事就說吧。」

    喬思語餘光掃了一眼凌智第,他這個意思是連請人家進去坐坐的打算都沒有了,振雄為難的笑笑,但也不敢多說什麼。

    喬思語見他們這樣站在門外說話,多說有些不自在,「方先生,方小姐,有什麼事我們進去說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
    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