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上校的小夫人 » 第56章 這妞在搞什麼?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上校的小夫人 - 第56章 這妞在搞什麼?字體大小: A+
     

    「這次回來,也是因為一個老朋友的兒子結婚,要去參加個宴會,剛好今天是喬剛的生日,就過來看看,沒想到會遇見你。」岳峰眉宇間也浸著欣喜,餘光溫和的打量著喬思語,目光像是能夠看穿一切一樣的犀利,但並不讓人覺得不安,反而是帶著一些長輩才有的心疼愛憐。

    喬思語微微的笑,回眸望了一眼喬剛的墓碑,「謝謝您的關心了,我爸她應該會很高興的,謝謝……」

    「你的手……手怎麼回事?」岳峰看見了喬思語包著紗布的手,剛才太激動沒有注意,這會才看到,「沒事吧?」

    喬思語笑笑,看了一眼受傷的手,「沒……小事情,不小心被刀割傷了,過幾天就沒事了。」

    聽到喬思語這樣說,岳峰似乎舒了一口氣,擔心的望著喬思語,「沒事就好,沒事就好……以後可要小心。」

    喬思語淺笑依依,點點頭。

    雖然對喬剛的印象不多,而且經過歲月的洗滌,也越發的的模糊,不過記憶里喬剛一直對她很好,當親女兒一般對待。

    「這是我的名片,你無論有什麼事都可以找我,思語。」岳峰口袋裡掏出一張名片遞給喬思語,喬思語微微一怔,接了過來。

    「嗯,謝謝!」喬思語明媚的笑,見到喬思語如此,岳峰顯然是舒了一口氣,這些年實在是苦了她了。

    兩人一路說了很多,應該說岳峰問了很多,除了問了一下王丹鳳和喬詩嫣,焦點基本上都在喬思語身上,這個人對她似乎很關心……喬思語心裡感覺怪怪的,但卻一點都不覺得不安。

    「我送你回去。」岳峰提議道,其實他想看看喬思語現在生活的怎麼樣,他望著她,眼中慢慢的疼惜還有說清楚的歉意,像是虧欠她什麼,看到她如今生的如此清麗絕倫,氣質淡然,懸在他心裡那塊大石頭終於放了下來。

    「不用了,我開車過來的。」喬思語微微側著身子,恭敬得體,岳峰有些失望,卻也沒有讓喬思語為難,只是一再叮囑她有事情找他,才你上了車離開。

    喬思語望著遠去的車子,心生感慨,低頭看了一下手上的名片,嘴角不由得揚起一絲笑意來,「太太?」

    不知道什麼時候,韓子學跑了過來,「太太,那個男人?」韓子學抬眸望著遠處漸行漸遠的車,欲言又止。

    「我爸的一個老朋友。」喬思語沖著他揚了揚手裡的照片,又看了一眼車離去的方向,淡淡道,「走吧,回去吧。」

    爸?

    韓子學倏忽一怔,愣了好一會才反應過來喬思語說的是喬剛,這個資料上有,韓子學清楚,便也沒有追問,上了車。

    「太太,首長已經回來了,正在家裡等著,叫我們趕緊回去呢。」韓子學一邊開車,一邊道,間接埋怨喬思語在墓園呆了太長時間了,那地方多陰啊,萬一出點事怎麼辦?

    喬思語若有所思的點點頭,擺弄著手裡的名片,「天幕公司的總裁誒。」喬思語低聲淡淡道,真是沒想到喬剛也認識這樣的大佬,要是知道這事,王丹鳳肯定坐不住了,想著王丹鳳不禁無奈。

    喬剛只是一個廠子的技術指導,因為一次員工操作失誤導致了爆炸,喬剛就死在這場意外之中,想到這喬思語腦海中不時的浮現,喬剛那溫文爾雅的模樣,待人客氣周到,她還記得小時候家裡有很多書。

    她小時候一直不明白喬剛怎麼會娶王丹鳳這樣的潑婦,滿眼只看得到錢的女人。直到聽鄰居李大媽不經意提起,說是喬剛一直單身到三十歲,都沒結婚,說是心裡有個人……那人是誰也沒人知道。

    後來王丹鳳看上了喬剛,窮追猛打都沒用,不知道怎麼著,就懷了喬剛的孩子又流產了,鬧了小半年,喬剛因為愧疚才娶了她,後來收養了喬思語,王丹鳳也生下了喬詩嫣。

    也不知道李大媽說的是真是假,只是覺得又是一個不得已的故事,這樣想想,喬剛跟凌昊天似乎一樣。

    遠遠的就看到凌智第等在門外,穿著襯衫長褲稍顯涼薄的風裡,信手抄著褲兜,漫不經心霸道不羈,清冽的眸子始終注視著他們的車。

    喬思語凝望著他,心底的某些地方開始淪陷。

    「怎麼這麼晚才回來?」凌智第拉過喬思語的手,握在手裡,「明明是夏天,手怎麼會這麼冷,你……」

    「我去了一趟墓園,今天是我爸的生日。」喬思語沒打算隱瞞,也省的韓子學難做,乾脆自己交代,坦白從寬抗拒從嚴。

    「走吧,爺爺他們都在等著我們呢。」凌智第順手將喬思語摟進懷裡,手在她肩膀上摩挲,餘光睨著她,檢查報告他已經知道,喬思語神情還算正常,「我們會有孩子的。」凌智第驀地來了這麼一句。

    喬思語忽的抬頭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緩緩地眯起眼睛,不以為然的撇撇嘴,「誰要跟你生孩子!」

    「你啊……」凌智第淡淡的勾起唇角,居高臨下的瞧了喬思語一眼,冷冽的眸子里閃過一絲狡黠,「不過你這樣可不行,你得努力才行。」

    喬思語臉色倏忽一變,凌智第得寸進尺的功夫還真不是蓋的,喬思語沖著他揮了揮拳頭,「胡說什麼?小心我揍你!」

    「你放心,我也會努力的。」凌智第一本正經的凝望著喬思語,驀地壞笑,不等她反應便抬手在她鼻子上颳了一下,「走吧,妖精……快點吃飯,晚上……我們還得努力呢,我想要個足球隊,辛苦你了……」

    你當我母豬啊,足球隊!

    「要不折衷一下,我委屈一點,就……籃球隊吧,不過得把替補算上。」凌智第一臉委屈,好像吃了多大的虧似的,喬思語真是恨得牙痒痒,受傷的手使不上勁,另一隻又被凌智第這個混蛋緊緊握著,只能瞪著他,好歹過過眼癮。

    喬思語剛進餐廳就聞到撲鼻而來的飯香,想起昨晚吐得天花亂墜,喬思語心裡不禁有些犯怵,不是又要吃那些補品吧。

    「思語,快點坐下吃飯。」凌震見他們進來,樂呵呵的招呼著,臉上的皺紋都笑成了一朵花,「快點!」

    鄭淑嫻臉上堆著笑,不咸不淡的掃了喬思語一眼,神情那叫一個意味深長,簡直了,喬思語渾身一個激靈,乖巧的笑笑坐下來。

    「怎麼回來得這麼晚,你手上還有傷,注意點。」凌昊天望著喬思語,沉沉道,帶著些長輩的嚴厲,卻也不讓人覺得害怕,反而是安心。

    「怎麼這麼晚才回來,怎麼樣……」喬思語屁股還不坐熱,鄭淑嫻就迫不及待開炮,看著喬思語的雙目中沉著絲絲戲謔。

    檢查結果,鄭淑嫻明明知道,卻還要在這眾人面前提起,擺明了要給喬思語難看。

    喬思語還沒反應,就只覺得身旁那位冷意逼人,性感的唇微微開闔,似乎要說些什麼,喬思語淡淡一笑,悄然按住了凌智第。

    嗯?

    凌智第凝眸睨了一眼喬思語,這妞搞什麼?

    不等鄭淑嫻話說完,喬思語就笑著打斷,嘴角淡淡的勾著,明明是盛氣凌人但讓人看著卻多了幾分的溫柔,「路上有點耽擱了就回來晚了,對了,嫻姨,我今天從醫院檢查出來看到了您……您怎麼了?是哪裡不舒服嗎?」

    鄭淑嫻沒想到喬思語會說這話,這猛地被拆穿,她不禁心虛的很。

    「你去醫院了?」凌昊天臉色忽的一沉,聲音低沉的很,聽著讓人有種說不出的壓抑感,心裡惶惶的。

    凌昊天話音未落,凌震他們也齊齊的望著鄭淑嫻,凌震臉色有點不對勁,但也沉默著沒有多說什麼,氣氛一時間有些尷尬。

    大家心知肚明,她鄭淑嫻去醫院幹什麼?還是去的喬思語去做檢查的醫院,她目的是什麼,還不夠明確嗎?

    鄭淑嫻驀地一怔,好歹也是見過些世面的,她很快便緩過神來,剛要回答喬思語看準時機繼續打斷,「嫻姨,您是不是哪裡不舒服?我本來還想著叫韓子學叫您過來,不過看您走的匆忙,沒來及。」

    喬思語話說的乖巧,小眼神卻叫一個犀利,都說她不是聖母,想在她身上討嘴上便宜,沒門!

    「是吧,子學?」喬思語回頭望向韓子學,韓子學立即恭敬的點頭,這下鄭淑嫻可不能再說她是看錯了吧。

    「我……」鄭淑嫻心下懊惱的很,凌昊天交代過她不要過問凌智第和喬思語的事情,更不能插手,她這是犯了忌諱了。

    喬思語莞爾一笑,眸子半眯著,仔細的打量著鄭淑嫻,等著鄭淑嫻回答,卻只聽到耳邊傳來凌智第的低沉壓抑的聲音。

    凌智第忽的冷哼一聲,淡淡的勾著嘴角,似笑非笑,「嫻姨……還是,您有什麼難言之隱呢?」凌智第話說的委婉,卻不客氣。

    喬思語微微顰眉,飯桌上的氣氛簡直不是人呆的了。

    鄭淑嫻冷著眸子盯著喬思語,卻不敢對凌智第怎樣,「我……忽然有點頭疼,就去醫院看了看。」

    眾人沉默,她理由之牽強傻子也聽得出。

    喬思語實在覺得氣氛憋悶,好好的吃頓飯,每次總要招惹一些事情出來,真是豪門水深,阿彌陀佛。

    「原來是這樣,大家吃飯吧。」凌震看不過出來打圓場,鄭淑嫻訕訕的笑,心裡只把喬思語恨得牙痒痒。

    「我吃好了,爸,你們慢用。」凌昊天緩緩地站起來,一張剛毅的臉陰霾一片,看的人心裡只覺得壓抑。

    不等大家反應,凌昊天起起身離開,面前的飯根本就沒動,吃個哪門子飽了?

    57章誰要給你生孩子

    看凌昊天這般摸樣,喬思語不禁有些後悔挑起這場口舌之爭,害的大家連吃飯的心思都沒有了。

    「昊天?」鄭淑嫻緊跟著站了起來,要追出去,凌昊天忽的止住腳步,緩緩地轉過身,每個動作緩慢,謹慎,小心。

    「你吃好到書房裡來。」凌昊天背對著眾人冷冷的拋下一句,便拂袖而去,頭也不回,望著他漸行漸遠的背影,喬思語心裡有些堵得慌。

    她不自覺的看向凌智第,但只是餘光,餘光好好的打量著身旁的這個男人,霸道之中總帶著點點沉重,跟他老爸一個模樣。

    鄭淑嫻哪裡還吃得下,只坐了一會就趕緊離開,急急的朝書房的方向走去。

    一頓飯,不歡而散,凌智第倒樂得自在,從凌昊天起身離開的那一刻,他嘴角就噙著淡淡的笑,但喬思語卻只感覺得到他的落寞。

    「忙了一整天,累了吧。洗完澡好好休息。」凌智第抓過喬思語直往懷裡揉,喬思語一時之間有些恍惚,鼻子酸酸的。

    喬思語雙手下意識的抓住凌智第的襯衫,心裡各種滋味一起涌了上來,她若有所思的點點頭,凌智第的大手蹭了蹭她的腦袋,「快去洗澡。」

    她什麼也沒說,只是立在那裡動也不動。

    「怎麼?不聽話,你是不是……」凌智第唇角忽的勾起來,閃過一抹壞笑,不懷好意的盯著她胸前的高聳。

    「嗯?」喬思語絕不會告訴凌智第,聽到自己沒懷孕那一刻她的失落,「什麼?」她黛眉緊蹙,裝作無所謂的模樣,盯著還包著紗布的手,已經好多了,只是偶爾有些隱隱的疼。

    「你是不是想我給你來點硬的?」凌智第眸光燦燦,看的喬思語心下發慌,不由得後退,好似面前站著一野獸。

    硬的?

    什麼東西?

    喬思語眉頭緊了緊,小心臟的跳的厲害,好像什麼被勾搭出來了似的不好的預感,瀕臨腦際,強烈壓迫感讓人喘不過氣來。

    「說什麼呢?」她緊抿著嬌艷的紅唇,不等她反應,凌智第忽的抓住她的小爪子,往他身下一壓。

    「這裡硬的。」他壞壞的斜睨了喬思語一眼,喉結滾動,惹得周遭泛起一片曖昧漣漪,硬的?

    的確,是硬的……喬思語驀地紅了臉,凌智第個混蛋!

    她猛地推開他,凌智第得逞的笑,微微勾著的唇角,勾出恰到好處的弧度來,滿滿的誘惑,看的喬思語小心肝有些不自在起來,「混蛋!」

    凌智第才不會這麼容易就放過她,不由分說的把她勾進懷裡,「好了,我們還年輕,會有孩子的。」

    他的安慰聽上去有些生硬,他凌太子爺什麼時候需要安慰別人,這也是開天闢地頭一遭,你喬思語就偷著樂吧。

    喬思語紅了臉,白了凌智第一眼,「誰要跟你生孩子!」

    「你啊!」凌智第捏住喬思語的下巴,凝著眸子細細的看著她,俏麗的小臉紅撲撲的,蘋果一樣的可口,額……他心底深處有什麼在騷動。

    「你……」喬思語抓住凌智第不老實的手,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放開我,我累了,我要去睡覺。」

    「一起。」凌智第緊緊地摟住喬思語就是不放開人家姑娘,恨得喬思語牙痒痒,卻又拿他沒有辦法。

    「少爺……」兩人正糾纏,聽到卧室門外傳來安管家的聲音,喬思語順勢在凌智第胳膊上使勁擰了一把,凌智第驀地吃痛手上一松,就讓喬思語這個小泥鰍給溜出去了。

    等他反應過來,人家姑娘早跑到另一頭,眨巴著澄澈的眸子,一臉得意,揮舞著拳頭沖著凌智第揚了揚。

    「少爺,老太爺叫您過去一趟。」安管家緩了緩繼續道,凌智第眉峰一點一點的皺起來,低聲答應了一聲,還想跟喬思語說點什麼,就看見人家姑娘愛搭不理的,他壞笑了一下,轉身出了房間。

    見凌智第離開,喬思語呼了一口氣,心裡卻空落落的。

    喬思語苦笑一下,目光流轉之間就看到放在桌上的《簡愛》,她探手拿了過來,不由得想起凌昊天剛才的臉色,雖然是鄭淑嫻先招惹的她,但……喬思語抿了抿唇,乾脆去書房看看凌昊天,跟他道個歉。

    「昊天,我是關心他們才去的醫院,她要是懷孕我當然高興,你難道覺得我會傷害喬思語,傷害智第嗎?」喬思語剛走到書房門外,就聽到書房裡傳來鄭淑嫻的叫囂,「昊天,你為什麼不相信我!」

    喬思語忽的怔住,不知如何進退。

    她以為這麼久他們該談完了,沒想到……情況似乎比她想的還要糟糕,而且凌昊天果然是因為這事情在惱火鄭淑嫻。

    「別說了,記住我說的話,不要過問更不要插手智第和思語的事情。」凌昊天聲音壓抑沉冷,她有點聽不清,但每一個字都像是有千斤重一樣的壓在人心裡。

    「為什麼?」鄭淑嫻大嚷,即使隔著門還是能夠感覺得到她聲音的尖銳刺耳,「為什麼不能過問?我是智第的媽,智第是我兒子!」

    「閉嘴!」一聲厲喝,當空傳來,喬思語心下猛地一涼,有種撒腿就跑的衝動,但腳上就像是灌了鉛一樣,動也動不了。

    鄭淑嫻果然安靜了下來,喬思語即使看不到也可以想像得到凌昊天此時臉色有多難看,喬思語的心不由得揪了起來。

    「智第……智第是我跟淑怡的兒子,淑怡才是智第的媽媽,過去是,現在是,將來也是,這一輩子都是。」凌昊天低吼著,喬思語緊咬著唇,這是她第一次,從凌昊天的口中聽到鄭淑怡的名字。

    她聽得出,凌昊天說出這個名字時的深情。

    「淑怡?又是她!凌昊天,你好狠……」她話音未落,就轉身衝出門去,喬思語來不及閃躲,差點被鄭淑嫻撞個正著。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太過激動,鄭淑嫻腳步一個踉蹌身子失去重心,還好喬思語及時拉住了她,「嫻姨,您沒事吧?」喬思語眉頭微蹙,脫口而出。

    鄭淑嫻這才看清是喬思語,她冷哼一聲猛地推開喬思語,「少在那裡假惺惺,賤人,你這個狐狸精!」

    喬思語心裡唏噓一聲,切,誰稀罕!

    她斂起臉上不小心泄露的擔心,淡淡的掃了一眼鄭淑嫻,無不戲謔的勾著嘴角,「嫻姨您還能罵人,說明您沒事。」

    「你……」鄭淑嫻狠狠的哼了一聲,好一個牙尖嘴利的丫頭,「你給我等著,你……永遠都不會是凌家的少奶奶,你休想,賤蹄子!」

    「如果真的是這樣,我先謝謝嫻姨,反正我也不想呆在這裡。」喬思語冷眼掃了一眼鄭淑嫻,只覺得面前這濃妝艷抹的女人滿身的罪惡。

    反正都撕破了臉,誰也都別藏著掖著了。

    喬思語環抱著雙臂,緊緊地把那本《簡愛》箍在懷裡,立在一旁盯著鄭淑嫻,鄭淑嫻好容易站穩腳跟,咬著牙壓低聲音道了一句,「少在這裡跟我裝,你不想,你不想你會巴不得懷孕,你不就想借著懷孕生孩子套住智第嗎?」

    喬思語心裡倏忽一沉,不是滋味。

    「你跟那個賤人一樣,都想靠懷孕拴住男人,不要臉,賤人!賤人……你們都是賤人!」鄭淑嫻聲音低沉的厲害,畫著濃黑眼妝的眼睛死死地盯住喬思語,「可惜……老子跟兒子一樣的蠢,都被你們這樣賤人騙了,真是蠢貨!」

    喬思語下意識的後退幾步,把自己跟鄭淑嫻之間拉開距離,總覺得這女人已經走火入魔了,葵花寶典練多了吧,說話這麼陰陽怪氣。

    她步步後退,鄭淑嫻卻是步步緊逼,尖利的高跟鞋踩在地板上的聲音,像是敲起的喪鐘,不是吧,這女人……

    「嫻姨,你……」喬思語穩住了心情,餘光掃了一眼書房緊閉的門,心裡想著要是一會動起手來,她得叫多大聲才會有人來救她。

    「你害怕了?」鄭淑嫻目光咄咄,氣勢逼人,她得意地笑,雖然她化了濃妝,但還是隱約看得到她眉眼有些像鄭淑怡,畢竟是親姐妹,都是美人胚子,如今徐娘半老卻也依舊算是風韻猶存。

    「哼,我不會……」鄭淑嫻話還沒說完,喬思語猛地後退腳下不穩,整個人晃了一下,手上抱著的書掉在了地上。

    喬思語心裡不由得著急,立刻去撿,鄭淑嫻卻豁的愣在那裡,「這本書……是她?她回來了?」

    喬思語怔住,只覺得背後嗖嗖的涼意,下意識的環顧四周,哪有什麼人?

    喬思語心下沉了沉,趕緊撿起地上的書,還沒說話,忽聽到書房的門響了一下,緊接著被打開,凌昊天就立在那裡,標杆一樣。

    「思語?」凌昊天一眼就看到喬思語,見到凌昊天喬思語心裡暗暗地舒了一口氣,「你怎麼還在這?」

    喬思語抿抿嘴,話還沒說出來就看凌昊天朝她們走來,直逼鄭淑嫻,鄭淑嫻顯然是怔住了,好一會才緩過來,「哦,我見思語在這,就叮囑她幾句,要她小心……」

    「小心?」凌昊天濃黑的眉頭忽的蹙起,她要小心什麼?

    鄭淑嫻冷瞧了凌昊天一眼,眼底深處是掩著愛和恨,這麼多年,她處心積慮才把凌昊天從鄭淑怡手裡奪過來,他卻從來沒有睜眼瞧過她一眼,現在到對這個喬思語這麼上心,照顧,簡直把她當作女兒!

    而她呢?她什麼都沒有,一無所有。

    「小心保重身體……」鄭淑嫻沉著臉補充道,臉色沉沉,她微微低著頭,喬思語看不到她此刻的目光,卻還是覺得她餘光始終盯著她手裡的書,光是想想都覺得讓人不寒而慄。

    「回房間吧。」凌昊天不想再跟鄭淑嫻糾纏,鄭淑嫻也不多話,只是意味深長的瞧了喬思語一眼。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
    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