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上校的小夫人 » 第55章 墓園遇故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上校的小夫人 - 第55章 墓園遇故人字體大小: A+
     

    「詩嫣!」喬思語火急火燎的趕過來,一把蹲下來抱住喬詩嫣,喬詩嫣哭的梨花帶雨,狼狽的很,「沒事吧?快起來!」

    喬思語本來還在惱火,但一看到喬詩嫣這副可憐模樣,心也硬不起來,畢竟兩人也做了這麼多年的姐妹,多少是有些感情的。

    「都散了,散了!」韓子學睨了一眼蹲在地上的喬思語,幾聲厲喝,人群才不情不願的離開。

    「是你……」喬詩嫣恍惚的抬起頭,長發凌亂,臉上的妝都哭花了,喬思語凝望著她,點點頭。

    她伸手想要把喬詩嫣扶起來,誰知喬思語猛地一推,喬思語沒有反應過來,腳下一崴,整個人失去平衡,好在韓子學眼睛手快,扶住了喬思語。

    「太太!」韓子學扶穩喬思語,不無擔心的看著她,眉頭都擠在了一起,她可是他首長的女人,要是有點損傷,以凌智第的性子,就沒人活得了,「你幹什麼你!」韓子學沖著喬詩嫣怒吼一聲。

    喬思語穩住身子,連呼了幾口氣,緊皺著眉頭懊惱的望著喬詩嫣,這人是怎麼了,「詩嫣?」

    喬詩嫣掙扎著站起來,狠狠的瞪著喬思語,那眼神鋒利的像是要殺了喬思語似的,「都是你……都是因為你!喬思語,你夠狠!」

    「為什麼?為什麼非得拆散我跟少風,你是不是毀了我你才高興,我恨你……我恨死你了,喬思語!」說著話,喬詩嫣向著愣在那裡的喬思語衝過來,韓子學猛地擋在喬思語面前,順手一推喬詩嫣直接跌坐在地上。

    「不準放肆!」韓子學咬著牙,目光鋒利耀眼,渾身透著冷意,「你再敢對太太動手,你……死定了!」

    喬詩嫣忽的一怔,目光有那麼一瞬間的恍惚,太太?喬思語成了太太?呵,喬思語驀地冷笑,「喬思語,我恨你……」

    喬思語給韓子學遞了個眼色,韓子學雖然擔心,但也還是把路讓開,眸光始終追隨著喬思語,小心警惕,喬思語冷冷的睨了喬詩嫣一眼,「因為卓少風?」

    「是……是因為少風,不是你……不是你多管閑事給我媽錢叫她送我出國留學,少風會跟我分開嗎?」喬詩嫣緊咬著牙關,一張還算清秀的臉擰巴的不成樣子,「都是因為你,因為你……我馬上就要成為卓家少奶奶,是你毀了我,毀了我的一切!」

    喬思語怒吼,引來路人紛紛側目,她哭喊著,咬牙切齒的樣子讓喬思語看著心寒,「是你……都是你狗拿耗子!」因為氣憤,喬思語話說的結結巴巴,但每一個字都浸著令人難耐的恨意,使得人只覺得透骨的涼意。

    「留學?」喬思語不禁皺眉,自從上次之後,她就沒有見到過王丹鳳,連電話都沒有打過,哪裡還有機會跟她商談喬詩嫣出國留學這樣的大事,儘管她知道讓喬詩嫣出國是王丹鳳人生的頭等大事,但……跟她有毛關係?

    「你少裝蒜!」喬詩嫣冷哼一聲,恨恨的瞪著喬思語,「為什麼?為什麼你從小到大什麼都比我好?為什麼所有人都喜歡你不喜歡我?為什麼,你而在再而三的毀了我的一切!你把少風還給我……我告訴你,我是不會出國的,不會……你休想!」

    喬詩嫣說完便掙扎著從地上爬起來,招手攔了一輛計程車,等到喬思語反應過來,她已經離開。

    「太太,要不要追上去?」韓子學緊盯著那輛計程車,心裡暗中記下了車牌號,轉頭望著喬思語。

    王丹鳳要送喬詩嫣出國,用的錢是……那五百萬。

    喬思語心裡猜測到了七八分,喬思語緊緊地皺了皺眉頭,沒有立即回答韓子學的話,只是朝著他們停在咖啡店門前的車走去,「走吧……」

    「嗯?」韓子學不由得一怔,小心的睨了喬思語一眼,「去哪裡?」

    「回……」那一個『家』字到了嘴邊,喬思語還是把它咽了回去,「回凌家大宅……」喬思語臉色沉了沉,要不是凌智第,她跟凌家實在沒有半毛錢關係,不久之後,恐怕連這半毛錢的關係也沒有了。

    那裡是凌智第的家,不是她的,儘管凌智第不承認,儘管喬思語想承認。人就是是這樣,往往都是事與願違。

    韓子學心下暗自呼了一口氣,點點頭,引著喬思語向著車走去。回凌家大宅的路上,喬思語始終沒有說話,沉默的讓人擔心,韓子學不時的透過後視鏡看一眼喬思語。

    「等等!」喬思語忽的開口,臉上掛著幾分疲憊,「停車……」喬思語淡淡道,韓子學也不多問什麼,把車靠路邊停了下來。

    「你等我一下。」喬思語交代了一聲便下了車,朝著馬路對面跑過去,綽約的身影在微涼的風裡,灼灼,惹人注目。

    不一會,喬思語就抱了一捧百合上了車,車裡登時瀰漫著一股淺淺淡淡的香氣,似有若無,沁人心脾,讓人著迷……

    喬思語淡淡的勾著唇角,似笑非笑,仔細的打量了一番手上的百合,表面上風平浪靜,沒有半點情緒,良久才悠悠道了一句,「去……遼海墓園。」

    墓園……韓子學驀地回頭,以為自己聽錯了,這時候去什麼墓園?喬思語緊抿著紅唇,點點頭,「走吧。」她淡淡道,韓子學也只好點頭答應,心不由得揪了起來,挺不是滋味的。喬思語的資料是他查的,他知道喬思語的身世,她去墓園……看誰?

    她差點忘了,今天是那麼重要的日子。

    喬思語心裡不由得抱歉,抬眸望著窗外的天,已經過了正午最熱的時候,空氣里透著涼意,很舒服。

    韓子學雖然很想問點什麼,但看到喬思語心情似乎好很多,也算是鬆了一口氣,忽的手機響了一下,他低頭看了一眼,「太太……」

    「什麼事?」喬思語輕聲道,眸子依舊望著窗外,深沉幽邃,天邊的太陽,緩緩西陲,周圍暈了一片紅,似乎在醞釀著夕陽西下。手中的百合,新鮮的很,白嫩的花瓣上還點著幾滴水,原本緊蹙的眉頭緩緩地舒展。

    「我派人查了那輛計程車。」韓子學沉沉道,雙眼直視著前方,頓了頓繼續說,「喬詩嫣已經回家了,您放心。」

    喬思語微微頷首,不禁感慨韓子學的細心,怪不得凌智第這麼器重他,雖然是個小小的衛兵,但處事卻是嚴謹細緻的很,「謝謝……」喬思語莞爾,心下的大石暫且放了下來,她的確在擔心喬詩嫣還會去找卓少風。

    韓子學不好意思的笑笑,臉上的緊張褪去大半,深呼了一口氣,故作鎮定,「不用,這都是我份內事。」

    喬思語也不矯情,淡淡的笑,繼續望著天邊漸垂的太陽,心裡沉甸甸的。

    繞過大半個城市,車子終於停在遼海墓園外,喬思語稍稍有些猶豫,還是捧著花下了車,韓子學本來要陪著去的,喬思語拒絕了。

    「我很快回來。」喬思語唇角微揚,嬌俏的小臉不知道何時添了幾分陰霾,話音未落便孤零零的朝著墓園裡面走去。

    正直盛夏並不是掃墓的時候,墓園門外凄冷的很。韓子學心裡雖然不放心,但喬思語堅持他也沒辦法,只能皺著眉頭盯著手腕上的表數著喬思語離開的時間。

    喬思語盯著面前的墓碑,望著墓碑上的照片,照片的男人已經變得陌生,看見時也只是腦海中少得可憐的回憶,「爸……」喬思語緩緩地蹲下身子,今天是喬剛的生日,喬剛也就是王丹鳳的老公,喬詩嫣的父親。

    喬思語每年都會來,今年差點忘了。

    喬思語蹲下身子,收拾了一下墓碑周圍的雜草,看這樣子,今年王丹鳳他們又沒來。喬思語能記得的王丹鳳來掃墓,也都是四五年前的事情了,要不是有喬思語照看著,估計這墓都能成荒墓了。

    她無奈的搖搖頭,拿到喬剛事故賠償金之後,王丹鳳就再也沒有說起喬剛,偶爾別人提到她也是冷哼,一副不屑的模樣。喬思語這麼努力對喬詩嫣好,只是不希望她變成王丹鳳那副樣子。

    「你是……」她正思忖著,忽然聽到一個聲音沉沉響起,帶著疑惑,喬思語下意識的轉過頭來,只看到一個西裝革履的男人站在她面前,手上捧著小雛菊。

    喬思語緩緩地站起來,仔細打量了一下面前的男人,看上去有四十多歲的樣子,得體的黑色西裝,鼻樑上架著一副眼鏡,看著她的樣子有些很是激動,儘管可以壓抑,盡量讓自己顯得淡然。

    她還沒來及開口,那人繼續道,「你……就是思語吧……」那人說出她的名字,喬思語不禁一怔,男人掩飾不住的激動,但原本就沉穩的性子讓他看起來沒有那麼不知所措。

    她猶豫了一會,還是點點頭,「您是……」她掃了一眼他手上捧著的小雛菊,眼前的不時的浮現過去幾年,每次喬剛生日的那天他墓碑前都會多一捧小雛菊。

    小雛菊是喬剛最喜歡的花,剛才花店裡沒有,她才選了百合。她隱隱的猜得到這男人和喬剛是認識的,而且還是有些私交的朋友。

    「我是岳峰,是你爸……喬剛的朋友。」岳峰扶了扶鼻樑上的眼鏡,先是彎下身子把小雛菊放下,才又站起來望著喬思語,「你都長這麼大了。」

    岳峰……喬思語心裡念叨著這個名字,隱隱的有些熟悉,但也想不起來,況且這名字也不算是特別,記岔了也是有可能的。

    「這麼多年一直來看爸爸就是您?」喬思語嘴角緩緩地揚起,不由得驚喜起來,「謝謝你,謝謝!」

    「不是……」岳峰擺擺手有些無奈,他為難的淡淡一笑,「我這些年一直在國外,後來知道喬剛出事,但是回不來每年只能叫墓園的人幫忙送花來,小雛菊都是我在國外選好,郵寄過來的。」

    怪不得,喬思語從來沒有見到過送花的人,原來是墓園的人。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
    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