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上校的小夫人 » 第46章 你別亂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上校的小夫人 - 第46章 你別亂來字體大小: A+
     

    凌智第一把捏住她的下巴,手上緩緩地施力,「滾?滾床單的話,行。」凌智第豁的鬆開她的下巴,喬思語盯著他,兩人之間氣氛僵硬到極點。

    他們在床上從來都是默契的,但現在似乎有了些不同。

    「你放心,你需要我隨叫隨到。」喬思語倏忽推開凌智第,「反正我只是你買來的而已。」喬思語賭氣,心下一陣不舒服,凌智第沒注意被她鑽了空子,她總想著逃?

    為了誰?

    「是誰?」凌智第扯住喬思語,直接將箍進懷裡,喬思語心下無奈,掙扎也脫不了身,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什麼是誰?喬思語不無懊惱的望著凌智第,這個總是將她吃干抹凈的混蛋,她偏偏還就……還就捨不得,不信她不能讓自己沉淪在一個根本對她沒意思的男人身上,不可以,她不可以這麼墮落。

    愛情,對,她要愛情。

    顯然凌智第這個混蛋只要高潮,喬思語咬著唇,「什麼是誰?」她黛眉微蹙,凝眸盯著凌智第。

    凌智第驀地冷哼,幽森眸子里閃著灼灼的光,看的喬思語心裡惶惶的,小心臟突突的跳簡直要跳出來一樣,「男人?」

    男人?喬思語一頭霧水,她裹緊被子不由分說的下了床,凌智第邪笑著睨了喬思語一眼,惡魔附體一般,「是你那個叫郭振明的上司?」凌智第強壓著心頭的怒火,聲音暗啞漠然,充斥著涼意,讓人不寒而慄。

    嗯?喬思語回眸望著凌智第,他想要幹什麼?怎麼又扯到郭振明身上去了。

    「我滾了。」喬思語踮起腳,雖說是夏天,但是光腳踩在地板上還有一種透心的涼意,讓人渾身雞皮疙瘩,「如你所願。」

    「如果你不想他死的話。」凌智第沉著臉幽幽道,他支著身子坐起來,冷冽的眸子盯著喬思語,喬思語驀地一怔,緩緩地回過頭。

    「你別亂來。」喬思語脫口而出,眸光警惕,她不就是動了他母親的照片嗎?怎麼就被他攆著滾蛋,還要被他威脅,她招誰惹誰了!

    喬思語心下一陣委屈,恨不得撲上去咬凌智第一口,不等她反應凌智第已經到了她跟前,一把把她推向牆,腿牢牢地抵住她的身子。

    「凌智第!」喬思語忍無可忍,無須再忍,可惜……她不得不忍,對手可是凌智第,凌氏集團的太子爺,她一個小螞蟻小白兔怎麼惹得起。她惹不起也不能牽扯到別人,更何況還是郭振明。

    喬思語緊抿著唇,眼眸張的大大的,死死地盯著凌智第,「你到底想怎樣?要我滾的是你,現在讓我滾的也是你,你……」

    凌智第雙手按在牆上,將喬思語罩住,逃脫不得,「是他嗎?是你那個窩囊廢上司,你居然喜歡他?你口味真重!」

    凌智第劍眉上挑,話說的刻薄,他就是這樣,遇到自己不舒服的人和事,就不由得刻薄起來,非得把人傷了又傷。

    怎麼說話呢?喬思語暗暗皺眉,還沒搞清楚凌智第為何無緣無故提起郭振明,只覺得凌智第話裡有話,她心裡泛著陣陣無奈,卻不知凌智第此刻心下酸酸的不是滋味。

    喬思語凝眸望著他,沉默,無盡的沉默,她能怎樣呢?她小細胳膊怎麼能夠扭的過大腿呢,她不是聖母,也不可能是聖母,她得把自己保護好才行,沒功夫為了爭一時口舌之快就得罪凌智第。

    她心下很是無力,對凌智第對自己,對現在的一切。

    其實只要他開口說一句,留下她,就完事了嘛,但他非得不說,非得僵著,弄得彼此心裡不痛快。

    凌智第冷著眸子盯著她,似乎在等著她說些什麼。出乎意料她什麼也沒說,也沒替那個郭振明辯解什麼,這讓他心裡舒服了幾分,但一看到她倔強執拗的表情,他不由得來火。

    等等……喬思語腦海里忽然閃過一個念頭,她似乎發現了什麼了不得的事情。

    他剛才說,她喜歡郭振明?

    喬思語驀地抬頭迎上凌智第冷澈的眸光,唇角似有若無的勾著,似笑非笑的看著他,看的堂堂一個上校,渾身發毛,「你不會是……」

    喬思語眼底沉澱著絲絲狡黠,她煞有介事的渾身把凌智第從頭到腳打量了一眼,他一絲不掛……身材好好。

    「不會是什麼?」凌智第被她看的不是滋味,身下一股子燥熱湧上來,性感的喉結頗為應景的滑動了一下,這個女人……

    「你不會是吃醋了吧。」喬思語挑著好看的眉眼,細細的盯著凌智第看,像是把這個人看的透透的一般,「你在吃醋。」喬思語饒有興緻的輕點下巴,嘴角噙著怪笑,不懷好意的望著他。

    開什麼玩笑?

    他會吃醋?凌智第不以為然的冷哼一聲,原本沉沉的臉龐,以不可思議的速度閃過一絲紅暈,他吃醋了。

    「胡說什麼。」凌智第按住她的肩膀,喬思語小臉滿是淡然,睜大澄澈的眸子望著他,望他心裡竟然有點……

    該死,凌智第暗暗咒罵,「是你自己勾三搭四,上男人車,跟男人到酒店,各種不守婦道,還說我吃醋,笑話!」

    嗯?喬思語不由得凝眉,「勾三搭四,上男人車,跟男人到酒店……你怎麼知道?」喬思語忽的仰起誘人的小臉,紅撲撲看著就讓人心裡饞得慌。

    喬思語審視的打量著凌智第,不慌不忙的道了一句,「你……跟蹤我。」她不是在問,她是在陳述事實,「你……」喬思語心下冒出一個想法,把她的心弄得燥燥的,他該不會是喜歡……

    「哼!」凌智第笑哼了一聲,嘴角不咸不淡的勾著,「笑話,跟蹤你……只是想看看你做的那些破事,吃醋?開什麼玩笑?說你是我老婆,不過是給爺爺他們看的,你……喬思語只是我的寵物而已,不要高估了自己。」凌智第話說的義正言辭,卻不知道字字猶如利刃一般割在喬思語的心上。

    原來不過如此……是她自作多情了,說的也是,從一開始到現在他都只拿她做寵物。是她自己一不小心著了他的道,動了心多了情,陷了進去。

    是她自己不好,與人無尤,喬思語深呼一口氣,原本躁動的心頓時沒了聲響,是她想太多。

    「哦。」喬思語答應著了一聲,沒有像是凌智第以為那樣大吵大鬧,為她的寵物這個稱呼不滿,她很平靜,平靜的讓他心疼。

    他還想多說點什麼,似乎想挽回,但說出去話潑出去的水。

    不過她最近是有點囂張了,竟然敢碰他母親的東西,給她點教訓也無所謂,反正她是他凌智第的人。他認定的就沒人能夠改變。

    「我明天還要上班,我先回去了。」喬思語緊咬著唇,原本耀眼的眸子此刻竟是如此沉寂無神,像是所有的光彩都被耗盡了似的。

    說著喬思語拽著被子就要走,凌智第眉頭一皺,她還不知道規矩嗎?他忽的擋在她面前,一把扯落她身上的被子,「你呆在這。」

    喬思語緩緩地抬起眸子凝視著凌智第,眸子間罩著一層迷霧,看不清她此刻的心情,只覺得莫名的心疼。他以為她會鬧,但她還是沒有,點點頭走進浴室,徒留凌智第怔怔的站在那裡。

    她在浴室里呆了很久,久到凌智第差點要破門而入,看看這女人又在搞什麼?他錯了,她什麼也沒有搞。

    在他破門之前她出來了,身上裹著浴袍,懶懶的樣惹得人心裡歡喜,可她周身卻瀰漫著漠然的氣息。

    她不冷不淡的望著凌智第,既然她只是他的寵物而已,那麼所謂感情自然是沒有的。她不能讓自己深陷,她得為自己打算好才行,她性感撩人的唇角顫動了一下,淡淡道,「我們……做個交易吧。」

    「交易?」凌智第蹙眉立在不遠處盯著她,喬思語莞爾,嬌媚的小臉上點綴著點點的無奈,她是聰明人,她知道怎麼對自己好。

    喬思語微微頷首,不動聲色從行李箱里拿出衣服,拿在手裡若有所思的掂了掂,「我還你錢,你放我走。」

    「走?」凌智第面色一沉,嘴角噙著點點邪笑,「為了那個郭振明?」他冷哼一聲,緩緩地垂下眼瞼,不以為然的盯著她。

    喬思語斜睨了一眼凌智第,懶得跟他解釋,「我只是寵物,你在乎一個寵物做什麼?我為了什麼你也管不著,總之錢我會還給你。」喬思語說的一本正經,面無表情,「對吧,凌少爺?」

    喬思語換好衣服,眉目冷清,不含半點溫情,「我回去收拾東西。」喬思語抿了抿唇,轉身往門外走去。

    為了一個男人?

    凌智第心下一沉,凝著幽邃的眼眸望著喬思語,出乎意料他沒有阻止,也沒有多說什麼,就這樣沉著臉看著她離開。

    「那輛蘭博基尼是用嫻姨給的錢買的,是我的。」喬思語背對著凌智第,強忍著心頭的懊惱,壓抑的聲音透露出她此刻的不舒服,還有隱隱的無奈。

    話音未落,她就快步離開,身影穿梭在燈光下顯得別樣的迷離魅惑,看的凌智第心下沉沉的,感覺……很怪,整個心都好像被掏空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