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上校的小夫人 » 第39章 狐媚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上校的小夫人 - 第39章 狐媚子字體大小: A+
     

    鄭淑嫻雙手抱在胸前,審視把喬思語從頭到腳打量個遍,除了憤憤不平就是不屑。但眉眼間還掩著幾分疲憊,風塵僕僕,看樣子她應該從醫院裡匆匆忙忙趕回來的。

    鄭淑嫻這樣精明的女人,在凌家又是這麼多年,要是在凌家沒有個親近人那是不可能的,肯定是有人把她回凌家照顧老爺子的事情告訴了鄭淑嫻,她這才火急火燎的趕回來,凌家女主人的位置,沒有人能從她手中搶走。

    喬思語嘴角噙著一抹笑,客氣周到但卻是疏離。她渾不在意鄭淑嫻警惕多疑目光,始終淡淡的立在那,周遭縈繞著花香沁人心脾,晨起的風掠過她俏麗嫵媚的臉頰,長發飄飄,宛若仙女兒,這樣勾人的狐媚模樣怎能讓男人不動心?

    鄭淑嫻盯著她看,心下一陣懊惱,更多的是來自於女人的嫉妒,喬思語讓她想起了一個人,一個她最親但最恨的人,鄭淑怡。

    仔細看來,喬思語的氣質和長相與鄭淑怡都有幾分相似,貌美更甚於她。鄭淑嫻緊咬著后槽牙,心裡惱火的緊。父子倆都是一個德行,喜歡一樣的女人。她好不容易才拜託鄭淑怡,讓她消失,現在卻又來了一個喬思語。

    「嫻姨,您身體剛剛好,還是早點進去休息吧。」喬思語見鄭淑嫻死死地盯著她看,憔悴的眼眸閃著刻薄凌厲的光。

    鄭淑嫻冷哼一聲,故作鎮定道,「不用,我已經沒事了,老爺子由我來照顧,還是你回去休息吧,從哪裡來的回哪裡去……」

    她的話說的很明白,喬思語當然知道她的意思,卻故作不懂,「那真是辛苦嫻姨了,不過爺爺說了要我來照顧她,要您好好修養……還吩咐家裡人,家裡的事情,不要麻煩您,更不要告訴您……畢竟,外人始終是外人。」

    喬思語故意把尾音拖長,每一個字都咬的分外清晰。

    外人?

    鄭淑嫻豁的抬眼瞪著她,兇狠狠辣夾雜著深深的恨意,「你說什麼?」鄭淑嫻緊緊地握著拳頭,一句不順她立刻就會動手,好好修理這個沒教養的東西。

    喬思語緩緩地眯起眼睛,不以為意的伸了個懶腰,「沒什麼。」喬思語凝眸望著虎視眈眈的鄭淑嫻,嘴角噙著淡淡的笑,這笑很淡很輕,准瞬即逝沒有痕迹,「我只是為了嫻姨您好。」

    鄭淑嫻心下不忿,倏忽揚起手來朝著喬思語俏麗的小臉打下去、喬思語眼明手快一把抓住她的手,眸光清冷的盯著鄭淑嫻,她身體還沒有完全恢復,動作有氣無力,就算是平常的鄭淑嫻也未必是喬思語的對手,更何況是現在。

    喬思語狠狠的把她的手甩開,鄭淑嫻狼狽的踉蹌的幾步,差點跌坐在花叢里,「反了你了!」鄭淑嫻惱羞成怒,無奈身子不給進只能立在那罵罵咧咧。

    「嫻姨,您做過什麼您自己清楚。」喬思語驀地冒出這麼一句話,鄭淑嫻倏忽一怔,嘴巴張著一副愕然的盯著喬思語。

    喬思語冷冷一笑,嘴角緩緩地勾起來,似笑非笑的望著鄭淑嫻,「要知道,報應早晚會來的。」

    她聲音很輕,浸著這周遭淡淡的霧氣顯得分外迷離神秘,讓人心驚不已,鄭淑嫻猛地後退,「你……」

    鄭淑嫻惶恐不安的盯著喬思語,她的臉與另一張臉重合交替,不等喬思語反應,她尖叫一聲一路踉蹌的跑開。

    額……

    喬思語愣在那,她只是想嚇唬一下鄭淑嫻,怎麼就……喬思語心底有種不好的感覺,她不是見鬼了吧?

    喬思語想著心底不由得一冷,下意識的四處看了看,除了滿花園的花,再沒有別的。

    她下意識的回眸,目光落在她身後的桂樹上,這棵桂樹看著有些年紀了,還是盛夏桂樹雖沒有開花,但蔥蘢的葉子看著就叫人心頭喜歡。

    她只是想要告訴鄭淑嫻不要跟她使手段,她的手段把戲喬思語都清楚,但沒想到她……她的反應也太反常了,做賊心虛似的。

    喬思語手支著下巴,盯著面前的桂樹,陷入沉思,「太太?」聽到韓子學叫她,她才醒過神來,抬眸望過去,韓子學一臉焦灼的朝這邊走來。

    「怎麼了?」喬思語不咸不淡的問道,腦袋裡還在想著鄭淑嫻反常的反應,跟見著鬼似的,還是她真的做了什麼……

    「太太,凌夫人回來了。」韓子學見喬思語安然無恙,心下暗自鬆了一口氣,「您跟她沒有見面吧?」韓子學試探的問道。

    喬思語不慌不忙的搖搖頭,轉過身凝視著桂樹,心裡老有種別樣的感覺,好像這桂樹一點也陌生,反而有種頗為熟悉的感覺,「嗯,剛剛見了。」

    「嗯?」韓子學不禁訝異,抬眸看向喬思語,人家臉色淡淡的,沒有半點情緒,像是什麼事都沒發生似的。

    「嗯,打了個招呼。」喬思語漫不經心的補充道,不自覺的伸出手朝面前的這棵桂樹摸過去,粗糙堅硬的樹皮帶給她別樣的觸感,喬思語鼻子酸酸的,總覺得眼眶裡有什麼想要奪眶而出。

    「凌夫人剛才匆匆忙忙的,還差點撞到了我,一臉驚慌失措的樣子,太太……剛才發生了什麼?」韓子學猶猶豫豫,話說的吞吞吐吐,憋著一肚子的疑惑,他是擔心喬思語又惹到鄭淑嫻,到時候又是一堆麻煩。

    喬思語倏忽皺眉,這個鄭淑嫻不會是因為銀行里的被嚇傻了,留了後遺症吧。怎麼這麼容易受到驚嚇,她仔細回想剛才也沒做什麼,怎麼會?

    「沒什麼,只是說了幾句話。」喬思語抿了抿唇,淡淡道了一句,回眸見韓子學還是一臉猶疑,無奈的聳聳肩,強調道,「真的。」

    韓子學尷尬的笑笑,點點頭,清了清嗓子,順著喬思語的目光望過去看著那一棵桂樹,「太太也喜歡桂花嗎?」

    什麼是也?還有誰?

    喬思語凝眸,黛眉一點一點的蹙起來,在眉心出打了一個好看的結,「嗯?」她睨了一眼韓子學,這小子用他自己的話說在凌智第身旁呆了這麼多年,凌智第的事還有凌家的事,他多少是知道一點的,至少比她知道的多。

    韓子學驀地一笑,剛毅的臉上竟掠過几絲溫柔,「去世的凌夫人很喜歡桂花,這一棵桂樹就是她在世的時候種下的。」韓子學凝望著這一棵桂樹,目光虔誠篤定。

    人閑桂花落,想來這鄭淑怡也是絕色的美人了,氣質淡雅清幽,不爭不搶,自有一番清靜。雖說與鄭淑嫻是姐妹,與鄭淑嫻眉眼間也有幾分相似,但卻是一個天一個地,完全沒有可比性。

    喬思語心中的淡淡道,心下不由得一怔,鄭淑嫻剛剛一直驚慌失措的盯著她看,難道她不是在看她,而是……喬思語望著桂樹,鄭淑嫻是在看這桂樹。

    「原來的凌夫人是怎麼去世的?」喬思語眼前不時的浮現那張照片,還有那個女人……心裡不由得一陣唏噓,她已經可以確定那個照片上的女人就是凌智第的母親,鄭淑怡。

    韓子學臉色沉了沉,猶豫了一會,一想到喬思語現在可是凌智第的女人,便也忌諱不了那麼多,「好像是難產,我也不是很清楚,太太您也不要張揚,這件事凌家的人一直諱莫如深,尤其是……」

    韓子學忽然停了下來,凝眸望著喬思語,喬思語咬了咬唇,淡淡道,「尤其是嫻姨。」

    韓子學眼底劃過一絲亮光,她怎麼知道?韓子學來不及多想,鄭重的點點頭,「現在這位凌夫人很不喜歡別人說起原來那位凌夫人,聽到就會發火,鬧得雞犬不寧。」韓子學搖搖頭,甚是無奈。

    喬思語若有所思的點點頭,心裡暗自呼了一口氣,怪不得凌智第這麼不喜歡鄭淑嫻,她心下暗自唏噓。

    喬思語只覺得背後涼涼的,她驀地抬頭,就看到二樓陽台上站著一個人,韓子學不無警惕的順勢望過去,只見一個人影一閃而過,「是凌夫人……」

    她輕聲答應了一聲,斂起眼角的餘光,「我們進去吧。」她輕聲吩咐,韓子學答應著,眉頭一點一點的皺起來。

    「你怎麼回來了?」剛進大廳就聽到凌昊天冷冽的聲音,喬思語止住腳步順勢攔住韓子學,韓子學先是一怔隨後便聽到了動靜會意的點頭。

    「爸爸身體不好,我回來照顧他老人家。」鄭淑嫻討好的說道,喬思語隱隱的感覺得到她心裡的緊張,「昊天,我沒事,您不用替我擔心。」說著,鄭淑嫻沉著眼眸挽過凌昊天的胳膊,凌昊天眉頭蹙了蹙,不動聲色的抽回胳膊。

    鄭淑嫻眼下忽的一冷,緊咬了一下唇,「昊天,我們……」

    「醫生說你還需要修養,我馬上叫人送你回醫院。」凌昊天語氣淡淡的,讓人感到莫名的壓抑,喬思語抬眸望過去,就看到凌昊天眼底那一絲冷漠和拒絕。

    這鄭淑嫻……喬思語搖搖頭,只覺無奈。

    韓子學見喬思語似乎打定主意要聽下去了,便也不好說什麼,再說誰沒點好奇心呢,何況是凌家這麼一個大坑。

    「我不回去,醫生說我沒事了。」鄭淑嫻後退一步,冷著眸子望著凌昊天,「我看你也是被喬思語那個小狐狸精勾了魂吧?」鄭淑嫻忽的說出一句,讓喬思語跟韓子學都不由得整了整。

    關她什麼事?這真是躺著也中槍啊。

    喬思語顰眉,心中暗自沉了沉,「你胡說什麼?」凌昊天臉色鐵青,近似於低吼,「你馬上回醫院。」

    「你巴不得我回醫院,我回去你就能去找那個小狐狸精了,她跟鄭淑怡一個樣,都是賤貨,賤貨!」鄭淑嫻恨恨道,咬牙切齒。



    上一頁 ←    → 下一頁

    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
    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