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上校的小夫人 » 第30章 滿腦袋的不良想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上校的小夫人 - 第30章 滿腦袋的不良想法字體大小: A+
     

    面對凌震,他跟凌智第一樣,再怎麼不情願也只能選擇服從,真不知道他當時為什麼要娶鄭淑嫻。

    凌昊天答應下來便踱步朝病房走去,步子沉沉,聽著讓人心裡不是滋味,感覺不像是去探命,倒像是赴刑場似的。

    凌智第摟著喬思語的手不由得用了力,他在忍耐……他應該比誰都能看得出凌昊天的無奈,只是父子倆的隔閡實在太深太沉重。

    「爸……」喬思語倏忽叫出了聲,其實爸爸這個字眼她叫起來不怎麼順口,甚至陌生的厲害,叫的時候她心裡都不由得一顫,難耐的緊張。

    喬思語六歲的時候,王丹鳳的老公因為工傷去世,她領了一筆賠償金,他們便靠著這筆賠償金度日。

    喬思語對那個男人沒有多少印象,只是記得他是個溫柔可親的人,脾氣很好但有著凌昊天一樣的嚴肅,如果他還在喬思語的日子應該會好過很多。

    凌昊天止住腳步,緩緩地轉過身,動作很慢,但很堅定,他走的每一步都是深思熟慮,嚴謹且克制,「什麼?」

    凌震跟凌智第不無疑惑的望著喬思語,喬思語不好意思的笑笑,緊抓住凌智第的手,也不管他願不願意,只管向著凌昊天走去,「爸,我們陪你一起去,剛剛我們也只是匆忙的看了嫻姨一眼而已……」

    喬思語的理由表面上滴水不露,實則一眼就被看穿了,只是大家心知肚明,卻沒有一個人會拆穿。

    凌智第眉頭緊了緊,緊握住喬思語的手,喬思語豁的仰起一張燦爛的小臉,眨巴著澄澈的眸子,「是吧,智第……」她不動聲色的在他手上捏了一下。

    原本還在遲疑的凌智第,沉沉的睨了喬思語一眼,沉默無言,卻跟上她的腳步,喬思語呼了一口氣。

    凌昊天面無表情的點點頭,三人誰都沒有多說什麼,步履一致的朝病房走去,看的身後的凌震心中為之一顫。他已經不記得,凌智第多久沒有跟他的老子並肩而立,更別說並肩而行了。

    安管家守在老爺子身邊,神情淡然的望著漸行漸遠的他們,心中對喬思語刮目相看,「太太,真是一個特別的人。」

    凌震緩緩地頷首,蒼老卻剛毅的臉上掠過一抹安心的笑。

    「這什麼東西,這麼噁心,你們知不知道我什麼身份,我不吃這些下賤的東西!」他們剛走到病房門外就聽到病房裡傳來打碎東西的聲音。

    「凌夫人,我們已經按照您的吩咐,專門給您從酒店裡訂製的……您……」護士無可奈何的聲音傳來,「您多少吃一點。」

    喬思語餘光望向凌昊天,他面色沉沉,凌智第也是一樣,這父子倆對鄭淑嫻的態度其實是殊途同歸。

    凌昊天沉默,韓子學上前敲門,但被凌昊天制止住了,他擰開門把手,只聽到房間里一聲怒吼,「滾!」一個枕頭直直的朝凌昊天砸過來,凌昊天眼明手快一把抓住,隨即丟到了一邊。

    「昊天……」鄭淑嫻怔在那裡,怔怔的望著凌昊天,心跳到了嗓子眼,「昊天,你來了……」她臉上劃過一抹笑,止不住的欣喜。

    喬思語握著凌智第的手,側身而過,華麗麗的出現在鄭淑嫻面前,「還有我們,嫻姨,我們跟爸爸一起來看您。」

    鄭淑嫻嘴角剛揚起來的笑還沒有停穩,驀地消失不見,她緊咬了一下牙,眼眸里閃過一絲犀利。

    「爸讓我們過來看看,你受了驚嚇就好好休息,就不要瞎折騰。」凌昊天睨了一眼立在一旁小心翼翼的護士,「你先出去吧,一會再過來收拾。」

    護士趕緊答應,蒼白的小臉沒有血色,儘是無奈。她應該給鄭淑嫻折騰的很慘,喬思語心下默哀,幾乎是下意識的沖著那護士點頭笑了笑,客氣而周到。

    鄭淑嫻冷了臉,但忌憚凌昊天和凌智第還是幾次勉強擠出笑來,「我知道了。」她淡淡的答,餘光注視喬思語,眼光里藏著冷厲。

    雖說,鄭淑嫻是凌昊天的老婆,凌家的女主人。但凌智第一直叫她嫻姨,現在喬思語也是如此,沒遮沒攔的把鄭淑嫻晾在一邊。

    「醫生說你沒什麼事,你好好休息,我公司還有事,智第他們也忙,就不過來看你了。」凌昊天不僅給他自己省了麻煩,也把凌智第他們的麻煩給省了。

    這話聽起來合情合理,其實卻是字字戳心口,聽的喬思語都於心不忍,這個女人只是表面風光。

    鄭淑嫻對凌昊天的冷漠早已經習以為常,可在喬思語面前這麼失面子,她心裡是怎麼也過不去的。

    「你休息吧,我們先回去。」凌昊天話音未落,便轉過身要離開。

    「昊天。」鄭淑嫻忽的叫出聲,聲音里夾雜著無盡的期待,這些期待偏偏是凌昊天給不了的。

    最終,她得到了他的人,卻始終得不到他的心。

    「好好休息。」凌昊天背對著鄭淑嫻,淡淡的道了一句,已經有些不耐煩,還是極力剋制住,「走吧。」

    凌智第他們跟在凌昊天的身後出了病房,鄭淑嫻沒有再多說什麼,她比誰都清楚說多少都是自討沒趣。

    她恨……恨極了。

    過去恨她姐姐鄭淑怡,搶走了她深愛的男人凌昊天,她處心積慮終於讓你鄭淑怡生下凌智第之後死去,她這才得以得到凌昊天,但是……但是凌昊天根本沒有正眼瞧過她一眼。

    「我回公司。」凌昊天抬眸望著他們,心底深處舒了一口氣,唇角顫動幾下還想說什麼什麼,想了想始終沒有說。

    凌智第他們凝望著凌昊天遠去的車,目光幽邃深遠,沒有盡頭。

    「走吧。」凌智第緩過神來,摟著喬思語往停車場走去,喬思語回頭看了看,韓子學人呢?

    凌智第引著喬思語一路走到一輛蘭博基尼前,「你換車了?」喬思語淡淡道,漫不經心的望著。

    「太太,這是你的車。」韓子學從車裡下來,把車鑰匙遞給喬思語,喬思語驀地一笑,開車還是開玩笑?

    「那個女人給你的一百萬花完了。」凌智第望了一眼喬思語又看了一眼車,嘴角揚起戲謔的笑,「你還欠我錢……」

    「一百萬……全花完了。」喬思語凝眸望向凌智第,本想發作,但他立在那,筆直身子勾勒出好看的線條,很是魅惑,看著看著就讓人有點想……想入非非。

    誰叫他長了一張讓人隨時隨地都想要將他推倒的臉呢?

    「你盯著我看幹什麼?」凌智第四下里打量了那輛車一眼,忽的眼眸深深的望著喬思語,我見猶憐。

    「長了一張包子臉就被怪狗跟著。」喬思語被拆穿,心下驀地一慌,隨口拋出這麼一句來。

    凌智第似笑非笑的盯著她,嘴角淡淡的勾著,「噢……」

    「噗!」韓子學忍不住笑出聲,喬思語這才醒過神來,偷雞不成蝕把米,她懊惱的敲了一下腦袋。

    凌智第寵溺的望著她,不由分說的一把把她扯過來,往駕駛座上一塞,自己繞到副駕駛上坐了下來,韓子學識趣的閃到一旁。

    喬思語恨恨的瞪了凌智第一眼,沒好氣的哼了一聲,「你不上來嗎?」見韓子學還站在那,喬思語忍不住問道。

    「開車……」她話音未落,凌智第就冷冷的打斷,霸道盯著她,自己男人就在旁邊還敢關心別的男人?

    韓子學揮揮手,指了指旁邊的車,喬思語點點頭,白了一眼發動了車子,「這麼著急做什麼?」

    「你覺得呢……」凌智第淡淡道,暗啞的聲音性感的很,聽著像是有什麼劃過喉嚨一樣,聽的她身子發麻。

    他該不會是想……

    「你腦袋裡除了這個還能想點別的嗎?」喬思語不無戲謔的睨了他一眼,唇角微微上揚,勾出誘人的弧度來。

    喬思語心裡一陣唏噓,她是逃不了凌智第的魔爪,但總被他這麼隨時隨地的抓上床,她又有點……心有不甘,怎麼她也應該是主攻啊。

    「跟你睡覺……干……」凌智第嘴角似有若無的勾著,似笑非笑,「你……」他壞笑,手倏忽摸到她的腿上。

    「喂……」喬思語空出一隻手猛地打了凌智第一下,凌智第沒有絲毫躲閃更沒有退縮的意思,大手依舊在她腿上肆意的摩挲。

    喬思語咬了咬唇,睨了他一眼,「我在開車,你……手拿開!」她紅著臉命令道,忍著大腿上傳來的絲絲快感。

    凌智第抬眸望了一眼前方,這路上沒有什麼車,他豁的一笑,手竟緩緩地滑向喬思語的腿內側,嗯……

    她越是生氣,他越是囂張,看著她氣的紅紅的小臉就想撲上去咬一口。

    即使被架空喬思語照常去上班,開著拉風的蘭博基尼,俏麗的臉蛋上掩著嬌媚,昨晚沒少被凌智第折騰。

    因為這蘭博基尼,她又欠了凌智第一屁股債。人家凌智第說了,既然是欠了一屁股債,就用屁股來還好了。

    折騰的一整晚,喬思語此刻的是渾身酸疼的厲害,尤其是身下,動一動都是熬人的難耐。

    「思語,關於市建工程的項目,你不能參與我很遺憾。現在我交給你一個新項目,你馬上去客戶。」郭振明扶了扶鼻樑上的眼鏡,額上冒著細密的汗珠,不自在的躲避著喬思語懾人的眼光。

    「客戶現在在酒店,你抓緊時間過去,爭取一下。如果成功,會給我們公司帶來很可觀的利益。」郭振明眼神閃爍,不自在的抬手扶一下眼鏡,「你的事情,我很抱歉……但你知道我的難處。」

    喬思語淡淡一笑,她心裡明白郭振明做不了主,為難他也沒有用,「我知道了郭總我會儘力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
    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