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八寶妝 » 第107章 八寶妝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八寶妝 - 第107章 八寶妝字體大小: A+
     

    昏暗的屋子中,晏伯益面無表情的坐在桌邊,冷眼看著坐在另一邊的晏晉丘:「皇帝陛下今日第一次當政,還不忘來看我的笑話?」他的額際此刻正火燒般的疼痛,一個時辰之前,這個地方多了一個「囚」字。

    「朕下了一道恩旨,你那些沒有生養過的妾侍,可以自願離開,」晏晉丘慢條斯理道,「現在她們都在收拾自己的行禮,你要不要去跟她們餞別?」

    「不過是群見利忘義的玩意兒,有什麼可別的?」晏伯益冷笑道,「女人這種東西,除了生孩子,還有什麼用?」

    晏晉丘眉梢微皺,想起自己與夕菀已經有兩天不曾見過面,便無心再看晏伯益這幅模樣:「你落得今日下場,還真怨不得人。」他起身就往外走,再也不想看晏伯益一眼。

    「你比我又強到何處,連自己親姐夫都能下手的人,有什麼資格說別人,」晏伯益嗤笑道,「還有你那王妃,只怕被你的溫柔深情迷得東倒西歪,全然不知你這張皮囊之下,是一副怎樣噁心的嘴臉。」

    晏晉丘聞言回頭看他一眼,不置可否一笑,然後頭也不回的離開。

    看著大門在自己眼前一點點的關上,原本有些昏暗的屋子頓時陷入一片黑暗。晏伯益抬起頭輕碰了一下自己的額際,恨恨的砸碎了桌上的一套粗瓷茶具。

    顯王府中門大開,門外御林軍開道,清水潑街,御駕出行,無關人等皆要迴避。

    弄出這麼大的陣仗,只因新帝要親迎皇后入宮,此舉原有老臣反對,豈知新帝當著文武百官道:「華氏乃朕之髮妻,既已結髮,自是兩不離。民間尚有夫妻恩愛,互相扶持,朕雖為天子,但也與常人無異,但求夫妻白首不相離。」

    眾臣啞然,他們能說什麼,皇上人家自己願意,他們做臣子的難道要讓皇帝不尊重皇后,納取妃嬪?這說起來,也不太像樣。更何況新帝剛繼位,誰願意沒事去觸這個霉頭?

    得,你堂堂帝王都願意折下男兒腰去接自個兒的女人,他們管那麼多閑事幹嘛,老老實實看熱鬧去吧。

    「娘娘,皇上親自來迎接您進宮了。」向來穩重的白夏此時臉上露出一絲驚喜,她走進屋內,看著盛裝打扮的華夕菀,小心翼翼的扶了扶她鬢間的鳳釵,「想必這會兒快進二門了。」

    華夕菀也沒料到晏晉丘會親自來,微微一愣后緩緩笑開,扶著白夏的手緩緩站了起來:「走吧。」

    在別人已經走了九十九步的時候,她不會懶到連一步也不願意走。人這一輩子,要有所顧忌,但也要有足夠的勇氣。

    「皇上?」木通不解的看著帝王,不明白他為什麼進了二門后,便要下龍輦,但是當他話一出口,便意識到自己有些失言,忙閉上自己的嘴,躬身往後退了一步。其他人見跟隨皇上多年的木總管都不敢多說一句,皆都屏氣凝神,默默的跟在帝王身後,看著他一步步向內院走去。

    剛下步輦的時候,晏晉丘的步伐尚且不急不緩,可是當他即將跨入內門之時,他跨步的弧度大了起來。也許別人沒有察覺到,但是木通卻把皇上的神態看得清清楚楚。

    他驀地抬頭,看到了站在內門處的皇后,突然便明白過來,究竟是什麼原因讓皇上卸去了平日的風度,染上了幾分急躁。

    站在內門裡的女人不過雙九年華,相貌雖然奪魂攝魄,但是最吸引人的,卻是她嘴角溫柔的笑意,這個笑,足以讓落入她眼中的男人迷了心魂。

    晏晉丘沒有想到華夕菀願意在門口等他,看著她嘴角淡然的笑意,他心中有些恍然,隨即無法言喻的喜悅瞬間湧上心頭。

    三步並作兩步上前一把抓住華夕菀的手,阻止了她想行禮的動作,晏晉丘雙眼凝視著她道:「我來接你進宮。」

    華夕菀抬頭,迎著他的雙眼淡淡一笑。

    兩人視線交匯,明明什麼都沒說,卻又不用多說什麼。

    「我們走。」

    華夕菀看著自己被晏晉丘抓在掌心的手,任由他牽著自己一路走向王府大門。

    王府內門到大門的距離並不近,可是晏晉丘牽著華夕菀的手並沒有做步輦,兩人不緊不慢的穿過荷花池上的拱橋,走過雕刻著精緻花紋的九曲迴廊,穿過一道道門,就像是普通戀人在閑散的踏青,而不是帝王與帝后。

    兩人離王府大門越來越近,晏晉丘看著大開的王府大門,停下腳步道:「我曾說過,定不會再讓你受別人的委屈,今日以後,你再不用向任何人跪拜。」

    華夕菀看著自己被握住的手,另一隻手輕輕搭上晏晉丘的手背:「你說的話,我都記得。」

    看著她精緻的眉眼,晏晉丘豁然笑道:「你記不記得都沒關係,我會替你牢牢記著。」說完,不等華夕菀開口,便拉著她的手出了門,然後在眾目睽睽之下,帶著華夕菀上了自己的車駕。

    隨行的禮官們眼皮抖了抖,不過卻沒有任何一個人站出來說,兩人同駕不對。

    昨日工部禮部殿中省三處的人連夜趕工,做出這輛龍鳳呈祥輦,只因皇上說,夫妻乃是陰陽調和,一同出行時,不該分尊卑,更不該分你我。帝王為龍,帝後為鳳,日後他與皇后出行,同乘一輦便足以。

    皇上和皇后乘坐同一車駕,皇上沒意見,他們做臣子的也不該多說,可是皇后坐龍輦多少有些不合規矩,皇上又堅持要與皇后同乘,那他們只能想辦法了。

    既然皇上說帝后本是一體,那他們乾脆就趕製一輛龍鳳呈祥皇輦,既全了皇上與皇后的情分,又不亂了規矩,總該沒問題了吧。

    帝后情深,皇后又是名門世家出身,娘家與外祖家皆是幾代忠臣,他們也不擔心妖女禍國,此事便是皆大歡喜,唯一美中不足的便是皇上與皇后都還年輕,成婚也不足兩年,膝下沒有一子半女。

    不過兩人都年輕,想必孩子也不是什麼大問題。

    五日後,晏晉丘正式登基,改年號為盛坤。他二十七日熱孝期滿后,除了頒發一些照例封賞的旨意外,還當庭下了一道讓人震驚的口諭。

    「朕之後宮,唯華氏一人而已。」

    不少大臣雖然口中稱讚皇上重情厚義,心裡卻在暗暗嘆息,皇上還是太年輕,只怕日後會因為這道口諭,把自己的臉打腫。

    華后再美,也會有美人遲暮的一日,而天底下又有多少男人不貪好美色?年少時夫妻情深的多,可是待人過中年,往日的情深變成乏味的相對無言,那些情深就會變成年少無知,誓言也變成了一時衝動,到時候又該如何自處?

    三個月後,盛坤帝給華后舉行了盛大的封后大典,不僅讓華後接收了百官與眾命婦跪拜,還親手把代表皇後身份的金牌金印金冊送到華後手上。

    「今日起,你與我攜手生活在這深宮之中,朕定不負你。」晏晉丘站在高高的玉階之上,看著下面跪拜的眾臣,側首對身邊的華夕菀道,「我早就知道你不喜歡皇室生活,可是今生你卻再也不能輕易離開這個地方,是我對不起你。」

    「你不是曾說過,我們在一起,是天定良緣?」華夕菀淡笑,「當初不是你對我強取豪奪,也不是我哭鬧著要嫁給你。你不能給我自由懶散的生活,但也已經努力的不讓我操心太多,你做的已經足夠了。」

    她抬頭看了眼萬里無雲的天空,釋然一笑:「也許,是老天命中注定,讓我遇到你,讓你遇到我,這就是緣分。」

    她不信諾言,不信誓言,但是卻相信自己。

    再崎嶇的路都會有盡頭,不到最後一刻,誰也不會知道一生會遇到哪些美好與不幸。

    她或許並不是那麼相信男人的誓言,但也不會因為這份懷疑就全盤否認對方一腔真心。

    不過是一輩子,她敢賭,也賭得起。

    「盧家女兒出嫁前,娘家母親會親手送她一隻妝盒,裡面放著八件釵環之物,所以盧家女子稱其為八寶妝。」

    華夕菀從托盤中取出一隻精緻的檀木盒,放到晏晉丘的掌心。

    「金銀八寶,男女各四件,意寓攜手共風雨,恩愛不相離。」

    晏晉丘打開檀木盒子,之間裡面放著一枚同心玉佩,一枚福字扳指,一支祥雲發簪,一頂精緻玉冠。

    他猛的抬頭看向華夕菀,只見她眼波流轉,笑顏如花。



    上一頁 ←    → 下一頁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
    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