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八寶妝 » 第106章 塵埃定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八寶妝 - 第106章 塵埃定字體大小: A+
     

    時至四更,本來是人最疲倦的時候,可是顯王府卻無人敢入睡,不管男女,全部手持利刃棍棒之物,緊張的看著緊閉的王府大門,唯恐外面的亂黨不小心便沖了進來。

    「王妃,有個婢女想要從後門逃跑,被我們抓住了。」兩個婆子抓著一個丫鬟打扮的女人走了過來,臉上滿是憤恨。緊要關頭,竟然想著跑出去,若是亂黨乘亂闖進王府,又該怎麼辦?

    白夏看了眼被婆子押著的人,小聲對華夕菀道:「王妃,是袁舒怡。」

    「拖下去,」華夕菀有些厭煩,她不管袁舒怡現在有什麼打算,但是此時卻沒心情跟她耗著,「叫人好好看著,別讓她亂走。」

    她看了眼天際的皎月,察覺到圍在王府外面的亂黨似乎已經有些沉不住氣,心裡微微一緊,她拿不準晏晉丘進宮之前,究竟又怎樣的安排,但是把希望建立在別人的身上,不如自己心中有準備。

    「弓箭手準備!」她揚手,「投手就位。」

    顯王府外面的叛黨早就沉不住氣了,若不是為首的統領有所猶豫,他們哪裡會等上這麼久,現在終於忍不下去,一個小隊長向前道:「統領,末將願為領頭之人。」

    叛軍首領看著許久不見有動靜的顯王府,終於點了點頭。

    在他點頭之後,破空聲突起,跪在他馬前的小隊長突然倒下,胸前還插著一支泛著銀光的箭頭。

    他還沒反應過來,就發現無數帶著火花的弓箭從顯王府裡面射出,最可怕的還有一些帶著火花的陶罐,這些陶罐只要一落地,火便竄出來,撲也撲不滅?

    這些燃燒的東西是酒?

    此時叛軍統領也沒有心思去想什麼樣的酒才能燃放出這樣的火,他看著自己的手下們因為大火變得驚慌失措,亂了陣形,心中一個咯噔。

    顯王府裡面究竟有多少弓箭手?

    還有親王府按律雖然能擁有一些兵器,但也是有規制的,可是顯王府內里,是否真的就是按律辦事?

    想到自家主公雖只為郡王,私下裡卻暗藏了不少好東西,他心中便更加摸不到底,只怕這顯王府有些不好啃下來。

    他正在猶豫間,突然見旁邊兩邊巷子里突然竄出一隊親衛,沖著他們便砍殺起來,嘴裡還不住的大吼著殺死亂黨,保護皇上之類,雖然人數不多,但也讓本來就已經開始亂套的手下們,變得更加慌亂無措。

    這是……

    這竟然是寧王府的親衛兵?寧王此人不是向來姦猾小人么,怎麼在這個時候敢站出來了?

    這事他還沒想出個所以然,又見另一頭竄出一隊人馬,這次來的是端王府的親衛。

    隨即他們身後也竄出一群家丁打扮的人,領頭的竟然是義安候府的二公子華定莀。

    「逆賊,我等定不會讓你們威脅皇上,干下這等滔天大罪,還不放下武器,速速就擒!」華定莀翻身下面,一挽手中的長槍,威風赫赫,「若爾等放下武器頭像,我願意在皇上面前,為你等求情,讓皇上網開一面。」

    這支叛軍領頭心中大駭,端王府,寧王府,義安候府,這些人竟然冒著危險護在了顯王府外,義安候府與顯王府是姻親關係暫且不論,可是端王與寧王是什麼時候站在顯王一邊的?

    還有王爺安排在京城的其他軍隊呢?怎麼沒有攔住這些人,難道……

    他心中大感不妙,王爺為了今日,早已經謀划多時,可是事情怎麼發展成了這樣?

    王府內,華夕菀聽著親衛隊長彙報著外面發生的事情,有些訝然到:「你說我二哥也來了?」她之前便派紅纓到侯府說明情況有多危險,以父親的性格,應該不會讓二哥輕易冒險才對,難道此事有變?

    聽說端王寧王都已經被召入宮,現在這兩個王府的親衛隊卻出現了,難道真的是早有安排?

    情況不明,華夕菀也不多想,她沉吟道:「再看看。」

    端王與寧王的人雖然看似在幫顯王府,但是誰知道真幫還是做戲?這種時候,也不能計較失禮不失禮的問題了。

    叛軍本就心虛,現在見己方被圍困了起來,想到自家的親人,心裡的氣勢陡然降了一大半,能剩下多少搏命的決心?

    情緒是會感染的,一個叛黨心生猶豫,便能影響另一個人。被王府與侯府的親衛圍困不到片刻,他們便失了戰意,只求能保住性命,不連累家人了。

    他們也不傻,一看這情況,就知道這些人擁立的人是誰。這些貴族老爺們敢在這個時候出頭,只能說明一件事,那就是幫顯王府出頭有好處拿。

    都是王爺,幫顯王府能給他們帶來多大的好處?

    其中的含義不言而喻,只怕他們家主公,此次要事敗。

    「咚!」

    沉悶的喪鐘聲從皇宮方向傳來,眾人先是一愣,隨即紛紛跪了下來。就連那些叛黨,也是猶豫片刻過後,紛紛跟著跪下。這一跪,就代表他們的妥協。

    喪鐘連續響了九聲,整個京城都肅穆下來。

    「王妃……」白夏猶豫的看著華夕菀,心中有些擔心。

    老皇帝死了,那麼新任的帝王是誰?

    華夕菀朝皇宮方向望了一眼,深吸一口氣:「開王府中門,掛白幡,換下所有艷色的東西。」

    「可是外面……」

    「開吧。」華夕菀搖了搖頭,宮裡既然敢敲喪鐘,那就說明已經塵埃落定,現在顯王府開不開大門,已經沒什麼差別了。

    帝王寢宮內殿中,晏伯益被御林軍狠狠的押在地上,可是他的眼睛卻恨恨的瞪著晏晉丘,彷彿恨不得咬下他身上一塊肉,喝下他的血。

    殿內其他人彷彿沒有看到他的眼神似的,齊齊朝晏晉丘的方向跪了下來,行三拜九叩大禮:「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皇上,國不可一日無君,請皇上即刻繼位。」端王跪報道,「京中因叛黨鬧事,不少人因此受到驚嚇,唯有您即刻繼位,才能安撫民心。」

    晏晉丘面帶哀色道:「如今皇上剛逝,我並無治世之能,又心中哀傷,實在不堪如此重。」

    「皇上又怎可妄自菲薄,您自小文采斐然,養於皇宮,十分受先帝重視,如今更有先帝的遺照言明由您繼位,您能繼位,乃是眾望所歸,」寧王言辭懇切道,「微臣以為,不如皇上您先行就位,然後再擇日補一個繼位大典,如此兩相宜,您看這般可好?」

    旁人忍不住看了眼寧王,什麼好話都讓他說完了,他們還說什麼?心頭雖然鄙視寧王兩面三刀,但是在場眾人,紛紛表示寧王說得對,皇上您登基是眾望所歸,黎民百姓需要你,諸位大臣信任你,整個國家的未來更加需要您,您就登基吧。

    如此再三的規勸,晏晉丘再三推辭,最後熬到天亮,晏晉丘終於紅著眼睛答應,眾大臣紛紛鬆了一口氣,這場戲總算是歇了。

    晏伯益冷冷的看著這群人做戲,晏晉丘還是這個樣子,得了好處還要佔名聲,好像還是別人哭著求著給他似的,這幅裝模作樣的嘴臉,真讓人噁心。

    等這場戲做完,眾人才開始清算晏伯益這個反賊。不過晏伯益好歹也是皇室中人,所以普通大臣不好開口,而宗室之人又不敢輕易開口,只好紛紛觀察新帝的表情,藉以揣測帝心。

    晏晉丘心裡清楚這些人的想法,面上卻半分不露,他看著跪在地上的晏伯益,語氣沉重道:「堂兄,我沒有想到你會走到這一步。」

    晏伯益聞言,頓時嗤笑一聲:「還有什麼是你想不到,算不到的?」

    被他這般挑釁,晏晉丘也不動怒,反而神情平靜的看著他,就像是看個不懂事的孩子:「事已至此,堂兄還沒有悔過之心嗎?你在先帝病重之時,帶兵逼宮,把先帝氣得嘔血身亡,如此重罪,你有沒有後悔?」

    「我只後悔沒有你會算計,落得階下囚的下場,」晏伯益心裡明白,自己已經沒有活路,所以根本就沒打算低聲下氣讓自己苟延殘喘的活著,「你想算計儘管動手,我懶得看你這番演戲做派。」

    晏晉丘聽到這話,眉梢微動,走到晏伯益面前,居高臨下的看著他,緩緩開口道:「堂兄怎麼能如此誤解我。」說完,也不待晏伯益再開口,揚聲道,「盛郡王受下人蒙蔽,犯下大罪,實在罪無可恕,但是念在他曾為名謀利之情分上,朕饒他死罪,奪去他晏姓,行字刑,終身監於養身齋,不可踏出一步。」

    楊身齋是前朝關押犯了重刑的宗室人員的地方,已經多年無人居住,現在晏晉丘下令把晏伯益關押在那,在不少人看來,已經算是仁慈了。

    「聽聞堂兄府中一名妾侍有了身孕,堂兄可要好好保重身體,看著孩子平平安安長大才好。」晏晉丘語氣柔和的沖著晏伯益說了這麼一句話后,便讓人把晏伯益帶了下去。

    寧王看著晏伯益老老實實的被拖下去,忍不住在心裡嘆息,新帝看似寬厚,實則卻是殺人不見血的狠利之人。他明明恨極了晏伯益,可是偏偏不要他的命,而是要讓他生不如死的活著,而且還要心甘情願的活著。

    字刑,就是在額際刻上囚字,並且剝奪對方的姓氏,把人關進一個百年無人居住的房子,這哪是仁慈,這簡直就是用鈍刀磨人,死不了,活不好。

    只是新帝與晏伯益究竟是從何時有如此滔天版矛盾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