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八寶妝 » 第103章 兵不血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八寶妝 - 第103章 兵不血刃字體大小: A+
     

    華夕菀對晏晉丘有這種反應一點也不意外,她身邊的幾個貼身丫鬟倒是因此鬆了一口氣,王爺既然已經有這個態度,說明他半點也沒把袁舒怡放在眼裡。

    這世間有些男女關係最為糟心,比如說表哥表妹,義兄義妹或者知己之類,誰知道哪一天這純潔的男女關係會變得不那麼純潔呢?

    當天晚上,夫妻二人渡過一個妙不可言的夜晚,等第二天晏晉丘上朝去了以後,華夕菀就街道下人來報,袁舒怡想要求見她。

    「袁舒怡想見我?」華夕菀對著銅鏡扶了扶鬢邊的鳳釵,在額間描好花黃后,才道,「她一個粗使雜役,有什麼可求見我的?」

    傳話的嬤嬤小心翼翼的微抬下巴,看到華夕菀華貴裙擺上的花紋后,又飛快的垂下頭,語氣有些忐忑:「她說有重要的秘密要告訴您,並且事關王府,所以奴婢不敢拖延,便來稟報您此事。」

    「哦?」華夕菀挑了挑眉,扶著白夏的手慢慢站起身:「叫她在外面等著。」

    「是。」見王妃並未遷怒自己,嬤嬤暗自鬆口氣,行禮過後便退了下去。等她走出內院,看了眼即使成為粗使下人還描眉畫唇的袁舒怡,臉色難看道:「王妃叫你候著,等會自由人叫你進去。」說完,也不管袁舒怡聽沒聽清,罵了一句晦氣就匆匆離開。

    袁舒怡臉色有些難看,可是她透過月亮門看著內院的奢華,臉上的不滿被她硬生生的壓了下去,變成了安分的恭順。

    她在外面站了大約有兩盞茶時間,終於有了綠衫丫鬟帶她進去。以她現在的身份,是沒有資格在正廳見王妃的,所以丫鬟把她領到側廳后,就退了下去。

    她曾經也是來過顯王府的,可是那時候她雖然覺得顯王府景緻不錯,但還不至於道驚嘆的地步。可是她現在發現,裡面的一桌一椅都是名貴的木料,隨便一張椅子拿出去,都能抵得上普通人家好幾年的花用。

    聽到身後有腳步聲傳來,她回頭看去,只見華夕菀被眾星拱月般朝這邊走來,身上的布料流光溢彩,看起來極其華貴,裙擺處的刺繡更是栩栩如生,足以讓不少的女人艷羨,鬢間的鳳含珠飛翅步搖更是價值□□,再配上那張傾國傾城的容貌,不知有多少女人恨不得代替她?

    看到華夕菀越走越近,她忍不住把自己粗糙的手往袖子里縮了縮,規規矩矩的福身行禮:「奴婢見過王妃。」

    華夕菀停下腳步看了袁舒怡一眼,然後扶著白夏的手在上座坐下。

    以為她會假裝親近的不讓自己行禮的袁舒怡嘴角不自然的繃緊,可是華夕菀沒有開口,她也只能屈著膝不能起身。

    早看慣了做戲這一套,華夕菀才不會委屈自己裝大度裝溫柔,她接過紅纓遞來的暖胃茶喝了一口,才開口道:「免禮,聽說你有事找我?」

    堂堂顯王妃說話難道就如此不懂委婉嗎?

    袁舒怡愣了一下,然後看了眼四周,面帶神秘:「還請王妃讓不相干的人退下。」

    華夕菀抬了抬頭,內廳的下人退了下去,不過白夏與紅纓仍舊立在她身後沒有動。

    袁舒怡看了白夏與紅纓一眼,臉上的恭順消失得無影無蹤,開口道:「此事非尋常,我說出來你可能不信,但是我說的這一切都是真的。」

    華夕菀看著她不說話,等著她說出驚天大秘密。

    「去年張家少爺屍首在郊外被發現,死相凄慘,你知道誰是幕後兇手嗎?」

    華夕菀用手托著腮,仍舊不開口。

    見華夕菀一臉平靜,袁舒怡咬了咬牙:「背後指使者就是你夫君顯王。」

    「我憑什麼信你?」華夕菀似笑非笑的反問道,「我不相信自己枕邊人,而去相信一個惦記我枕邊人的女人,你覺得我傻么?」

    「你傻不傻我不知道,但是你的夫君心機深沉我卻明白,」袁舒怡咬牙道,「還有他的姐夫,你當真以為是太子與他姐下的手?」

    「嗯,這是個很大膽的猜測,」華夕菀慵懶的用食指摩挲著下巴,「且不說這些事是真是假,就算是真的,對我來說,也不過是無關緊要的小事而已。」

    袁舒怡面色微變,她驚詫的看著華夕菀,身為女人,發現自己枕邊人是個冷血無情的殺人兇手,難道就沒有半分不適應嗎?

    「不如讓我說說你,」華夕菀起身走到袁舒怡面前,微笑著道,「你既然知道他是那樣一個人,為什麼心裡還要惦記?或者說,你編出這麼匪夷所思的故事,就是為了離間我跟子陵的感情,然後趁虛而入?」

    袁舒怡冷哼道:「你不信便算了。」她確實有這麼幾分心思,但是華夕菀半分不信的態度,讓她有種無從下手之感。

    見她這個態度,華夕菀嗤笑一聲,「說不說在你,信不信在我,自然只能算了。」

    看著華夕菀這個樣子,袁舒怡莫名覺得自己有種想要抽她一巴掌的衝動,可是形勢比人強,她只能忍下來。

    「你還有什麼事情要說嗎?如果沒有的話,就退下吧。」華夕菀漸漸斂去臉上的笑意,「不過有句話我要說在前面,進了這個王府,就莫記前塵。」

    袁舒怡的臉色瞬間有些難堪,這時她聽到門外傳來腳步聲,心裡頓時生氣一個念頭。

    「王妃,奴婢並沒有這個意思,求您饒了我!」

    晏晉丘剛進院子,突然聽到側廳傳來一個有些熟悉又尖利的聲音,隨後便是桌椅碰倒的聲音。

    他臉色微沉,看了眼守在外面的下人,疾步上前,一腳踢開側廳的大門,就看到袁舒怡仰躺在桌角邊,額頭低著血,身上*的,像是被人潑了茶水。而華夕菀扶著婢女的手站在旁邊,滿臉冷漠的看著袁舒怡。

    「表哥……」袁舒怡按著額頭想起身,強打著勁兒站起身後,又全身癱軟的倒了下去,看起來極其無助與可憐。

    四周下人不少,可是卻沒有一個人四處亂瞟,反而各個屏氣凝神,彷彿什麼都沒聽見,什麼都沒看見。

    看清屋內的情形,晏晉丘的臉色越來越難看,最後沉聲道:「來人!」

    袁舒怡的目光透過指縫落在華夕菀身上,露出一個嘲諷的笑意。

    「把這賤婢拖下去!」晏晉丘冷冰冰道,「驚到王妃清凈,其罪不可饒,杖責十。」

    袁舒怡面色慘白的看向晏晉丘,她怎麼也沒想到晏晉丘竟然會做出如此選擇。她扭頭看向一邊的華夕菀,卻見她面帶微笑,彷彿早就料到晏晉丘會做出這等反應似的。

    很快有太監捂住袁舒怡的嘴,把她拖了下去,從頭到尾她連開口的機會也沒有。

    被太監按在寬凳上重重打了十大板,袁舒怡疼得幾乎站不起身,她抬頭看著四周神情冷漠的下人,差點暈厥過去。

    她摸了摸額頭,血已經止住了,想起自己剛才鼓足勇氣撞上桌角的舉動,忍不住心生恨意,她機關算盡,難道還不如華夕菀一張有幾分姿色的臉嗎?

    內院中,華夕菀笑道:「今日怎麼這麼早就下朝了?」

    「今日要宴請貴客,我當然會想辦法早些回府,」晏晉丘換下身上綉著龍紋的王袍,換上了平日的錦袍,「這個時辰,他們怕是快要到了?」

    「哪有這麼快,你剛剛下朝,我的外祖父與父親不也一樣?」華夕菀笑了笑,「剛才我原本以為你會對可憐的表妹心生憐惜呢。」

    「你一個堂堂王妃,要折騰她方法多的是,哪裡用得著自己動手?」晏晉丘語帶嘲諷道,「袁舒怡真把我當成沒腦子的男人了。」

    華夕菀輕笑不言,實際上袁舒怡並不是小瞧了晏晉丘的心機,只是她忘記了一條,苦肉計只對憐惜她的對象有用,對於一個心裡眼裡都沒她的男人來說,只要有任何刻意之處的手段,都會變得無所遁形。

    袁舒怡算計了一切巧合,卻沒有算到人心。別說晏晉丘知道自己不會用這種手段傷害一個女人,就算她真的這麼傷害袁舒怡,對於晏晉丘來說,也不過是一件小事而已。

    在一個對她滿不在乎的男人眼裡,她什麼都不算。

    伸手替晏晉丘理了一下衣襟,晏晉丘握住她的手,對她微微一笑。

    旁邊的白夏看到這一幕,不知怎的想到這麼一句。

    君子世無雙,陌上人如玉。

    紅纓輕輕拉了一下她的衣角,然後小聲道:「咱們去外院迎接夫人與老太太吧,這會兒她們怕也是要到了。」

    白夏點了點頭,兩人輕手輕腳的退出內院,紅纓才道:「袁舒怡被送到刑房受刑了嗎?」

    白夏皺眉:「這位袁姑娘心機深沉,對自己也夠狠。」

    只可惜她遇到了王爺這樣的男人,王妃這樣的女人。

    「這個女人可真夠不要臉的,」紅纓不滿道,「真不知道殿中省怎麼會把她分過來,嫌當初那些流言還不夠熱鬧嗎?」

    明知道袁舒怡對王爺有些心思,殿中省還要把人分配到王府,這不是跟王妃過不去?

    也太欺負人了。

    「殿中省里那麼多人,誰知道他們都是怎麼想的?」白夏淺笑著回頭看了眼主院方向,「只要王妃心中有溝壑,就萬事不懼。」

    真正強大的女人,又怎麼會被這些小問題難倒?

    「你說的對,王妃那麼聰明,袁舒怡那點小手段,能把王妃怎樣?」

    白夏笑了笑。

    方才看似是袁舒怡算計王妃失敗,可也許是王妃故意引誘袁舒怡走這一步險棋呢?



    上一頁 ←    → 下一頁

    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