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八寶妝 » 第101章 罪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八寶妝 - 第101章 罪奴字體大小: A+
     

    晏晉丘走進內室后,就讓屋內不相干的下人退了出去。也不知從什麼時候養成的習慣,他發現自己在華夕菀身邊,根本不用防備太多,似乎在她這裡,就能有喘口氣的機會。

    也許是對方懶散的習慣感染了他?

    見他進屋,華夕菀懶得起身,只是朝他招了招手,示意他在自己身邊坐下。

    察覺到華夕菀神情有異,晏晉丘便問道:「發生了什麼事?」

    「敏惠郡主你還記得嗎?」華夕菀雙眼直視著晏晉丘,等待著他的反應。

    晏晉丘眉頭微皺:「她找你麻煩了?」

    華夕菀搖頭,然後道:「不是,前幾日我去淑妃娘娘宮裡時,無意間聽淑妃娘娘提起她,我原本也沒當回事。可是方才我才想到一件有些可疑的事,敏惠郡主真是端和公主那一邊的人嗎?」

    沒有料到華夕菀竟然有這種想法,晏晉丘微愣,隨即淡漠的開口道:「她究竟是哪一邊的人已經不重要,現在太子一脈早已經倒台,她這顆棋子也就沒了武之地。背後之人願意留她一條性命,不見得是多仁慈,只是不想讓混亂的京城變得更加混亂而已。」

    聽到這麼薄情的話,華夕菀複雜一笑,她相信敏惠郡主對晏晉丘是有一些情義的,但這份情義還沒重要到讓她改變立場。而晏晉丘這種聰明人,肯定也知道敏惠郡主對他的那幾分心思,可是這點戀慕也不足以讓他動惻隱之心。

    生活在這種環境下,生來高高在上的皇室人,不知道是幸還是不幸?

    她早就開始懷疑敏惠郡主,甚至隱隱有種直覺,太子中毒與她沒準脫不了干係。

    太子從天牢出來的那段時間,整個朱雀宮圍得跟鐵桶似的,身邊伺候的人更是連祖宗八輩都查得清清楚楚,但凡有點可疑的人,也別想近太子的身。可是最後太子還是暴斃了,這能下手的,也只能是太子一系,並且受皇后信任的人。

    一開始她懷疑的對象是太子妃,但是太子妃當時懷著身孕,前皇后又對她與皇帝的事情十分介懷,又豈會不防備她?

    所以最有可能下手的就是受皇后信任的端和公主以及敏惠郡主。端和公主是不可能去殺太子的,除非她想登基成為一代女帝,顯然這位只對奢華生活以及面首感興趣的公主,是沒有這麼大魄力的,所以太子登基,對於她來說,絕對是首選,堂姐弟怎麼比得上親姐弟。

    那麼還有一個可能就是敏惠郡主了,她是有能力也有動機的。

    有些事情越往下想,就越會覺得身邊每一個人都是深藏不漏的高手,華夕菀自認是個懶人,所以不想插手太多。她猜到的事情已經告訴晏晉丘,至於後面他打算怎麼處理,就是他的事了。

    晏晉丘自然也明白,依華夕菀的性子,是極其不喜歡操心這些事情的。他親手倒了一杯茶端到她面前,笑著道:「辛苦夫人如此替為夫著想,為夫無以為報,只能以身相許了。」

    「你都已經許給我了,難不成還能許兩次?」華夕菀端起茶杯輕啜一口,微微抬著下巴道,「難道說之前在你心裡,你跟我沒關係?」

    在這種詭辯上,晏晉丘自認不是華夕菀的對手,乾脆探身上前,把人攬進懷裡在她香腮邊親吻一口:「既然你夫人這麼說了,為夫就身體力行的報答你。」

    帷幔輕垂,掩蓋住滿室的旖旎。

    側室的耳房裡,白夏與紅纓坐在一起做綉活。紅纓看了眼窗外的天色,小聲道:「王爺好像進去了大半時辰了。」

    白夏頭也不抬道:「等下王爺王妃要人伺候的時候,自然少不了人伺候,你操什麼新。」

    「我這不是擔心嗎,」紅纓嘆口氣道,「前幾日聽淑妃娘娘說敏惠郡主似乎患了重病,敏惠郡主對王爺那點心思白夏姐姐你也清楚的。我怕王爺對她一時同情可憐之類的,影響王爺與王妃的感情。」

    「該聰明的時候不聰明,該你笨的時候,你偏偏又不夠笨,」白夏壓低嗓子道,「淑妃娘娘略提那麼一句,那是在給咱們王妃提醒,我們做丫頭的,只需要學會少說多做就行,這些事是你該操心的么?」

    那日進淑妃宮裡,他們一行人先是在外面遇到盛郡王,待要離開的時候,淑妃娘娘偏偏還提起了敏惠郡主纏綿病榻的事情。

    宮裡貴人們說的話,大都不能從表面上來聽。敏惠郡主生病,與王妃有什麼干係,淑妃何必特意提那麼一句?不過是在提醒王妃要小心敏惠郡主,以防對方會做什麼小動作。

    「這敏惠郡主也真是的,堂堂一個郡主何必惦記著一個有婦之夫,難不成還想委身做王府側妃不成?」紅纓不滿的嘀咕一聲,滿朝上下還沒有一個有封號的宗室女子嫁給親王做側室的,那才是真丟人呢。

    側妃雖然叫法好聽,佔了一個妃字,實際上也就是個妾侍而已。除非對皇室有大功勞,不然連族譜也是進不了的。

    「你在想什麼,」白夏無奈的嘆氣,「敏惠郡主現在雖然再不得勢,也不可能嫁給王爺做側室,除非她家犯了事,被貶為罪人,以罪奴的身份分配到王府做下人。不然就算她自甘為妾,其他人也不會同意的。」

    禮法不容許,晏氏一族不會容許,就連王爺自己也不會同意的。

    白夏本來只是這樣跟紅纓分析一下,誰知竟一語成真。在繼皇後進宮的第七天,袁家因被查出賣官賣爵,仗勢打死百姓,非法圈地,貪墨等十餘項罪責,氣得啟隆帝當著百官吐出一口污血。

    兩日後袁家滿門被貶為罪民,但看在已經病逝的順儀公主面上,皇帝免了他們刺字的刑罰,但是該發配的還是發配,該充軍的充軍,該為奴的為奴,處理起來毫不手軟。

    在皇帝心裡,取了順儀公主的袁家那就是跟前皇后一派的,前皇后做了那麼多坑他的事情,他早就對袁家不滿,現在又被查出犯了這麼多事,哪裡還會留情面?

    一夕之間,原本與廢后以及方家關係親近的家族幾乎是人人自危,躲在家裡不敢輕易出門,就更不會有人出來替袁家求情了。

    袁舒怡原本是千嬌百寵的敏惠郡主,現在卻要脫下綾羅裙換上粗布衣,與其他袁家女子一樣,等候殿中省的安排,迎接未來的奴僕生涯。

    她坐在簡陋的房屋內,看著自己被粗布衣磨紅的肌膚,眼底生氣無限的悔意與不甘。

    皇上的旨意中寫明,袁家的出嫁女已經不是袁家人,所以與袁家有關的罪責與她們無關。如果她早在一年前嫁了,又怎麼會落得今日這個下場?

    如果她出嫁,憑藉她的手腕與才華,定能籠絡住丈夫的心,成為別人羨慕的貴婦人,哪像如今,戶籍被改為罪籍,還要做伺候人的事情?

    看了眼身後睡得香甜的堂妹,她摸了摸腰間偷偷藏起來的金手鐲,眼底迸射出光芒,就像落水之人,抓住了最後一塊浮木。

    因為近一兩年頻頻發生大事,京城的百姓已經越來越淡定了,一個尚過公主的袁家滿門獲罪,與之前那些引起八卦風暴的事情相比,簡直不值得一提。

    袁家好歹也算得上是望族,所以整個袁家的女眷被殿中省分配到各宗室做奴僕的人數不少,基本上有些臉面的皇室宗族都被分了一兩個。

    顯王府作為超品親王府,當然也分到了三個「精品」,只可惜王府總管木通在看到這三個「精品」後腦仁有些發疼。

    殿中省的少尉腦子是怎麼使的,怎麼會把敏惠郡主分過來,這不是存心添亂嗎?他看了眼低眉順眼的袁舒怡,淡淡開口道:「往日幾位也是千金閨秀,只是今日不同往時,進了王府就要守王府的規矩。不要再提往日的情面,若是得罪了貴人,咱家可是要重罰的。」

    京城裡知道袁舒怡對王爺有心思的人雖少,但這也不是什麼誰都不知道的秘密。看來是有人故意把袁舒怡弄到王府里來膈應人的。這手段雖俗氣,但若是一般女人,只怕還真要與王爺鬧些什麼事情出來。

    可是他們家王妃……她還真不是一般的女人。

    想到這,木通憐憫的看了袁舒怡一眼:「行了,話就說到這,你們三個先跟著嬤嬤學規矩,等規矩學好后,再做伺候主子的事吧。」

    這事還是要跟王爺與王妃通個氣才行。也希望這位敏惠郡主識趣些,不然到時候只怕王妃還沒動手,王爺就不會饒了她。

    「你說什麼,敏惠郡主真的到王府了?」紅纓瞪大眼睛,意識到自己的嗓音大了些,忙壓低聲音對木通道,「木公公,這是怎麼回事?」

    木通苦笑道:「紅纓姑娘,這是在下也在納悶,所以才特地來向王妃請示,不知怎麼安排那我袁姑娘才合適。」

    「這可不巧了,王爺與王妃此刻正在屋子裡看書,王爺讓我們退下前說了,沒有大事不可前去叨擾,您看……」聽完事情經過的白夏一臉歉意的看向木通,眼底滿是為難。

    「白夏姑娘言重了,那袁舒怡不過是一介罪人,哪裡值得專程為她去打擾王爺與王妃的清凈,」木通微笑道,「只是在下還有其他的事,所以此事就勞煩白夏姑娘替在下通傳一聲了。」

    「木公公客氣,」白夏回了一個溫和的笑意,「奴婢定會轉告此事,木公公慢走。」

    「多謝。」木通對白夏一拱手后,便轉身走開,沒有半分堅持。



    上一頁 ←    → 下一頁

    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
    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