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八寶妝 » 第97章 我們要個孩子吧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八寶妝 - 第97章 我們要個孩子吧字體大小: A+
     

    華家人聽說華夕菀遇刺一事後,盧氏嚇得幾乎喘不過氣來,等顯王府的人來說王妃無事,盧氏才漸漸緩過一口氣來。

    打聽清楚事情的前因後果,盧氏當即便摔壞一件瓷器,轉身帶了幾個大力的丫鬟婆子,匆匆趕向華侍郎府。

    「那丫頭真是好命,都這樣還能全頭全尾的回去。」張氏聽下人彙報完顯王妃遇襲經過,頗有些遺憾的抱怨一聲,隨即發現幾個近侍的臉色不太對勁,她才忽的驚醒過來,她雖然對華夕菀多有不滿,但是當真下人的面說出這等話,還是不太妥當,若是傳到老爺耳中,那就不妙了。

    「我家閨女命好,這是某些人羨慕也羨慕不來的,」張氏的房門猛的被人從外面一腳踹開,把張氏驚了一大跳,抬頭才看清來人是大嫂,想起方才自己說的那些話,頓時有些心虛,可是見盧氏這麼踹她房門,她面上又過不去,只好色厲內荏道:「大嫂你這是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盧氏冷哼一聲,也不顧及親戚關係,帶著下人便把張氏的屋子砸了一通,管它金的銀的還是瓷的,通通打砸一番再說。

    張氏氣得夠嗆,恨不得上前跟盧氏廝打,可是見盧氏如此氣勢洶洶又有些害怕,她早聽說過盧氏一族出來的男男女女都十分的彪悍,但是這些年盧氏雖然不好欺負,但也未露出這般粗魯兇悍一面,現在這番動作,是當真把張氏嚇住了。

    把能砸的東西都砸了,盧氏也不管四周有偷偷摸摸朝這邊偷看的下人,徑直道:「張氏,你且記得,我們大房不欠你什麼。若是日後你家閨女或者你再敢算計我女兒,我且拼著自己這條命不要,也不會饒過你們。」

    周圍偷聽的下人聽到侯夫人這話,頓時腦子轉了好幾個圈,聽這意思,顯王妃的遇刺似乎與太太還有大小姐有關?

    「大嫂這話是什麼意思,三丫頭遇刺我這個做嬸嬸的也很擔心,怎麼到了你嘴裡就變味兒了呢,飯可以隨便吃,這話可不能隨便說,」張氏心裡暗暗一驚,面上卻不露分毫,「我們二房雖未襲爵,但是也不容你們這般欺負。」

    盧氏嗤笑一聲,冷冷的看向張氏:「你以為你們母女私下做的那些手段我不知道,我不說不代表我拿你們沒辦法。」

    聽到盧氏這話,張氏的臉白了白,她心裡有鬼,又害怕張氏手裡真的有證據,只好勉強道:「大嫂,這話可怎麼說的……」

    「這是警告,沒有下一次,」盧氏踢開腳邊的碎瓷片,面帶譏諷之意,「你好自為之。」

    張氏踉蹌了一步,卻不敢多說什麼,只能幹巴巴的看著盧氏從自己的房裡走出去。

    剛走出門,盧氏就見到華治明從院門口走了進來,盧氏停下腳步,面無表情的看著華治明。

    華治明看了眼盧氏身後亂糟糟的屋子,規規矩矩的向盧氏行了一個禮:「大嫂好。」

    「二叔客氣了,」盧氏對華治明也是淡淡的,雖然這是自家相公的同胞弟弟,但是在她看來,張氏與華依柳能私下做出這麼多事,不可能與華治明沒有半點關係。

    難道華依柳當初嫁給那麼一個丈夫,不是華治明默認?張氏以往那些過分的行為,華治明就沒有想過勸阻一二?

    誰動了她的子女,誰就是她的仇敵,她才不管這個人是誰,與她什麼關係,就算此人乃是她相公的弟弟,此刻在她心裡,也不過是個偽君子罷了。

    華治明見盧氏臉色難看,又見張氏眼神躲閃,聯想到華夕菀遇刺一事,頓時心頭一跳,還沒來得及開口,就被盧氏搶先說了。

    「齊家才能齊國,二叔你以為呢?」盧氏朝華治明微微頷首,也不管華治明是何反應,帶著人便離開了華侍郎府。

    華和晟聽聞盧氏帶人去砸了二弟妹府上的時候,嘆息一聲,只是讓下人不要在外面瘋傳,別的卻沒有多說。他與盧氏夫妻多年,知道盧氏的底線在哪裡,而身為父親的他,同樣也心疼女兒,作為男人雖然無法出面,但是此刻卻是隱隱有種出口氣之感。

    「胡鬧,讓外人知道成什麼樣子,」華和晟不輕不重的當著下人面說了一句,轉頭就讓管家把府里補血的壓驚的寧神的好葯一股腦兒整理出來,讓人送到顯王府里去。

    顯王府現在是各種補藥幾乎溢滿了庫房,木通為了應付各府派來的大管家,那是熱得滿頭是汗,就連底下那些有臉面的管事,也是忙得腳不沾地,恨不得長出兩雙手來。

    也不怪京城裡的世家們如此熱情,現在誰都知道奪位熱點是顯王與盛郡王,雖然顯王似乎對皇位並不是特別熱衷的樣子,但知人知面不知心,誰知道顯王內心是什麼想的呢,更何況瞧皇上的意思,似乎也不太待見盛郡王。所以不管顯王日後能不能登基,他們也不能得罪,反正就是一份厚點的禮,值當什麼呢?

    不說別人,就連端和公主府也派了管事來,說話比往日客氣了不少,備下的禮十分的豐厚,若是不知情者,還真以為顯王妃與端和公主有多深的交情似的。

    華夕菀看完木通呈上來的禮單,用手帕掩著嘴角打了個哈欠:「單子理得很清楚,木總管辛苦了。」

    「這是屬下份內之事,不辛苦,」木通忙謙卑的回答,「這些不過是看似名貴的東西罷了,到底不如侯府送來的貼心。」

    聽木通提到娘家,華夕菀就想起今日一早大哥帶著人送來的各種補藥,頓時無奈的扶額笑道:「此次讓他們受了這麼大場驚嚇,本是我的不是,他們還送這麼多東西來,更是讓我有些無顏見人了。」

    「做父母的,總想對子女好些再好些,他們送來東西,你接了他們才能安心,若是推辭不受,那才是傷人的心,」晏晉丘從外面走進來,手裡搖著一把摺扇,看起來風度翩翩,若是再外面,不知又要勾走多少無知少女的魂兒。

    見他進來,華夕菀放下單子,斜眼笑著道:「就你會說。」想到娘家人的好,她無奈笑道,「不管父母如何,讓他們擔心我,那就是我的不是。」

    「那是我的不好,」晏晉丘走到她身邊坐下,輕輕握住她的手,「若是我能好好護著你,你又怎麼會遇到這些事情。」

    「那我若是哪天不小心摔一跤,難不成也要怪你,怪你沒有讓人把路修好?」華夕菀嘆口氣,「發生這種意外,是誰也不想的。」

    晏晉丘笑了笑,掩飾住眼底的情緒,輕輕撫著她的手心道:「聽說岳母大人今日去華侍郎府中鬧了一場,張氏心中有鬼,並不敢張揚,所以此事外面的人都還不知曉。」

    「這是我母親的性子,」華夕菀心中升起一股感動,「從小她就極護著我們兄妹,若是有人敢動我們,她定是不會輕饒的。」

    「母親曾經說過,孩子是女人的最弱的軟肋,同樣也是女人最強大的武器,動了一個女人的孩子,等於是她的命,」她輕笑一聲,眼底有無限暖意。

    晏晉丘想起自己的母親,病得那般嚴重,也要努力的幫他想好退路。王府的那位側妃那般咄咄逼人,也不能越過她去。

    他的父親死後,他並沒有讓兩人合葬。生前母親已經活得夠辛苦,何必還讓那個男人在死後打擾她的清凈?

    至於那個側妃,連進晏氏一族陵墓的資格都沒有,至於她說父親承諾過讓她死後在側墓安葬,誰能證明呢?

    他說沒有,那自然就是沒有的。

    「岳母說得對,」晏晉丘臉上露出溫柔的笑意,「母親的確是世間最厲害的人。」

    木通幾人見二人溫情脈脈,放好茶果點心后便輕手輕腳的退了出去。出了正院,木通見自己的一個心腹神情匆忙的走過來,心知定是發生了什麼事,便小聲問道:「發生了何事?」

    「木總管,盛郡王府發生大事了!」

    「什麼事?」

    「盛郡王妃衣衫襤褸的從郡王府逃出,並不斷的叫救命,現在人已經進了宮,在淑妃的宮裡避難。」

    淑妃是現在後宮中執掌鳳印的妃嬪,膝下雖為子,但由於是世家出身,父兄又是朝中有些威望的人,雖然在後宮不是一呼百應,但也算是暫掌鳳印的最佳人選。

    木通皺眉,這盛郡王府玩的是哪一出?

    「你現在外面等等,我把此事彙報給王爺,若是王爺召見,你便把事情經過一五一十的說清楚。」

    華夕菀與晏晉丘正是柔情蜜意之時,聽到盛郡王府鬧出大事出來,頓時都有了八卦的精神,就把傳話的人召了進來。

    侯氏從郡王府逃出來叫救命

    這場景怎麼這麼像無情丈夫打殺結髮妻的經典場面?

    華夕菀眉梢忍不住跳了跳,若是真的,這盛郡王也真夠渣的;若是侯氏演戲,那侯氏這手段也確實夠狠。

    「世間男女莫過於如此,初時海誓山盟,生死不離;到了最後,便覺得對方處處是錯,恨不得彼此老死不相往來才好。」華夕菀嘆息一聲,「若是都付出感情還好,總有人付出一腔真心,到最後落得反目成仇,真不知回想起來是何等滋味。」

    「他們鬧成這樣,至少還有一事可以慶幸,那就是侯氏沒有孩子,」華夕菀頓覺這些事沒什麼滋味,起身道,「若是有個孩子,或許她就踏不出今日這一步。」

    ……

    「我們要個孩子吧。」

    晏晉丘如是說。



    上一頁 ←    → 下一頁

    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
    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