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八寶妝 » 第94章 攤開說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八寶妝 - 第94章 攤開說話字體大小: A+
     

    張清顏雖只是繼后,又非嫡脈,但總歸是張家血脈。以張家人在讀書人中的名聲,張清顏還未入宮,便已經有讀書人為她寫詩作文,大肆讚揚她與啟隆帝的這場婚姻。

    可惜再華麗的辭藻,再美妙的誇讚,也掩飾不了啟隆帝已經垂垂老矣的事實。一個十六七歲的如花女子,嫁給一個比她父親還要老邁的男人,除了那尊貴的鳳位,還能得到什麼。

    但是張清顏並不在乎,對於她來說,皇帝長什麼樣,有多老,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很快就要成為名留史冊的皇后,這是天下多少女人做夢也得不到的好機會?

    她聽著那些讚美她的詩詞,聽著那些對她的恭維,就連她自己都以為,她便是天下最出眾的女子,什麼才德兼備的敏惠郡主,什麼大氣端莊的盛郡王妃,什麼冠絕天下的顯王妃,與她相比,又算什麼?

    她是皇后,是天下間最尊貴的女人,這些曾經被人恭維稱讚高高在上的貴婦,通通都要跪在她的跟前,這是何等的爽快。

    「姑娘,張老太太來了,夫人邀您到前廳見見老太太。」一個丫鬟從花廳進來,見張清顏正在看書,便小聲道,「夫人說,老太太見過的貴人多,讓她多指點指點,對你日後在宮裡的日子,也有益處。」

    張清顏聞言皺眉,想起主家張老太太端莊得幾乎高傲的面孔,便道:「當初我去主家給她請安,這位何時不是高高在上的模樣,現如今見我們家得勢,便想著攀扯一二,真是可笑。」

    丫鬟聽這話說得實在太過不像,恨不得捂上自己的耳朵只當沒聽見,可是小姐是未來的皇后,她是連半點不敬的舉止都不敢露出的。

    前廳內,張老太太面色平靜的放下手中的茶盞,慢條斯理的擦了擦嘴角:「看來你們家姑娘沒時間見我這個老婆子。罷了,時辰不早,我也該回了。」

    「老太太!」張母面色漲紅,可是她個性木訥,不擅長說話,見主家老太太被自家女兒氣走,忙起身去扶張老太太。

    張老太太經歷過喪子之痛,如今心性已十分平和,她看了眼驚慌失措的張母,輕輕拍了拍她的手背,嘆息一聲便出了門。

    外面都以為張家自此以後便飛黃騰達,可她卻覺得張家如今陷入了一個不能爬出的泥潭。皇帝年事已高,膝下無子,皇孫年幼且出生便帶不祥,張清顏一個不知世事的姑娘進了皇宮那吃人的地方,能有多大的本事生下皇子?

    宮中那些心神深沉的妃嬪們做不到的事,張清顏又有什麼潑天的本事做大?

    更何況如今朝中風起雲湧,張清顏這樣的性子,能保住性命便是積幾輩子德,還想生孩子?

    張老太太嘴角露出一絲諷笑,想到自己死得不明不白的兒子,又想了想那齷蹉的皇室,眼底竟藏著一絲恨意。

    扶著丫鬟的手正準備上馬車時,她突然見巷外有親王妃儀仗經過,忍不住多看了幾眼,轉頭問身邊的丫鬟:「那邊可是顯王妃經過了?」

    丫鬟小心翼翼的看了兩眼:「好像是顯王妃娘娘的車駕經過。」

    張老太太點了點頭,進了馬車以後才無奈的嘆息一聲,她兒子早亡,大女兒也不是個省心的,為人擅妒不說,還目光短淺,若不是因著女婿與義安侯乃是同胞兄弟,只怕早已經得罪義安侯一家人了。

    還有她那個被送到道觀的外孫女,也不知她招惹了什麼是非,竟逼得向來待後輩子嗣寬厚的華家做出此舉,想來也不是小事。

    唯一讓她欣慰的也只有外孫尚知道上進,又與年輕一輩關係緊密,聽說連顯王妃對他也頗為親近,前幾日還讓人送了往年科舉士子們的答卷給外孫,此舉便可以看出,華家對他外孫是看重的。

    世家子弟誰也擺脫不了家族的支持,若是連整個家族都不待見,除非整個朝廷改天換地,不然此生便沒了出頭之日。

    現如今眼瞧著聖上越發不行了,盛郡王雖然看似風頭正盛,但實則與頗得名人士子喜愛的顯王相比,內里卻是差了一籌。

    若是顯王……

    張老太太不敢再想下去,開始靠著車壁閉目養神起來。

    只求張清顏一家子那點些末手段顯王並不知情,不然以華氏在顯王心頭的地位,待聖上百年之後,恐怕連張氏一族也是要受到牽連的。

    這廂華夕菀可不知道張家老太太正在心中揣度自己,她今天出門不是為了別人,就是為了去見華依柳。

    前些日子華依柳鬧著要見她,她沒有理會,誰知這兩日她竟開始發起瘋來,不僅砸東西還傷了觀中的道姑,還把在她身邊伺候的丫鬟折騰得夠嗆,她只好出面走這一趟。

    在她記憶里,華依柳雖然性子沉悶,但卻不是暴虐的人,現在鬧成這樣,就算是看在二叔的面上,她也不得不走這一趟。

    「王妃,到了。」

    華夕菀扶著紅纓的手走下馬車,向來接待她的道觀真人互相行了一個道教禮,才笑著道:「家姐近來身子不爽利來觀中休養,叨擾諸位道長了。」

    「無量壽福,三清慈悲,又何談麻煩,」女道引著華夕菀進了道觀,一路往西,眾人來到一個幽靜怡人的小院后,女道停下腳步道,「功德主,前面便是華居士居住的院子,請。」

    「多謝道長,」華夕菀帶著一眾丫鬟太監走近院子里,還沒走進正屋,便聽到屋子裡傳來摔摔打打的聲音,眉梢微微一皺。

    紅纓見狀,便上前幾步揚聲道:「奴婢紅纓,拜見堂小姐。」

    正屋內突然寂靜下來,片刻后,正門才緩緩打開,開門的是一個有些瑟縮的小丫鬟,身上穿著半舊不新的褂子,當她看清來人是華夕菀后,便像個斑鳩似的縮在了門角。

    紅纓見到小丫鬟這個模樣,眉梢微皺,抬頭朝門內看去,就看到坐在黃花梨木桌邊的華依柳。華依柳身上穿著一件柳色儒裙,梳作百合髻的發間插著嵌紅寶石金步搖,給人一種說不出的招搖之感。

    「你終於是來了,」華依柳端起桌上的茶杯輕輕抿了一口,然後慢慢的放下茶杯,掏出綉帕輕輕的擦拭著嘴角,「我這個姐姐要見你一面,可真夠不容易。」

    紅纓眉頭皺得更緊,堂小姐這姿態語氣,似乎有幾分王妃的味道,她想做什麼?

    華夕菀的目光緩緩掃過華依柳戴著嵌玉金手鐲的手腕,淺笑道:「如今天熱,戴金手鐲終究不太舒爽,妹妹那裡有兩對琉璃鐲,姐姐若是不嫌棄的話,就拿去把玩一番。」她豈會看不出華依柳對她的態度不對勁,她可不是以德報怨的人,既然別人不給她面子,她也犯不著把臉送給別人打。

    「妹妹如今是王妃,什麼稀罕物件沒有,姐姐我福薄,可配不上這些好東西!」華依柳突然冷笑著把桌上的茶杯狠狠掃在地上,頓時上好的瓷器碎得四分五裂,原本躲在門角的小丫鬟更是嚇得全身一抖,似乎對華依柳此舉極為恐懼。

    見華依柳如此喜怒不定的模樣,華夕菀也不動怒,反而在臨近的一張椅子上坐下,慢慢搖著手裡的扇子,似笑非笑的看向華依柳:「姐姐叫我來,不知所為何事?」

    「放我出去!」華依柳雙目灼灼的看著她,「我知道你一定能放我出去!」

    華夕菀搖著扇子的手微微一頓,抬首看著屋子裡雅緻的擺設,嘆口氣道:「姐姐的這個條件,恕妹妹無法答應。」

    「憑什麼?!」

    「憑什麼你們能做我的主?」

    「就算你是王妃又如何,難道只有你才是華家的女兒嗎?!」

    華依柳目眥盡裂的瞪向華夕菀,若不是有兩個大力嬤嬤攔著他,只怕她已經撲到了華夕菀的跟前。

    華夕菀見華依柳眼帶憤恨的瘋狂樣子,心頭升起一種無可言說的複雜之意:「我原本以為姐姐離開了那家人,就能重新過上平靜的生活,沒有想到竟會走到這一步。」

    原本還在發狂的華依柳聽到這話,全身猶如雷擊般的愣住,半晌才掩面哭道:「你拿什麼來以為,你如今貴為親王妃,成了京城裡人人羨慕的女人,何曾想到我的艱難?」

    向來有些口快的紅纓忍不住道:「堂小姐,您的婚事乃是二夫人做的主,便是不幸與我們王妃又有何干,當初您陷入泥潭,王妃一個出嫁女堵在你夫家門口為你撐腰,我們王妃何曾又有對不住你的地方。反而是您,當年故意誤導敏惠郡主,引得皇室以為王妃當真是無顏女,若不是你……」

    「若不是你,我也走不到今日這一步,」華夕菀不欲讓紅纓說得太多,她看著滿身皆是怨氣的華依柳,頓時有些意興闌珊,「我自問並未對不起姐姐的地方,姐姐既然對我滿腔怨氣,那我也無話可說了。」

    「從小到大你處處都比我好,父親又是侯爺,府中父兄皆疼愛你,護著你,整日里不過是賞賞花,嘗嘗美食,學些武藝之道便懶散度日。可我呢,整日學女子之道,掌家之事,即便這樣,我還處處不如你,你不就是有張比我好看的臉嗎?」華依柳冷笑,「若是你容顏不在,顯王難道還會傾心於你」

    華夕菀聽完這席話后,笑眯眯的道:「那又如何呢,難道為了測試男人的心思,我還要划花自己的臉不成?」

    華依柳最恨的就是華夕菀這幅漫不經心的模樣,彷彿只要她張張嘴,想要的東西就自會有人送到她的跟前。可都是華家的女兒,憑什麼有人命好,有人處處不幸?

    連華依柳自己都不知道是從何時開始嫉妒華夕菀,也許是向來冷淡的祖母對三妹格外溫和時,也許是外面傳聞三妹貌若無鹽但她卻能嫁給顯王時,又或者自己親事不幸,而她卻成了眾人矚目的顯王妃時,又或者自己喜歡的人乃是……

    她曾經也是希望過華夕菀能過好日子的,可是當華夕菀越過越好,而她卻只能形如枯槁的過日子時,她心裡卻漸漸的有了恨。

    無法恨父母,那麼風光無限的華夕菀,變成了她情緒的發泄口。

    「姐姐對我如此疾言厲色,所依仗的不過是我對娘家人的包容而已,」華夕菀臉上的笑意漸漸收斂起來,「我們堂姐妹十幾年,你自然知道我不會因為一個男人要你的命。可是你偏偏沒有想過,你惦記的男人會不會多看你一眼,他會不會要你的命。」

    華夕菀膩了華依柳這檔子事,乾脆把話說開:「華家送你來道觀,不過是保住你一條命,如果你當真想要離開,我也不攔你。華家能保住你一時,難道還能保住你一輩子?」

    華依柳頓時怔住,她想說那般風光霽月的顯王不可能是冷血無情的人,可是張開嗓子卻說不出來。

    半晌才捂著嘴,無力的靠坐在椅子上。

    見她這個模樣,華夕菀站起身,語氣平淡道:「姐姐若是心靜下來,就好好想想日後的路,道觀乃是天尊的清凈之地,你若是再如此鬧下去,驚擾到神靈靜修,那就不太好了。」

    說完這席話,她便往門外走,剛走到門口,就被華依柳叫住,她回頭看去,華依柳端坐在椅子上,神情中帶著詭異。

    「妹妹方才說的話都是真的?」

    華夕菀嘆口氣:「我又何需在這種事情上騙你?」

    「我明白了。」華依柳低下頭掩飾住自己的情緒,片刻后抬頭對華夕菀笑道:「妹妹慢走,姐姐就不送你了。」

    華夕菀點了點頭,一腳踏出門檻。

    「路上小心。」

    華夕菀回頭,看到華依柳的臉藏在光線的陰影處,嘴角卻緊緊的抿著。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
    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