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八寶妝 » 第93章 層層陰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八寶妝 - 第93章 層層陰謀字體大小: A+
     

    華夕菀雖然皇帝與太子妃之間的齷蹉心知肚明,面上卻露出幾分哀思之色,用手絹擦著微紅的眼角,悵然道:「那便有勞馬公公了,太子妃如今一去,真是讓人心裡難受。」

    「請王妃節哀,若是太子妃在天之靈知道您如此悲傷,想必也是無法安心的,」馬公公也是一臉遺憾,但是在悲傷至今的華夕菀面前,仍舊努力的做出安慰之態。

    「你說得對,」華夕菀勉強笑笑,「那這些時日就要你多多受累了。」

    「奴婢不敢,」馬公公面上仍是恭敬至今,內里卻是暗暗心驚,他原本以為顯王妃從小受父兄寵愛,出嫁后又十分得顯王體貼,定是個心思簡單之人,誰知言行手腕卻不見半點不妥。

    果然,能穩坐顯王妃,讓整個王府無一個妾室的女人,又怎麼會真的沒有半點心機呢,不過是因為外人在見到她容貌后,下意識的以貌取人罷了。

    旁邊角落裡一直悶不吭聲的端和公主冷眼瞧著馬公公與華夕菀交談的態度,眉梢微皺。側殿上女眷眾多,親王妃也不止華夕菀一人,為什麼馬公公偏偏就到她面前去拜見了呢?

    越往下想,端和公主臉色就越加不好看,忍不住回頭看了眼在另一邊角落坐著的敏惠郡主,撫了一下鬢邊的素白鬢花,心裡閃過數種算計。

    如今皇后被廢,太后亡故,整個後宮竟沒有一個做主之人,其他妃嬪空有位份,可是膝下無子無女,也挺不起腰桿賴協理六宮。所以太子妃一死,宮中一些不長腦子的宮侍便起了各種心思,鬧得後宮流言不斷,十分不堪,甚至有人敢謠傳太子妃與皇上扒灰,惹得皇帝大怒,杖斃了不少人。

    這邊太子妃還沒下葬,那邊就謠言滿天飛,甚至連民間都鬧得沸沸揚揚,有大膽者竟是虛構出另外一個皇帝與太子妃的傳記,轟轟烈烈的編出一出《常思歌》,惹得不少人撫掌稱好。

    衛尉寺的人想查封,卻又不好下手,這些低俗小說自來便有之,更何況這篇傳記寫得纏綿悱惻,還有愛國忠君的情節,他們拿什麼理由去禁止傳記的傳播,說這本書影射皇室?或者說影響不好?

    這不是不打自招,此地無銀三百兩么?

    有些謠言傳著傳著便無人當真了,可若是去禁止,只會讓這個流言在私下裡越傳越廣,甚至會讓原本不信任的人對流言的內容深信不疑。

    可憐啟隆帝一生好名,到了晚年竟然還落下如此名聲。啟隆帝也知道自己無法光明正大的禁止民間的流言,最後乾脆聽之任之,轉頭卻迎娶向來有書香世家的張家旁支嫡女為後。

    很快民間有傳言,皇帝私服到張家,乍然見到張家女,恍然以為神仙妃子,驚為天人,當即便向其父母求取張家女為後。

    至於皇帝去張家怎麼會見到旁支的姑娘,普通姑娘又怎麼可能在重重侍衛下見到天顏,民間的老百姓是不會關心的,反正不少人信誓旦旦的表示,這位張家女長得那是傾國傾城,就連顯王妃也是比不上的。

    無辜被百姓拿來當參照物的華夕菀聽到外界那些傳聞,心下有些無語,這張家女漂亮不漂亮,怎麼也能扯到她頭上去?

    如今太子妃頭七剛過,她本以為能鬆口氣了,結果老皇帝他要娶后了,娶的還是二伯母家娘家旁支人,這可真有些意思。

    這位兩月後就要入宮為後的張家女閨名清顏,華夕菀不曾見過,不過未出嫁前,曾聽二伯母誇過此女好相貌,別的便不太清楚了。

    以啟隆帝現在的年齡,應該也不是那種見到美人便走不動道的,可是現在民間偏偏四處傳言皇帝對張清顏一見鍾情,二見傾心,難道是啟隆帝想洗清之前扒灰的污名?

    還有什麼比天下最尊貴的男人對某個傾城美人一見鍾情更讓人好奇呢?

    所以不管皇帝是不是真的動心,他為了自己的名聲,只能必須動心。

    如果皇帝真的與太子妃扒灰,他又怎麼會如此容易便對其他人動心呢,所以扒灰這事一定是謠言,是有心人在詆毀皇上與故去的太子妃。

    連死人都不放過,這是何等的缺德啊,這種人應該受到唾棄。

    百姓都是從眾的,或者說是喜歡八卦的,真相對他們來說,並沒有那麼重要,重要的是八卦得有趣,那就夠了。

    「晏伯益能把皇帝逼到這個地步,也算是有本事,」晏晉丘似笑非笑的看完手下人從民間收集來的各種傳說,把資料扔到一邊,突然沉下臉道:「不過這個張清顏是什麼東西,她拿什麼來跟我的王妃比?」

    木通默默的把頭垂得更低。

    「唰!」

    一疊資料扔在了他的腳邊,他把腰再度往下埋了埋。

    「把晏伯益盯緊一點,他若是動手,我們就助他一臂之力。」晏晉丘深吸一口氣,從桌案前站起身,「去王妃那裡。」

    華夕菀不知道自家男人因為外面的傳言小心眼了,因為她覺得這種連她自家都不會放在心上的小事,晏晉丘更加不會放在心上。所以直到兩人用完午飯,單獨待在一起,晏晉丘話里對張家女處處不滿后,才察覺到不對勁。

    難道是因為當初二伯母娘家弟弟得罪過晏晉丘,所以他對張家人一直看不順眼,連帶著旁支的張清顏也入不了他的眼?

    「你怎麼知道這個張家姑娘不怎麼樣,難不成你見過她?」華夕菀懶洋洋的靠在他肩頭,用眼角頗為懷疑的看他一眼,「不然你對她怎麼如此了解?」他們華家跟張家是姻親關係都還不知道他們旁支姑娘如何呢。

    「你想到哪去了?」晏晉丘無奈一笑,「只是這個張家旁支十分的不識時務,不過是進宮當個擺設皇后,竟然也好意思拿你做筏子,真當我顯王府不知道他們家那點心思?」

    張家雖然有幾百年的清名,可是到如今也只有主家勉強還有幾分先祖的風骨,這些旁支行為做事卻不太能入人眼,若不是因為皇帝年紀大了,娶的又是一個繼后,這皇后之位哪裡輪得到他們家的人?

    更何況張家人背後與皇帝……

    因為真正的世家主脈誰不清楚皇帝哪點伎倆,誰會捨得把自家清清白白的閨女送到宮裡去做一個不能隨意說話做事的泥菩薩。

    「什麼心思?」華夕菀疑惑的問。

    晏晉丘冷笑一聲,拍了拍她的手背,嘆口氣道:「你家二伯母的娘家旁支不是個省心的,你以為那些拿你來做對比的傳言是哪來的?」

    華夕菀頓時恍然:「他們家拿我來造勢?」

    晏晉丘嘆了口氣,算是默認了,半晌后才道:「原來不告訴你,是因為我擔心你多想,現在到了這個地步,我不說也不行了。」

    華夕菀見他神情嚴肅,便坐直身子,準備認真聽晏晉丘說張家背後的秘密。

    「張家人面上雖是無數讀書人崇拜的世家,但你實際想想,張家人真的有世人謠傳的那般清貴嗎?」

    華夕菀想到自家那個二伯母,還有張家人歷朝歷代以來做的偉大事迹,恍然發現,近幾十年來張家的盛名之後,竟有皇室在為張家「炒作」的嫌疑。

    「與其說現在的張家乃是頗有盛名的書香世家,不如說張家是皇室養的忠犬,他們面上與世無爭,實際上卻是皇帝私下的眼線,不僅拉攏了天下讀書人,還幫著皇帝掌握了不少世家的機密,」晏晉丘冷笑,「若是百年前的張家,確實值得人敬仰,可是現在……」

    「不對,若真是這樣,皇帝當年又怎麼會以為我當真貌若無鹽,」華夕菀搖頭道,「我那二伯母可是知道我長什麼樣的。」

    「你以為只要是張家人都能替皇帝做事?」晏晉丘嘆息道,「你那個二伯母對你並不太友好,巴不得外面傳你不好的話,又怎麼會回娘家特意為你辯解,只怕當年那些傳言,還有她的一份功勞在內。」他怎麼好對華夕菀說,以華家二伯母的心思手段,張家怎麼放心讓她去做這些需要腦子的事情?

    張氏再不討喜,現在也是華家的女人,他還是給岳父岳母家,留幾分面子吧。

    華夕菀頓時無言以對,難道她還應該感謝二伯母的無私奉獻么?

    「不對幸好她對你有了嫉妒之心,不然我又怎麼能娶到你,」晏晉丘笑道,「看來連老天都在幫我,天意告訴我們,我們是天生一對。」

    與其說是天意,不如說是陰差陽錯,如果當年二伯母不起嫉妒之心,三伯母不是對侯府不滿,而大堂姐沒有因為嫉恨而暗示敏惠郡主,讓敏惠郡主以為她丑若無鹽,那麼她與晏晉丘就不會有這麼一場婚姻。

    又或者她的父母兄弟不是這般維護她,為了她費勁心力,那麼她與晏晉丘也走不到這一步。

    難不成還真有所謂天註定的姻緣?

    她可是堅定的唯物主義者,遇到穿越天意這種東西,真是有種打臉的感覺。

    「難怪二伯母的弟弟死了后,皇帝還專程給張家老爺子封了一個爵位,還從旁支過繼一個孩子,當時我還以為是張家公子之死與太子有幾分關係,沒有想到還有這麼一層原因在,」華夕菀感慨,「我就說那位沒有那麼厚道才對。」

    聽華夕菀提到張家公子,晏晉丘眼瞼微動,隨即便笑著道:「管他張家有什麼打算,他們當年與上面搭上線,就要承擔必要的風險,張家公子英年早逝,也只能怪他們張家人心不足。」

    華夕菀撓了撓下巴,在心底嘆息,難怪皇室人死得早,用腦過度容易早衰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
    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