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八寶妝 » 第92章 守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八寶妝 - 第92章 守靈字體大小: A+
     

    雖然太子死的時候名聲不那麼好聽,但是由於太子妃為皇室產下一子,所以儘管她這個太子妃的尊位名存實亡,但是她自縊帶來的影響對於京城來說卻是巨大的。

    近一兩年皇室就像被詛咒了一般,接二連三的死人,有人在背後說是因為太子死的時辰不好,是四克之時,所以他死之後,皇室會連著死好幾個人。

    晏晉丘換了一身素色棉袍,與華夕菀坐在一起等皇室的旨意。太子妃雖然與他們只是平輩,他們不用著孝服,但好歹也是太子妃,該注意的細節就不能有半點紕漏。

    按理說,太子妃薨逝,他們這些皇室中人應該立刻去奔喪的。可是現下情況卻有所不同,太子妃死的方式不太好看,又因為前些日子那些詆毀太子妃的流言。謹慎的皇室中人誰也不想去觸霉頭,所以乾脆都等著皇上旨意。

    反正死的是皇帝的兒媳婦,他們真悲傷也罷,假著急也好,都用不著在這個時候搶什麼第一個。

    太子妃自縊的消息並沒有傳到民間,不然皇室的臉就丟光了。所以一個時辰后,民間傳出太子妃病故的消息,也沒有誰意外。

    朱雀宮中,皇帝看著素白的靈堂,沉立良久后突然踉蹌一步,嘴角竟是溢出一絲血來。

    「皇上!」馬公公面色大變,即刻上前小心的扶住啟隆帝。

    「閉嘴!」皇帝不著痕迹的擦去嘴角的血跡,然後把沾血的手帕揣進袖子中道:「傳朕旨意,令京中三品以上的命婦為太子妃守靈。」

    馬公公鬆開扶著啟隆帝的手,後退一步躬身道:「京城裡的王妃、郡王妃等是否也……」

    「太子妃乃是未來皇后,位尊無比。如今太子妃芳齡香消,她們也理應來守靈。」

    馬公公頭埋得更低:「奴婢這就去傳旨。」

    皇帝擺了擺手,轉身慢慢走出朱雀宮,越走臉上的表情越平靜,直到他來到承章宮前,他抬頭看著宮門前的龍柱,威風凜凜的龍身,金光燦燦的龍甲,銳利無比的龍爪,半晌低頭嘲諷一笑,掩飾了眼底的落寞。

    當年他用盡手段奪得帝位,排除異己,風光無限。到如今卻成了真正的孤家寡人,也不知是不是當年他用盡殺害兄弟的報應。

    恍惚間,他似乎聽到了孩子的哭聲,心頭猛地一個激靈,轉身對身後的宮女道:「皇孫呢,讓小馬子把他抱到廣陽殿來。」

    宮女微微一愣,戰戰兢兢道:「皇上,馬公公已經帶人出宮宣旨了。」

    聽到這話,皇帝才想起方才他讓小馬子出宮了。

    「那就派人把皇孫抱過來,小心些,別磕著碰著了。」他緩緩的吸了一口氣,不管怎樣,至少他膝下還有這個孩子。

    「什麼,父皇竟然讓親王妃去守靈?」端和公主冷笑道,「不過是一個喪夫的太子妃,哪來這麼大的臉?」

    話音剛落,她就聽到外面下人進來說,承章宮總管馬公公來宣旨了。

    端和公主的臉色頓時變得極其難看,可是這些日子以來受到的冷遇讓她學會了審時度勢,所以幾個呼吸之間,她臉上的怨恨與不滿便消失得無影無蹤,邁步走出了內室。

    宮中下旨讓三品以上命婦守靈很正常,可是讓公主親王妃之類也去守靈,就頗有些不合適了。不提太子早已經薨逝,就算太子還活著,太子妃現在死了也資格讓皇室所有女眷去守靈,又不是太后或者皇后。

    更何況太子妃死之前的那些流言傳得不明不白的,太子又聲名狼藉,這樣一個太子妃有何等尊貴值得讓王妃公主等去守靈,她受得起嗎?

    聖旨下來以後,有些上年紀的皇室氣得差點沒喘過氣來,甚至有些老太妃因「病重」無法起身,讓家中小輩到宮中為太子妃祈福守靈。

    啟隆帝此舉引得皇室中人私下不滿,但是顧念皇帝近一年實在太過倒霉,死了兒子死養母,死了養母死兒媳,連帶自家老婆也不省心,大家咬了咬牙,也就把這個口氣忍了下來,反正活人也不必太跟一個死人計較。

    顯王府自然也接到了這道旨意,等馬公公走後,華夕菀見晏晉丘的臉色不太對勁,知道他是對這道旨意有些不滿,便道:「我與太子妃雖無多少往來,可是林家與華家乃是姻親關係,我與她也算得上交淺言深,為她多上幾柱香也是應該的。」

    「我心中明白,」晏晉丘微笑著扶了扶她鬢邊的銀釵,囑咐白夏等照顧好華夕菀,然後與華夕菀一道坐上馬車進宮。

    夫妻二人先在太子妃靈前上香后,再到承章宮去拜見皇帝,不過廣陽殿當值太監說皇上身體不適不見他們后,他們也不堅持,在宮門外行過禮后就離開了。

    「剛才來的人是誰?」靠坐在有些昏暗的屋內,啟隆帝聽到外面有些動靜,面無表情的問道。

    「回皇上,方才是顯王夫婦來給您請安。」馬公公知道皇上心情不好,連帶著說話的音量也降低了不少,「他們聽聞您身體不適,在宮門外行過禮便離開了。」

    「朕記得顯王妃長得甚是絕艷,他們夫妻二人感情如何?」啟隆帝眯眼看著牆上掛著的弓,弓由一隻玄色祥雲紋飾的弓箭套裝著,因為屋子裡太過陰暗,那祥雲紋不太能瞧清。

    馬公公沒有料到皇上會問這個問題,愣了一下后才謹慎開口:「外面都傳顯王妃秀外慧中,顯王十分喜愛,府中連妾室也沒有,想必是夫妻情深。」

    「夫妻情深……」啟隆帝語氣有些懨懨,說到這四個字還帶出一絲嘲諷的味道,把馬公公驚得後背冒汗。

    皇上怎麼突然問起顯王與顯王妃了?

    「朕往日也有所耳聞,原以為只是外面謠傳,如今仔細想想,這些謠言或許也有幾分真實,」啟隆帝微微垂下眼瞼,「你說,他與晏伯益誰更合適做太子?」

    這可真是晴天霹靂了,馬公公嚇得當即便跪了下來,瑟瑟發抖道:「請陛下恕罪,陛下恕罪。」

    見他如此膽小模樣,啟隆帝面上卻露出了幾分滿意之色,抬手讓他起來后道:「出去吧,朱雀宮那邊有你看著,朕才放心。」

    馬公公垂下眼瞼,無聲退了下去。

    靈堂上的氣氛很凝重,女眷們上香過後,便在側殿坐著歇息。因為太子妃死得突然,眾位女眷心中即便有萬千疑問,在這種場合下也沒有誰敢冒然開口。

    如今太子妃沒了,而她的兒子在出生之那刻便天火降臨,雷劈皇陵,這可是大凶大克之命。加之外面有關他並非太子親子的傳言,這樣的身份不太適合繼承大統。

    皇孫不能繼承皇位,而皇上膝下又沒有子嗣,那麼未來的帝王人選只能在宗室里出。從血脈上論,盛郡王、顯王是最為尊貴與合適的,只是前些日子謠傳盛郡王與太子妃有染,盛郡王也因為政事不妥,被免了朝中的職位。

    兩者一比較……

    眾人看了眼比鄰而坐的華夕菀與侯氏,兩人舉止自然,似乎沒有半點隔閡,倒真的是沉得住氣。

    侯氏又怎會不知周圍其他女人怎麼想,她低頭冷笑一聲,側頭看了眼神情悲痛的華夕菀,「顯王妃似乎清減了些。」

    「約莫是近兩日天熱,胃口不開的原因,」華夕菀面帶憂色,「昨日我噩夢連連,不曾想竟是太子妃病逝了。」說到這,她眼眶一紅,「說來我們華家與林家還是姻親呢。」

    周圍眾人聽到這話,才恍然想起顯王妃的堂姐前些日子嫁進了太子妃的家,這麼算下來,還當真是姻親關係。

    不過盛郡王妃如此主動的親近顯王妃,還當真是有些讓人意外,難道就連盛郡王妃也認為顯王繼承大統的可能更大嗎?

    於是眾人又去看坐在角落裡的義安侯夫人,可惜這位義安侯夫人老神在在,即便有人跟她打探,她也是半點口風也不漏,讓人找不出半點不妥之處。

    盧氏雖然不耐煩應付這些心思各異的命婦們,可是心裡也明白,自從女兒嫁給顯王,就逃不開權利爭奪更迭,他們華家人不屑於出賣女兒獲得榮華富貴,自然也捨不得拖女兒後腿。

    若是可以選擇,她是寧可女兒嫁給普通世家,即便顯王日後能做皇帝,她也不覺得嫁到皇室是什麼好選擇。

    想到這,盧氏擔憂的朝華夕菀方向看了一眼,恰好華夕菀也正朝這邊看,母女二人不著痕迹相互對視一眼后,又平靜的收回自己的目光。

    為人母者,捨不得女兒受苦。為人子女者,又怎麼捨得父母兄弟因為自己陷入泥潭。

    不過是因為捨不得彼此罷了。

    馬公公來到側殿時,該來的命婦女眷都在,他快速的在眾人中掃視一遍,隨機走到華夕菀面前躬身行禮:「拜見顯王妃,奴婢奉陛下之命,來打理太子妃靈堂上的一些雜事。」

    太子妃喪葬禮儀雖然由禮部負責,但是皇帝若是為了以示對某人的看重,派人來幫忙,也算是一種體面。

    馬公公是承章宮的總管,也就是整個朝廷地位最高的太監,皇帝派他來打理下手,可真算得上是仁至義盡了。

    在別人眼裡,皇帝此舉或許是仁厚,因為太子妃死得可算是不明不白,身上的污名還沒洗清呢。可是對於知情的華夕菀與侯氏來說,啟隆帝此舉就顯得有些像笑話了。

    真不知道啟隆帝以何等的心情派馬公公來的?

    以公公的身份還是以……一個男人的身份?



    上一頁 ←    → 下一頁

    惡漢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
    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