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八寶妝 » 第90章 華家女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八寶妝 - 第90章 華家女字體大小: A+
     

    太後下葬后的二十一天,啟隆帝才勉強從悲痛中走出,他當著群臣的面再度追封慈和太後為慈和仁太后,談起太后往日待他的好,便忍不住潸然淚下。

    「朕母早逝,幸而得以母后撫育,母后一生勤儉慈愛,不喜奢華,教養皇子皇孫盡心費力,如今本該頤養天年,卻……」說到這,啟隆帝哽咽難言,揮了揮手,讓身後的太監替他頒旨。

    「朕與方氏結髮近三十載,方氏待朕事必躬親,朕以為方氏賢德,以後位待之。未料其內里藏奸,為人歹毒,毒殺太后,朕甚哀甚痛……」

    一道聖旨洋洋洒洒寫了不少字,眾人總算聽明白了這道聖旨的意思,那就是朕是無辜的,朕也被皇后騙了,現在朕心裡很後悔,但畢竟與方氏有多年的夫妻情分,所以朕決定把皇后貶為庶人,並且發配到浣衣局當差。而朕願意為方氏分擔罪孽,日後每日為太后抄念經書,希望太後來世福壽兩全。還有幫著皇后幹壞事的方家,該斬首的斬首,該發配的發配,該充軍的充軍,改被賣為官妓的當官妓,你們都不要求情啦。

    皇帝這道聖旨一出,不僅洗白了他,還豎立了一個講舊情但卻不優柔寡斷的帝王形象。不管這招對於皇室眾人有多少用,至少一些百姓還是被哄騙了,外面批判的焦點全部集中在了方氏身上。

    皇后毒殺太后本就是驚天大案,所以啟隆帝的聖旨一出,便昭告天下,讓天下人都看到了他的決心與為難。

    方家落馬,太子沒了,皇后被貶為庶人到浣衣局做了低等宮婦,往日在京城裡無人敢對其鋒芒的端和公主頓時變得低調無比,公主府的那些美貌小廝也遣散了,對外稱病不再見客。

    可是儘管她現在學著低調,對於那些被她欺壓過的人來說,端和公主也是他們心頭的一根刺,如今沒有人動她,只是不想得一個落井下石的名聲而已。待事情熱度消失以後,這些世家貴族們會不會還是這麼有涵養,那就是誰也不知道的一件事了。

    端和公主有皇女身份,暫時還沒有人動她,可是敏惠郡主現在卻是處於尷尬的地位,京城所有人都知道她的依仗是皇后與端和公主,先皇后倒台了,端和公主也躲在公主府里不出來,她就成了一些世家千金嘲笑的對象。

    一個失勢的郡主,沒有後台支撐的郡主,不過是面上風光而已。她有時候出現在各種詩會宴席上,那些曾經受過端和公主刁難的女眷們便表面客氣,實則內里處處刁難,而她只能忍著。而且由於一些女眷的身份,她若是想拒絕出席,就會給別人一個發作的借口。

    尷尬的身份讓她近來越來越小心,也暗暗慶幸近來因為要為太后守孝,不可以大肆擺宴,她才不用常常在各種場合出現。

    百日熱孝過後,京城裡束手束腳的世家貴族們終於開始低調的熱鬧,雖然不能鬧得太過,但是詩會茶會之類的文雅活動,或者婚喪嫁娶之類的活動,也都能繼續了。

    往日被人稱讚有才華的敏惠郡主不再出風頭,作出的詩詞也是平平,盡量不去奪人風頭,但是儘管如此,也會有人與她過不去。

    結束一場尷尬的詩會,敏惠郡主坐上馬車回府,半道上她的車駕突然停下,然後就聽到趕車的下人說是前方有親王車駕經過,她的車馬需要避讓開。

    她掀起車簾一腳,就看到一輛以杏黃為頂,上面綉著四爪金龍暗紋的六馬車駕經過,當她看清馬車上掛著顯字玉牌時,神情有些怔忪。

    原來是顯王府的馬車。

    就在這個瞬間,對面的馬車突然被人掀開了窗帘,露出一張脂粉未施卻能引得無數男人失神的臉,她捏著帘子的手微微一緊,華夕菀?

    華夕菀也沒有料到這種情況下也能與袁舒怡對上,她禮貌的頷首,朝對方露出一個淺淡的笑意。

    「看什麼?」晏晉丘靠近她,朝外面看了一眼,見對面是某位女眷的馬車,頓時歇了觀望的心思,收回視線道,「方才我在侯府的院子里,不小心遇到華侍郎家的姑娘。」

    華夕菀愣了片刻才反應過來,晏晉丘說的就是自己大堂姐華依柳。察覺到他神情有些不對勁,她皺了皺眉,「她怎麼了?」她與這個大堂姐脾性不合,所以關係要疏遠一些,近來又因為不怎麼與她來往,所以還真不知道大堂姐做了什麼讓晏晉丘不高興的事。

    「若是華侍郎捨不得女兒,就好好教養著,」晏晉丘礙於華夕菀的情面,不好把話說得太過,「畢竟是和離過的女子,待在自己府里靜靜心也好。」

    今日他本是陪伴華夕菀回娘家探望,為了讓夕菀單獨與家人多聊聊,他特意提出要逛院子賞菊,誰知道竟會巧遇華家大姑娘,對方還說了些不明不白的話。

    想到自家王妃為了這個女人專程去周家扮黑臉,結果轉頭這個女人便惦記了自家王妃的男人,晏晉丘便有些犯噁心。他什麼樣的女人沒有見過,什麼樣的事情沒有聽過,華依柳的心思,他多多少少有些明白。

    他為華夕菀感到不值,可是卻又不想把這種事告訴她,免得髒了她的耳朵。

    儘管晏晉丘說得委婉,但是以華夕菀的通透,她只需要略想想,就能明白過來他的暗示。

    放下帘子,華夕菀好像的眉頭染上點點無奈,她沒有想到華依柳竟然起了這樣的心思。偏頭看了眼身邊的男人,劍眉星目,面如冠玉,風度翩翩,確實是個極易招惹女人的禍水。

    想到這,她嘆息一聲,原本二堂姐華楚雨的婚事定好了時間,但因為皇家出的這些事,連累華楚雨與林證德的婚事一拖再拖,最後日子訂在了一個月後。

    只盼這一個月里皇家別再死有身份的人了,不然這個婚事還得往後拖延。

    看來她們華家姑娘的婚事都是一波三折,只求二姐的婚事乃是好事多磨,最終能得一心人,白首不離。

    目送著顯王府馬車漸行漸遠,敏惠郡主失落的放下帘子,半晌才道:「走吧。」

    華楚雨出嫁當天,碧空萬里無雲,華夕菀親手替她插上龍鳳呈祥如意釵,然後接過喜嬤嬤遞來的蓋頭,慢慢的替她蓋上:「今日二姐雖嫁至林家,但你永遠都是華家的女兒,永遠是我的姐姐。不要怕,我們都站在你身後。」

    蓋頭微微晃動,華楚雨緊緊抓住華夕菀的手,半晌才道:「妹妹,你放心。」

    華夕菀心頭一動,反握住了華楚雨的手,這時大門響起了鞭炮聲,她回頭看了眼正抹淚的姚氏,拍了拍華楚雨的手背:「好好的照顧自己。」

    「好。」華楚雨聲音有些哽咽,外面的人聲越來越近,她緩緩的鬆開攥著華夕菀的手,直到鞭炮聲在房門外響起后,她擺出了一個端莊的坐姿。

    身為華家女,即便是出嫁,也該是帶著華家的風姿與氣度,她不僅僅是她,還代表著整個華家。而華家又是她身後的家,所有她又有何懼?

    房門打開那一刻,華夕菀看清了林證德的容貌,長身玉立,一身新郎紅袍襯得他唇紅齒白,但是五官卻很硬朗,給人一種端正可靠之感。

    華楚雨的弟弟華叢蒲彎腰背起華楚雨,在陣陣鞭炮響聲中,把她送進了花轎中。

    林證德朝華家眾位長輩行過禮后,才翻身上馬,喜笑顏開的帶著花轎離開。

    看著花轎越行越遠,強忍眼淚的姚氏終於忍不住掩面而泣,華夕菀勸慰了幾句,轉頭見華依柳面無表情的看著華楚雨花轎離去的方向,不知道在想什麼。

    似乎察覺到華夕菀再看她,華依柳猛的回頭,神情古怪的看了華夕菀一眼,轉身進了大門。

    站在華夕菀身後的白夏與紅纓注意到華楚雨這個眼神,齊齊皺了個眉,大姑娘這是什麼意思?

    「小姐……」華楚雨身後的丫鬟小心翼翼的打量了一眼她陰沉的臉色,「王妃剛才……」

    華楚雨腳步一頓,扭頭瞪向丫鬟,眼裡是陰沉的怒意:「閉嘴,王妃又怎麼樣,難道要我像婢女般伺候她嗎?」

    小丫鬟愕然,小姐這是怎麼了,王妃剛才明明沒有別的意思,小姐這話說得實在太過了。

    「我當然不比華楚雨能嫁給侯府世子做未來的侯夫人,」華依柳冷笑一聲,「人家王妃與侯夫人才是一條道上的,我這個已經嫁過人卻又和離的女人,算得什麼?」

    「我的好小姐,這可是三爺的府上,」丫鬟聽到這些渾話,嚇得變了臉色,忙扭頭看了眼四周,「您可別再說了。」

    華依柳扯著嘴角笑了笑,看著院子里掛滿鮮艷的紅色,緩緩的垂下眼瞼,恢復了平日里寡淡的模樣。

    「王爺?」木通躬著背,小心翼翼道,「王妃還在前面等您呢。」

    「知道了,」晏晉丘漫不經心的瞟了眼華依柳的背影,對木通輕飄飄的開口,「回去后把此事告訴王妃,不必再瞞著。」

    要處理華依柳對於他來說,是在簡單不過的事。但是他卻不想與華夕菀起不必要的誤會,這種事還是說清楚讓夕菀自己來處理比較好。

    若為了這麼個不重要的人,引起他們夫妻不和,那就太不划算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
    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