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八寶妝 » 第88章 鳳逝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八寶妝 - 第88章 鳳逝字體大小: A+
     

    「你的手上難道就沒有沾染過殺戮?」皇后漫不經心的一笑,「如今你羽翼漸豐,買通我身邊的人給太後下毒,害得我惹上牢獄之災,我技不如人便認了。但你也用不著擺出一副悲天憫人的樣子,五十步笑百步,你比我乾淨不到哪裡去。」

    林氏面上的笑意微微一僵,隨即道:「你現在也只能一逞口舌之快,我就讓你看著整個方家怎麼倒下!」

    皇后漫不經心的臉色終於大變:「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沒意思,」林氏聽著外面的驚雷聲,咯咯笑道,「外面的雷聲真悅耳,皇後娘娘,你好好在牢獄里享受擁有皇后之位的最後幾天吧,也許再過不久,你就是罪妃,而不是皇后了。」

    皇后把手穿過監牢的圍欄,一把抓住林氏的衣角:「你想對方家做什麼?!」

    林氏一拉自己的裙角,把皇后的手狠狠的踩在腳底:「你當初磋磨我的時候,就該想到會有報應的那一天!」

    「啊!」鑽骨的疼痛讓皇后忍不住慘叫出聲,「林氏,你不得好死!」

    「已經活在地獄里的人,又何懼死亡,」林氏哈哈大笑,幾乎笑出了眼淚,「只可憐我那無辜的孩兒,自出身起便白白被人毀了名聲,成了別人眼裡禍亂天下的妖星。稚子何辜,你讓人在外散播害我兒的謠言時,又何曾想過為我母子留一絲餘地。」

    皇后一怔,她愕然的看著林氏:「你以為那些事是我乾的?」

    「你不用演得那麼逼真,」林氏冷笑,「你毀我兒一生,我就要你方家滿門來換!」

    林氏挪開自己的腳,扶了扶鬢邊的銀釵。雖然她臉上半點脂粉也無,可是水嫩的肌膚足以彌補無數的不足。

    她走出大牢,看著外面的大雨,毫不猶豫的邁開步子走進了雨幕中。

    「主子,您如今產子不足一月,出門已經大大不好了,怎還能淋雨,日後可是要落下病根的。」她身後的丫鬟忙撐起傘替她遮住滿天大雨,可是雨勢太大,儘管撐著傘,仍舊有不少雨水飄到林氏的臉上。

    林氏滿不在乎的笑了笑,大踏步的繼續往前走。

    她現在站在這權力動蕩的中心,哪還有什麼以後。

    太後宮中,擠了一堆的御醫太醫在側殿,外站著不少晏氏一族的人,隨著太后昏迷的時間越久,外殿的皇室眾人臉色就更加難看。

    他們晏氏皇族什麼時候出過一個毒殺太后的皇后,如今這檔子醜聞便是想遮也遮不住,註定是要名留青史了。

    想到這,晏氏皇族眾人的臉色就更加難看,只怕千年以後,只要有人提到晏氏皇朝,就不會忘記這檔子醜聞。

    兒媳毒殺婆婆,此乃不孝,皇后毒殺太后,此乃不忠。不忠不孝枉為人,可是偏偏這個皇后是皇上當年堅持要冊封的。

    在場中啟隆帝的臉色是最難看的一看,他演了這麼多年的孝子,如今他的皇后毒殺太后,不僅讓他以前的努力前功盡棄,還讓他此生沾上了難以抹去的污點。

    世人皆知太后不是他的生母,他就算用盡各種理由,只怕這些人也不會相信他的話。也不知日後那些書生會如何評價此事,又會如何評價他?

    沒有幾個帝王不在乎史書上對自己的記載,啟隆帝同樣如此。想到後世之人有可能因此事對自己產生誤解,啟隆帝便覺得心裡燃燒著一把無法撲滅的火。

    「皇上,顯王與顯王妃到了。」

    啟隆帝看向門口,晏晉丘與華氏正匆匆而來,晏晉丘袍子下擺被雨水淋得濕透,衣服上還帶著褶皺。而華氏身上穿著常服,髮髻也是簡簡單單的一個垂髻,漂亮的繡鞋因為沾滿污水,而變得灰撲撲的。

    若是平時兩人以這幅樣子面聖,定會讓人覺得是御前失儀。可如今太后情況危急,而顯王又是太后撫養過的,所以夫妻二人顧不得換衣服便趕來皇宮,便是再嚴苛的人,也只會認為兩人是一片赤子之心,讓人動容。

    京城中誰人不知顯王的風度翩翩與顯王妃的美艷動人,誰人見過兩人如此狼狽的時候,可見一路上兩人有多焦急。

    晏晉丘與華夕菀雙雙在啟隆帝面前跪下,晏晉丘也不辯解,直接告罪道:「臣與內子御前失儀,求皇上責罰。」

    「賢侄與賢侄媳快快請起,你二人的心意朕明白,想必太后也會因為你們的孝心而感動的,」啟隆帝眼眶微紅,親手扶起晏晉丘,聲音哽咽道,「朕如今……朕有愧啊。」說完,便用袖子掩著臉毫無形象的哭起來。

    華夕菀默默的垂首,這啟隆帝為了洗白自己,也是蠻拼的。當著這麼多人嚎啕大哭這種招數都用了,就是不知道在別人眼裡是真心難過還是故意演戲了。

    「請皇上不必如此,皇祖母平日常對臣說起您對她老人家的孝順與體貼,發生今日之事,是誰也沒有料到的,」晏晉丘眼眶一紅,當下便哭得泣不成聲,「臣……臣惟願皇祖母身體安康,平平安安,便再無所求了。」

    見晏晉丘也哭出了奧斯卡影帝的水平,華夕菀嘆息一聲,沒有想到重活一世,她還要重操舊活,這真是個悲傷的故事。

    「王爺,您別這樣,」華夕菀捏著手帕一角毫無形象的擦著眼睛,很快便哭得喘不過氣,把一個又驚又怕又擔心丈夫的女人演繹的淋漓盡致,「若是皇祖母知道你如此不顧惜身體,待皇祖母痊癒后,豈不又要為你的身體心疼,你……你別難過了。」嘴裡勸著晏晉丘不要難過,她卻哭得悲戚萬分。

    晏晉丘一把摟住華夕菀,也不顧有其他皇室人在場,慟哭道:「今日我願長跪在此為皇祖母欺負,惟願皇祖母轉危為安,身體康泰。」

    「王爺,妾陪你。」

    「你身子弱,不可……」

    「夫妻本是一體,你心裡為皇祖母擔憂難過,妾難道就忍心看著你如此么?」

    不少女眷被這個場景感動了,忍不住也紅了眼眶。

    顯王真是個孝順的好孩子,顯王妃也是個賢惠孝順的好媳婦,她們當初怎麼會覺得顯王妃空有美貌,不值得顯王寵愛呢。這實在是太偏頗了,顯王妃是個多好的女人啊。

    而寧王敬佩的看著皇帝還有顯王夫婦哭得一個比一個傷心,默默的抹了一把臉,回頭看了眼外面劈得整天動地的驚雷,心裡隱隱為三人的演技感到折服。

    不對,應該是兩人,這三人裡面,只怕唯有顯王妃是真心實意的哭了一場。女人總是比較隨男人的,這顯王傷心,她自然也就跟著難過了。只可惜她大概不知道,身邊的男人不是真的在難過,而是在做戲。

    「皇上,太後娘娘醒了!」

    眾人一臉震驚的看向顯王夫婦,難道真是這兩人孝感動天,讓昏迷了好幾個時辰的太后醒了過來?

    就連寧王都有些驚訝了,原來世間竟然還有如此巧合之事?

    太后醒過來,不代表太后就沒事了,眾人進了內殿,見太后靠坐在床頭,雙眼精神奕奕,心裡咯噔一下,這是……迴光返照?

    可是誰也不敢說這種話,只是老老實實的跪著,等著太后發話。

    「你們都來了?」太后視線從眾人身上掃過,最後留在晏晉丘身上,她笑著朝晏晉丘招了招手,「子陵,來皇祖母這裡。」

    「皇祖母,」晏晉丘忙用袖子擦了擦眼睛,努力讓自己的語氣變得自然,「您感覺身體好些了嗎?」

    「好不了啦,」太后看著殿門口,長嘆一聲,「哀家在這座宮殿里住了二十多年,也該歇歇了。」

    晏晉丘握住她溫熱的手不說話。

    「你是個好孩子,哀家所有的皇孫中,唯有你最孝順,如今臨走前能看一眼,哀家也能放心了,」太后突然看向皇帝,「當年你母親出身卑賤,先帝讓你養在我的膝下,哀家自認並未虧待過你,可是哀家沒有料到,竟會喪在你的皇後手中。」

    啟隆帝跪在地上的身軀微微一晃,他沒有料到太后竟然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說他生母出身卑賤。抬頭看了眼角落裡正奮筆疾書的史官,他臉色沉了沉,忍了下來。

    「罷了,罷了,哀家老了,早管不了你們了。」太后突然看向皇帝身後,「先帝來了?」

    啟隆帝背後一涼,他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身後,身後空蕩蕩的什麼也沒有。

    太后突然厲聲道:「皇上!」

    她的一生獻給了晏氏皇族,臨到死前,才恍然發現,她對先帝是充滿了恨的。

    她的視線最後一次掃過晏晉丘,她害死了這個孩子的母親,離間了他與他父親的感情,臨死前就幫他一把吧。

    「皇上,好好待哀家的子陵,他是個孝順的孩子。」

    她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說了這句話,就算日後皇帝有了猜忌之心,也沒法要了這孩子的性命。

    惟願……

    她腦子裡閃過當年登上鳳座時的風光,嘴角浮現一絲笑意,咽下了最後一口氣。

    晏晉丘感覺到掌心的手突然顫抖了一下,然後再也沒有了動靜。

    他愣了愣,食指顫抖的伸到太后的鼻息間,視線漸漸的變為悲傷:「皇祖母!」

    華夕菀怔怔的抬頭看向鳳床上的女人,這個晏氏皇朝最風光的女人,就這麼沒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
    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