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八寶妝 » 第87章 毒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八寶妝 - 第87章 毒殺字體大小: A+
     

    京城近來最大的奇聞是什麼?

    那就是太子妃產子的時候,皇陵旁邊的常青樹被雷劈,還有京城附近也遭火災。這種神跡一般人出生的時候可沒這待遇,可是有這樣的神跡還不如沒有。

    有人出來說,這個皇孫是妖星降世,會給整個國家帶來災難。也有人說,這是上天以及晏家祖宗的警示,因為這個皇孫根本就不是太子的孩子,而是太子妃與盛郡王通/奸所生。

    負面的八卦永遠比誇獎別人的話受歡迎,流傳的速度也最快,很快關於太子妃與別人通姦產下妖星的消息,就傳遍全國各地,甚至在偏遠一些地方,傳言已經變成太子妃與野男人苟合,產下一個似人非人會帶來災難的怪物。

    人類對神怪之說雖然不是全然的相信,但絕對是抱著敬畏之心的,更何況關於皇孫的謠言傳得有鼻子有眼,讓那些原本不那麼相信的人都開始半信半疑起來。

    「所以,外面的傳言就是你這位皇孫長了三隻眼睛,六隻手臂,皮膚烏黑,獠牙森森?」華夕菀喝著茶,搖著扇子掩嘴笑道,「這都什麼跟什麼亂七八糟的。」

    紅纓笑眯眯道:「外面的人誰也沒有見過皇孫,這謠言越傳越離譜,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

    華夕菀笑了笑,轉頭卻想,這事也太巧合了,眼看著要雷雨要來,太子妃就要產子了,這雷哪都不劈,就劈皇陵的常青樹,還有遭火災的房屋,雖然燒毀了一些財產,但是人卻沒有傷到,就好像有人知道會鬧火宅,把人提前救出來似的。

    「白夏,發生火災的時候,那些房屋裡的人,是誰救下的?」她輕輕捂著小腹,今天來了月事,不僅不能吃冰碗,屋子裡連冰都不能放,這又熱又難受得,真是全身都不舒服。

    「聽說衛尉寺巡邏隊剛好經過,便把人救了出來,只可惜火勢太大,人雖然救了出來,但是房屋卻燒毀了一些,」白夏知道華夕菀苦夏,便打來了熱水給她擦手擦臉降溫,她擰好帕子遞到華夕菀的手裡,繼續道,「說來也巧,這支衛尉寺的巡邏隊以前是張厚張大人管理,後來張大人去了大理寺,便提了他的副手出來頂替空缺。」

    「張厚?」提到此人,華夕菀首先想到的就是一張老實臉以及挺拔的身軀,「聽說他在大理寺受了不少委屈,不知道現在如何了?」

    「前段日子有人彈劾大理寺卿,大理寺卿被革職后,就有張大人填補了空缺,現在他已經是大理寺卿了,」白夏接過華夕菀用過的手帕,「外面的人都說張大人是傻人有傻福,渾然忘了不久前他們還嘲笑過張大人為人倔強,不是抬舉呢。」

    「世人大多如此,」擦了下脖子與手臂,華夕菀覺得自己身上總算沒有那麼黏膩了,便心情甚好道,「我看這個張厚的運氣也挺好的。」

    她抬頭看了眼門外,外面忽然狂風大作,似乎又要開始下大雨了。

    「王爺回府了沒有?」她突然想起晏晉丘近來似乎特別的忙,雖然每天仍舊盡量擠出時間來陪她,但是從他晚上入睡速度來看,最近他耗費的精力絕對是平時的好幾倍。

    「奴婢不清楚,不然奴婢去問問吧。」白夏看了眼外面被大風颳得東倒西歪的枇杷樹,把面盆遞給旁邊的紅纓,就要準備出去。

    「就快要下雨了,你別出去了,」華夕菀走到門口,享受著大自然狂風的力量,然後指了指不遠處衣袍翻飛的晏晉丘,「那不是回來了嗎?」

    白夏轉頭看了一眼,見王爺正帶著幾個近侍走了過來,便笑著退到旁邊站定。

    「風這麼大,站在門口做什麼?」晏晉丘進門摸了摸華夕菀的指尖,發現她手上薄薄一層冷汗,有些擔憂的問,「怎麼這麼熱的天氣還出冷汗,身體不舒服?」

    「熱才站在門口吹風,」華夕菀湊在他耳邊小聲說了一句,見他面色變得不怎麼自在後,才撫著小腹道,「這下你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晏晉丘乾咳了一聲,看了眼四周的下人,揚手讓他們退下后,把華夕菀一把抱起放在床上,然後伸手輕輕揉著她的小腹,「既然你不舒服,就先睡一會兒,到了用晚膳的時候,我再叫你。」

    也許是因為第一次做這種事,晏晉丘的動作十分的生疏與僵硬,並且不敢用太大的力氣,揉了小半天,也只是在原地蠕動,惹得華夕菀不滿的抱怨道:「你這是揉肚子還是給我撓痒痒呢?」

    晏晉丘力道加重了一些,揉了一會兒后,見床上的人呼吸變得均勻,沉沉睡了過去后,才輕輕的收回手,替她蓋好蠶絲涼被。

    外面突然傳來噼里啪啦的響聲,就像是從天上突然潑了不少的雨水下來一般,他走到窗戶邊,看著被風雨打得東倒西歪的芭蕉樹,心情極好的眯了眯眼睛。

    突然一聲驚雷響起,他猛的回頭去看床上的華夕菀,見她並沒有被雷聲驚醒,快步走到床沿邊坐下,伸手輕輕拍著隆起的被子,聽著窗外的雨聲,眼底的溫柔幾乎可以讓人化成一汪清水。

    刷刷的雨聲,給人帶來的不是吵鬧,更像是另一種寧靜與安詳。

    華夕菀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自己旁邊坐著一個人,扭了扭頭,見晏晉丘靠在床頭捧著書看,她掩著嘴打了個哈欠:「屋子裡這麼暗,怎麼在這看書?」

    「沒事,這裡安靜,」晏晉丘把書扔到一邊,起身走到窗邊把窗戶關好后,才再度坐到華夕菀旁邊,「晚膳等一會兒就好,你先起來洗個臉。」說完拍了拍手,候在外面的下人魚貫而入。

    「你怎麼把窗戶關了,好熱。」華夕菀從床上下來,伸手讓丫鬟們伺候著穿衣。

    「你剛從被窩裡起來,一冷一熱容易生病,先把衣服穿好了再說,」晏晉丘無奈的嘆息一聲,「晚上我吩咐過膳房,讓他們做的全是口味清淡的菜。」

    「哦,」知道對方是對自己好,華夕菀不是不識好歹的人,所以只能乖乖的穿好衣服,梳好妝以後,才讓人把窗戶打開。

    她趴在窗戶上愜意的吹著風,還不忘把晏晉丘也拉過來跟自己一起趴著:「外面的雨下了多久了?」

    「你睡著不久后就開始下了,」晏晉丘伸手把垂落在她臉頰旁的髮絲繞到耳後,然後道,「這些日子你一直待在府里,會不會覺得無聊?」最近因為時局緊張,各府都減少了娛樂活動,他擔心夕菀天天待在屋子裡,會悶出病來。

    搖了搖頭,華夕菀笑眯眯道:「我此生的目的就是想吃就吃,想睡就睡,想不出門就誰也別叫我出門。出門多累,說話處處小心便罷了,遇到地位高的還要行禮奉承,你說煩不煩?」

    「這麼憊懶的性子,真不知是怎麼養出來的,」晏晉丘輕笑出聲,「不愛出門就不出門,以後總有一天,你再也不會向任何人行禮。」

    華夕菀:呵呵,就算有一天他當了皇帝,就他不讓她行禮,頭上還有個太后在呢,她能不行禮?

    「報!太后病危!」

    華夕菀發誓,她絕對沒有詛咒太后的意思!

    「怎麼回事?」晏晉丘的反應出乎華夕菀意料的平靜,她沉默不言的看著進門來稟報的木通,然後恍然驚覺,似乎每次發生大事,上報給晏晉丘的人幾乎都是木通。

    她的眼神在木通與晏晉丘兩人身上溜了一圈,看來木通十分受晏晉丘的信任?

    「聽說下午的時候,皇後娘娘給太後送去一盤糕點,太後用后不久,便覺得身體不適,結果太醫還沒來,就吐出一口血來,太醫來了過後就發現,太后中了毒,所中的毒與皇後送來的糕點一模一樣。」

    皇后自己端著糕點去給太後下毒?皇后她又不是腦殘,她會做這麼蠢的事情?

    看來是皇后被人算計了。

    「皇后呢?」華夕菀開口道,「皇后被關押起來了嗎?」

    「大理寺的人已經把皇后押進天牢由重兵看守了,」木通愣了一下,「只是現在案子還未定,太后也尚在昏迷中。」

    「備馬車,我與王妃要進宮去探望皇祖母。」晏晉丘拉著華夕菀的手道,「走吧。」

    木通剛想提醒王爺他身上的袍子有些皺了,要不要換一件,可是轉念又一想,也許不換更好。

    天牢里,皇后披散著頭髮坐在床上,她雖然是毒殺太后的嫌犯,但畢竟是一國之母,所以也有誰敢怠慢,牢獄中什麼東西都不缺,唯一不能做的就是無法出去而已。

    太子妃站在牢門外看著皇后,冷笑道:「母后,您還好嗎,兒媳來看看你。」

    皇后冷冷的看了她一眼,沒有說話。

    「你以為在穩婆身上下功夫,就能去母留子?」太子妃嗤笑道,「沒那麼容易。」

    「生下了一個妖星,又有什麼好得意的,」皇后譏諷道,「你以為從出生開始就背負著這樣一個名聲的皇孫,能繼承皇位?」

    太子妃沉默片刻,突然道:「我根本就沒有想過讓這個孩子去爭奪皇位。當年我本本分分的嫁給太子,也從未想過要走到這一步,當年你苛責我,太子冷落我,甚至當著我的面,與其他妾侍打情罵俏,我可有半句怨言?」

    「可是即便如此,你仍舊覺得我處處不好,」太子妃說到這,又突然笑開,「你落得今天這個地步,那是老天有眼。這些年,為了不讓其他妃嬪有孩子出生,你做的惡事還少嗎?」



    上一頁 ←    → 下一頁

    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
    惡漢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