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八寶妝 » 第86章 警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八寶妝 - 第86章 警示字體大小: A+
     

    朝堂之上,一個官員正慷慨激昂的彈劾大理寺卿,細數他數十條罪狀,並羅列出一堆的證據,大有不告倒此人不回頭的架勢。

    眾位官員的表情有些微妙,誰都知道大理寺卿與盛郡王關係很好,並且對盛郡王十分的推崇,現在這人彈劾大理寺卿,無疑是在跟盛郡王作對。

    一個小小的御史敢這麼做,究竟是誰給他的膽量?或者說……他背後的主使者是誰?

    而皇帝果然也沒有放過這次機會,當即便摘了大理寺卿的烏紗帽,並且當堂羈押進大牢,稍後再繼續發落。

    幾乎所有人都了解到了一個信號,那就是皇上要對盛郡王下手了!朝中之人分為幾派,一派是堅定的保皇黨,皇上說什麼就是什麼;一派是保皇室黨,他們覺得皇上膝下無子,應該從皇室侄兒中挑選一個過繼封為儲君,這一派人大多都很支持盛郡王;還有一派是中立黨,他們往往選擇認為對的或者對自己有利的,而不拘泥於哪一派。

    在中立派看來,皇帝的決策不一定就是對的,而盛郡王也不一定是最好的選擇,他們完全不用急著站位,免得得罪了下一位真正的帝王。他們寧可不要從龍之功,也不要成為下一任帝王的眼中釘。

    啟隆帝的態度太過堅決,讓盛郡王一黨的人想要求情都沒法開口,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禁衛軍把大理寺卿拖走。

    「朕看張厚此人就很不錯,大理寺卿一職,就由他來暫代吧。」皇帝為了以示自己的公正,特意選了曾經讓他不滿的大理寺少卿張厚賴擔任大理寺卿一職。

    眾位官員有些意外,這個張厚不是之前因為查太子一案,引得皇上大怒的大理寺少卿?怎麼皇上如此大方的把他給提拔上來了,他們還以為皇上會因太子之死而遷怒於此人呢。

    啟隆帝當然不是多大度的人,他提拔張厚不過是做給別人看而已。他要天下人知道,連張厚這樣的人他都能重用,所以現在被他罷免的人不是他出於私情,而是因為此人真的犯了滔天大罪。

    說來,也不過是給自己找了一塊遮羞布而已。

    晏晉丘低著頭事不關己的站著,這樣子放在其他人眼裡,就覺得顯王不愧是顯王,真是雲淡風輕。要知道,如果盛郡王失勢,那麼顯王繼位的可能就更大了。

    可惜這位偏偏是個不喜權勢的,實在是浪費了那滿腔的才華。

    所有人都以為這個彈劾大理寺卿的御史是皇上安排的,就連晏伯益也同樣這麼認為。散朝以後,他冷冷的看了一眼那個御史,轉身就準備離開。

    「盛郡王,」寧王笑眯眯的走到他的面前,語帶感慨道,「現在的人可真是膽大包天,你說呢?」

    「寧王近來不是身體不適,既然如此不如少管閑事,在家多休息,」盛郡王冷冷拱手,「先行一步,告辭。」

    「嘖,」寧王摸著下巴,看著晏伯益疾步走遠,偏頭看了眼不遠處不緊不慢走著的晏晉丘,眨了眨眼,也許是該做決定的時候了。

    隨後的幾個月里,朝中多有動蕩,換下了好幾個位高權重的官員,而這些人大多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與盛郡王來往密切,或者對盛郡王極為推崇的人。

    普通老百姓只以為皇帝因為死了兒子在發瘋,卻不知道這是在進行朝政之爭。

    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很多以前與晏伯益關係親近的官員近來是如履薄冰,甚至是斷了與盛郡王府的往來,以示自己的立場。

    「究竟是誰泄了密?!」晏晉丘沉著臉看向屋子裡的幾個謀士,這幾個人都是他的心腹,可是此刻他卻有些懷疑其中有人出賣了他。

    那些被清算的官員,有些與他面上根本沒有任何往來,可是即便這樣,皇帝也發落了他們,這說明皇帝已經知道他們私底下有聯繫了。

    可是皇帝是如何知道的?

    「郡王爺,」幾個謀士面面相覷,他們也沒有料到事情會突然發展成這個樣子,甚至也懷疑起彼此來。

    見他們這個樣子,晏伯益也沒多說什麼,只是疲憊的揉著額角道;「你們說這事該怎麼辦?」

    「皇上已經下定了主意要與郡王爺您過不去,我們不如……」其中一個謀士的話沒有說話,就被晏伯益瞪了一眼,再也不敢說下去了。

    「都退下。」晏伯益既然已經懷疑這些謀士,自然不會真的跟他們商議重要的事情,所以把人都趕出書房后,才無奈的嘆息了一聲。

    原本萬事俱備,只欠東風,誰知道事態竟然急轉直下,把他逼上了絕路。

    如今發展到這一步,只能要麼狠,要麼死。

    他緊了緊拳頭,起身朝正院走去。

    顯王府中,華夕菀用手絹擦著臉,搖著扇子道:「這才五月,天氣怎麼熱得這麼厲害了?」

    「奴婢也覺得今年格外的熱,」白夏給華夕菀打著扇子,輕笑出聲道,「你別惱,我給您扇一扇就沒那麼熱了。」

    「有些悶熱,可能是要下雨了,」華夕菀重重的呼了一口氣,「再給我做一碗冰片銀耳來,熱得心裡發慌。」

    「王妃,您不能吃多了寒性的食物,今日一早你已經用過一碗了,」白夏替她搖著扇子,「要不奴婢給您泡一杯涼茶吧。」

    華夕菀不是不識好歹的人,聞言也只好嘆息道:「行,你們也下去喝一碗。」拉了拉身上薄紗衣,有氣無力的趴在桌上,見晏晉丘進來也沒有動一下。

    「這是怎麼了?」晏晉丘穿著整齊的衣袍,見華夕菀熱得滿臉通紅,當下便道,「怎麼屋裡沒有用冰?」

    「這才五月就開始用冰,等到六七月怎麼辦?」華夕菀有氣無力的瞥了他一眼,見他還穿著在外面的衣袍,便道,「你怎麼還穿這麼厚?」

    晏晉丘脫下外面的袍子,當下便覺得自己輕鬆了不少:回頭見華夕菀還趴著,便上前道:「我們去湖心亭坐坐,那裡通風,肯定涼快不少。」

    華夕菀接過白夏呈上來的茶喝了一口,茶水進入喉嚨,確實有種說不出的涼爽,也讓她總算有了點精神:「走吧。」

    湖中的荷花已經打起了花苞,華夕菀趴在亭中的石桌上,懶懶的道:「我看你今天的臉色挺好,是發生了什麼好事?」

    「自從娶了你,我天天都在發生好事,」晏晉丘給她倒了一杯水,「難道我以前心情不好?」

    「別說甜言蜜語,」華夕菀抬頭看了他一眼,然後道:「你有幾個時候開心過?」

    晏晉丘聞言心頭微動,隨後便朗聲笑道:「有妻如此,夫復何求。」

    華夕菀懶得搭理他莫名其妙的感情發作症,接過他遞來的茶杯喝了一口茶,吹著清幽的涼風,感覺自己連心裡的煩躁之意都消失了不少。

    夫妻二人剛涼爽了沒半刻鐘,宮裡又來消息了,說是太子妃快生了。

    「快生了?」華夕菀愣了愣,這似乎還沒有足月?

    木通道:「宮裡已經傳出消息,說太子妃進了產室,不過已經快一兩個時辰了,小皇孫一直沒有動靜。」

    華夕菀與晏晉丘兩人互相望了一眼,晏晉丘道:「既然如此,就先等等看,我們現在匆匆進宮也不合適。」

    太子妃產子順利還好,萬一不順利,他們現在進宮那不就成了皇帝的撒氣筒?

    又過了一個時辰,宮裡傳出的消息仍舊是小皇孫還沒有出來。

    然後夫妻二人用了一頓午膳,睡了一會覺起來,宮裡再次傳出消息,小皇孫還沒有出生。

    這時正是雷陣雨即將來臨的時候,只見天上烏雲滾滾,狂風大作,眼看著就要下一場暴雨。

    當第一聲驚雷響起的時候,瓢潑般的大雨終於傾瀉而下,華夕菀看著院子里被打得東倒西歪的小花朵,心中莫名有種直覺,太子妃這個孩子或許能生下來,只是生下來以後,面臨的也許不是祝福,而是別的。

    在夜晚降臨的時候,突然一陣驚雷響起,京郊的皇陵旁的一顆松柏突然被雷劈斷,連帶著燒了旁邊一座用來守陵的房子,雖然雨勢很大,可是整座房子仍舊被燒得一乾二淨。

    「生了!」

    「恭喜皇上,恭喜皇后,太子妃誕下一位皇孫。」

    「報,皇上,皇陵柏樹被雷劈斷,守陵人住的房子也被天火燒得一乾二淨。」

    「報,皇上,京郊出現天火,燃燒民居十餘所!」

    孩子的哭聲與雷聲不斷的響起,可是現場的氣氛冷凝住了。

    在皇孫出生的當頭,突然發生了這麼多奇怪的事情,連皇陵的樹都被雷劈了,這代表著什麼?

    代表著這個小皇孫的出生,帶來的是凶兆啊。

    啟隆帝看著襁褓中的孩子,良久后才強忍下心頭的怒氣:「準備祭壇,朕給先祖上香。」

    世間就是有如此巧合的事情,即使他不介意這個孩子,可是在其他人眼裡,這個孩子代表的只有不詳。

    啟隆帝已經很久沒有體會到被人逼迫的味道,可是在今天,不管他信不信所謂的天命,也不得不告罪先祖,不然便是不孝。

    又或者,這不是人為,真的是先祖對自己所作的齷齪之事表示不滿?

    越想越覺得可怕,他回頭看了一眼產室方向,原本已經準備好的聖旨最終沒有頒發出來。

    他不想死後落下一個昏君的名聲,再等等吧,日後再想辦法。



    上一頁 ←    → 下一頁

    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
    穿越諸天萬界惡漢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