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八寶妝 » 第78章 太后心思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八寶妝 - 第78章 太后心思字體大小: A+
     

    上元節過後,京城裡的眾人漸漸從端和駙馬和太子死亡的陰影中走出來,對於普通老百姓來說,誰生睡死對他們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安寧的日子不要被打破。

    而皇帝想要追封太子的旨意最終也沒能下達,因為太子生前私德太過敗壞,無才無德,實在不能破格被啟隆帝這個父親追封,除非還未出生的皇太孫日後能力辯群臣,這位荒唐的太子大概還有可能被追封為皇帝。

    太子在朱雀殿整整停靈三十日,不斷有各大道觀的道士來給太子做法,最後太子以封號誠下葬,雖然眾人誠這個字給太子有些浪費,但人都已經死了,皇帝又已經讓步,他們也就不想為了一個封號與皇帝天天爭吵。

    太子下葬后不久,皇帝便開始對後宮感興趣起來,甚至還有廣納選女入宮的念頭,不過只是略提了幾句后,第二天便歇了這個心思,讓朝中一些家中有女兒的大臣在心裡鬆了一口氣。

    雖然有人好奇皇帝怎麼一夜之間換了主意,但都不是哪壺不開提哪壺的人,皇帝既然不提,他們也都全部裝作沒有聽見。

    太子妃靜靜靠窗坐著,她看了眼身後幾個神情肅穆的嬤嬤,神情間帶著些厭煩:「你們都退下去,我想一個人靜靜。」

    「請太子妃恕罪,奴婢等受命貼身保護您,請您諒解,」領頭的嬤嬤態度小心,語氣恭敬,但卻站在原地一步未退。

    「皇上讓你們保護本宮,沒有說讓你們監視本宮,」太子妃只覺得自己心頭無名火起,揮袖便把面前的養身湯推到地上,見到細瓷白盅被砸壞,她心裡升起一種快意,「你們給我滾!」

    幾個嬤嬤見她心神不穩,擔心她動怒傷了腹中胎兒,只好七手八腳撿起地上的碎瓷片,然後匆匆的退出門。

    等滿屋子的人終於全部退了出去,太子妃捂著臉無聲哭了起來。她想起當年與太子剛成親的時光,想起太子沉迷女色的樣子,想起前些日子太子從天牢中出來后,得知她有身孕時狂喜的模樣。

    太子是知道他的身體因為好女色有些虛弱,讓女子受孕有些艱難,所以在得知她有孕后,才會那麼的高興。

    可是只有她心裡清楚,她腹中的這個孩子,跟太子根本就沒有任何關係。手輕輕撫著已經隆起的小腹,她怎麼也無法忘記,送太子下葬時,皇后看她的眼神。

    她明白,皇后一定是知道她腹中胎兒不是太子的了,可是她現在早已經身不由己,太子也好,皇后也好,她能做的就只有默默承受,等待孩子出生的那一刻。

    可是她的命運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如果當初沒有嫁到皇室,她又何必遇到如此難堪的事情,又何必年紀輕輕成為一名年輕的寡婦?

    也許她別任何人都希望府中的孩子是個女孩,只有這樣,才能保證這個孩子能安穩的長大。因為,有太多雙看著她腹中的這個胎兒,多得讓她有些害怕。

    太子妃越想越覺得害怕,連自己的掌心被無意識的掐出血來都沒有察覺。

    「太子妃。」門外響起太子妃近身侍女的聲音,她坐起身,擦去臉上眼淚,「近來。」

    近身侍女走進來后,察覺到太子妃的臉色有些不對勁,但是她沒有多問,反而裝作什麼都沒察覺到般:「奴婢聽說了一個消息。」

    「什麼?」儘管太子妃不喜歡算計,但是她如今站在這個位置上,只有選擇先下手為強。

    「前幾日太后與幾位命婦閑聊,話里談及顯王妃,似乎對她成婚一年還沒有半點消息有些不滿,」貼身婢女壓低聲音道,「甚至在昨日賜下一些養身的補藥給顯王妃,這是在暗示她早些生孩子。」

    雖然立場不同,但是太子妃對華夕菀頗為欣賞,加上她的娘家與華家定了親,她並不想把事情弄得太僵。可是現在太后急著讓華夕菀生孩子,只怕是想增加顯王奪位的籌碼,偏偏華夕菀的肚子不爭氣,太后一急便出了一個不算高明的方法。

    且不說華夕菀現在年歲還小,便說華夕菀現在已經雙九年華,太后也不該做得如此明顯,這讓別人怎麼看皇家?人家小兩口感情甚篤,這太後作為祖母,反而只急著讓人生孩子,便是真的心機,姿態也略難看了些。

    「太后此舉,豈不是讓顯王妃受了委屈?」太子妃略略挑眉,顯王有多喜歡顯王妃,她是親眼瞧見過的,太后此舉定會引得顯王妃不快,這顯王夾在太后與顯王妃中間,多多少少會與太後起隔閡,這對她來說,倒不是什麼壞事。

    「太后她老人家關心晚輩是應該的,我們不需置喙。」太子妃淡淡道,「盛郡王妃那裡我們的人要盯緊些。」她最大的敵人不是顯王,而是那位看似端正無私的盛郡王。

    顯王府的下人從昨天開始,就變得格外的小心翼翼,因為他們聽說太后對他們家王妃似乎有不滿,王妃平日受盡王爺寵愛,若是因為此事心情不好,遭罪的不還是他們這些做下人的?

    一些有姿色的丫鬟在心裡暗暗高興,太后老人家對王妃不滿,也就代表著王爺有可能礙於太后的情面而決定納妾,她們豈不是有機會了?

    華夕菀翻看著太后賞下來的禮單,皆是什麼人蔘當歸阿膠等滋陰補血的大補之葯,她喝了一口人蔘養身茶,對身邊的橙秋道:「太后老人家對我真好,這些都是葯中精品,有錢也難得。」

    橙秋一時竟不知該如何答話,她雖為王妃近身侍女,但她畢竟不是王妃從侯府帶來的,在王妃面前也不如其他三位姐姐得用,所以伺候的時候就越發小心謹慎,唯恐惹得王妃不滿。

    太後娘娘突然的這種舉動,對王妃來說不是什麼好事,萬一像盛郡王那樣納側妃進來,那這王府不知要發生多少糟心的事情。

    華夕菀見橙秋小心翼翼的模樣,擺了擺手道:「把東西都收起來。」橙秋雖然踏實穩重,但她還是比較喜歡用白夏等三人,大概是這三個人更能察言觀色。

    太后的寢宮中,晏晉丘跪在太後面前道:「祖母,請您收回懿旨,華氏至今無子,並不是她的問題,而是孫兒現在不想要孩子。」

    「你對顯王妃便如此情根深種?」太后沒有想到自己養大的孩子竟然真的成了一個痴情種子,她對華夕並沒有什麼不滿,可是卻不容許晏晉丘真的成為一顆痴情種子,「再說,你現在已經有二十歲了,膝下一男半女都沒有,像什麼話?」

    「現在時局不穩,孫兒不敢拿孩子冒險,」晏晉丘語帶悲戚,「孫兒也很想要孩子,可是現在並不是要孩子最好的時機。」

    太后頓時恍然,現在朝中黨派鬥爭激烈,便是太子妃腹中的那個,有皇帝護著,都無法保證能平安出生,更別提一個王府中的胎兒。

    「祖母,您還記得孫兒六歲那年嗎?」晏晉丘抬頭看著太后,眼中帶著些孺慕與懷念。

    太后一怔,開始回想當年。

    「當年不知有誰在背後嚼舌根,說孫兒並不是您的親孫子,您撫養孫兒只不過為了膈應皇後娘娘,孫兒大怒發作了那幾個下人。因為孫兒知道,即便孫兒不是您的親孫子,但是您待孫兒的心意已經勝似親孫。」晏晉丘眼眶微紅,「那天夜裡孫兒就在想,父王是您的親生兒子便好了,那樣也就不會有人在背後說那些不著邊際的閑話。」

    「華氏與孫兒乃是結髮夫妻,我想讓她兒孫滿堂,想她有自己的兒子孫子,也不用像我母親那樣,因為那些妾侍而抑鬱而終。」晏晉丘跪行幾步,把頭輕輕靠在太后膝蓋前,「皇祖父與父王讓自己女人遭了這番罪,孫兒不想再讓自己的女人也嘗試一場。孫兒無能,只能以華氏來彌補心中的遺憾。」說到此處,晏晉丘已經哽咽不成語。

    太后怔忪良久,伸手觸著晏晉丘的發頂,語氣微顫道:「哀家竟不知你竟有如此赤子之心。哀家不得先帝愛重,膝下無緣一子,能撫育你成長,也算是圓了哀家心中的遺憾,你能明白哀家與你母親當年的苦處,倒也不枉當年你母親用盡手段護住你。」太后回憶起當年,開始說起以往的小事,心中感慨這些年沒有白養晏晉丘這個孩子。

    晏晉丘雙肩微微顫抖,極力讓自己語氣聽起來正常一些:「是孫兒無能,不能讓你們隨心所欲的過日子。」

    「總有機會的。」太后極其溫柔的拍拍晏晉丘的頭頂,有些疲倦的揉著額際道,「你家那個實則也是個不錯的,既然你不願意納妾,哀家也不逼你。孩子暫時不要便不要吧,只要你心裡有數就行。」

    見太後面色疲倦,晏晉丘識趣的行禮告退,等出了宮坐上回王府的馬車后,他臉上的孺慕之情消失得無影無蹤。

    當年太後為了保證他這個孫子對她足夠孝順,用了不少的手段,就連他的母親早逝,背後也有太后的手腳。以為沒了母親,父親又寵愛妾侍,他就會對她這個祖母格外孺慕親近?

    太后想借著他以及顯王府的勢力挾制皇帝,以保證她太后的尊貴而已。現如今,太后想要的,是受帝王真心尊重的太皇太后。

    帝位他想要,可是他並沒有打算委屈身邊唯一的女人,來走一條不知道結果的捷徑。

    有些東西,不是犧牲一個女人就能得到的。

    作者有話要說:小山丘演技帝加陰險帝···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
    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