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八寶妝 » 第76章 真假心思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八寶妝 - 第76章 真假心思字體大小: A+
     

    寬闊的側殿放著上好的銀絲炭暖爐,只有熱氣沒有嗆人的煙塵,侍立的丫鬟嬤嬤們皆閉氣凝神,埋首不語,處處透著王府的威嚴。

    顯王妃語速有些慢,可是在座諸人誰也不敢催促,胡侍郎小心翼翼的從袖子里掏出帕子擦了擦額際的汗,心下想,這側殿里的暖爐是不是擺得多了一點,他抬頭見顯王妃面色蒼白,憶起氣血不足的人十分畏寒,心中對顯王妃受傷事實幾乎是百分之百相信了。

    「前些日子因為臨平郡主……臨平縣主來鄙府做客,我與她有些觀點不合,所以有了些口角,之後幾日便一直愧疚不安。當日我因心中煩悶,便不免發作了兩句,讓伺候的人都退下了。」華夕菀捧著茶盞的力道重了幾分,「後來兩個自小便在我跟前伺候的丫鬟大著膽子進來勸慰我,結果她們兩人剛進門不到片刻,就有太監來彙報,說是王爺有東西要交給我,我信以為真,便讓他進了門。誰……誰知道進來的不僅僅是這個太監,還有一個跟在他身後的小廝,我身邊的丫鬟察覺不對勁,便起了警惕之意,甚是還眼疾手快的用手邊的一隻花瓶朝那個太監砸去。小廝這個時候突然暴起,舉起刀就要傷人性命……」

    華夕菀端著的茶杯顫抖著,她抬頭朝座下幾人苦笑:「後面的情景實在太亂,我現在也說不清細節,只記得我兩個侍女大聲叫著有刺客,若不是兩個侍女忠心護我,我今日怕是不能坐在此處了。」

    「讓王妃受驚了,此事下官等人定會查個水落石出,」胡侍郎也算是辦案多年的人,所以顯王妃此番舉動在他看來再正常不過,前段時間臨平縣主與顯王妃有口角之爭他也有所耳聞,聽說臨平縣主甚至指著顯王妃的鼻子罵禍水,讓顯王夫婦十分沒臉,幸而顯王大度,還在朝堂之上為臨平縣主求情。遇到臨平縣主這樣的姑子,也難怪顯王妃心中不快了。

    「老范諸位大人了,近來京城裡事務繁多,因我之事還累得諸位大人奔波,實在讓我心裡十分過不去,」華夕菀看了眼外面的天色,做出一副儘管處於驚嚇但仍舊維持著王妃風度的貴婦,「所以在這裡先跟諸位大人道謝了。」

    「不敢不敢,這都是下官等本職所在,」誰都喜歡客氣溫和的人,胡侍郎也不例外,他原本擔心以顯王妃的美貌與地位,一定會是個高高在上十分難以相處的女人,誰知道這麼簡短几句談話,他才發現自己之前的猜測錯得離譜,有此等容貌有溫和的女人,得到顯王獨愛,實在是天經地義的事情,「下官還有一個不情之請,還請王妃准許。」

    「胡大人請說。」

    「不知下官等人是否能與王妃您的兩位侍女問些簡短的問題。」這是他們辦案的規矩,雖然很多時候在貴族中形同虛設,但他還是要按例多問幾句。

    「諸位大人辦案職責所在,我倒是沒有反對的意思,只是我的兩位侍女都是不怎麼見外客的姑娘,若是幾位大人不介意有其他嬤嬤在場的話,我就讓嬤嬤給你們帶路。」

    「應該的,應該的,」胡侍郎聞言后,對華夕菀的印象更好,能細心顧及兩個侍女名聲的王妃,難怪能得到侍女們這般忠心。這兩個侍女都是未嫁之女,平日若是在外面見面倒是尚可,這貿貿然去人家休息的房間,沒有其他人在場,確實很不妥當。

    見到兩個受傷的侍女,胡侍郎就見這兩個侍女身邊有幾個小丫鬟伺候,屋子裡的擺設也十分講究,可見這兩個侍女在王府下人中的地位不低。

    簡短問了幾個問題,回答得內容與顯王妃所說差不多,只是因為角度不同,看問題的關注點也有些不同,倒顯得他們說的話很真實。

    事情辦完后,幾人被王府的下人客氣的送到門外,胡侍郎對張厚道:「張少卿,不知此案你有何心得?」最近連連出事,他們刑部與大理寺幾乎日日提心弔膽的過日子,所以相比之下,顯王府沒有出現人命事件,他領到這件案子,已經能算得上是鬆口氣了,總比今天早上去查端和駙馬暴斃的同僚好。

    在皇家,所謂暴斃就是別人死就死了,你別多事亂問的意思,所以領到這個差事的人,那都是要昧著良心順著皇家意思來的,這還要期盼駙馬家的人膽子夠小,不敢有不滿,如果遇到暴脾氣,遷怒到定案之人頭上,那可就真是倒霉了。

    張厚把視線從顯王府門口的石獅子上面收回來,想了想便道:「此案難度甚大,加之行刺之人已經伏誅,要查出背後指使者很難。」他沒有提那個小廝打扮的刺客身上帶著傷痕,十根手指上有七個指甲本硬生生的拔出,腳趾更是被碾碎五個,說明此人曾經受過刑罰。

    「可不是如此,」華侍郎嘆息一聲,「只可惜顯王妃如此女子,竟是因為歹人受如此嚴重的傷,實在是可惡。」

    「嗯。」張厚想起曾經顯王妃坐在馬車裡的樣子,眉梢微動,「幸而……」

    「諸位大人,這是打哪來?」略有些尖細但不會讓人覺得難聽的聲音在他們身邊響起,張厚回頭見是顯王身邊的近侍木通,便見禮道,「剛剛叨擾了貴府。」

    木通側身微微避開這個禮,隨即還了一個大禮,繼而嘆息一聲道:「諸位大人可要細細查案,定不能放過那背後的歹人,這幾日王妃精神頭一直不好,太醫只說受驚過度,開了寧神的藥方子也不管用,可是愁煞王爺了。」

    「一定,一定,請木總管放心,」胡侍郎笑著應下,見木通在這種寒冷天氣下還跑得滿頭是汗,便語帶關切道,「木總管為何如此步履匆忙?」

    「替王爺跑些腿罷了,」木通對胡侍郎客套一笑,只是眼中卻沒有笑意。

    胡侍郎意識到自己這話問得不妥當,不知道的還以為他是在打探王爺行蹤呢。所以當即便閉上嘴,不再多話,朝木通拱了拱手,便找個理由離開了。

    胡侍郎帶著刑部的人走了,木通笑眯眯看著他的背影一會兒后,轉頭看向張厚:「張大人可還有什麼要事?」

    「聽聞靈芝、柏子仁、酸棗皆是安神好物,木總管不如試試,」張厚客氣道,「在下告辭。」

    木通淡笑著作揖:「張大人慢走。」

    目送著張厚離開,木通眉頭微皺,轉頭看了眼身後的小太監:「這外面的官員,不管官大官小,都要客氣著,別讓外人給王爺加一個縱容奴才的名聲。」

    「是。」小太監恭恭敬敬的稱是。

    「這若是遇到不長眼睛的,有的是方法收拾,當場發作是最末的手段,我們只是伺候主子的閹人,可比不得這些穿著官袍的大人們。」

    小太監頭埋得更低:「多謝師傅指導,徒弟知曉了。」

    「嗯。」木通滿意的點了點頭。

    端和公主府里,晏晉丘與其他幾位來弔唁的皇室坐在一間屋子裡,屋子裡的氣氛十分凝重,儘管大多人心中並不那麼難過,但是氣氛卻凝造得十足。

    晏伯益雖然在官員中非常受歡迎,但是近支皇室對他的態度卻是一般,這些近支宗室們反而更喜歡風度翩翩,貴氣逼人的晏晉丘,在他們心中,晏晉丘更符合皇室子弟的形象,晏伯益這樣的,在他們眼裡有些假正經的味道。

    「顯王,不知顯王妃的傷勢如何了?」一位王室郡王道,「母後主使者可查出來了?」

    「傷勢好了些,只是這次傷了元氣,怕是要養些時日才能恢復過來,」晏晉丘嘆口氣,「背後主使十分小心,要查出來只怕難上加難。」

    「這種人實在太可恨了。」這個郡王低聲罵了一句,略勸了晏晉丘兩句,便不再多話,畢竟端和駙馬剛去,即便他們都知道端和公主對這位駙馬不見得有多真心,但是他們臉上卻不能真的表露出來。

    晏伯益聽出這話有針對自己之意,面色半點不變,端著茶杯緩緩喝了一口,不動聲色的看了眼晏晉丘,隨即垂下眼眸看杯中略有些苦澀的茶水。

    因為不是駙馬出殯的日子,作為同輩,大家也沒有一直守著,上了香后,就陸陸續續離開了公主府。晏伯益剛回到王府,就見近侍清河神情有些複雜的上前道:「郡王爺,剛才西苑的下人來報,徐側妃已經有了一個多月的身孕。」

    晏伯益頓時皺起眉頭,這個孩子來的時機可真不巧,雖然懷上的時間是在太子薨逝之前,但是現在駙馬與太子都沒了,他府中就馬上傳出侍妾有身孕的事情,這實在不是什麼好事。

    半晌后,他嘆息一聲道:「太醫診斷錯誤了,徐側妃只是月事不穩而已。」

    清河低下頭道:「小的知道了。」

    作者有話要說:推篇我家西皮的文,更新坑品有保障,感興趣的大大就請收藏一下吧,拜託拜託啦

    將軍家的小娘子

    文案

    大姐:我的相公是侯府嫡子,國之棟樑。

    沈錦:我的相公不納妾。

    二姐:我的相公書香門第,家世清貴。

    沈錦:我的相公不納妾。

    四妹:我的相公有狀元之才,三元及第。

    沈錦:我的相公不納妾。

    五妹:我的相公俊美風流,溫柔體貼。

    沈錦:我的相公不納妾。



    上一頁 ←    → 下一頁

    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
    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