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八寶妝 » 第74章 夫綱不振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八寶妝 - 第74章 夫綱不振字體大小: A+
     

    被關押在地牢里的幾個人見到晏晉丘的出現,眼中都露出驚恐之色,彷彿進來的不是一個翩翩公子,而是來自地獄的索魂使者。

    一個在用刑的小廝見到晏晉丘出現,忙扔掉手裡滴血的鞭子,殷切的上前行禮。

    跟在晏晉丘身後的小廝很快搭好桌椅,奉上茶點,然後目不斜視的立在晏晉丘身後,彷彿根本沒有聞到地牢里滿是血腥味以及霉味。

    「有人招了么?」晏晉丘抬起茶杯,悠閑的吹著杯麵的水汽,輕啜一口后道,「上次你們竟然讓人逃了出去,甚至累得王妃受傷,本王現在非常的不高興。」

    看守地牢的小廝面色大變,也不顧地上有污水,徑直跪下,卻不敢抬頭說出一句求饒的話。

    頓時滿室皆靜,晏晉丘眼神平靜的掃過這幾個小廝,用茶蓋刮著水面,半晌后伸手指了指兩個跪在角落裡的小廝,「拖出去。」

    兩個小廝剛想開口求饒,就被人堵住嘴,拖了出去。

    「別在本王面前演戲,」晏晉丘放下茶杯,眼神頓時變得凌厲,「既然嫌活得不耐煩,本王不介意送他一程。」

    上次的事情若不是夕菀機靈,不知道會惹出多少麻煩。他不知道華夕菀了解了多少,但是這幾天她一直沒問,對他書房下面的秘密也不好奇,彷彿她真的是被刺客襲擊,而沒有聽到任何關於他的秘密。

    他想過華夕菀各種反應,比如憤怒,又或者好奇,再或者對他產生厭惡,可是他的猜測全部落空,這讓他有些意外,又有些愉悅。天下女人何其多,唯有她在自己眼裡如此的特別。

    「既然這些人不願意招供,那也用不著再說話,舌頭還留著做甚,」晏晉丘冷笑道,「這些人欺我顯王府勢弱,本王自然要好好招待招待。」

    不一會,牢中就傳來慘叫聲,他冷眼看著,待下人把割出來的舌頭端到他面前後,他淡淡掃視了一眼托盤中帶血的舌頭:「既然是他們這些人身上掉下來的東西,就還給他們自己保管,本王希望下次再來的時候,這些人已經用筆招供,不然手也不用留了。」

    被割去舌頭的幾個人疼得在地上打滾,聽到他這話后,漸漸的不敢鬧,而是瑟瑟發抖的縮在角落裡。待他們的舌頭被扔到他們面前時,他們眼中的驚懼幾乎達到了頂點,抱著頭嗚咽著不敢再看。

    走出地牢,晏晉丘沐浴過後才披散著頭髮往主院走,他走進華夕菀的房間時,醫女正在給華夕菀換傷葯,見他進來,屋子裡眾人紛紛見禮。

    「不必多禮。」晏晉丘帶著一身濕氣走到華夕菀身邊,小心的托起她的手臂,之前他見到華夕菀手臂時已經被太醫包紮好,現在才看到傷口究竟傷得有多深。

    雖然已經養了兩三天,但是傷口依舊有些紅腫,約莫四五寸長的傷口在白皙無暇的手臂上,顯得格外的醜陋。縫合傷口的藥線被染成血染成烏紅色,早已經看不出原色,只是這麼看著便覺得疼痛無比。

    托著手臂的手微微一顫,晏晉丘心裡沉悶得厲害:「還疼嗎?」

    難怪這兩日她夜裡總睡不安穩,傷口這麼痛,又怎麼能夠安眠?

    「還好,」華夕菀用沒有受傷的右手摸了摸他的濕發,「正月里正冷,你怎麼披著濕發就過來了,快用東西擦擦。」

    木通很有眼色的遞上一塊乾淨的棉巾,晏晉丘揮手不讓他伺候,自己伸手拿過棉巾慢慢擦起來:「剛才身上沾了些泥灰,我擔心沾到你的傷口上,就沐浴過後才過來,這傷口怎麼有些紅腫?」

    「請王爺不必擔心,王妃傷口頗深,剛開始的時候是有可能有些紅腫,但是只要靜心細養,下次換藥的時候,看起來就沒有這般駭人了。」醫女小心翼翼的回答道,「請王爺您小心,微臣準備給王妃換藥了。」

    晏晉丘看了眼醫女手中的碗,裡面裝著暗綠色的葯漿,味道卻不是很難聞,他放下手裡的棉巾。雙手小心翼翼的托起華夕菀的左臂,叮囑道:「仔細些,別碰疼了王妃。」

    待葯敷好,繃帶纏好以後,醫女見顯王仍舊眉頭緊皺,以為他對太醫院行事不滿,便又解釋道:「傷口縫合雖瞧著嚇人,但卻有益王妃傷口癒合,待過幾日太醫會來為王妃拆下縫線,請王爺不必介懷。」

    「本王明白,太醫院諸位大人辛苦了,」晏晉丘雖憂心華夕菀的傷勢,但還不至於把心裡的煩悶發泄在一個沒有什麼地位的醫女身上,叫下人送了醫女出去后,他才嘆息一聲對華夕菀道,「你本不必如此的。」

    「既然決定要做,就要把事情做得漂亮一些,不然得不償失,」華夕菀想到忠心又機靈的白夏與紅纓,便道,「白夏與紅纓那裡讓人盡心照看著。他們雖因身份所限不能請太醫去給他們治傷,但是太醫院拿來的傷葯可以讓人給她們送過去,大夫也要找京城裡有本事的。」

    「你的兩個侍女我已經讓人妥善安置,木通還安排了幾個小丫鬟照顧他們,你不必憂心這些事情,」晏晉丘輕輕握住她的手,「此事讓你受委屈了。」

    「夫妻本是一體,你若是有什麼事,難道我便能獨善其身么?」華夕菀伸手摸了摸他半乾的頭髮,「再把頭髮擦擦,若是病了就不好了。」

    晏晉丘在她手背上輕輕一吻,「若是病了,就正好不用應付朝中那些事情。」

    果不其然,到了第二天,顯王府就傳出顯王病倒的消息。有人說顯王對顯王妃真是痴心一片,整日衣不解帶的照顧王妃,終於病倒了。也有人說顯王是因為家中遭遇此等惡事,又是憤怒又是傷心,才病倒的。

    但是不管外面如何猜測,去給顯王把脈的太醫可以確定的是顯王真的生病了,而不是為了迷惑外界而裝病。

    看著顯王妃拖著重傷得手臂坐在床沿邊念叨,一邊念叨還不忘用另外那隻沒受傷的手給顯王壓被子,太醫在心裡感慨一聲,隨即便低頭認真寫著藥方。

    「王妃,王爺是因為身體疲勞,以致邪風入體,最近兩日切忌不可吹風受寒,喝了葯發幾場汗,便不會有大礙。」

    「有勞,」華夕菀對太醫客氣頷首,讓木通把人親自送出府,轉頭瞪了眼老老實實躺在床上的晏晉丘:「早說叫你把頭髮擦乾,你偏不聽我的,這下生病知道難受了。」

    晏晉丘被自家王妃兇巴巴的瞪著,老老實實的把被子往上拉了拉,蓋住自己的下巴,眨著眼表示自己無辜。

    「別裝可愛,臉紅得跟什麼似的,有什麼可愛的,」華夕菀沒好氣的伸手摸了摸他滾燙的額頭,叫來下人打來酒,用沒受傷的右手給他擦著全身,最後在擦他屁屁的時候,忍不住伸手拍了一下,發出一聲脆響。

    晏晉丘:「……」

    他覺得自己作為丈夫的自尊快沒有了。

    酒擦著全身味道有些難聞,他抽了抽鼻子,想開口結果卻看到華夕菀涼颼颼的雙眼。

    最後他仍舊只是沉默的拉被子,把自己蓋好,爭取一點冷空氣都透不進被子里。

    叫下人把離晏晉丘較遠的兩扇窗戶打開,這人都生病了,還把門窗捂得嚴嚴實實,這是要把病毒養在屋子裡嗎?

    靜靜的看著華夕菀利落的吩咐下人,眼見自己屋子裡的窗戶被開了兩扇,原本離自己最近的炭盆也被挪開,晏晉丘覺得自己心情卻莫名好起來,大概這是他此生最新奇的生病經歷。

    幼時生病,身邊的人莫不是哄著捧著,後來他繼承了王府,成為郡王后很少生病,生病了身邊伺候的人也是顫顫兢兢,連大氣都不敢出。

    這一次……除去被拍了拍屁股,其他的體驗都挺不錯。

    「炭盆不可放得離人太近,對嗓子不好,」華夕菀回頭見他鼻尖已經開始出汗,便道,「先捂一捂,出了汗就會輕鬆許多。」

    晏晉丘雖覺得身上黏膩得難受,但是見華夕菀關心的神情,便也乖乖躺著不動,漸漸的生出一股困意。

    「你先睡一會兒,等葯熬好了我再叫醒你。」

    強撐著困意,晏晉丘道:「你也回房間休息,別讓我過了病氣給你。」

    「病人就別操心這種事情,快睡,」華夕菀用手絹擦了擦晏晉丘額間鼻頭的汗,見他終於忍不住困意睡過去,又坐了一會兒才站起身走到外間,在紫衫的勸說下喝了半碗薑湯,然後道:「叫人把軟榻給我搬到裡間去,動作輕一些。」

    人生病的時候,最是需要有人陪,她嫁進顯王府,不管晏晉丘對她究竟有多少真情,但是至少對她沒有半分慢待。所以看在他是病號的份上,她覺得自己還是勉強可以多陪陪他的。

    作者有話要說:病魔纏身的顯王啊,讓王妃為你撐起一片天···



    上一頁 ←    → 下一頁

    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