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八寶妝 » 第73章 心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八寶妝 - 第73章 心態字體大小: A+
     

    華夕菀遇刺的事情在京城裡很快掀起軒然大/波,義安候府的人派了好幾波人來送東西,雖然華家人心裡清楚顯王府什麼都不缺,但這並不能抵擋華家人送東西的腳步。

    就連華三爺家有些勢力小氣的姚氏都派人送來了補品,照她的話來說就是,看華夕菀這個死丫頭再不順眼,那也沒想著她莫名其妙送了命,最多就盼著她到倒個霉或者沒自家女兒過得好而已,但是真要人沒了命,她也是不願意的。

    華家人送東西到王府,其他皇室人也跟著送,其他一些跟顯王府拉得上關係的,與華家關係近的世家,都跟著源源不斷的往顯王府送東西,不管這些人有沒有半分真心,但至少表示出他們對華夕菀遇刺一事深表遺憾的意思。

    這件事鬧出來以後,京城裡的氣氛就緊張了很多,不是這些人害怕自己也被刺殺,而是他們猜測到更為可怕的事實,那就是有人想要剷除顯王。

    眾所周知,因為顯王十分愛重顯王妃,平時沒事幾乎從不在王府外閑逛,有空餘時間就愛回府陪著顯王妃,顯王妃遇刺那天,他被宮門口的官員拖住了腳步,刺殺顯王的人顯然也沒預料到平時按時回府的人當天竟然沒有出現,最後乾脆想對顯王妃下手,好影響顯王的情緒,讓他在日後的奪位之爭中失去理智。

    萬幸顯王妃身邊有兩個忠心護主的丫鬟,顯王府的護衛隊也恰巧在附近巡邏,但如果這些條件缺少任何一樣,顯王妃就必死無疑。

    沒有人懷疑這事是顯王妃自導自演出來的,因為聽說當時王府很多人都聽到了主院方向傳來的喧嘩聲,還有尖叫聲,甚至包括京城裡某些人安插的眼線也聽到了。更別提替顯王妃手臂上還受了傷,聽說傷得很嚴重,這輩子都要留下疤痕來。

    顯王妃那麼一個千嬌百媚的美人,能自己把自己手臂劃一道醜陋的疤痕?再說了,顯王與顯王妃都是不太愛專營這類事情的人,自己演這麼一齣戲圖什麼?

    圖身上的血太多,劃出一道口子流著玩?

    更多人傾向於相信有人想趁著皇上情緒不好時,相對顯王出手,除掉他這個隱形的競爭對手。

    事情牽扯到奪位方面,那就沒有簡單的事。可是想到當下混亂的場面,他們就忍不住嘆口氣,京城裡未來一段時日,只怕會越來約不太平了。

    自從麻沸散的效果過去以後,華夕菀就體會到了疼痛的感覺,她甚至連手臂都不敢隨意的抬,吃食上也通通要忌口,這對於她里說,才是最痛苦得一件事。

    佔了人生最重要的吃和睡,她是一樣都做不好,晚上睡覺不敢翻身,吃飯全要吃一些有利於癒合傷口的菜色,怎麼想怎麼難受。

    這兩天晏晉丘請了假,幾乎一直待在華夕菀身邊,給她講講一些有意思的故事,或者某個官員的搞笑事件,就為了轉移華夕菀的注意力,讓她降低對疼痛的關注敏感度。

    這也是太醫給他說的方法,這種觀點雖然有些虛無,但是見華夕菀興味盎然的聽著京城裡一些官員趣事,他這個不愛關心別人家亂七八糟事情的王爺,專程讓下面的人給他找了不少較為*又好笑的事情,爭取讓華夕菀一直保持興趣下去。

    「你說這個靜平伯究竟是什麼想的?」華夕菀嘆口氣,「原配生的兒子被他養得懦弱無能,繼室生的兒子被他養得囂張跋扈,聽說他還是□□,可真夠作死的。」

    「他只是下了一場豪賭,賭輸了而已,」晏晉丘嘆息道,「不然又怎麼做出原配剛死,就迫不及待的把改嫁的繼室迎進了大門。」

    「很多男人都貪鮮好色,靜平伯做出這種事,不是頭一個,也不會是最後一個。」

    人家漢景帝都能彪悍的把嫁過人生過孩子的王太后納進宮,並且最後還讓王太後為他生的兒子成了太子,最後這個兒子繼承皇位,成為歷史上赫赫有名的漢武帝。

    靜平伯一個小小的末等伯爵,迎娶一個二嫁無子的女人算什麼。前提他是沒有背著原配與這位繼夫人苟且,也沒有急到原配剛死就把新人納進宮,不然他也不至於對這位靜平伯沒有半分好感。

    「我跟其他男人不同,」晏晉丘俯身靠近她的耳邊,在她耳邊低聲道:「我晏晉丘只要看上一個女人,那麼就是一輩子的事情。」

    相信男人的情話,就等於是把自己蠢化。不過她也不會蠢到當著男人的面,去拆穿他的情話,而是當作有意思的話慢慢聽著,至於信不信,也是她自己的事。

    不過晏晉丘似乎也只是說給她聽,至於她信不信,他也不太強行,反而擔憂的看了眼她的手臂,眉頭微皺:「今天早上宮裡的太后皇后都有賞賜下來,你在養傷,所以我就沒有叫你起來接旨。」

    實際上他們兩人心裡都清楚,華夕菀不是重傷得不能起床,而是因為覺得溫暖的被窩太過舒服,她不願意起來。

    最近兩天因為受了傷,晏晉丘把她養得更加懶散了,甚至連吃東西也只需要張嘴巴,等著別人把吃的放到她的嘴巴里,這個別人大多數時候都是晏晉丘。

    「皇后賞了東西下來?」華夕菀有些驚訝的挑眉,太子死了,皇后這麼快就緩過來了?

    「嗯,要看禮單嗎,我讓人給你拿進來?」晏晉丘剝好一隻完整的橘子,掰了一瓣遞到她面前。

    她微微埋頭把橘子咬進嘴裡,吃完后搖著頭道:「不用,我懶得看。」

    這宮裡賞下來的東西,上到珍珠玉器,下到小玩意兒,都取一些寓意吉祥的名字,什麼鳳凰齊飛雙花錦,什麼百子摺疊裙,再不然就是福氣如雲碧玉釵,這些名字一溜煙看下來,簡直就是考驗人的眼力與記憶力。

    「不想看就不看,」晏晉丘把半隻橘子喂完,就沒有再讓華夕菀吃下去。放下剩下的一半,他伸手摸了摸她披散在後背柔順的頭髮,「我今天有事要出門一趟,記得按時吃藥。」

    「好,」華夕菀心裡清楚,晏晉丘陪自己在王府呆了兩三天,在別人眼裡那叫痴情,可是待得太久,就不那麼合適了。

    「那你好好休息,別讓我擔心。」

    晏晉丘離開以後,華夕菀躺在床上沒有任何睡意,乾脆就讓橙秋把書該她拿來看看,就當是打發時間。

    晏晉丘騎著馬出了王府沒多久,就遇到同樣騎馬朝這邊走來的晏伯益。兩人騎在高頭駿馬上,相互在馬背上行了一個平輩禮。

    「不知弟妹傷勢如何?」晏伯益抽出掛在腰間的馬鞭,把玩著手柄道:「弟妹弱質芊芊,竟遭了如此大的罪,歹人實在可惡。」

    「可不就是如此,」晏晉丘笑得一派自然,「多謝堂兄關心,弟弟我定會好好管理王府,不讓這種事情再次發生。」

    兩人四目相對,一個人面無表情,一個人微笑滿面,但是眼底卻沒有半點溫度。

    替兩人牽馬的馬夫幾乎齊齊抖了一下,把頭埋得更低。

    回到王府後,晏晉丘沒有馬上進主院,而是去了書房,穿過昏暗隱藏的過道,他的腳踩在終年都有積水的地面上,官靴踩在髒兮兮的地板上,沾上一層臟髒的污水。

    作者有話要說:生病中,狀態實在不太好,先湊合著看,明天有時間我再更一章,晚安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
    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