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八寶妝 » 第72章 驚惶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八寶妝 - 第72章 驚惶字體大小: A+
     

    因為啟隆帝近來心情十分不好,所以五日一次的大朝會也只是走走過場,然後為追封太子為皇帝的事情吵一架,到了散朝也沒有得出個結果。

    晏晉丘出宮后,就準備趕回王府,結果他與另外幾個皇室眾人被反對太子追封派圍住,耳中聽著各種規矩祖宗條例,面上帶著笑,雖然讓人不知道他的真實想法,但是這幅傾聽的模樣,不會讓人對他產生反感。

    宗室們有些鬱悶,本來他們是閑散宗室,不愛管事的,現在被這些人拉著,走又走不掉,不走又怕開罪皇上,這簡直就是無妄之災。

    在宮門口被堵了近半個時辰,就在大家終於要脫身時,一個身著玄色雲銀紋的佩刀侍衛臉帶驚惶之色跑來,眾人暗自皺眉,這是親王護衛隊才能穿的制服,這是哪家出了什麼事情?

    「稟王爺,王妃在王府遇刺,刺客已經伏誅。」

    晏晉丘臉上客套的笑意頓時消失得無影無蹤,他厲聲道:「王妃怎麼樣了?」

    「因為有兩個侍女拚死保護,加之護衛趕到得及時,王妃暫無生命危險,給刺客帶路的太監以及刺客全部伏誅。」

    「即刻回府。」晏晉丘顧不上跟身邊一干人客套,連一句告辭都來不及說,匆匆坐上馬車,讓車夫快馬趕回去。

    不過也沒有誰介意他的失禮,京城裡誰人不知顯王對顯王妃疼到了骨子裡,若顯王妃真的有個三長兩短,顯王不定會心疼成什麼樣。

    不過這青天白日,竟然有歹人闖進王府行刺,還有太監領路,這也太猖狂了。若不是因為顯王在宮門拖延了半個時辰,那麼遇刺的可能就是顯王?

    看來這個刺客的主要目的是顯王不是顯王妃。可是,顯王向來是個文雅人,平日無事也不愛爭著出頭,究竟是誰如此心狠手辣要殺顯王?

    都是混官場的人,只是短短一小會的時間,眾人已經在腦子裡猜測出好幾個可疑的人,在這懷疑榜上,盛郡王是狀元,皇後娘家方氏一族是榜眼,當今……

    是探花。

    出了這種事,官員們也不纏著宗室們了,萬一這些宗室家裡也鬧出些事情,沒準他們都會被牽連進來。

    顯王妃遇刺一事不到半個時辰就傳遍了半個京城,啟隆帝聽聞后更是氣得砸了最喜愛的一套茶具,他現在非常懷疑向顯王府下手的人與毒害太子的人可能是同黨,只是苦於沒有證據,他即使有懷疑對象,也不能下手。

    每到這個時候,他就格外的怨恨先帝,猜忌他便罷了,竟然還給另外兩個兒子賜丹書鐵卷,這不是等於告訴天下人,他懷疑自己這個皇帝有可能會對兄弟下手嗎

    馬公公看著滿地的瓷器碎片,動也未動,彷彿龍案旁根本就沒有人在發怒般。

    宮外,晏晉丘緊趕慢趕回了王府,一踏進王府大門,看也不看跪在門后的護衛隊,大跨步朝主院走去。走進主院,就見主院的下人雖然來來往往,但是忙而不亂,他掀起珠簾走進內室,就看到華夕菀躺在床上,大昭的外傷聖手正在替她把脈,屋裡的擺件有動過的痕迹,還有著淡淡的血腥味。

    揮手免了屋內下人的請安,他三步並坐兩步走到床邊,看著華夕菀毫無血色的臉:「太醫,王妃怎麼樣了?」

    「王爺請放心,王妃的傷口雖深,但幸運的是沒有傷到主經脈,只是現在天氣冷,癒合的速度會比較慢,」太醫收回把脈的手,然後開始開始開藥方,邊寫邊道:「此次雖然無礙,但也十分兇險,若是傷口再偏移半分,只怕微臣還沒趕到,王妃便要血盡而亡了。微臣開了三個藥方,一乃治傷,二乃補血,三乃外敷,望王爺多多囑咐貴府下人,定不能有萬分馬虎。」

    紫衫咬著下唇,輕聲問道:「奴婢逾越,請問太醫,王妃的手臂會留下疤痕嗎?」

    「想要半點痕迹也無是不可能了,」太醫知道對這些貴婦們來說,留下疤痕十分不美,可這傷口很深,又是冬日,「傷口癒合期間,少食辛辣之物,痊癒后,輔以牛乳清洗,珍珠面配養顏膏按摩,總是有些用處的。」

    「多謝太醫,」紫衫感激的福了福身,她想起已經被小丫頭們送到房間請大夫的紅纓與白夏,在心裡鬆了口氣,不管怎麼樣,三人都沒什麼大問題就好。

    太醫走後,晏晉丘在床邊做了小半個時辰,見華夕菀還沒醒來,便問道:「王妃怎麼還沒醒來?」

    「回王爺,王妃傷口太深,太醫給她用了麻沸散進行傷口縫合,太醫說了,王妃至少要兩個時辰才能醒來。」紫衫小心的回答。

    晏晉丘聞言便不再多問,他不敢去碰那隻纏著繃帶的手臂,只好小心翼翼的執起華夕菀另一隻完好的手,又靜靜坐了好一會兒后,才起身道:「好好伺候王妃。」

    「恭送王爺。」雖然王爺什麼都沒有說,但是紫衫卻覺得王爺全身上下都瀰漫著一股怒氣,這股無言的怒氣,讓她越發的小心翼翼。

    晏晉丘在書房坐下,然後看著跪在自己面前的護衛長,面無表情道:「說吧,事情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護衛長一五一十的說著事情經過,事件的起因,王妃的出現,王妃的反應,以及最後的結果。

    「王妃說,只有這樣才能把事情完美的掩飾起來,還能……還能讓您降低皇上的猜忌。」護衛長沒有想到王妃以及她身邊的兩個婢女能做到這一步,當他帶護衛闖進內院,若不是知道王府根本沒有刺客,只看當時的畫面,他也會忍不住相信真的有刺客。

    不僅是王府的侍衛,還有主院里的下人們也看到王妃渾身是血的坐在地上,兩個婢女也是傷痕纍纍,雖然處於極度恐懼狀態,但是仍不忘把王妃護在身後。原本精緻漂亮的主屋也被砸得一團糟,可見當時的情況有多危險。

    然後他們很快就在主院旁邊的假山後面「抓到」做小廝打扮的刺客以及太監,讓整個王府上下對王妃遇刺之事深信不疑。

    原本那個探子逃出來的事情對他們十分不利,可是「王妃遇刺」后,他們就從被動的狀態走了出來,因為顯王府是跟太子一樣的受害者,而不是加害者。

    晏晉丘坐在椅子上,沉默良久,沉聲道:「你下去吧,每人自己去領十棍子后把府里的事情好好的處理乾淨,本王去守著王妃。」

    「是。」護衛長暗自鬆了口氣,幸好王妃堅決果敢,沒有鬧出對王府不利的事情,不然他就麻煩了。

    「頭,沒事了?」幾個跪在書房外的侍衛見王爺走了,頭兒也跟著走了出來,皆小心翼翼的問道,「王爺有沒有說什麼」

    「王爺現在擔心王妃的傷勢,只說罰我們每人十棍,還能說什麼,」護衛長皺眉,「別說廢話,去領罰吧。」

    護衛們都放下心來,只是領十棍子並不是什麼嚴苛的刑罰,這次讓探子逃出來,別說十棍,就是二十棍他們也不冤。

    「王妃還有她身邊兩個丫鬟,真是女中豪傑,是這個,」一名護衛翹起大拇指,「真不愧是武將世家的外孫女,這魄力真沒幾個人比得上。」

    護衛長冷眼瞥了他一眼,他忙閉上了嘴,這才想起,王妃再彪悍,那也是王妃,不是他一個小侍衛能提及的。

    不過……王妃長得可真是說不出的好看,難怪王爺待她那麼好。若是他能娶到這般絕色,別說不納妾,讓他少活十年也願意。

    晏晉丘翻了一頁書,就往床上看兩眼,然後繼續翻一頁書,如此反覆。實際上他根本不知道自己看了什麼進去,當他在宮門后聽到華夕菀遇刺后,他很清楚,當時的恐慌不是做戲,而是他的真實情緒。

    他以為華夕菀是有些凌厲有些懶散也有些嬌俏的,但是沒有想到原來她還有這樣果敢的一面。他知道,她做這些是為了他,為了顯王府。

    這個女人或許不夠溫柔,不夠詩書滿腹,甚至有些懶散不愛管事,但是她卻能為自己做到這一步,他還有什麼可不滿的?

    也許她的心裡沒有自己,但這並不代表能抹殺她為自己做的這些事。

    跟她在一起,甚至比嚴刑拷打那些探子更讓他覺得愉悅,他是看重自己感覺的人,所以對她好一點,再好一點,又有什麼錯?

    他知道京城裡有人說他好美色,也有人說他畏妻,可那又怎樣?真正強大的人根本不會在意別人做什麼,他需要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麼。

    床上的這個女人,是他的,從身到心,都只能是他的。

    他俯□,在華夕菀唇角輕輕一吻,臉上的笑意無限溫柔。

    她的唇,別敵人的鮮血還要香醇。

    作者有話要說:其實這是個變態男主掉進懶散女主大坑的故事→_→



    上一頁 ←    → 下一頁

    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
    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