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八寶妝 » 第70章 太子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八寶妝 - 第70章 太子薨字體大小: A+
     

    雖然國宴已經取消,但是沒有皇上的旨意,誰也不敢擅自離開朝陽殿,只好議論紛紛的坐在大殿里,互相打著機鋒,開始狂比演技。在這個時候,華夕菀不是一個人在戰鬥,因為她身邊的人,都露出一臉天要塌下來的惶恐感。

    「怎麼會這樣的,希望老天保佑,太子殿下轉危為安,大吉大利。」

    「上蒼保佑,太子福澤深厚,定不會有事的。」

    雖然這些人做戲多過傷悲,但是華夕菀能從在場眾人身上感受到一種沉重,不是他們心疼太子,而是擔心太子真的身亡,會引起朝廷動蕩。她朝下首處看了一眼,那邊坐著一些附屬國的使臣,這些使臣們交頭接耳,顯然對這件事十分震驚。

    太子乃一國儲君,最為悲哀的是啟隆帝只有這麼一個兒子,如果太子去世,那麼整個大昭便會面臨後繼無人的情況,到了那時,啟隆帝只能從一堆侄兒中挑選出一個來,這面臨的又將是混亂的黨派相爭。

    此時殿中已經有人開始在想,若是太子真的沒了,太子妃腹中的胎兒又不是兒子或者無法平安長大,他們究竟支持誰比較好?

    義安候華和晟與盧氏聽著四周的談論,心裡隱隱有種不安,夫妻二人忍不住抬頭朝坐在對面上首的華夕菀看了一眼,只看到華夕菀面色驚惶,晏晉丘低首安穩她的樣子。

    若是太子沒了,顯王府定會被牽連進這場紛爭中,顯王有沒有這個野心並不重要,重要的是顯王身份註定了他躲不開這場紛爭。

    「哎呦,這可怎麼是好,太子可千萬不能有事啊,」靜平伯夫人面色驚惶,她這是真的害怕,不是裝出來的,畢竟靜平伯一脈已經漸漸沒落,這些年好不容易搭上太子的船,結果太子竟出了這檔子事,這也實在太背了。

    「皇上口諭,太子病危,諸位貴人們暫時不得離宮,為太子祈福。」

    當第二道口諭傳出來后,一些聰明人就察覺到此事有些不對勁,皇上此舉似乎是想把他們所有人都關在宮裡,難不成是太子突然出現病危狀況,是因為背後有人用了什麼手段?

    自從太子中毒后,朱雀宮裡就被禁衛軍里三層外三層的包圍起來,太子吃的用的穿的全部經過太醫們層層篩選后才能被送到太子面前,吃喝之物更是有人試菜,在這種連蒼蠅都飛不進去的情況下,背後之人還能下毒手,這隻黑手的勢力未免太大,難怪皇上如此忌憚。

    太子如果暴斃,那麼益處最多的便是京城裡那幾位最受推崇的皇室子侄,也難怪皇上會做出如此舉動。

    這道口諭下來后,整個昭陽殿是人心惶惶,一些膽子比較小的女眷甚至嚇得變了臉色,連話都說不好。誰也不敢保證,皇上會不會因為痛失唯一的兒子而狂性大發,拿他們這些無辜的人士發泄。

    前朝有位皇帝在痛失愛子后,斬殺了十餘名宗室,至於宮侍太醫大臣之類,更是無數,而前朝也因為那次的事件走向下坡路,才有幾十年後大昭朝的取而代之。

    不是他們的膽子太小,而是有前朝的例子在,他們不敢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

    殿中燃著的炭火已經熄滅,也沒有哪個宮侍來增添新的炭火,殿內便漸漸冷了起來,晏晉丘從白夏手裡拿過華夕菀的披風給她披上,然後在她耳邊輕聲道:「冷的話先靠著我,這個時候不會有誰敢來這裡。」

    華夕菀緊了緊狐毛披風的領子,無聲的朝晏晉丘靠了靠,她雖然對政治不是特別敏感,但是從現場眾人的臉色來看,知道這事不簡單,所以也就沒有隨意開口。

    原本議論紛紛的大殿隨著時光一點一滴的流失,漸漸變得安靜起來,當一群身著寒甲的禁衛軍把整個大殿都圍起來時,眾人不用做戲臉色都白得難看。

    突然殿外,一陣白光閃起,眾人驚駭的望向殿外,只聽一聲驚天的雷聲想起,雷聲就像是炸在眾人的心頭,不少人開始瑟瑟發抖起來。

    「寒冬驚雷,實非吉兆啊。」

    不知道誰突然說了這麼一聲,滿殿皆靜。

    寒冬臘月是很少打雷的,更何況現在天還下著雪,莫名其妙的響這一聲驚雷,實乃是天降災禍的預兆。

    晏晉丘握住華夕菀的手,附在她耳邊用幾不可聞的音量道:「別怕。」他偏頭看了眼殿外面無表情的禁衛軍們,眉梢微皺,發現華夕菀手心冰涼,乾脆把自己身上的披風脫了下來,披在了華夕菀的身上。

    「你……」華夕菀看了眼晏晉丘身上不算厚實的衣服,要伸手去脫身上這件暗色披風,結果卻被晏晉丘攔住。

    「別動,你幼時受了寒,不可再受凍,」晏晉丘沉著臉道,「聽話。」

    華夕菀脫披風的手微頓,隨即道:「這個披風很大,我們一人蓋一半。」然後解開系著披風的繩子,然後把這寬大的披風搭在兩人的背上。

    其他人見狀,也跟著有樣學樣,儘管有些夫妻平日里過於相近如賓,這個時候也不是那麼講究了。

    就在這時,又是一個閃電,隨即而來的就是一聲驚雷。

    「咚」一聲喪鐘響起,隨即又響了五聲。

    帝崩,喪鐘九聲;后殯,喪鐘七聲;儲君薨,喪鐘六聲。

    「太子薨。」

    大殿上的眾人愣愣的在喪鐘聲中跪下,似乎有些沒有反應過來,前些日子還傳出好美色昏庸之名的太子,就這麼莫名其妙的薨了。

    喪鐘聲停下以後,大殿上開始響起哭聲,在場中雖然有不少人是太子長輩,可是太子是國之儲君,地位早已經超越了輩分,在場眾人不論是誰,都要哭出聲來。

    就算哭不出來,也要乾嚎著嗓子表示自己萬分難過的情緒。

    華夕菀用手帕揉著眼角,片刻過後,便紅著眼眶哭了出來。

    上輩子她在鏡頭裡的哭技向來十分過硬,就算拍戲時周圍圍著一堆人都能說哭就哭,更別提現在一堆人在比哭功。

    不到半個時辰,她的手帕已經濕透了,她身邊的晏晉丘的眼眶與鼻樑也發著紅,雖然不像其他人乾嚎,但是任誰看見他的模樣,都會覺得他是真的在傷心難過,而不是在做戲。

    啟隆帝出現的時候,晏晉丘與華夕菀夫妻二人哭得正傷心,與周圍幾個乾嚎的皇室族人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出現在眾人面前的啟隆帝彷彿一夕之間老了好幾歲,他腳步有些踉蹌,視線一一掃過跪在他腳下的眾人,目光在晏晉丘與晏伯益兩人身上流連,見晏晉丘與華夕菀相互相依的模樣,最終把視線落在晏伯益的身上。

    「朕失獨子,眾卿……跪安吧。」啟隆帝神情變幻,眼中的殺意漸漸掩藏起來。

    這句話一出,眾人紛紛鬆了一口氣,今晚總算能平安走出宮殿大門了。

    因為跪得太久,華夕菀起身的時候,才感覺自己膝蓋又冷又麻,幾乎已經失去知覺,如果不是晏晉丘眼疾手快的扶住她的腰,她肯定會狼狽的坐在地上。

    扶住華夕菀后,晏晉丘也踉蹌了一步,看起來頗有種文弱公子的味道,好在大家都沉浸在自己的情緒中,注意到這一幕的人不多。

    但是啟隆帝卻把夫妻二人的舉動看在眼裡,他微微垂下眼眸,視線再度轉移到晏伯益身上。

    此時的晏伯益正沉默的站著,雙手背在身後,眼眶微紅,但是卻不墮屬於他的英姿。

    啟隆帝沒有留下任何人,大家沉默的走出朝陽殿,看到朱紅的走廊上那些大紅的燈籠取下,換上素白的紙燈籠,眼神都有些茫然。

    太子薨了,日後京城又會變成何等模樣。

    青石板路上已經積了一層雪,因為沒有宮侍打掃,大家走得格外艱難。

    華夕菀從華和晟以及盧氏身邊經過時,只是十分隱晦的看了兩人一眼,什麼話都沒有說。

    出了殿門后,晏晉丘就把兩人的披風都披在華夕菀身上,讓她走路的姿勢顯得格外的笨拙,繡花金絲珍珠宮緞鞋踩在雪地上,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響。晏晉丘見她走得艱難,也不管前後有其他人,伸手攬著她的腰,讓她走得省力一些。

    敏惠郡主扶著婢女的手,深一腳踩一腳的走著,僅僅走了一段路,便開始氣喘吁吁,她望著前面幾乎半個身子都被顯王攬進懷中的顯王妃,腳下的步伐停了下來。

    如今太子薨了,皇后定會傷心欲絕,日後哪會有精力管她的事情,以後的她究竟該何去何從?

    她茫然四顧,只看到冰冷的宮闈,還有那些一步步朝外走的宗室世家們。

    「郡主?」她身邊的婢女見她神情不對,擔憂的問,「您怎麼了?」

    「沒事,」敏惠郡主收回視線,「走吧。」

    從朝陽殿到宮門,華夕菀發現,幾乎所有代表喜慶的東西都收了起來,甚至連路上遇到的宮女太監們身上都看不到半點喜慶意味的東西。

    到了宮門口,眾人也顧不得寒暄,匆匆爬上自家馬車,匆匆離開。

    華夕菀踩著腳凳上馬車時,回頭看了眼身後不遠處的父母親,對他們微微點頭后,便躬身進了馬車。

    華和晟看著顯王府的馬車漸行漸遠,微微嘆息一聲,對身邊的盧氏道:「我們也走吧。」

    盧氏點了點頭,微涼的手搭上了華和晟的手掌。

    作者有話要說:感謝以下大大的霸王票支持:

    紫月幻水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10-2522:57:34

    平平淡淡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10-3102:49:34

    黃尼瑪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11-0123:31:27

    變成雨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11-0515:14:29

    變成雨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11-0601:04:03

    青青子衿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11-0601:21:09

    木晨子曦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11-0711:03:43

    啞巴兔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11-0713:23:07

    若及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11-0907:32:19

    遊手好閒妞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11-0912:22:16

    柒染朔沫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11-0912:37:19

    zeng茜茜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11-0914:55:34

    豬小白HAMANO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11-1011:23:15

    綠袖子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11-1104:15:32

    神轡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11-1110:20:31

    變成雨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11-1112:49:14

    尐鬼扔了一個手榴彈 投擲時間:2014-11-1116:52:34

    蒼痕九月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11-1123:33:11

    懶羊羊好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11-1400:57:20

    神轡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11-1515:57:03

    一桶熊貓扔了一個手榴彈 投擲時間:2014-11-1612:17:16

    帝戲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11-1813:03:37

    帝戲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11-1900:57:52

    獃子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11-2000:32:02

    唐朝酒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11-2110:40:48

    懶羊羊好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11-2302:03:24

    唐朝酒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11-2312:13:34

    非常感謝,么么噠~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
    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