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八寶妝 » 第67章 天生一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八寶妝 - 第67章 天生一對字體大小: A+
     

    作為女眷,華夕菀進了朱雀宮后,沒有到窗前探望,遠遠看著太子的臉色蠟黃,生氣彷彿消失了一大半,床邊侍立著一個做婦人打扮的宮裝女子,雖然滿臉恭謹,但是卻稍顯木訥,做起事來一板一眼,沒什麼活力。

    太子妃坐在旁邊默默垂淚,不過臉色倒還好,身邊圍著三四個氣勢不俗的嬤嬤,戒備的守在太子妃身邊。

    見到幾位嬤嬤擺出這種架勢,幾位皇室女眷也沒誰不長眼的靠近太子妃,都挑了稍遠的位置坐下,也沒有誰敢輕易的開口說話。

    在座的諸位皇室女眷中,以華夕菀的地位最尊,她喝下一口茶,用綉帕擦了擦並沒有水漬的唇角,然後起身朝皇後行了個萬福禮:「皇後娘娘,不知太子身子如何了」

    皇后看著眼前這些女人虛偽的關心,恨不得大罵,別做出這幅假惺惺的模樣,她瞧著噁心。可是她沒有,因為她是皇后,不能也不會做出如此失態的事情:「累諸位專程走這一趟,御醫已經給太子催吐過,只要小心將養著,日後就沒什麼大礙了。」

    「那便是太好了。」華夕菀面露喜悅之色,「太子福澤深厚,必定能化險為夷,後福無窮。」

    「借顯王妃吉言了。」皇后勉強笑了笑,視線落到太子妃身上時,竟有幾分陰森之意。

    「娘娘,有兩位太醫暈倒了。」趙東戰戰兢兢的跪在皇後面前,頭也不敢抬道,「您看……」

    「既然治不好太子,留著他們又有何用,」皇後面無表情沉聲道,「暈去過就由著他們,若是太子有什麼三長兩短,不止他們,就連他們的家人也別想好好過日子。」

    皇后這話是威脅也是發泄,在場中不是沒有同情太醫的人,可是這個時候誰也不敢出這個頭,他們都是凡人,所以同情心是在保全自己的前提下才能擁有的東西。

    趙東雖然覺得此舉有些不妥,可是當下的情形也容不得他一個奴才多勸,無聲退了下去,看了眼跪在屋檐外的太醫們,嘆了口氣。突然,他發現宮門外陛下儀仗隊出現在轉角處,神情凜然想進殿給皇后稟告,卻見皇上面前的太監總管馬公公朝自己走過來,他只好停下腳步,端著一臉笑迎了上去。

    「喲,小東子,這是做什麼呢?」馬公公看了眼已經暈倒在雪地里的老太醫,驚呼道:「哎唷,這幾位不是太醫院的聖手嗎,怎麼成這樣了?」

    趙東聞言心裡咯噔一下,還沒來得及開口,就見聖駕已到眼前,忙退後幾步跪了下來。

    啟隆帝看了眼亂七八糟的院子,沉聲道:「讓這些太醫先起來,暈倒的老太醫全部送回家,其餘的全部到屋檐下站著,等候傳召。」

    趙東心中的不安更加明顯,他從皇上的話里似乎聽出幾分不滿,可是想到現在太子生死未卜,皇上膝下只有太子一個兒子,想必就算有所不滿,也不會發作的。

    「皇上駕到!」

    屋內眾人聽到這聲傳報,紛紛起身往後退了一步,晏晉丘走到華夕菀身邊,把她攔在自己身後,與華夕菀一起朝明黃身影行禮。

    「都起吧。」

    華夕菀趁著起身的時候,朝晏晉丘挑了一下眉,皇帝的心情好像不太好。

    晏晉丘捏了一下她的指尖,以示她不用擔心。

    皇帝走到床邊看了眼臉色蠟黃的太子,嘆了口氣,回頭見太子妃眼眶微紅,便對皇后道:「外面暈倒的太醫朕讓人送回去了,如今太子妃還有身孕,你不為別的想,總該為未出生的孩子積福。」

    這話是對皇后說的,如果是私下裡說這種話,也不顯得太過分,可是在場不少的皇族宗室,皇帝這種話說出來,就太不給皇後面子了。

    皇后的面色一變,似乎有什麼情緒即將要爆發出來,可是當她的視線落到床上的太子身上后,那點點情緒頓時消失得無影無蹤,只是垂首道:「是妾太過衝動了。」

    皇帝見她這樣,也沒繼續開口,轉頭看向站在旁邊的太子妃,溫聲道:「你懷有身孕,不必日日在太子跟前伺候,宮裡伺候的人都日後守著太子,你早些回去休息吧。」

    太子妃看了看皇后,對皇帝福了福身:「兒媳告退。」

    皇后含笑道:「你父皇說的對,你現在是雙身子的人,可不能大意了。」

    「是。」太子妃又福了福身,才扶著宮侍的手往外走。

    華夕菀用眼角餘光看著太子妃越走越遠,身邊還簇擁著一堆小心翼翼的宮侍,不動聲色的收回視線。

    皇后冷漠的看著太子妃背影,轉身走到床榻旁,替太子壓了壓被角,語氣柔和道:「皇上,太子若有什麼不測,本宮可該怎麼辦,還有太子妃腹中尚未出生的孩子又該怎麼辦,難不成讓他一出世就沒有父親嗎?」

    皇后這話說得極其凄涼,可是華夕菀卻在這話里聽出些不對勁,如果她之前的猜測屬實的話,對於皇後來說,太子就是最重要的,如果太子出了什麼事,那麼太子妃腹中的胎兒……

    「你別擔心,太子一定不會有事的,」啟隆帝走到床邊,看著床上的兒子良久后嘆息一聲,「別太擔心了,御醫不是說了,只要小心將養著,就不會有事么,你也要小心自己的身體。」

    「話雖如此,可是想到我兒剛從天牢里出來,就遭這麼大的罪,妾的心裡實在難受,」皇后擦著眼角的淚水,「皇上您一定不能讓兇手逍遙法外。」

    啟隆帝面色沉道:「你放心,朕的兒子豈能由他人白白暗算了。」

    不管他對太子有多失望,但是這畢竟是他唯一的兒子,今日有人能在朱雀宮給太子下毒,那麼等到來日,豈不是有人敢向他下毒了?

    眼見皇上與皇后動怒,在場其他人連呼吸聲都變小了,太子中毒這種事,若不是太子太過昏聵,幾乎可以算得上動搖國本,好在太子本來就是荒唐人,他就算出了什麼事,也不會對大昭影響太過。

    他們隱約察覺到帝后二人說的這個話隱隱有種說給他們聽的意思,可是他們卻要面露懵懂之色,因為心中有鬼的人才會想得這麼多,所以他們必須要聽不懂。

    華夕菀突然覺得大昭朝最尊貴的這對夫妻沒什麼意思,貌合神離便罷了,偏偏還沒把一個兒子教好,這可是大昭朝未來的儲君,他們不好好教育太子,害得可就不只是幾個人,而是這個國家的百姓。

    至於他們背後有什麼齷蹉,與她又有什麼關係,啟隆帝身為皇帝,越來越剛愎自用,這樣的啟隆帝已經算不上是個好皇帝了。

    收回自己視線,華夕菀看著腳下光可鑒人的地磚,不想再抬頭。

    「你們都退下吧,太子已無大礙,你們不必擔心。」

    皇帝發話,眾人魚貫而出,晏晉丘與華夕菀又去太后那裡坐了坐,才出宮坐上回府的馬車。

    「你怎麼了?」晏晉丘察覺到華夕菀情緒有些不對,伸手攬著她的腰道,「身子不舒服?」

    華夕菀搖頭道:「沒什麼,只是有些悶而已。」

    見她眉間帶了些倦色,晏晉丘乾脆把她攬進懷裡,讓她靠得舒適一些:「心裡悶?」

    華夕菀揪著他衣襟的手頓了一下,挑了挑眉道:「我全身上下都悶。」

    「那我給你揉揉心口,」晏晉丘笑著就要去揉華夕菀胸口,惹得華夕菀不斷的笑,最後只能笑得全身無力的趴在晏晉丘胸口:「不行,不行,喘不過氣來了。」

    見華夕菀笑得面頰粉紅的樣子,晏晉丘忍不住在她臉頰旁親吻了一下,柔聲道:「你放心,我定不會讓你陷入那樣的困窘之中的。」

    知道他說的是什麼,華夕菀心頭微顫,抬頭看著晏晉丘,半晌后伏在他的肩頭道:「你可要說話算話。」

    晏晉丘緊緊的環著她,不知怎的,想起當初綠珠事件后,她憤怒的踢斷假山石的彪悍模樣,在那個瞬間,他竟覺得她漂亮得讓他移不開視線。

    他的母親是個溫婉的女人,他也見過很多溫婉的女人,偏偏在他眼裡,這樣的女人都像是一副上了念頭的古畫,或許有些韻味,但是一碰便會碎。

    乍然見到華夕菀時,他被她的容貌驚艷,被她的傾城笑容迷惑,但也僅僅是驚艷而已。真正讓他動心的,卻是那紅顏一怒時的生氣,那時候的她就像是黑白水墨中唯一的色彩,讓他恍然心動。

    越親近,便越覺得這樣的女人恰是適合與自己並肩的女子,她懶散卻不愚鈍,美貌卻又聰慧,有情又冷情。

    他並不需要一個端莊得猶如雕塑般的大家閨秀,也不需要一個規規矩矩的皇室女眷。她或許有些懶散,或許有自己的心思,或許有些表裡如一,可是他至始至終想要的,本就是一個鮮活的女人,而不是一個木偶。

    有時候一個人的路太難走,他需要找個合適的人陪他一起走下去。

    原本以為這輩子不可能找到符合他心意的女人,可是上天厚愛,他找到了對方,那麼他就會想盡辦法得到她的心。

    在這個世間,能找到適合自己的人實在太難,他又怎麼捨得錯過這樣的好機會呢?

    他與她,實際上本就是一類人,老天讓他們走到一塊,那就是說明天意如此。

    天生一對,不該錯過。



    上一頁 ←    → 下一頁

    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
    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