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八寶妝 » 第64章 掐架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八寶妝 - 第64章 掐架字體大小: A+
     

    京城因為近來發生的幾件大案子,很多官員人人自危,有關太子有可能被廢的傳言越演越烈,連盛郡王一派的人都跟著小動作不斷。

    不過顯王府向來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姿態,所以太子與盛郡王兩脈斗得再厲害,華夕菀這個王妃也很清閑,也不管東家請西家邀,全部都以身子不適拒絕了。

    自從前兩日給老夫人賀壽后,晏晉丘就養成了一個新愛好,那就是沒事給華夕菀煮一壺茶,然後兩人臨窗而坐,邊喝茶邊賞雪,桌上還要擺上幾樣精緻可口的糕點,幾本有趣的山談野怪傳本,偶爾還會召來府里養著的琴師樂師來吹拉彈唱營造一下氣氛,小日子悠閑得神仙也不換。

    所以,當夫妻二人聽歌賞雪時,聽到下人來報臨平郡主求見后,互相看了一眼,發現了對方眼裡一點遺憾。

    雖然不太想動,不過對方是晏晉丘的姐姐,不管感情如何,論理她不能不見,所以她只好略打扮一下后,與晏晉丘一起到正廳去見了客人。

    自從臨平郡馬遇刺后,華夕菀就很少見到臨平郡主,所以當她看到正廳里那個神情憔悴的女人時,簡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臨平郡主雖然比晏晉丘要大兩歲,但是因為保養極好,所以看起來仍像一個沒過雙十年華的妙齡女子,可是現在的她竟像是突然老了十歲,明明不過是二十餘歲的年齡,看起來竟有三十歲般的滄桑。

    見到他們夫妻二人出來,臨平郡主坐在椅子上的背脊不禁僵了僵,隨即微微抬著下巴道:「如今要見弟弟一場,是越來越艱難了。』

    晏晉丘見她這番模樣,也不跟她爭辯,扶著華夕菀的手坐下后,淡淡道:「無事不登三寶殿,你所來是為何事?」

    「怎麼,我這個姐姐來看看弟弟弟妹都不成么?」晏金綾冷笑一聲,把玩著自己塗著丹寇的指甲,「難道弟弟不曾聽過京城裡的那些傳聞?」

    晏晉丘端著茶杯不語,顯然是不想管臨平郡主的事情,華夕菀扶了扶鬢邊的鳳釵,好像是該她出場的時刻了。

    「不知姐姐指的是哪件事?」華夕菀溫柔一笑,喝了一口茶,剛才多吃了幾個點心,現在口有些渴。

    「世人都說顯王妃容貌出眾,心細如塵,我看傳言有虛,因為你除了有這兩個優點外,還有睜眼說瞎話的能耐,」晏金綾把茶杯放在一邊,「京城裡的傳言,又有那幾件值得我走這一趟?」

    說得好像我求著你走這一趟似的,華夕菀眉梢微動,「呵呵。」

    晏晉丘端著茶杯的手一頓,他想起華夕菀曾經說的一句話:每個呵呵背後,就是我懶得搭理你的意思。

    「子陵,當初是姐姐不對,可是看在你外甥與外甥女的份上,你幫姐姐一把。」晏金綾臉色有些不好看,她能對晏晉丘說出這番話,已經是退無可退之地了。

    華夕菀看了眼面無表情的晏晉丘,默默的垂下了眼瞼。

    她知道臨平郡主為什麼來求晏晉丘,因為現在整個京城出了晏晉丘外,已經沒人能救得了她。關於臨平郡馬之死,大理寺有兩個猜測,一個是太子殺了郡馬,另外一個就是臨平郡主自己下的手。對於帝后二人來說,把整件事推到臨平郡主頭上是最好的選擇,用別人的女兒換自己兒子的安寧,怎麼想怎麼划算。

    如果不是因為太子身上還有麗美人的事情沒有解決,只怕臨平郡馬的事情已經推到臨平郡主頭上去了,只可惜太子坑爹事情太多,讓帝后想把事情抹平都沒辦法,所以臨平郡主現在還有一線希望。

    可是這個案件最後結果只有兩個選擇,不是她就是太子,誰會願意為了她去得罪皇帝?如果嚴重一點,甚至都能與造反或者誣陷太子的扯上關係。

    「大理寺的官員清正嚴明,事情的真相如何他們一定能插個水落石出,我不過是個空頭王爺,只怕無能為力。」晏晉丘摩挲著茶杯的杯沿,「姐姐說這話,讓我很是惶恐。」

    「晏子陵!」晏金綾猛的站起身,狠狠的瞪著晏晉丘,半晌后頹然的坐回椅子上,「究竟要怎樣你才願意幫我?」

    晏晉丘似笑非笑的看著晏金綾:「姐姐,我已經說過了,大理寺的官員清正嚴明,你不必擔心這些事。」

    晏金綾緊咬著下唇,眼眶微紅的看著眼前這個明明笑著卻冷酷無情的男人:「難道你真的半點情分都不念么?」

    「呵,」晏晉丘輕笑出聲,「姐姐這個笑話可真有意思,當初你出嫁時說過的話,難道隨著臨平郡馬的死亡,也跟著忘了?」

    晏金綾面色一白,怔怔的看著晏晉丘說不出話。

    在這凝重的氣氛下,華夕菀慢悠悠的喝了一口茶,緩緩道:「最近天越來越冷了。」

    聞此言,晏晉丘伸手摸了摸她的手背,確認她的手暖和著后,才道:「晚上吃暖鍋,正好你前幾日念著,我已經讓人備好各色野味,煮出來的味道一定不錯。」

    「嗯,」華夕菀打了個哈欠,「真是春夏困秋乏冬懶,一年四季竟是沒幾個日子想動彈的。」

    「性子憊懶的人,什麼時候都覺得困,」晏晉丘笑著道,「瞧著你整日過的悠閑日子,連我都有些羨慕了。」

    「這可是你羨慕不來的,我有個包容我,愛護我,養著我的丈夫,你有嗎?」華夕菀挑眉,一副拉仇恨的表情。

    沒有男人不喜歡這種話,因為聽似挑釁,實則是對自己丈夫的誇讚,晏晉丘同樣不例外,他被華夕菀這句話哄得喜笑顏開:「你說得對,你有這麼好的夫君,確實應該過這樣的日子。」

    旁邊看著兩人打情罵俏的晏金綾覺得自己火氣越燒越旺,差點就要綳不住了。這兩人是什麼意思,當她不存在還是嘲笑她出嫁後過的日子?

    「你們便是不願意幫我,又何必嘲笑於我?!」晏金綾站起身,眼中帶淚道,「你們是想逼死我么?」

    「從頭到尾想要逼死你的是你自己!」華夕菀冷聲道,「初見姐姐時,我處處客氣,處處禮貌,可是你卻處處給我難堪,難道這也是我逼你的嗎?」

    「後來在京城裡,每當有你在場時,你何時給過我顏面,我是否跟你計較過?」華夕菀看著她,「當年你拋下幼弟,堅持要嫁給一個男人,京城裡的人都說你們的母親教養不出好孩子,不仁不孝,連帶著晉丘也被人詬病,難道這也是別人逼你的么?」

    「你的郡馬時時以太子馬首是瞻,又嫉妒晉丘之才能,常口出不尊敬之言,你這個做姐姐的可有阻攔勸慰?你沒有,你選擇的是處處聽從你的丈夫,甚至為了他故意與自己的親弟弟為難,讓京城裡的人背後笑話晉丘連自己的姐姐也不待見他,若不是他有才情,有手腕,又有太后寵愛,這京城裡不知道會有多少看他笑話的人,這一切你都想過嗎?」

    「你沒有,你想到的只有你的男人,你的小家庭,你的弟弟算什麼,不過是需要的時候就拿來踩兩腳的人而已,」華夕菀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厲聲道,「你只想著別人不幫你,為何不想想別人為什麼不幫你?」

    「我追求我想要的東西有什麼錯?」晏金綾尖聲道,「你一個外人,憑什麼指手畫腳?」

    「我不是外人,我是顯王府堂堂正正獨一無二的顯王妃,至於你這個從來沒把弟弟放在眼裡的姐姐,才真的是一個外人,」華夕菀嗤笑一聲,「你應該慶幸我從來不親手打女人,不然今天我就不僅僅是要罵你,而是要打你了。」

    「你這種粗鄙不堪的女人,怎配做王妃?」被華夕菀的話噎得說不出話的晏金綾,半晌后顫抖的指著華夕菀,「你這個賤人!」

    「我就是賤,那又怎麼了,誰叫我這個不長眼的冤家就是喜歡我呢,」華夕菀嘖嘖的搖頭嘆息,「怎麼樣,你咬我呀。」

    旁邊裝透明人的木通簡直要被王妃這番口才驚呆了,言語之惡毒,語氣之挑釁,態度之傲慢,這就算是泥人也要被氣得跳起來,更別提心性高的郡主,他覺得自己都不敢去看郡主的臉色了。

    「好,好,好,」晏金綾連說了三個好在,她捂著胸口,扶著椅子的扶手才勉強站穩身子,扭頭看向晏晉丘道:「你就任由你的王妃這麼說我?」

    晏晉丘乾咳一聲,端起茶杯似笑非笑的看了華夕菀一眼:「沒辦法,誰讓本王眼瞎呢。」

    晏金綾一愣,還沒有反應過來晏晉丘這話是什麼意思,半晌后,才目瞪口呆的看著晏晉丘,似乎不相信自己的弟弟竟然能說出這樣的話來。

    華夕菀扯著嘴角笑了笑,似乎對晏晉丘表現十分滿意,然後嫵媚一笑:「王爺待妾真好。」

    「妖女,禍水!」晏金綾恍然,「原來是你在背後搗鬼,才讓子陵不願意幫我?!」

    華夕菀故作嬌媚一笑:「姐姐,你怎麼能這麼冤枉我,王爺他英明神武,豈會因為妾一弱女子的話,而影響自己的想法呢?」

    這幅容貌,加上那故作嬌媚的姿態,簡直就是賢惠女性的反面形象:狐狸精。

    木通無聲無息的跪到了角落裡:王妃,求別演,萬一臨平郡主被氣暈過去怎麼辦?

    「夕菀說得對,本王豈是那樣的人?」晏晉丘如是說,手卻摸向華夕菀的手背。

    王爺,您是補刀小能手嗎?

    作者有話要說:晚安~



    上一頁 ←    → 下一頁

    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
    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