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八寶妝 » 第61章 娘家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八寶妝 - 第61章 娘家字體大小: A+
     

    華夕菀剛梳好妝,晏晉丘就從外面走了進來,鞋面上因為沾了雪花,濕了一小塊。華夕菀見狀,讓丫鬟們拿出鞋給晏晉丘換,端了一杯暖手茶給晏晉丘,「今日不是大朝,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

    晏晉丘由木通伺候著換了一雙鞋,擺手讓其他人退下后,才喝了一口熱茶道:「皇上今日因為大理寺正在審的案子,被氣得暈過去了。」

    有這麼個兒子,一年不暈幾次才不科學。

    心裡雖然這麼想,華夕菀面上還是帶著幾分關切之意:「御醫怎麼說?」

    「還能怎麼說,不過是急怒攻心而已,」晏晉丘見華夕菀盛裝的模樣,想起今日華夕菀要回侯府探望岳母岳母,便道,「外面的雪小了些,我陪你一道去探望二老,今日雖然不是老太太的整壽,作為孫輩,去賀壽倒也應該,更何況我也有好些日子沒有與泰山大人下下棋了。」

    「好,」華夕菀笑眯眯道,「前些日子母親還跟我說,自從父親跟你下過棋后,就開始嫌棄兩位兄長的棋藝,今日你去,總算能解一解父親的棋癮。」

    王爺王妃出行,就算是一切從簡,在別人眼裡,也是有些陣仗的,好在京城裡的百姓們早已經習慣皇族擺地走,貴族多如狗的現狀,遇到在雪天里出現的豪華依仗,也不過是在背後互相交流一些自己知道的八卦而已。

    「我聽說顯王為了討好顯王妃,曾經送了她拳頭大小的夜明珠,這可是稀罕物。」

    「胡說什麼,我家有個遠房親戚在某個皇室府中當差,聽說顯王妃根本不喜歡夜明珠,所以那些送到顯王妃的禮品中,都是要避開夜明珠這種物件的。」

    「這事我也聽說過,什麼夜明珠,那麼俗氣的玩意兒,顯王妃那樣的絕世美人,能看得上眼么?」

    一群街邊的百姓在腦子裡幻想皇族人的生活方式,在他們想象中,像王爺王妃這種人物,那定是處處與普通人不同的。更何況顯王早就有清雅之名,顯王妃能得他如此喜愛,定也不會是空有容貌的艷俗女子。

    寬大的馬車裡儘管放著炭爐,華夕菀仍舊覺得有些冷,掀開一點帘子便覺得寒風直往馬車裡鑽,她往晏晉丘身邊挪了挪,呼出一口寒氣,攏了攏身上狐毛滾邊寬袖宮裝道,「這天越來越冷了。」

    「也不知明年的收成如何,」晏晉丘皺了皺眉,「這天寒地凍的,不知道貧寒人家如何度冬。」

    「京城到了冬季的氣候年年如此,幸而一些世家到了冬日會施米布粥,或者為一些貧寒家庭發放厚實的冬衣,不然一些老百姓的日子確實不好過。」華夕菀沒有說的是,在天子腳下,老百姓並不用太過擔心凍死或者餓死的事情發生,真正苦的是那些苦寒偏遠之地,天高皇帝遠,每年戶部發下去的禦寒款不知道有多少落到真正有需要的人手中。

    華夕菀沒有說,不代表著晏晉丘沒有想到,只是兩人的身份不適合考慮這種問題,如今大昭的皇族,已經隱隱有了混亂之勢。

    皇帝年老,也由原來的明君變成了一個多疑、剛愎自用的糊塗君,後宮子息艱難,太子昏聵荒唐,照這樣發展下去,大昭朝必亂無疑,到時候最苦的,還是無辜的老百姓。

    華老太太雖然跟著華家老三過日子,不過這個壽辰還是由華和晟這個當家嫡子在侯府舉辦,不管華家三兄弟內里感情如何,但在外人眼裡,他們都是打斷骨頭連著筋的兄弟,鬧得難看,只是多一個給別人看的笑話而已。

    好在三兄弟面上還算和睦,加之華之旬雖是繼室所生,但是在文學造詣方面,卻有一定的天分,又是個極其講理的人,所以他與兩位原配所出的兄長之間,還真沒什麼說不開的大矛盾,至於后宅幾個女人鬧的那點事,在他們幾個男人眼裡看來,完全是不值得一提的小事。

    雖然侯府早有言明,因為不是老太太的整壽,所以不會大辦,但是京城不少人都給面子的送了禮過來,給足了華氏一族的面子。

    如張家、盧家、姚家這些姻親,倒是都親自登門為華老太太過壽,華老太太的母家羅氏一族是個小世家,這種討好華家的機會,更是不會輕易錯過,所以一大早羅家主母也就是老太太的侄媳婦就來到了侯府,陪著華老太太跟前,說笑逗唱,把老太太哄得十分開心。

    不過羅太太也知道自己的身份,加上老太太只是老侯爺的繼夫人,現在華家當家人乃是原配的長子,所以她也沒有仗著自己是老太太娘家的身份,做出失禮的事情,話里話外處處恭維著華家三兄弟,倒是誰也不偏頗。

    華老太太也滿意她這一點,識時務,聰明,嘴巴又緊,所以近些年娘家那些女眷,她見得最多的還是這個當家侄兒媳婦。

    「老太太,顯王與顯王妃到了。」一個小丫鬟滿臉喜色的來報,「聽說已經到了大門口了。」

    「這麼大的雪,這兩孩子怎麼就來了,不是說了不辦壽么,凍著了怎麼辦,」老太太嘴裡雖說著責備的話,面上的笑意卻是十分明顯的,華夕菀算來並不是她的親孫女,可是還願意在這種雪天帶著顯王一道前來給她賀壽,可算是把面子給足了。

    「姑母話可不能說,京城上下誰不知道顯王與顯王妃是至誠至孝的人,他們頂著這麼大的雪來給你賀壽,那是他們的一片孝心,您怎能因關心而責備,這可不是傷了孩子的心?」羅太太這話說得極漂亮,不僅把晉王與晉王妃捧成了大孝子,又把老太太誇成了關心後輩的慈愛老人。

    旁邊張家從旁支過繼而來的少爺也跟著捧了幾句,但是他的身份有些尷尬,所以應和幾句后,便不再隨意開口了,他的夫人也不是擅言辭的人,所以二人坐在大廳里,竟有些透明人的味道。

    華家二太太張氏對這個過繼來的弟弟與弟媳並不太熱情,在她看來,這個過繼來的弟弟根本就入不了她的眼,若不是礙於娘家的顏面,她大概連眼神都不想施捨給夫妻二人。

    現在聽到顯王與顯王妃到了,張氏面色有些複雜,華夕菀救了她的女兒,可是卻把她給兒子安排好的路斬斷了,所以要讓她感激華夕菀,她是萬萬做不到的。

    盧氏卻不管這些事,轉頭便帶著兒媳婦一起去二門迎接自己的女兒,在座的眾人也都跟著往外走,這裡還有誰的身份比顯王與顯王妃高?

    走到二門后,遠遠便見到一堆丫鬟婆子簇擁著幾個人進來,引路的是華長葆與華定莀兩兄弟。

    「母親,」華夕菀見到盧氏,腳下的速度加快了一些,結果下過雪的地板有些濕滑,腳下一個踉蹌,若不是晏晉丘眼疾手快的攬著她,人就要摔到地上了。

    「小心些,」晏晉丘伸手給她整理了一下裙擺,「正下著雪,摔一跤回去肯定要疼上好幾天。」

    華夕菀乾咳一聲,扶了一下鬢邊的步搖:「我知道了。」

    盧氏笑看著女兒與女婿之間的互動,待兩人站定后才上前道:「多大的人了,走路還如此莽撞。」

    『「見過岳母大人,」晏晉丘恭敬的行了一個晚輩禮,盧氏虛扶道,「賢婿不必如此多禮,外面下著雪,我們進去說話。」

    眾人又是見禮又是還禮,總算是回到了正廳里,晏晉丘拒絕了盧氏上座的要求,與華夕菀坐在了左首第一二位置上。

    其他人見晏晉丘對盧氏十分恭謹,彷彿普通人家女婿對待岳母般,心裡在感慨,這養個能幹的女兒,比帶個不省心的小子強不少,瞧瞧人家顯王如此身份的人,對待岳丈岳母竟是如此鄭重,足可見他有多看重華夕菀這個王妃。

    張氏見狀,忍不住看了眼坐在身邊形如枯槁的女兒,心裡有些憤恨又有些說不出的艷羨,面上便忍不住帶出了些,被身邊的丈夫華治明冷眼瞪著后,才收斂了自己的情緒。

    因為女兒失敗的婚事,她與丈夫一直在分屋居住,一對兒女對她也冷淡了不少。女兒不理解她便罷了,可是她為兒子算盡了一切,為何到了最後,連兒子也不理解他?

    張氏不明白,也不甘心,在看到盧氏夫妻情深,家庭和睦,兒女孝順后,心裡的不甘就像是足以燎原的大火,怎麼也撲不滅。

    張家過繼來的兒子以及他的夫人在華夕菀出現后,更加拘謹了,張夫人緊張得連手腳都不知道朝哪放,在華夕菀詢問她的時候,結結巴巴道:「不、不敢得王妃垂詢,家中一切都好。」

    「那就好,張侯爺乃是難得的清貴人,老夫人也是賢德之輩,二老身體好,便是最好的事了,」華夕菀看出了這位張夫人的局促,語氣柔和的說了幾句,便把話題轉到了別人身上。

    聽聞這個過繼來的孩子是張家旁支的次子,現在看來,這對夫妻比起正經世家公子世家夫人來說,還是略拘謹了些,不過看起來是兩個老實人,對於張家二老來說,倒也是件好事,至少晚年有人照顧了。

    「對了,聽說二姐婚事定下來了,不知道是哪家這麼有福氣,竟能娶到二姐姐這樣有福氣的人?」華夕菀與華楚雨的關係要親近一些,所以客套話說完以後,便問起了娘家的家常事。

    姚氏聞言,有些自得道:「是合文候林家長子,聽說是個上進的孩子。」

    合文候林家?

    那不是皇後娘家弟媳的母家嗎?

    她對方家人印象不佳,皇后弟弟方承德在她眼裡更算不得什麼好東西,林氏她倒是見過幾次,似乎是個溫婉性子,但是私下沒有什麼交情,也不知道究竟是怎樣一個人。

    合文候家長子求娶華楚雨?

    華夕菀面上笑意不變,心裡卻起了疑慮,希望不是她多想。

    「林證德為人端正,」旁邊的華長葆突然開口道,「聽說明年開春后還會參加春闈,確實是個知道上進的人。」

    林家有個三等候的爵位在京城裡,雖然在京城算不上是十分顯赫的家族,但是不考慮朝堂上的問題,二堂妹嫁到林家,算是很不錯了。

    華楚雨聞言笑了笑,看不出對林證德這個未婚夫有多好奇的樣子,反而岔開話題道:「妹妹怎麼打趣起我來了,有些時日不見,你竟是越來越促狹了。」

    作者有話要說:昨晚斷網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
    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