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八寶妝 » 第58章 事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八寶妝 - 第58章 事了字體大小: A+
     

    聽到顯王來了,周侍郎先是一驚,隨即又覺得這是意料之中的之情,有顯王妃在,顯王爺專程跑這一趟,也不是什麼奇事了。

    事情果如周家人預料的那樣,顯王被迎進來后,跟華家兩位大舅兄與堂舅兄互相見過禮后,就與顯王妃攜手坐在一塊,還不時低頭與顯王妃說著什麼。

    「這是在做什麼?」晏晉丘似笑非笑的看了眼跪在地上的周雲恆,轉頭對周侍郎道,「周侍郎,貴公子這是犯什麼大錯了?」

    周侍郎吶吶不敢言,好半晌才道:「下官教子不當,實在慚愧。」

    「周侍郎為人正直,乃是難得的好官,又有何愧疚的,」晏晉丘看了眼跪在地上油鹽不進的周雲恆,「不過貴公子行事確實太過荒唐,貴公子寵愛妾侍害得嫡妻小產的消息已經傳遍了京城,你說這事該如何解決?」

    周侍郎心底又是無奈又是愧疚,對著一邊的華青茂與華長葆道:「下官一定好生管教這個不爭氣的東西,至於府里的妾侍通房,我會讓人全部趕走,還請……」

    「我看這倒是不必了,免得到了日後,倒成了我華家女子容不得人了,」華青茂把茶杯重重一放,有些咄咄逼人道,「家姐與貴府公子沒有夫妻緣分,我們周華兩家多年情分,也要講究個好聚好散,還是請貴府同意家姐與貴府公子和離吧,也好留點情分日後好見面。」

    這話就有些威脅的味道了,周家若是不願和離,華家就要跟周家不死不休了。可是周家卻不願意真的和離了,若是不和離,華家還會礙著華依柳不敢真的對周家下死手,若是華依柳離開了周家,那麼他們周家就真的沒什麼依仗的了。

    「若是周侍郎執意把事情弄僵,那麼我們只能在京兆尹大堂相見,想必和離一事還能成的。」華長葆早看出周家的心思,所以在周侍郎猶猶豫豫的時候,又扔出了一句,「我華家上下雖無能,但是為了自家姑娘,就算多折騰一些也是願意的。」

    華家年輕一輩地位最高的華長葆開了這個口,就代表著華家已經對此事極度不滿,周侍郎心裡清楚,此事大勢已去,除非兒媳自己不願意,不然和離就成了板上釘釘的事情。

    「少奶奶到了。」

    周侍郎心中一喜,回頭就發現多日沒見過的兒媳從外面走了進來,身體瘦得厲害,彷彿一陣風就能颳倒似的。他眉頭皺了皺,自家夫人究竟怎麼磋磨這個的兒媳了,怎麼也不想想這個兒媳的身份?

    「哐!」茶盞被砸在地上,瞬間四分五裂,華青茂從椅子上站起身,指著跪在地上的周雲恆道,「你們周家欺人太甚!」

    跪在地上的小妾嚇得瑟瑟發抖,想往周雲恆身邊擠,卻被兩個小廝按在了地上,嘴裡被塞了一張手帕,連話都說不出來。

    周韻很看著往日心愛的小妾被這般對待,不敢多言,把頭深深埋著,恨不得這事早點過去,就算把這個小妾送走也沒關係,反正沒了這個,以後還能找更有滋味的。

    「妾身華氏見過顯王,顯王妃,」華依柳因為太過瘦削,臉頰上的肉深深的凹了下去,讓她看起來比實際年齡要老上幾歲,她對上華青茂的時候,眼中的情緒複雜難辨,最終眼眶慢慢紅了,叫了一聲「弟弟。」

    「姐,」華青茂幾步走到華依柳面前,看著她蒼白的臉色,還有瘦削的身體,氣得恨不能把周雲恆一把掐死。他冷笑道:「你們周家如此對待家姐,實在是欺人太甚!」說完這話,他就要拉著華依柳往外走,「咱們到京兆尹大堂上見吧。」

    周家自然不敢讓華青茂真的就這麼走出去,又是賠禮又是道歉,周太太甚至噗通一聲跪在華依柳面前,許下無數承諾,甚至表示日後周家只有華依柳一個少奶奶,不會有任何妾侍通房出現。

    「呵,」華依柳冷笑的看著跪在自己面前的周太太,「你以為你兒子是什麼東西,我死都要跟在他身邊么,他日後有什麼女人又有何干。你自己本就身為女人,卻又如此苛待別人家的女兒,如此歹毒的婆婆,我若是再留下來,只怕屍骨無存。」

    說完這些話后,華依柳噗通一聲跪在晏晉丘與華夕菀面前:「華氏有冤,請王爺與王妃做主。妾身自嫁入周家以來,上孝順公婆,下照顧小姑,即便夫君性格風流也不曾有過怨言,可是不曾想竟被寵妾害得子嗣不保,又被婆家軟禁不得出門,不見天日已久,求二位替妾身討回一個公道。」

    周家愕然,似乎沒有想到向來溫婉的華依柳會做出如此舉動,竟是拿著自己的未來與周家杠上了。

    女人和離再嫁不算什麼事,可是狀告婆家,日後再嫁恐怕就不那麼容易了,畢竟誰家敢要這麼一個兒媳婦呢,沒準哪天又被告了也說不定。

    可是華依柳就這麼做了,而且做得是不留餘地,彷彿恨不得與周家同歸於盡似的。

    周太太怕了,可是在晏晉丘面前,她又不敢有什麼冒犯的動作,只好在心底扼腕自己當初做的那些事,又暗暗的想,早知如此,不如當初在華依柳小產時,想辦法把人給弄死,也比現在的情況來得好。

    「既然如此,就去京兆尹走一趟把,」晏晉丘放下茶杯,看了眼沒有說話的華夕菀,「就讓本王一位長隨伴同你們一道去。」

    這事鬧到這種地步,就是華家與周家的事情了,他身為一個王爺,沒有管別人家后宅之事的道理。華夕菀同樣是如此,這種小事,還不值得堂堂王妃去京兆尹那種地方跑一趟。

    華青茂心裡也很清楚這個道理,更何況顯王願意派一名長隨與他們一道,已經算是仁至義盡了,只怕若不是堂妹受顯王寵愛,顯王也不會管這種家宅之事。

    華依柳低頭看著自己繡鞋的腳尖,聽到晏晉丘不會陪同去京兆尹時,嘴角露出一絲苦笑,早在她嫁給周雲恆時,她就該斷了這份念想了。更不用說她現在這種人不人鬼不鬼的樣子,比起風華絕代的華夕菀,實在是天差地別。

    華夕菀能為了她放下王妃之尊,與周家這些人爭鋒相對,已經是天底下難得的恩情,時間又有多少出嫁的堂妹願意為了堂姐做出這等事。她華依柳即便嫉妒華夕菀現在的生活,但心裡也清楚,她欠了華夕菀天大的一個人情。

    今天若不是華夕菀這個王妃在,周家不會如此誠惶誠恐,顯王更不會管她的閑事,至於她的下場如何,只有天知道。

    晏晉丘發了話,誰也不敢攔華依柳,所以一行人很順利的出了周府大門,身後還跟著一串誠惶誠恐的周家人。

    出了周家大門,華依柳才發現外面圍了不少看熱鬧的人。在她出現的那一刻,眾人都發出驚呼聲,不為別的,只因為現在的華依柳瘦得嚇人,渾身上下就只剩下骨架子與一層肉皮,一看就像是被虐待過的樣子。

    人都是喜歡同情弱者的,所以儘管華家什麼話都沒有說過,但是在大家眼裡,已經認定了周家人寵妾滅妻,還虐待嫡妻。

    在民風開放的大昭人眼裡,如果兩看生厭,大不了和離就行,何必把人折磨成這樣,聽說這位嫡妻還被害得小產過,難不成也是被虐待過度才導致小產的?

    華依柳目送著顯王府的馬車離開,緩緩收回視線,轉身上了華家馬車。

    京兆尹接到案子后,就叫人升堂審案,但是心裡卻暗暗叫苦,這周侍郎是保皇派的人,可是華家又是幾百年的鐘鼎世家,加上後面又有一個顯王府撐腰,事情就麻煩了。

    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周家這事做得實在不地道,也太沒腦子,也不想想華家若是發現他們乾的這些事,能當沒發生嗎?

    坐在堂上,京兆尹一眼便認出站在一邊的某個人是顯王身邊得用的長隨,又見華氏被折磨得不成樣子,心底就有了決斷。

    當兩者都不好得罪時,就依照事情來斷案,周家寵妾滅妻的事情鬧得全城皆知,他可不想成為一個全京城人都唾棄的昏官。華家人都決定把事情鬧這麼大了,他如果再幫著周家,那就是自己找死了。

    隨著華依柳一條條的控訴提出,京兆尹面色越來越難看,等華依柳說完后,他對另一邊的周家人道:「你們有什麼要辯解的嗎?」

    周家人張口結舌,想說華依柳誣陷,可是底氣又不足,加上顯王長隨在場,最後周侍郎只好出面跟華依柳致歉,並且答應了華依柳與自家兒子和離,他們周家退還華依柳三倍嫁妝,聘禮也不要回。

    最後京兆尹念在周家認錯態度良好,判了華依柳與周雲恆和離,除了嫁妝賠償外,還罰了周雲恆二十杖,至於那個小妾被發配到了苦寒之地。

    聽著周雲恆在堂外的哀嚎聲,華依柳臉上露出一絲笑意,配著那張凹陷的臉,有些陰森之意。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
    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