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八寶妝 » 第55章 交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八寶妝 - 第55章 交心字體大小: A+
     

    「醒了?」晏晉丘看著懷中的人低笑出聲,他看了眼窗外的天色,已經快到傍晚了。因為侯氏的原因,華夕菀心情似乎有些不好,所以晏晉丘乾脆把人帶到床上睡了一覺,見華夕菀安寧睡過去,他放下了心。

    他一直擔心侯氏的事情會影響到華夕菀,畢竟侯氏與她皆是又皇上賜婚嫁進皇家,只是侯氏在前,她在後,侯氏如今落得如此凄慘的地步,他擔心她聯想到自己。

    可是,她不是侯氏,而他也不是晏伯益。

    「嗯,」華夕菀把頭靠在他的胸口,懶洋洋的不想動,「不想起床。」

    晏晉丘見她這樣,伸手環住她的腰肢,笑著道:「不想起就不起。」難得見到華夕菀這般姿態,晏晉丘自然不會煞風景的去破壞。

    也許是這個胸口有些暖,華夕菀覺得自己似乎對晏晉丘也不是那麼的排斥,與其說她在排斥晏晉丘,不如說她是在排斥這種男女不平等的婚姻。因為她知道事實如此,所以她乖乖接受了婚事,可是因為她內心深處的情緒,所以對晏晉丘這個丈夫不會有真正的愛情。

    也許,就算她不能付出自己的愛情,也應該對晏晉丘好一些,因為現在的他沒有一妻多妾,也沒有做什麼對不起她的事情。

    說得再通俗一點,就是他不欠她的。

    「我從沒有想過自己會嫁到皇族,」華夕菀嘆息道,「從小我都會覺得自己會嫁到一個普通的世家,然後做一個略彪悍的少奶奶,過普通的日子,懶散度日,年老的時候逗逗孫子孫女,悠閑自在。」

    晏晉丘撫著她的頭髮沒有說話,只是安靜的聽著。

    「皇上賜婚後,我在家裡悶了一個月,後來就想,也許天底下的男人沒有多大的差別,就算我嫁到小門小戶,要花心的男人仍舊要花心,而我不想嫁到皇家不過是怕麻煩而已,」華夕菀把頭偏向晏晉丘,看著他好看的下巴道,「我們成親大半年,互相揣測著對方的底線到現在,忽然覺得也沒什麼意義。」

    木已成舟,想再多也是浮雲,她實際上早就知道,不過是不甘心而已。

    晏晉丘看著華夕菀的雙眼,沒有想到她會把話如此開門見山的說出來,就像是自己一直期待但又覺得不可能實現的事情突然實現了,讓他高興之餘又有些手足無措。

    「其實從成親那一日,我就想問你一句話了。」華夕菀撐起身子,翻身坐到晏晉丘的腹部,居高臨下的看著他,笑盈盈道:「我可以相信你嗎?」

    晏晉丘凝視著這雙漂亮的雙眼:「從今以後,雖然有些事我不能告訴你,但是也不會撒謊騙你。你……願意跟我並肩走下去嗎?」

    「你說呢?」伸手撐在他的胸口,華夕菀俯下/身在晏晉丘的嘴角吻了一下,「不如試試吧。」

    未來不可預知,不如給彼此一個機會,至少不會徒留遺憾。

    天色入夜以後,下人們把熱水抬進屋子,不敢往裡看,匆匆的出了門,心裡卻有些感慨,王爺與王妃的感情真好。

    白夏面帶焦急之色的看了眼緊閉的房門,在外面等了半天終於鼓起勇氣走到門邊道:「王爺,王妃,奴婢白夏求見。」

    「進來。」發話的是王爺,白夏小心的走了進去,就見王爺與王妃坐在桌子旁,王爺拿著一塊巾帕在給王妃擦頭髮,王妃懶洋洋的坐著,似乎連手指頭都不願抬一下,見她進來,才勉強抬起頭:「白夏,發生了什麼事?」

    華夕菀很了解白夏,如果不是有什麼特別的事情發生,她不會沒有眼色的在這個時候出現在屋子裡。

    「王妃,大姑娘的奶嬤嬤下午來求見,說是大姑娘流產了,這是大姑娘給您寫的信。」白夏聽嬤嬤的語氣,大姑娘流產不是偶然,更像是被誰氣著了。可是偏偏二太太竟對此事無動於衷,大姑娘才轉而給王妃寫了這封信。

    華夕菀面色一變:「怎麼回事,不是前幾天才讓人稟報說有身孕了嗎,怎麼才短短几日就沒了?」以華依柳的性子,這種事情不會在下午讓人來送信,只能說明這個嬤嬤是想盡辦法出的周府,所以也就不講究上午或者下午了。

    她從白夏手裡接過信,拆開信封抽出信紙,發現信紙上的字跡虛浮繚亂,說明大姐寫信的時候身體虛弱,精神也比較緊張,就像是怕被人發現一樣。

    把整封信看完,華夕菀頓時氣得變了臉色:「大姐受了如此大的委屈,二太太難道不管嗎?」

    白夏搖了搖頭:「奴婢也不知。」沒準二太太是為了她那個好兒子吧。

    「糊塗!」華夕菀氣得把信拍在桌子上,若不是因為二太太是長輩,她已經開口罵人了,這天底下哪有這樣的母親,自己的女兒被女婿和女婿的妾侍氣得流產,她竟然不去管,難不成讓京城裡的人嘲笑他們華氏一族沒人嗎?

    仕途一路本該憑著自己的本事,走這種歪門邪道甚至犧牲自己的女兒簡直就是得不償失,大昭朝每三年就有兩百多進士,可是真正在朝中混出頭的又有多少?

    大好男兒本該靠自己的本事搏前途,二太太這樣做,根本就不是愛,而是害。

    「你修書一封,讓人即刻送到侯府,請過父親與母親的意見后,我再做定奪。」華依柳這事是必須要管的,不然的話,就給華家其他女婿起了一個壞頭。

    既然要殺雞儆猴,那麼就拿這位周公子做那隻雞好了。

    「手拍疼了沒有?」晏晉丘把華夕菀的手拉過來,給她揉了揉后道:「此事要解決也不麻煩,你何必把自己氣成這樣?」

    華夕菀道:「要收拾周家自然容易,我擔心的是影響到大姐。」

    「周家治家不嚴,寵妾滅妻,別說周家公子,就連周侍郎也要跟著倒霉,明年開春的科舉他是不用去做監考官了,」晏晉丘輕輕拍著她的後背,「周家人如此,不如讓你大堂姐和離別居,一兩年後擇郎再嫁,再怎麼樣,也不會比周家公子差。」

    「此事我說了不算,二太太若是不肯,旁人說再多也是沒用。」

    「她不肯還有你二叔,此事只怕你二叔還被瞞在鼓裡,你不如讓人去問問他的意見。」晏晉丘見華夕菀情緒平穩了許多,便笑道,「我前些日子聽聞了一些關於你二叔與二嬸爭吵的事情,聽說好像是因為華大人對周家這門婚事不太滿意。」

    「你說的對,」華夕菀面上露出笑意,「這事也該跟二叔修書一封才行。」

    作者有話要說:推薦基友薄暮顏的新文,大家感興趣就收藏了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
    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