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八寶妝 » 第54章 可惜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八寶妝 - 第54章 可惜字體大小: A+
     

    華夕菀換好衣服后,就帶著幾個婢女趕到了待客廳,當她看清侯氏現在的樣子時,忍不住在心裡驚了一場,上前與侯氏相互見禮后,才各自坐下。

    侯氏的相貌在華夕菀眼中,原本是寶姐姐那一款的,可是這次再見面,就發現她瘦得厲害,眼窩陷了下去,臉頰上的顴骨也露了出來,嘴唇有些泛白,只有一雙眼睛黑得發亮,讓華夕菀看得心裡發顫。

    「嫂子,你這是怎麼了,瘦成了這個樣子?」華夕菀嘆了一口氣,「你如今年紀輕輕,怎能不保重好身體,損了身體原氣,可不是什麼好事。」

    侯氏輕笑道:「不怕王妃笑話,我反而覺得這幾日身子格外爽利,像王妃這樣的身姿才是京城中不少女子所艷羨的。」實際上華夕菀也不是什麼纖細的人,只是瞧著身姿曼妙,讓京城裡不少女子跟著她打扮。

    偏偏顯王府十分顯赫,華氏又出身大世家,陪嫁品便是一般人比不上的,這頭面首飾,華服美食,京中不少女子即便有心學著華夕菀打扮,也不過是畫皮難畫骨,徒惹笑話罷了。

    侯氏對京城裡一些世家女子嗤之以鼻,當初傳言華夕菀乃是無顏女的時候,這些人是何等嘴臉,如今華夕菀貴為王妃,十分受顯王愛重,又有義安侯府做後台,在這些女眷眼中華夕菀便又成了談論羨慕的目標,真是一堆牆頭草,風往哪吹便往哪倒。還有一些女眷端著一張自以為賢惠的嘴臉,批判著華氏如何奢侈,不能持家有道,敗壞女子賢德之名云云。

    這些人莫不是痛惜無奈的樣子,卻是忘了別人如何關她們什麼事,不過是一群與丈夫相敬如賓的女人看不得別人過得比自己好罷了。

    賢德有什麼用?勤儉持家又有什麼用?男人不喜歡你的時候,賢德是古板,勤儉持家乃是不夠大氣,若是喜歡你,穿金戴銀那就是貴氣,嬌氣懶散那便是情趣,世間沒那麼多應該不應該,不過是對方喜歡不喜歡罷了。

    侯氏以往看不明白,也不敢想這些事情,可是如今她因小產傷了身體,不能再有孩子,她的丈夫即將納側妃,她得到的也不過是一句「你是王府里最尊貴的女主人」罷了。

    丈夫與別的女人在床上糾纏,以後他的孩子也不是自己的,她就像是束之高閣的珍稀物件,看似尊貴實則是個沒用的空架子,做這個最尊貴的女主人又有什麼用?

    幾十年前宴氏一族有位王爺身體有損,不能讓女人有孕,所以到死只有王妃一個女人,京中竟有無數人對這個王妃羨慕不已,甚至有人大讚這位王爺專情,為人端正。

    如今她不能有孕,郡王爺納側妃,很多人同情他未來的兒子不能是名正言順的嫡子,彷彿他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

    那麼她算什麼,為了郡王千般算計,最後被郡王對手陷害不能有孕的她,又算什麼?

    老天對女子何其不公?!世道何其可笑,她對郡王滿腔情誼,反而成了最好笑的笑話。

    華夕菀見侯氏的情緒有些不太對,便推了一下面前的點心:「嫂嫂嘗嘗這荷葉糕,最近幾日膳房裡的廚子新做的,我嘗著倒還能入口。」

    侯氏捻起一小塊嘗了一口,笑著道:「府上的廚子手藝真巧,甜而不膩,荷香淡雅,哪裡是只能入口,我看是十分可口才對。」

    「白夏,記得好好賞這個廚子一番,能得嫂子誇獎,乃是他的福氣呢,」華夕菀笑著道,「嫂子難得來寒舍,不如我們一起到院子里逛逛。」

    「也好,」侯氏撫掌笑道,「我見王府里景緻優雅,正想著找個理由好逛一逛,如今王妃相邀,正是求之不得的好事。」

    兩人攜手出了待客廳,然後一路往園子里走,越走侯氏越覺得顯王夫婦才是享受生活的人,園子里處處是景,步步是畫,各色花朵競相開放,拆紫嫣紅,確實十分漂亮,難怪華氏如此自信的邀請她逛園子。

    最後兩人在湖心亭中坐下,亭子四周全是水,上面的荷花雖已經開盡,不過湖裡收拾得很乾凈,不見半點衰敗之相,一些水蓮漂在水面,有種難言的詩情畫意在裡面。

    「神仙洞府也不過如此,」侯氏感嘆了一聲,「與王妃相比,我這輩子算是白活了。」

    正題來了。

    華夕菀撒了些魚食到水中,看著錦鯉們在水中搶食,笑著道:「嫂子這話從何而起。」

    「不過是有感而發,」侯氏放下茶杯,看著在水中暢遊的錦鯉,面上露出悲苦之意,「如今我不能有孩子,又不能學著你這般恣意生活,你說還有什麼意思?」

    華夕菀面露驚訝之色,連手裡的魚食掉進水裡都不自知,「嫂子,你這話……」

    「前些日子太醫來診脈,說是我以後很難有孕了。」侯氏面上凄苦之色更濃,眼眶微紅道,「你說,我這輩子還有什麼盼頭?」

    華夕菀從未見過侯氏這般神情,在她的印象中,侯氏向來是端莊大氣,更是不會再人前露出這種示弱之色,今天她這番舉動,實在有些讓人意外。

    而且她與侯氏的交情也只能算一般,侯氏就算有什麼心事,也不會在她面前透露出來才對。

    「嫂子怎麼這樣想,也許只是你現在身子弱才會這樣,等你身子好了,孩子也會有的,」雖然不知道侯氏的用意,但是眼見侯氏無法受孕這種事情,她無論如何也做不到幸災樂禍,女人何苦為難女人呢,「你現在最需要做的就是養好身體,別的什麼都不要想。」

    「我現在是真的什麼都不願想了,」侯氏說完這句話,突然一把抓住華夕菀的手腕,「王妃,我助你登上那尊貴之位,只要你幫我報仇!」

    華夕菀面色一變,幸而在場伺候的都是她親近之人,不然侯氏這話傳出去,真是要人命了,這個世界上對於女人來說,什麼是尊貴之物,除了后位還有什麼?

    「嫂子,你最近心情不好,別亂想,」華夕菀神情嚴肅道,「你說的這些話我沒有聽見,也請你不要再說這種話。」

    侯氏看著華夕菀嚇得面無人色,心裡也有些奇怪,她曾聽郡王爺說過,顯王只是表面風淡雲輕的野心家,但是現在看華夕菀的表情,似乎想都不敢這種事情,不然也不會被嚇得這般厲害。

    是郡王猜錯了,還是……顯王對顯王妃實際上並沒有用真心?

    想到華夕菀的娘家與外祖家,侯氏頓時心如明鏡,心底對華夕菀有了幾分同情之意,原來顯王也不過如此么?

    以華氏的姿色,若是嫁到普通世家,本該是被人捧在手心的人物,如今嫁給顯王,能不能得到真心不說,只怕還要被顯王利用到底,她見華夕菀嚇得手腳都不知道往哪放后,也不想讓她為難,揉著額角道:「弟妹你別介意,我腦子有些糊塗了。」

    華夕菀略有些猶豫道:「嫂子,這些話原不該我說,只是咱們都身為女人,我實在不忍心瞧著你這樣下去。」她嘆了一口氣,執起侯氏的手,「你聽我一句勸,別為其他事費神,好好養身體,對自己好一點,比什麼都強。」

    侯氏知道華夕菀這番話乃是真心,可是她現如今走到這一步,已經無法回頭,她的丈夫對她只有敬重,沒有愛,就連她想得一個孩子聊作慰藉也不能了,她這輩子還有什麼可想,什麼可盼。

    「時辰不早,我也該回去了,」侯氏站起身,對華夕菀笑道,「謝謝你,只是現如今已是這樣,我也沒什麼法子可想了。弟妹,你比我有福氣。」但願不要落得我這個下場,侯氏這句話說不出口,她雖然同情華夕菀,可是顯王府一脈與他們盛郡王府,本就是兩路人。

    侯氏坐著轎子出了顯王府,離開的時候恰巧碰到晏晉丘的坐的馬車回府,她隔著帘子看了一眼,嘆息了一聲,把視線收了回來。

    晏晉丘回府後聽聞盛郡王妃到府里來說,有些詫異,今天晏伯益納了兩個側妃,雖然不是什麼上的檯面的大事,但是這個時候盛郡王妃竟然不在府里,實在不像是這位堂嫂的性格。

    全京城上下誰人不知盛郡王妃賢德聰慧,今日竟然做出此等行為,實在是讓人不敢相信。

    華夕菀原本不知道侯氏為什麼會莫名其妙的來,又莫名其妙的走,當她在晏晉丘口中得知盛郡王納側妃一事後,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難怪侯氏會做出這種失態的行為。

    侯氏小產後得知不能有孕,本就是致命的打擊,如今晏伯益納側妃,無疑是砍斷了侯氏最後一根救命的稻草,一個沒有希望的女人,只會走向兩條路,一是瘋狂,二是沉默。

    侯氏恨害得她無法有孩子的太子一系人,自然不會沉默,那麼她選擇的只有瘋狂報復的一條路。

    「盛郡王不是不好美色嗎,納妾的事情又何必急於一時?」華夕菀皺著眉頭道,「這讓堂嫂情何以堪?」

    晏晉丘似笑非笑道:「他想在太子之前生下兒子,如今堂嫂不能有孕,他自然要急著納妾。」不然,又何必一口氣納了兩個側妃?

    華夕菀想起侯氏發紅的眼眶,消瘦的模樣,以及那雙黑得發亮的眼睛,嘆了一口氣:「真是可惜了。」

    可惜了這麼一個為自己男人挖心掏肺的女人。

    晏伯益的心太大,裝的東西太多,即便侯氏這個女人為他付出了一切,在他的眼裡,也不過只是個女人而已。

    作者有話要說:昨晚上碼字碼到一半,我覺得腰疼,就去床上躺了一下,然後不知不覺就躺到今天早上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
    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