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八寶妝 » 第52章 每個人都是好演員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八寶妝 - 第52章 每個人都是好演員字體大小: A+
     

    「你說什麼?」啟隆帝聽到護衛來報后,差點氣得背過氣,可是好歹還記得這是什麼場合,於是起身向與他對弈的三清觀主行了一個道家禮:「真人,只怕這局棋朕是無法繼續下了。」

    觀主淡笑著起身道:「下棋乃是隨緣,陛下請自便。」

    啟隆帝無心與觀主寒暄,匆匆離開內室后,便大踏步朝西苑方面走。等他趕到的時候,在場的女眷已經全部退回室內,太子也穿好了衣服,麗美人更是被抬了下去,唯一刺眼的只有牆上的那一灘血跡。

    麗美人是他近來比較寵愛的女人,不然此次賜福名單中也不會有他,可是現在自己的兒子把自己小老婆睡了,小老婆當著皇室一眾女眷的面撞牆自殺了,他即便有萬千的手段,也擋不住這悠悠之口了。難不成要他把在場所有的女眷全部殺人滅口,如果他真這麼干,明天整個大昭朝就要換人坐了。

    隨後趕到的還有寧王、顯王、盛郡王以及徐王府世子等人,寧王雖是太子一系的人,可是發生這種事,他心中也滿是懊悔,當初怎麼就鬼迷心竅的歸了太子一系?

    這身為兒子的逼死庶母,可是德行有虧的大事,還被這麼多女眷瞧見,更不提現場還有這麼多護衛,這事是瞞不下去了,除非在場所有的人都是太子一系的人。

    可是這又怎麼可能,近些年太子因為太過跋扈,早就得罪了不少的皇室宗族,更別提外面有人傳言盛郡王妃小產與太子府上有關,以盛郡王在朝中之地位,又怎會不抓著這事做文章。

    「女眷們如何了,可受了驚嚇?」寧王見狀,只好避重就輕,問起那些在場的女眷們來。

    「回寧王爺,好幾位貴人因為受了驚嚇,昏迷過去了,隨行太醫已經去給貴人們診脈了。」一名護衛回答道。

    一直沉默的晏晉丘聞言后,極其自然的問了一句:「顯王妃如何了?」

    鑒於顯王愛重王妃的消息全京城皆知,所以護衛倒是半點也不意外,當下便答道:「顯王妃被嚇得暈了過去,已經被扶到內室休息了。」

    「嗯,」晏晉丘皺了皺眉,腳在原地動了幾下,然後站定了。

    護衛見顯王隨時準備進內室的樣子,不禁想,若不是因為內室有其他女眷,這會兒顯王爺恐怕已經去內室了。果然百聞不如一見,顯王果真是愛重王妃到極點了。

    「混賬!」

    皇帝一聲厲喝,嚇得護衛忙垂下頭,大氣也不敢出。

    晏晉丘聞聲望去,就見皇帝一腳把太子踹出幾步遠,要不是有兩個小太監扶著,只怕早已經摔到了地上。

    「你們不用扶著這個孽畜,朕今日就廢了他。」皇帝早已經氣怒攻心,從身後護衛腰間抽出護刀,就要去砍太子。寧王見勢不妙,忙上前跪在皇帝面前,雙手抱住他的腿道,「皇上,您息怒……」

    他一句話還沒說完,就被皇帝照臉踹了一腳,趴在地上的他還聽到皇上怒罵聲:「這樣的孽種朕留著作甚,不如死了乾淨。」

    寧王乾脆趴在地上不起來了,他摸著自己被踹腫的臉頰鬱悶的想,砍死就砍死,反正又不是他的兒子,斷子絕孫的也不是他。砍死了就一了百了,他也難得替那麼一個蠢貨太子收拾爛攤子了。

    聽著周圍一陣陣的哭嚎聲,年近花甲的寧王很有把大地躺穿的氣勢,他儘力了,如果日後皇帝為手刃親子而後悔了,也怪不到他頭上來。

    聽了半天也沒等到皇帝把太子看似,寧王突然覺得自己有些失望,如果皇上真把太子砍死了也就好了,他也就不用天天面對這麼一個糟心玩意兒了。

    寧王的願望註定不能實現了,因為就在皇帝舉著刀踹翻十幾個人,終於離太子很近的時候,皇後娘娘出現了。

    皇后在皇帝面前噗通一聲,滿臉是淚道:「皇上,妾深知太子此次犯了彌天大錯,可是您看在他是你孩子的份上,饒了他的死罪吧。妾只有他這麼一個兒子,他就是妾的命根子啊。」

    你兒子是命根子,人家麗美人就不是父母的命根子了?寧王覺得地上有些硬,換了一個比較舒服的躺姿,嘴裡還發出幾聲痛苦得哼哼聲,要讓周圍人相信他不是不去勸阻皇上,只是年紀太大,摔了一跤爬不起來而已。

    晏晉丘默默的看了眼痛苦呻/吟著卻面色紅潤的寧王,冷笑一聲,真是一隻老狐狸。他低頭看了眼自己衣袍下面被皇帝踢出的腳印,一臉痛苦得就地坐下,然後捂著腿倒吸一口冷氣。

    皇上正當壯年,身強力壯,這一腳下來,他真是走一步都覺得疼得厲害啊。

    寧王與晏晉丘的視線在空中交匯,然後彼此心知肚明的移開視線。

    「皇上,您就看在我們夫妻多年的情份上,饒太子一命吧。」皇后哭花了妝,磕亂了髮髻,在眾人面前失了皇后的儀態,可是對她來說,最重要的還是身後的兒子。

    太子被皇帝踢得七暈八素,見皇后跪擋在自己的面前,腦子才漸漸從混沌中清醒過來,當下便跪在皇後身邊,痛哭道:「父皇,兒子是被人算計冤枉的,兒子豈會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求父皇明察!」

    皇后也知此事有蹊蹺,可若是麗美人還活著,事情還不會這麼麻煩,可是偏偏麗美人自殺了,而且還是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自殺的。

    這事就算查清不是太子乾的,可是外面又有多少人相信呢,只怕大多人只會說,他們包庇太子,麗美人無辜香消玉殞,實在可憐罷了。

    若是太子一直以來品格端正、為人上進,愛民如子,那麼今日即便發生了這件事,只要查明了,就不會有人懷疑,就算沒有查明,別人也會下意識的去懷疑是有人陷害。

    可是太子……不管此事與他有關沒關,至少在別人眼裡,他定是與此事有關了。

    皇后能想到這點,皇上也想到了,他回頭看了眼身後眾人,使出如此手段的人究竟是哪一個?

    此人是逼著要他廢太子嗎?

    可太子若是廢了,他的皇位給誰,給那些虎視眈眈的侄兒們嗎?

    沒那麼容易!

    「查,給朕查,今日來三清觀的人通通不許走,全部給朕留下來。」

    皇上這話的意思就是說,他們在場諸位都可疑,反而與麗美人滾到一張榻上的太子半點問題都沒有了?

    在場的都是都是皇族宗室,聽到皇上這話后,臉色就變得不太對勁了,合著做了壞事的人沒事,反倒是他們無辜的路人有罪了?

    啟隆帝這話說出口后,就後悔了,回頭見宗室們的臉色不太好,便頹然的嘆了口氣:「來人,把太子押進天牢,事情沒有查出來之前,不得放出來。」

    「父皇?!」太子不敢置信的看著啟隆帝,天牢那是什麼地方,他堂堂太子被押進大牢,以後還有什麼顏面做人?

    皇后卻知道皇上此舉是在保太子,不然宗室們會心生不滿,於是只好眼睜睜的看著侍衛把太子押了下去。

    「如今時辰不早了,諸位與朕一道回京吧。」啟隆帝再不提之前說過「通通不許走」的話,然後感嘆道,「孽子如此,實乃讓朕心裡難受啊。」

    眾人能說什麼,只能哄著勸著,讓他放寬心,事情一定能查出來云云。

    至於這些人究竟怎麼想,那就不知道了。

    反正當天晚上關於太子奸/污庶母的消息就傳遍了京城,在這些傳聞中,太子的形象就是好色無能,然後見麗美人面容姣好,就心生邪惡之心,強佔了麗美人,害得麗美人撞牆自殺。

    麗美人的死,就註定把太子塑造成了一個「強/奸犯」,不管事情真相究竟如何,反正太子的形象就這樣了。

    可是即便太子如此荒唐,老百姓也只能麻木的接受,因為皇上膝下只有太子一個兒子,所以最終繼承皇位的只能是太子。

    顯王夫婦二人因為受傷加受驚,所以一路上被人小心的送回了王妃,半個時辰后,皇帝還賞了補藥下來。

    華夕菀看著晏晉丘膝蓋上的淤青,嘆口氣道:「皇上這一腳可真夠狠的。」

    「也不過是樣子狠罷了,他若是想殺太子,誰敢攔他,不過是做戲給我們這些人看罷了,」晏晉丘放下褲腿,然後道,「我聽你的意思,好像是說盛郡王妃有些不對勁?」

    華夕菀叫人去打一盆熱水來給晏晉丘敷一下傷口后才道:「今日出事後,堂嫂有意領著我們去看屋內發生了什麼事,只是被護衛們領了先,方才作罷。」

    「竟還有這麼一回事,」晏晉丘皺了皺眉,難不成這事是盛郡王夫婦做的?可是,以晏伯益的手腕,應該不至於做得如此簡單粗暴。

    他看了眼華夕菀,道:「早些休息,這事我們暫時不去想他了。」

    反正,暫時與他們也沒什麼關係。

    作者有話要說:今天更新晚了,5號要值班,不一定能更新,先預報一下,大家晚安~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
    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