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八寶妝 » 第49章 侯氏流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八寶妝 - 第49章 侯氏流產字體大小: A+
     

    三人走出太后的寢宮,還沒走出多遠,就見前方傳來擊掌聲,三人頓時停下腳步,急急往旁邊退了幾步,垂首站在道路旁邊。

    啟隆帝穿著一身玄色紅邊外袍,頭上帶著金冠,身後跟著一群宮女太監,呼啦啦的朝這邊走來,地上跪了宮女太監無數。

    路過太子妃等人面前時,啟隆帝偏頭看了眼三人,視線掃過規規矩矩行禮的華夕菀等人,淡淡道:「不必多禮。」

    三人聞言又福了福身,往後退,待退出一段距離后,才轉身匆匆離開。

    「皇上?」太監見皇上站在原地未動,便低聲提醒了一下,這可是太后寢宮外面,皇上這麼盯著自己的兒媳婦還有侄媳婦,可不太妥當。

    「嗯,」啟隆帝收回視線,把手背在身後,一言不發的朝太后寢宮走去,跟在他身後的宮女太監們都跟著鬆了一口氣。

    太子妃等人心裡也鬆了口氣,畢竟被皇上這般盯著,她們可不好受,若是日後傳出什麼亂七八糟的話,那更糟糕。

    三人在宮門口分手,各自坐上自家馬車離開。

    等上了馬車后,華夕菀才皺眉去想啟隆帝剛才刻意的停頓,啟隆帝這些年雖然越來越狂妄自大,但腦子還算正常人範圍,他怎麼莫名其妙做出那種行為?

    是故意還是一時失神?

    不知馬車在路上前行了多久,華夕菀聽到外面下人王府到了,她整了整衣袍扶著白夏的手下了馬車,正準備坐軟轎進內院,就見一個嬤嬤匆匆進來,見到她便跪在她面前:「王妃,盛郡王府傳來消息,盛郡王妃的孩子沒了。」

    「你說什麼?」華夕菀面色微變,她可是知道侯氏有多看重腹中的孩子,怎麼會突然流產?

    她想了想,對白夏道:「回去換身衣服,我們去盛郡王府看看。」她這身衣服過於繁複華麗,若是去探望侯氏,就不太合適了。

    選了套淺色宮裝換上,又把寶石髮釵換為更為穩重的玉石頭面,華夕菀帶上各種補藥,就坐上了去盛郡王府的馬車。

    華夕菀趕到盛郡王府時,太子妃已經到大門口了,兩人互相見禮后,又互相打量對方身上素凈了不少的衣飾,彼此心照不宣,換上一臉凝重的表情相攜進了盛郡王府大門。

    侯氏的臉色非常不好,臉色蒼白,連神情也有些萎靡,不過在見到華夕菀與太子妃出現后,她仍舊想掙扎著起身行禮,被太子妃強行按住后才作罷。

    華夕菀見侯氏雖然言語得體,但是眼中的悲痛是怎麼都掩飾不住的,於是道:「堂嫂企鵝放寬心,你還年輕,日後有的是機會呢。」

    「可能這個孩子與我無緣,」侯氏想擠出笑容來,可是努力半天也不見半分笑意,最終只好放棄,「只是想著他在我肚子里躺了兩個多月,就這麼無聲無息去了,心裡難受。」

    華夕菀心情十分複雜,看著在外面向來端莊的侯氏露出這幅樣子,知道她心裡一定難受得不行,只是在外人面前強撐而已,想到這,她只好真心勸慰道,「也許再過段時間,他又回到你面前了。」

    這話太空泛,侯氏心裡雖不信,卻又彷彿把這句話當成了一個希望,她怔怔的看著華夕菀:「你說的是真的嗎?」

    「當然了,有你這樣好的母親,那個孩子必然不願意離開的,」華夕菀握住侯氏的手拍了拍,才發現她的手涼得有些驚人,「不管有什麼事,你總要把自己照顧好才行,不然日後吃虧的還是自己。」

    說完,把侯氏的手塞進被子中:「這世間萬事都要想得開,這人若是自己不開,自己便沒法過了。」

    約莫是華夕菀的動作太過自然,侯氏在她身上看不到半點做戲的成分,心頭微暖道:「我知道,多謝堂弟妹的關心。」

    「都是一家人,客氣這些做什麼,」華夕菀見有丫鬟端葯上來,伸手接過丫鬟手裡的葯碗,探了探葯的溫度,覺得不冷不燙剛剛好,便要喂侯氏喝葯。

    侯氏自然推拒,華夕菀也不堅持,把碗遞給侯氏待她自己喝完后,接過葯碗遞給旁邊的丫鬟:「堂嫂是個有福的,好好休息,不要想太多。」

    侯氏想到至今還未回府的晏伯益,又想想與自己無緣的孩子,見華夕菀眉間真心的擔憂,心中五味陳雜:「謝謝。」

    華夕菀見她這樣,面上露出幾分笑意:「這就對了,作為女人,一定要對自己好一點,不然豈不是白白浪費了父母的養育之恩?」

    聽到這話,旁邊坐著的太子妃面色微愣,隨即苦笑,顯王妃能說出這種話,那是因為她生活在真心寵愛女兒的義安候府。而她,從小就按照太子妃的標準來培養,她出生就不是家裡的女兒,而是未來的太子妃。

    華夕菀苦勸幾句后,在屋子裡打量了一眼,視線就在一盆玉石瑪瑙擺件上停下了。

    這盆擺件做工十分好,只是那一串葡萄的材料有些問題。她調整好自己臉上的表情:「堂嫂這盆擺件真好看,只是葡萄怎麼用一粒粒夜明珠雕成?」

    侯氏聽到葡萄二字,苦笑道:「原本是太子妃送我的吉祥物,現如今倒是辜負了太子妃的一番心意。」

    葡萄有多子多孫之意,送給有身孕的侯氏確實是很不錯的禮物,只是太子妃怎麼會特意送夜明珠製成的擺件,不說別的,就說夜明珠的顏色來做葡萄也不是特別合適。

    「你說的是什麼話,不過是個小玩意兒罷了,」太子妃面色如常道,「能得你一笑,就是它最大功勞了。」

    華夕菀看著太子妃得體的舉止,心裡浮現一個問題,太子妃知道夜明珠放在室內會對孕婦不利嗎?

    安撫好侯氏的情緒后,華夕菀與太子妃齊齊告辭。她踏出盛郡王府的大門后,嘆了一口氣,這個郡王府雖然上下都很懂規矩,但卻帶著一股說不出的沉悶感。

    「恭送太子妃,」華夕菀看著太子妃坐上馬車,太子妃的儀仗隊離開后,才轉身上馬車,一隻腳剛踩上腳凳,就見一輛帶著盛郡王府符號的馬車急急朝這邊趕來。

    就在她愣神間,馬車上跳下一個人,正是盛郡王晏伯益。

    「顯王妃,」晏伯益似乎也沒有想到會在這個場合下遇到華夕菀,客氣行禮道,「在下還有事,失陪。」

    「堂伯慢走,」華夕菀側身回禮,見晏伯益大跨步進了郡王府,自己也上了馬車。

    這可真有意思,侯氏流產的事情她們這些妯娌都知曉了,晏伯益這個丈夫竟到了這會才趕回來。

    大概在這個時代,男人以事業為重才是主流,她這種思想才是非主流吧。

    她趕回王府後,晏晉丘已經回來了,見她從外面回來,關切的問道:「怎麼才回來,午膳用了嗎?」見她搖頭,他就讓人去廚房準備吃的,「發生什麼事了,臉色這麼不好看?」

    華夕菀搖頭:「盛郡王妃小產了,所以去郡王府探望了一場。」

    晏晉丘垂下眼瞼給華夕菀倒了一杯開胃茶:「堂嫂無礙吧?」

    「瞧著精神不太好,」華夕菀接過茶杯喝了一口,「去的時候太子妃也到了,盛郡王妃又是個端莊人,所以客客氣氣的也沒能說什麼話。」

    晏晉丘笑了笑:「太子妃這次倒很積極。」

    華夕菀聽到這話,眉頭皺了皺,又想起了那盆夜明珠葡萄擺件。

    作者有話要說:太子是一塊磚,哪裡需要哪裡搬··



    上一頁 ←    → 下一頁

    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
    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