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八寶妝 » 第47章 明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八寶妝 - 第47章 明了字體大小: A+
     

    華夕菀沒有想到晏晉丘是這樣的反應,她眨了眨眼,一時間竟找不到合適的話來說。

    她不開口,不代表晏晉丘沒有話說,他把玩著她細嫩的手指。「老實說,當初皇上賜婚下來后,我是喜多於怒的。」

    華夕菀看著他不說話,笑了笑。

    「相比於晏伯益娶個空有虛名但並無實權的侯氏女,義安候府比侯氏顯得貴重許多,」晏晉丘說到這,有些諷刺的笑了笑,「他們總以為我這樣的人,一定會想著配一個絕世美人才行。所以眼巴巴給我們做媒,不是為了別的,只是為了讓我與義安候府反目成仇。」

    華夕菀把手從晏晉丘的掌心抽出來,似笑非笑道:「沒有想到,你想得倒是不少。」

    「難不成你就沒有想過?」晏晉丘也不介意華夕菀的白眼,乾脆湊到她身邊貼著她坐下,「我們成親當天,揭蓋頭的時候我還下了一個很大的決心,就算你真的丑得五官歪斜,我也會好好待你。畢竟若不是因為我,你也不會牽扯到這場爭鬥中來。以義安候府的威望,你可以找一個順著你一輩子的男人,而不是嫁進皇家,並且還可能因為容貌問題受到別人的嘲笑。」

    華夕菀低頭把玩著一顆貓眼石不說話,認真的聽著他內心剖白。

    「揭開蓋頭看到你容貌后,我內心並沒有表面上那麼平靜,」晏晉丘撫著她的頭髮,嘆息一聲道,「可是有時候我又寧可你相貌普通一點。」

    「真是對不起,我沒有長一張伸縮自如的臉。」華夕菀啪的一下拍開他的手,還非常嫌棄般的往旁邊挪了挪,「我沒嫌棄你招蜂引蝶,你還意思說我長相?」

    「不是嫌棄,只是覺得擔心,」晏晉丘拽住她的手,「我總覺得心裡不踏實,這種感覺,你懂嗎?」

    華夕菀盯著他好半晌后,笑眯眯的搖了搖頭:「真是對不起,好像不太懂。」

    見她這樣,晏晉丘心頭一松,也帶上笑意:「你若是不懂,我總有一天會讓你懂的。」

    外面傳來下人故意加重的腳步聲,不一會兒兩人聽到木通在外面求見。

    「進來吧,」晏晉丘與華夕菀兩人整了整衣冠,然後再軟榻上坐下,至於那一堆珍貴的寶石被扔在了一邊。

    「王爺,王妃,小的在府中抓住了一個形跡可疑的婢女,不知該如何處置?」木通心裡明白,小玉的事情是王妃身邊的丫鬟告知的,他若是不在王爺與王妃面前提一提,那就太蠢了。

    「婢女?」華夕菀挑了挑眉,「是在何處伺候的?」

    「回王妃,這個小玉原是書房外的洒掃婢女,前段時間被安排到了二門處伺候,」木通恭敬道,「據小的查明,這個小玉乃是幾年前賣入府中的,平時為人什麼忠厚老實。」

    「這世間看似老實的人,往往才是最大的壞人,」晏晉丘不咸不淡道,「既然她不願意交待,你們就好好審問,總會吐露些東西出來。」

    華夕菀端起茶杯輕啜茶水,對晏晉丘的話沒有半分反應。

    木通看了眼王爺與王妃,心裡有數,躬身退了下去。

    中秋過後,天氣便漸漸涼了下來,臨平郡主府中因為沒有了男主人,一日比一日清冷起來。伺候的下人更是小心翼翼,唯恐觸怒了郡主,平白挨一頓板子。

    「這些東西又是顯王府送來的?」臨平郡主從下人手裡接過禮單,上面的字跡娟秀清逸,不像是男人的字跡。腦子裡浮現出華夕菀漂亮得有些過頭的臉,臨平郡主隨手放下單子,語氣淡漠道,「備好回禮給顯王府,就說我謝過他們王妃的關心。」

    「郡主,您何不……」她身邊的嬤嬤有些焦急,顯王府是郡主的娘家,如今郡馬又去了,郡主何必與娘家弄得這麼僵?

    「嬤嬤,你不必再勸,」臨平郡主苦笑道,「我早已經沒有回頭路了,這些禮雖厚,但皆是小孩子用的東西,送禮的人也是華氏,難道你還不明白嗎?」

    「顯王爺怎麼能這樣,您可是他同胞姐姐啊,他怎麼能不顧念親情幫你一把?」嬤嬤有些不甘,「便是順安伯與您不是一母同胞,也要在您面前恭恭敬敬稱一聲姐姐呢。」

    「他算個什麼東西?不過是個妾室子罷了,」臨平郡主不屑道,「你日後不必在我面前提他,我便是與晏晉丘不睦,也不可能與個妾室子姐弟情深。」

    嬤嬤聞言沉默下來,她也知道當年老王爺做的一些事情,所以沒法再勸,只能嘆息一聲。

    「華氏我原本以為她只是個空有美貌的女人,不過現在看來,她倒是很會做表面功夫,」臨平郡主諷刺的捻起被自己扔在一邊的禮單,「來人,把這些都收進庫里。」她郡主府上,還不缺這麼點東西。

    華氏又有什麼資格來同情她?

    雨一直斷斷續續的下著,不知道是因為天氣還是臨平郡馬遇刺的原因,京城上至官員下至老百姓人人自危,天只要一黑,街上出了打更人與衛尉寺巡邏軍,竟不見幾個人影。

    就連早晨準備去上朝的官員,身邊帶著的小廝也多了一倍,馬車也加固了厚厚一層銅板,車門由帘子換成了推拉門。

    京城中恐慌的氣氛讓啟隆帝氣急敗壞,堂堂天子腳下,駿馬竟是在里自己府邸不遠處遇刺,這種歹徒是在挑釁他這位帝王,也是在打他與太子的臉。

    京城誰人不知羅仲諍雖是顯王姐夫,但卻與顯王十分疏遠,反而與太子十分親近,他遇刺的當夜,所有人都知道是剛剛從太子府里出來。

    啟隆帝曾經懷疑過是晏晉丘下的手,可是想到晏晉丘平日里醉心字畫,與臨平郡主關係早就疏遠,羅仲諍遇刺后,與這位胞姐關係仍舊淡淡,這般坦然的態度,反而讓啟隆帝下意識里就排除了他的嫌疑。

    倒是晏伯益在朝中威望不小,又是個心性深沉的人,他更能引起啟隆帝的懷疑。尤其是他聽說之前被人殺害的兩個煙花女子身邊留下了晏伯益身上穿著的布料。

    也許別人會覺得,傻子才會留下這麼明顯的證據等人來懷疑,可是也有聰明人故意留下這種東西,讓人反而不去懷疑他。

    以晏伯益的手段,極有可能做出這種事。

    這次的案件啟隆帝不願意交給晏伯益去查,所以乾脆把晏伯益從大理寺調到了工部,任由其他人疑雲叢生,也不願意讓對方留在這麼重要的職位上了。

    「衛尉寺里可有什麼年輕堪用的人?」啟隆帝宣來衛尉寺卿,問起衛尉寺的情況來。

    大理寺卿聞言,心裡已經轉了無數個圈,現在被皇上看中,只怕是禍非福,所以只略遲疑,便推薦了少卿張厚。

    「張厚?」啟隆帝在腦子裡回想了一遍,「就是上次國舅驚馬時,把馬制住的年輕人?」

    「陛下,正是此人。」大理寺卿拱手道,「此人為人剛直,雖有時候不通情理,但卻十分盡職盡責。」

    「嗯,大理寺需要的就是這樣的人,既然如此,就讓他去大理寺測查此事案件,」啟隆帝腦子裡已經迅速翻找出有關張厚的背景與關係,確認此人家世一般,並不屬於哪邊勢力后道,「到了大理寺他仍舊任少卿一職。」

    雖然稱謂都是少卿,可大理寺少卿的名頭可比衛尉寺少卿名頭厚重多了,若是平日能得這般升遷,不知要惹紅多少人的眼。可是當下,倒是不少人同情張厚此人沒有與上級拉好關係。

    畢竟如果好好做他的衛尉寺少卿還能安安穩穩的保住職位,可現今去任大理寺少卿,並且還要負責臨平郡馬遇刺一案,基本上等於仕途到頭,能不能保住小命還是兩說。

    朝中職位變動對於華夕菀來說太過遙遠,她與晏晉丘說開了一些后,日子過得更加自在,甚至還在院子里搭了一個武器架,雖然她跟著盧家姨姨們只學過掌法與鞭法,但這並不妨礙她在院子里放這些東西。

    按她的說法就是院子里放些東西避邪,晏晉丘無奈,只好讓人擺了些看起威風凜凜實際沒有開刃的武器,以供佳人一笑。

    更何況他知道華夕菀並不是無理取鬧的人,她要放這些東西,定有她的理由。

    所謂情人眼裡出西施,那就是很多人往往把自己喜歡的人往美好的方向想。實際上華夕菀堅持擺一個武器架,根本沒有其他的用意,只是覺得每次在院子里習武時,擺著這麼一個架子更有氣氛。

    不過她平時不習武時,就讓下人把東西收起來,只到了她習武時再擺出來,所以好歹還不算驚世駭俗。

    至於外面為什麼會流傳出顯王妃用鞭子抽打顯王的奇葩傳言,就不得而知了。

    作者有話要說:感謝柳蝶翩翩、鯊鯊兩位土豪大大的地雷=3=



    上一頁 ←    → 下一頁

    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
    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