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八寶妝 » 第46章 意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八寶妝 - 第46章 意動字體大小: A+
     

    華夕菀回到王府中,想起臨平郡主府上的那個孩子,心裡總有些難受。臨平郡主此人她雖然不太喜歡,但是對於孩子,她卻起了惻隱之心。

    「白夏,備幾份厚禮,給郡主府送過去,」華夕菀心裡堵得有些厲害,「稚子無辜。」

    「是,」白夏察覺到主子臉色不對,不敢多問,轉而去準備適合送給小孩的禮物去了。

    「白夏姐,」紅纓端著茶點在走廊上遇到白夏,見她神情凝重,便有些擔憂的問道,「發生了什麼事?」

    「沒事,」白夏淡笑著搖搖頭,然後低聲道:「主子心情可能有些不好,你小心伺候著。」她雖然不太明白究竟是怎麼回事,但是與臨平郡主府中有關應該是肯定的。

    「你放心吧,方才王爺也已經回府了,聽木總管說,王爺的神色倒還好,」紅纓亦小聲在白夏耳邊附聲道,「沒準一會兒就過來啦。」

    白夏瞪她一眼:「別胡說。」見紅纓神情收斂不少,她才放心道,「綠珠的例子你忘了?」

    「我可沒她那種心思,」紅纓咕噥一句,不過神情卻嚴肅下來。作為下人,不管她們再有臉面,那也是主子的給的,主子沒了臉,她們又能落得什麼好處?

    兩人剛說完,就見王爺往這邊過來,忙退到一邊,垂首行禮。

    晏晉丘從兩人身邊大步走過,走進屋子裡,見華夕菀神情黯淡,走到她身邊輕聲問道:「怎麼了?」

    「想到臨平郡主的兩個孩子,心裡有些難受,」華夕菀勉強笑了笑,以他們現如今的感情,日後她與晏晉丘若是有了孩子,不知孩子會遭多大的罪。若是不能給孩子一個好的家庭環境,不如不要。

    「我以為是什麼事,他們二人身邊有乳母嬤嬤照顧,學習上有老師或者教養姑姑,有誰敢怠慢他們?」晏晉丘有些不以為然,因為他自己就是這樣長大的,「你如果不放心,平時讓人多備些孩子用的東西送過去就行。」

    華夕菀聞言點了點頭,見他眼角下方帶著點青影,伸手按了按他的眼角:「昨夜沒有休息好嗎?」昨夜晏晉丘歇在書房,所以他幾時睡的,華夕菀半點不知。但是見晏晉丘避也不避的任由自己去弄他的眼角,華夕菀心情還是有些複雜。正常人在別人靠近自己的眼睛時,會下意識的伸手去擋,晏晉丘如此反應,不知道是真的把她當成了親近人,還是做戲的手腕已經到了這一步。

    晏晉丘握住她的手貼在自己的臉頰旁,無聲笑道:「沒事,昨夜有些事,所以就睡得晚了些。」說完,又巴巴的看著華夕菀,「書房裡睡著不舒服。」

    華夕菀見狀,伸出另一隻手拍拍他的腦袋:「那我讓下人給你換軟些的墊子。」

    晏晉丘見她裝傻,乾脆把人摟進懷裡:「不行,再軟的墊子也沒有你這裡睡得舒服。」

    華夕菀伸手戳他的臉,「別撒嬌。」

    晏晉丘的腦袋在華夕菀肩頭蹭了蹭,華夕菀只好無奈的拍著他後背。

    所謂大丈夫能屈能伸,大概就是她懷裡這個男人的這種表現了。

    屋內的下人們紛紛垂首閉目,對王爺向王妃撒嬌這種行為選擇視而不見,這事實在是無法直視,曾經溫文爾雅氣宇軒昂的王爺呢?

    果然在紅顏面前,再剛強的男人也會化為繞指柔啊。

    紅纓見屋內的下人退了出來,看了看手裡端著的茶點,笑眯眯的退了下去。

    「紅纓姐。」

    走到半路上,她被一個著綠衫的婢女叫住,她仔細看了幾眼,認出這是在二門伺候的,「有什麼事嗎?」

    綠衫婢女四處看了幾眼,確認沒什麼人後,才壓低聲音道:「我同屋的小雨近來有些不對勁,昨兒半夜我聽到她說夢話,竟然提到了王妃。妹妹不敢亂揣測事情是怎麼回事,所以特意向姐姐您彙報一聲。」

    她與小雨同屋,若是小雨真的做出膽大包天的事情,若是事情敗露,她也會受連累。還不如早些稟告上面,就算不能得個稟報之功,也能保全自己。她家裡還有父母兄妹,她不敢冒這個險。

    紅纓見這個婢女神情不似作偽,便點頭道:「我知道了,你回去后不要讓她發現你跟我說了這事,若是有別的情況,一定要告訴我們,」她想了想,又添了一句,「告訴木總管也行。」

    「是,」綠衫婢女朝紅纓福了福身,見四周沒人,匆匆離開了。

    紅纓把托盤給了一個路過的婢女,轉而找到了正在訓人的木通,她看了眼被木通嚇得畏畏縮縮大氣都不敢出的小太監,笑著道:「木總管,忙著呢?」

    「原來是紅纓姑娘,請坐請坐,」木通臉上瞬間掛起笑,示意讓紅纓在旁邊的石桌邊坐下,又吩咐旁邊的人去端茶。

    「木公公,不必這麼麻煩,我說幾句話就走,」紅纓看了眼周圍其他人,「這些人就讓他們忙自己的事情去吧。」

    木通何等聰明人,自然明白紅纓說的話不宜讓別人聽見,便道:「沒聽到紅纓姑娘的話么,還站在這裡作甚?」

    等這些人都離開后,木通笑眯眯道:「不知有什麼好事,竟然紅纓姑娘大駕光臨?」

    「木公公客氣了,也不是什麼大事,只是您是總管,這種事總是要跟你說說的,」紅纓把事情一五一十說清楚后,便道,「王妃那裡還需要人照顧,我先告辭。」

    「紅纓姑娘慢走,」木通客氣的送了幾步,待紅纓的身影看不清后,臉上的笑意才淡下來。王妃身邊的幾個婢女可都不簡單,這是看似簡單,實際上是很棘手的事情,畢竟只是個夢話,做不得准,可若是不管,又怕發生事情,所以乾脆把事情退給他,反而一了百了,偏偏他還說不出一個不字。王妃身邊的人,有事記得稟報自己,在別人眼裡,那是叫尊重自己。

    木通想了想,乾脆把這個叫小玉的婢女關了起來,管她究竟有什麼可疑的地方,先關上兩天看看有沒有可疑地方或者同黨再說。

    主屋內,華夕菀與晏晉丘毫無形象的盤腿坐在軟榻上,兩人面前放著一堆寶石玉佩之物。

    「這枚玉佩挺好看,」華夕菀拿玉佩在晏晉丘腰間比了比,然後道,「衣服顏色太素了。」

    晏晉丘笑著道:「你自己不也穿得素凈?」

    華夕菀把玉佩放下,又從裡面找出一支男用髮釵,羊脂白玉雕成的祥雲圖案,很簡單的圖樣,但是雕工卻極好,「臨平郡馬雖與我們不親近,但怎麼也是我們的姐夫,若是穿得太過艷麗,豈不是失了禮法?」

    晏晉丘嘆了一口氣,看著低頭扒拉各色寶石的華夕菀,不知怎麼的就把心裡想的話說了出來:「此人是個善於鑽營的小人,偏偏她死活要嫁給他。當年她出嫁不久后,父王便病逝。皇上以此為契機,讓我降級繼承王府。可是即便如此,外面也有人傳我顯王一脈子女不孝,耽於情愛。若只是如此便罷了,偏偏她嫁去江城后,一去無音信,在她眼中,我們這些人不過是沒有拆散他們這對鴛鴦的大棒。」

    華夕菀扒拉寶石的動作慢了下來,她看著晏晉丘沒有說話。

    「這些年羅仲諍一直上摺子建議皇上打壓旁支皇室,很投皇上胃口,」晏晉丘冷笑一聲,「偏偏我這位好姐姐,竟寫信來讓我配合羅仲諍的建議,實在是好笑。沒有我們王府,她這個郡主又算什麼,偏偏她天真的為那個背棄親人,以為只要那個男人對她好,犧牲什麼都值得。」

    華夕菀從晏晉丘的話里聽出一絲疲倦與淡漠,她不禁想,若是自己是晏晉丘,只怕對這個胞姐也不會有多少感情,能不起怨恨之心就不錯了。

    「就是因為這樣,郡主才與我們府中如此疏遠嗎?」華夕菀雙手搭在他的手心,朝他安撫一笑。

    「世界上哪有任她一味索取傷害卻不求回報的感情,」晏晉丘語氣極為淡漠,「我沒有答應她想要的,她自然會心生怨恨。」

    華夕菀眉頭微不可見的皺了皺,這位臨平郡主略自私了點,也略蠢了些。

    「既然如此,我們但求問心無愧便好,」華夕菀握住晏晉丘的手,「如今她與你各有自己的家,誰又能管誰一輩子呢?」

    晏晉丘低低的笑出聲,反手握住她的手溫言道:「我就知道你能明白我的心意,這世間知我者,夕菀也。」

    華夕菀眼波流轉,眉梢染上笑意:「晉丘胸有溝壑,怎麼就肯定我明白你的心意?」大概是現在的氣氛太好,又或者是因為臨平郡馬的死亡,讓華夕菀覺得,這個世間又有什麼不敢說不敢做的,人生苦短,她總要活得自我一點。

    晏晉丘雙眼凝視著她,食指輕輕劃過她的眉梢,突然就笑開了。

    「我以為你不會問這一句……」

    作者有話要說:兩個不輕易動心的人在一起,如果把對方放在心上,那就是別人的災難。

    感謝嬴_似大大的地雷=3=

    感謝qw大大的手榴彈=3=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