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八寶妝 » 第45章 刺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八寶妝 - 第45章 刺殺字體大小: A+
     

    京城裡鬧出這樣的命案,弄得其他老百姓人心惶惶,每每還沒到宵禁的時候,街道上已經沒有多少行人,顯得比平時冷清不少。

    「郡馬,雨已經下得大了,我們是否找個地方歇歇?」馬車外,一個小廝擦著臉上的雨水,心裡罵著老天,這都下了好幾天雨了,好不容易等到天晴才出門,誰知道回來半路上又下起雨來,瞧著架勢竟然還有越下越大的勢頭,實在是倒霉。

    「不必了,」羅仲諍掀起帘子看了眼外面,「宵禁時間快到了,我們還是早些趕回府,免得郡主擔心。」

    「是,」小廝不敢再多言,只示意讓車夫快些駕車,免得雨越下越大,淋了他們倒是無所謂,若是讓郡馬受了寒,到時候回府郡主定會狠狠罰他們的。

    羅仲諍心裡也很煩躁,想到方才太子說的那些話,心裡總有些忐忑不安。若論人品,他倒是更為欣賞盛郡王,只可惜太子方是正統,他是忠君之人,自然只能站在太子這一邊。

    只是沒有想到郡主她……

    馬車突然劇烈一晃,羅仲諍皺起眉頭道:「怎麼回事?」

    外面沒有人回答,他心裡頓覺不妙,掀起車窗帘子一看,頓時變了臉色,因為他發現自己帶出來的侍衛與小廝竟然都已經無聲無息的躺在地上,地上一片血紅。

    他的一口氣還沒喘上來,只覺得眼前閃過一道銀光,喉間有些涼癢,張嘴想喊救命時,眼前一片黑暗。

    「咚!」

    領頭人看著跌出馬車的華服男人,大雨沖刷著他身上流出的血,更是增添了幾分死氣。

    「頭領,無一活口。」

    「撤。」

    雨越下越大,漸漸的沖刷掉一切腳印,誰也不會想到,就在天子腳下,京城街巷裡,竟然會發生這樣一樁命案。

    「什麼?!臨平郡馬昨夜在距他府門幾十丈的地方遇刺?!」華夕菀差點沒有打碎手裡的茶盞,就連手背上濺了兩滴茶水也顧不上,「人還活著么?」

    「主子,您小心,」白夏忙擦去她手背上的茶水,幸好這茶已經不太燙,不然燙傷主子可如何是好。她伸手拿過華夕菀手裡的茶杯,輕聲道,「奴婢聽說,臨平郡主府上已經颳起了白幡。」

    華夕菀有些訝然,想起臨平郡主為了能嫁給這個男人,可算得上是不管不顧,現在這個男人沒了,留下臨平郡主與兩個孩子,可真算不上什麼好事。

    這時,外面有幾個下人捧了盒子過來,紅纓驗看過後,皺眉道:「這枚夜明珠是誰放進去的,主子不喜此物,日後院子里不許放這個。」

    「小的記下了,」捧著夜明珠盒子的下人小心翼翼的合攏蓋子,有些感慨,價值千金的夜明珠在王妃眼中竟猶如糞土,只可惜王爺一心送來,不曾想王妃並不好此物。

    華夕菀聽著幾個婢女清點晏晉丘讓人送過來的東西,原本那點難過漸漸淡化了,她甚至想,不管臨平郡主與顯王府關係如何僵硬,但是至少她留著晏氏一族的血。如果她想找幾個合心的男人,養幾個面首在府里,也是無人敢多說什麼的,只要那些面首不是被強搶而來。

    沒過多久,晏晉丘匆匆進來,見華夕菀坐在窗邊發獃,便走在他身邊坐下:「怎麼了?」

    華夕菀搖搖頭道:「沒什麼,就是聽說昨晚發生的事情,有些難受而已。」

    晏晉丘摩挲著她的掌心沒有說話。

    見他這個樣子,華夕菀猶豫片刻道:「如今沒了駙馬,臨平郡主和兩個孩子只怕一時半會緩不過神來,不如……」

    「你近幾年身子才慢慢好轉,不可到靈堂這種陰氣重的地方去,」晏晉丘搖了搖頭,直接否定了華夕菀沒有來得及說出口的話,「羅仲諍好歹是皇親國戚,他的喪葬禮有禮部官員負責,你不必擔心。」

    華夕菀聽出他話里的冷淡之意,也就不再提起此事。人與人之間本就有親疏遠近之分,她與晏晉丘之間雖然隔著一層煙霧,但是不可否認的是,他是除開親人外與自己最親近的人了。

    「方才我聽下人說你不喜夜明珠?」晏晉丘不明白華夕菀為什麼對夜明珠如此不喜,所以乾脆直接問了出來,「你喜歡什麼,我讓你給你找來。」

    「你給我的東西庫房裡都快裝不下了,」華夕菀笑了笑,「我只是在古書上看到夜明珠會擾人思緒,不宜放在室內。」

    「原來如此,」晏晉丘笑著把她抱到膝蓋上坐好,「不喜歡就不喜歡,以後有什麼好東西我再讓人送過來。」

    用珍貴物品砸人的手段,果然是源遠流長,長盛不衰。

    當兩人最後在床上做完運動后,華夕菀在迷糊中想:他們是怎麼躺到床上來的?

    羅仲諍遇刺一事,無異於是在京城裡投進一顆炸雷,無數官員人人自危,就連郡馬都能遇刺,更何況他們這些人呢?

    啟隆帝大概是最震怒的人,作為天子,有人在他眼皮子地下刺殺皇親國戚,並且還堂而皇之的在臨平郡主府附近下手,這簡直就是不把他放在眼裡!「

    無人敢直面天子的怒氣,所以全城戒嚴徹查的命令一下,京城裡治安頓時好了起來,就連吃霸王餐、干小偷小摸的行業的人都收手了,畢竟最近風頭實在太緊,他們可不想莫名其妙成為出氣筒。

    外面的人如何想,臨平郡主根本無心理會,她整日在靈堂哭泣,連自己兩個孩子都無心去管了。

    她怎麼都不敢相信,這個與自家同床共枕好些年的男人就這麼去了,而且他被殺的地方,離郡主府是如此的近,明明……明明再走一段路就能回家了,為什麼會這樣呢?

    「京城,京城,」她踉踉蹌蹌的走到門口,看著皇宮的方向,突然大笑起來,笑得眼角淚水都擠了出來,「我錯了,錯了。」

    她不敢答應駙馬來京城,從一開始就錯了。在他們為了皇上的密旨心動后,就註定他們走上了一條充滿陰謀詭計的道路。

    「仲諍,」臨平郡主捂住臉,淚水頓時落下,她腦子裡全是與羅仲諍相處的畫面。雖然羅仲諍是個不細心的男人,但是至少這些年他與自己相敬如賓,並沒有鬧過什麼不愉快。若是當初沒有來京城,她與羅仲諍仍舊還是江城最尊貴的一對夫妻,富豪鄉紳誰不給她們面子?

    如今到了京城,她雖是郡主,可是離了顯府的支持,她這個郡主也不過是個空架子。在四處都是貴人的京城,她一個空架子郡主又算得什麼?

    欽天監參照羅仲諍的八字算出了他下葬的日期,下葬當日,京中很多人家都在送葬路上搭建了祭奠台,顯王府也不例外。

    華夕菀甚至還親自去了郡主府,她趕到的時候,有很多人已經趕到了,看到她出現,諸人互相行禮過後,華夕菀站到了離臨平郡主最近的地方。

    不管面上臨平郡主與顯王府有多冷淡,可是面上兩家的關係才是最近的,不管內里如何,在這人多的場合下,演也要演出友好的氣氛出來。

    因為哭得太多,臨平郡主顯得十分憔悴,眼神也有些木訥,甚至在見到華夕菀的時候,也只客氣了幾句,沒有了以往刻意為難的味道。

    「請節哀。」華夕菀覺得這句話在死者面前是最沒用的,可是這種場合下,卻只能說這種沒用的廢話。

    「謝謝,」臨平郡主眼中滿是血絲,看著華夕菀反應慢了半怕才道,「請落座。」

    華夕菀笑了笑,走到羅仲諍靈前行了一個禮,才一言不發的退到一邊。

    賓客來了不少,不過見臨平郡主這樣,也沒有誰沒有眼色的亂說話,只是略勸了幾句后,便找了地方站著坐著,反正能不開口就盡量不隨便開口了。

    到了起靈的時候,臨平郡主再度落淚,引得原本那些不喜歡她的女眷們也起了兩分憐憫之心,畢竟如此年輕便喪夫,而且死得還是如此慘烈,如此的莫名其妙,任誰心裡也難以放下。

    送葬隊伍行出郡主府,沿街皆是各府設的祭奠台,每經過一處,就有專人哭靈,冥紙灑滿了整條街,倒真有幾分蕭瑟的味道。

    「顯王府祭臨平郡馬之英靈。」

    「哭靈!」

    身著白孝的臨平郡主停下腳步,看著旁邊的祭奠台,這個祭奠台比其他檯子比起來,顯得隆重了幾分,可是實際上也不過是多些東西而已。

    她怔怔的收回視線,繼續往前走。前面是別人哭靈的聲音,她摸著自己乾涸的眼角,這裡已經流不出眼淚了。

    憶起當年,她出嫁時弟弟背著她上了花轎,她趴在他的肩頭,聽著他問自己:「姐姐,你不會後悔嗎?」

    她記得自己很肯定的回了一句不悔。

    時至今日,她不知道自己究竟有沒有後悔過。人已經不在了,她除了懷念他的好,再也記不得他的壞處了。

    大概,是不後悔的吧。

    作者有話要說:以後更新時間都是這個點啦~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