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八寶妝 » 第44章 意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八寶妝 - 第44章 意外字體大小: A+
     

    「梆梆梆」

    坐在車內,華夕菀聽到遠處傳來隱隱約約的打更聲,她掀起帘子一角,才發現街道上竟然起了薄薄的一層霧,她皺了皺眉,現在的天氣怎麼會起霧?

    她在宮裡時還看到天空中掛著圓月,如今才過去大半個時辰,天氣就變得這麼快?

    她再仔細一看,原來外面不是起霧,而是下著絨毛般的細雨,因為街道上有些昏暗,讓人晃眼看去就像是起了霧一般。

    「下雨了?」坐在她身邊的晏晉丘掀起帘子看了幾眼,語氣裡帶著些遺憾,「竟是沒法賞月了。」

    華夕菀放下帘子朝他莞爾一笑:「賞月什麼時候都可以,何必拘泥於哪一天?」

    「夕菀總是如此豁達嗎?」晏晉丘看著她,眼神中帶著種華夕菀看不懂的認真,「什麼事都不在意,什麼事都可以看開?」

    「心胸開闊者才活得更開心,人生苦短,何必與自己過不去?」華夕菀笑容不變,反而去看掛在車璧上的玉葫蘆,「太計較的人,想要的東西也越多,若是得不到,豈不是會失落?」

    「可是若是遇到喜歡的東西,不去爭取,又怎麼知道那不屬於自己?」晏晉丘看著外面的雨越下越大,「至少嘗試過,不會讓自己那麼後悔。」

    「誰知道嘗試過後,就不會後悔了?」華夕菀把玉葫蘆捏在手心,「世間可是有不少人為自己的執念後悔。」

    「可也有為自己不曾嘗試過後悔,」晏晉丘放下帘子,笑了笑。

    「不過是立場不同而已,」華夕菀嘲諷一笑,「更何況後悔的都是失敗者,若是過得幸福的,還有什麼時間去想自己不曾得到的東西?」

    晏晉丘沉默片刻,然後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啊!」

    一個凄厲的尖叫聲從巷子里傳出,在這寧靜的街道上顯得格外的駭人,若不是顯王府儀仗有足夠多的青壯侍衛,只怕一些隨行婢女已經嚇得軟了腿。

    華夕菀皺眉,這裡可不是前世電視劇里演的那樣,男男女女在夜裡可以到大街上亂竄,畢竟這裡到了晚上可是又宵禁的,無關人員在大街上亂走,可以當成小偷或者亂黨抓起來的。

    現在這個時候莫名其妙會有人叫得如此滲人,不知是巧合還是別的?

    顯然這一聲尖叫並不能影響顯王府車駕的前行,所以一行人仍舊按照原來的速度繼續前行,就在車駕快要拐過彎時,巷子里再度傳出凄厲的尖叫聲,這次叫得比上一聲還要滲人,讓人從骨子裡發出寒意。

    就在這個時候,不遠處傳來一串腳步聲,還有甲胄與兵器碰撞的聲音,不一會兒華夕菀就聽到一個有些熟悉的聲音。

    「衛尉寺少卿張厚見過顯王殿下。」

    張厚看著面前的車駕停下,心裡鬆了口氣,隨即便見面前的帘子撩起了三分之一,剛好把顯王的身姿露出了出來,他眨了眨眼,不小心看到顯王旁邊露出了一塊紅色的衣角。

    「張少卿,不知有何事?」晏晉丘嘴角帶著一絲笑意,打量著眼前這位年輕的衛尉寺少卿,能混到這個職位上的人,都不會是什麼簡單人,不然衛尉寺少卿這個職位,也輪不到他來坐。

    「稟王爺,小的在附近聽到有一位女子的尖叫聲,所以特帶人過來巡查。」張厚臉上蒙著一層水霧,黏糊糊的有些難受,可是在晏晉丘面前卻不敢隨意去擦,「不曾想遇到王爺您的車駕,是小的們衝撞了。」

    「張少卿言重了,你也是為了我們京城治安著想,只是這夜裡莫名響起女子尖叫聲,實在有些怪異,」晏晉丘嘴角勾了勾,「還請張少卿多多注意。」

    「多謝王爺提醒,」張厚再抬起頭時,見馬車的帘子已經放了下去,他朝馬車作揖后,才帶著屬下離開,開始一條一條巷子盤查起來。

    「張厚此人年紀雖輕,不過自有一套辦事手段,他的職位看似品級不高,但是京城很多事情與他息息相關,京中大多人都會賣他兩分面子,」晏晉丘對華夕菀道,「我聽聞上次你驚了馬,也是他帶著人緊急控制住的?」

    華夕菀頷首道:「這位張少卿確實身手不凡。」

    車駕還沒到顯王府門口,就聽人來報,張少卿已經找到尖叫的人了,只是受害者身上傷痕纍纍,昏迷不醒,已經被送去醫館治療。

    華夕菀皺了皺眉,任誰也不會喜歡這種事情發生,她忍不住多問了一句:「可查明受害者的身份?」

    外面彙報的人猶豫了一下后,才道:「這二位姑娘都是清怡齋的人。」

    「清怡齋?」華夕菀疑惑,聽名字倒是挺清雅,不知是做什麼的。

    「還不快退下,誰讓你在面前說這等不幹凈地方名字的?」木通厲聲斥責。

    華夕菀頓時恍然,原來是煙花之地的人,取這麼清雅的名字,害得她還以為是什麼棋社或者書社之類的地方呢。

    見她面上的表情變來變去,倒也不見提到煙花女子便心生鄙夷之意,晏晉丘意外道:「不知夕菀對此事怎麼看?」

    「不怎麼看,」華夕菀搖了搖頭,「查案有大理寺,我連前因後果都不清楚,能有什麼看法?」

    「我的意思是說……你對兩個女子有什麼看法?」

    「原本你這問題便本不該問,實在太過不妥。」華夕菀語帶厲色,隨即又轉為溫和,「不過我們夫妻之間說些外面不能說的私房話,倒也沒什麼大不了。」她打了個哈欠,之前在宴會上喝了幾杯酒,現在她突然覺得有些困,「沒有買賣便沒有市場,我就這個看法。」

    晏晉丘先是一愣,等反應過來后,才無奈的笑開,他想說這是歪理,可是仔細想想,就發現對方說的不是道理,若是天下男人都能管住自己,這時間哪還有女子來做這皮/肉生意呢?

    馬車又前行了一會兒才停了下來,華夕菀聽到外面的下人說王府到了,掀起帘子一看,大門口已經停著兩頂軟轎,還有幾個撐著傘的下人。

    她與晏晉丘剛從馬車裡露出一隻腳,就有下人上來替他們撐傘,還有人過來擋著風,等她坐進轎子里,連一點雨絲都沒吹到臉上。

    張厚在醫館外等了一夜,結果好不容易撐到天亮,聽到屬下來報,其中一個傷勢太重,無藥可救已經去了。聽完后,他面色頓時有些不好看,半晌才道:「我知道了,讓人把此事稟報到大理寺。」

    他衛尉寺的人只負責巡邏,若是發生了命案,也只能轉交給大理寺或者刑部處理,他們可沒有權利去插手這種事。

    「那我們在死者身邊找到的這些東西也移交到大理寺嗎?」一個下屬捧著一塊棉布過來,棉布上面放著一塊染血的破布以及一顆墨色寶石。

    「不交留著做什麼?」張厚視線掃過那塊沾血的破布,「如今盛郡王負責大理寺,有郡王爺在,什麼案子查不出來?」

    在場的人都想起前段時間盛郡王負責的張公子被害一案,心情頓時複雜起來,畢竟當初那事可是牽扯到了太子身上,弄得京城人心惶惶,至今還有不少人戰戰兢兢,就怕莫名被牽連。

    兩個時辰后,大理寺就接到了衛尉寺移交過來的命案,他們比較倒霉的是,半個時辰前另外一個受害者也沒救過來,重傷不愈而亡。

    兩個受害者都死了,要在死人身上找到線索,簡直就是難上加難,可是他們不查不行,畢竟這事鬧得風風雨雨,有些不了解事情的老百姓甚至開始傳言這是鬼怪作祟。若是不查清,到時候京城不知會亂成什麼樣。

    大理寺卿現在的心情卻比任何人都複雜,因為他發現衛尉寺移交過來的證物有些棘手,他看著坐在上首的盛郡王,大氣也不敢出。

    晏伯益臉色同樣難看,畢竟任誰查案的時候,發現死者身上找到的某個證物是自己身上的東西,心情都不會好到哪裡去。

    「既然此事牽扯到我,我也不便插手此事,」晏伯益站起身,不再看與案子有關的證物,「此事我會向皇上稟明,還請大人不必介意。」

    大理寺卿能說什麼,只能流著大汗賠笑而已。

    晏晉丘卻無心看他的臉色,抬腳直接出了大理寺的門,心裡卻在想,究竟是誰用這麼拙劣的手段陷害自己?

    「將軍!」

    華夕菀笑眯眯的拍了拍手:「這局是我贏了。」

    晏晉丘看著被兩人下得亂七八糟的棋局,無奈的笑了笑,讓下人把棋盤拿了下去,然後道,「這幾日京城裡人心惶惶的,你注意別受了外面傳言的影響。」

    華夕菀不在意的想了想,當晚的尖叫聲她都親耳聽見過,外面那些亂七八糟的傳言,她若是當真才奇怪。

    反正,不管事情發展到那個地步,都與她沒有多大的關係,她又不是腦子犯病,何必要做吃飽了撐著的事?

    作者有話要說:感謝嬴_似、11994893、賁三位土豪大大的地雷=3=

    感謝土豪qw大大的手榴彈=3=



    上一頁 ←    → 下一頁

    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
    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