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八寶妝 » 第42章 真相如此···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八寶妝 - 第42章 真相如此···字體大小: A+
     

    「王爺今日上朝,可帶了木通一起?」華夕菀撫著手裡的袍子,面帶笑意的注視著跪在自己面前的小太監,眼見他在自己注視下瑟瑟發抖,便移開了視線。

    「回王妃,今日木總管輪休,並未陪同王爺去上朝。」小太監不明白王妃有什麼用意,但是見王妃就像是撫著心愛之物般撫摸著王爺昨日出門穿過的衣袍,便覺得背脊發寒。

    「既然如此,你去把木總管請來,就說我有事想問問他。」華夕菀放下這件外袍,揉了揉額際。她雖不喜女紅,但是在侯府里也是請人來專程教過各種針法的,這個袍子袖擺處明顯有過開線又被人縫好的痕迹,瞧著針法倒像是水鄉之地的,只是縫衣服的人是否也如水鄉女子般柔美。

    木通聽聞自己被王妃召見,心裡雖有些疑惑,但是腳步卻不慢,一路疾行到門外,理了理自己身上的衣服,才揚聲道:「小的木通求見。」

    「進來吧。」

    木通從這聲音里聽不出息怒,埋頭便走了進去,等行完禮才發現王妃手邊的那件袍子,心裡咯噔一下,王妃這是知道了?

    眼見木通變了臉色,華夕菀也不擺什麼王妃的譜兒,讓他起身回話:「我瞧著王爺袖擺處開了線,王爺的衣服向來有陣線上的人打理,定不會出現這種失誤,所以我料想可能有人在外衝撞了王爺,想了很久,總覺得心裡不踏實,就召你來問問。你昨天跟在王爺身後伺候,可知道是怎麼一回事?」

    木通能說什麼,說自己不知道,那就是自己這個奴才不稱職。好在這事也不是沒法說的,他略一思索,便把事情原原本本說清楚了。

    「昨日從宮裡出來,王爺本想去某個鋪子取件東西,誰知走到半路上,竟有位小娘子的籃子勾壞了王爺袖角,」木通見王妃神情如常,便又接著道,「這位小娘子的針線鋪子就在旁邊,就用針線縫補了一二。」

    這話說得雖是實話,卻也省略了該省略的,比如說這位小娘子面如嬌花,身如扶柳,聲如黃鶯。又比如說,小娘子躬身替王爺縫補袖子時,無意間透露出她是個喪夫的寡婦。

    木通雖是個太監,也不得不承認那個小娘子是個難得的尤物,偏偏她身上還找不到半分艷色。

    華夕菀聽完後點了點頭,把衣服交給白夏道:「把衣服收起來吧,王爺為人雖然儉省,但是這縫補之物,還是不要讓王爺上身了。」

    「是,」白夏屈膝,接過外袍看了眼躬身站著的木通,轉身出了門。

    木通額頭冒出細汗,身為奴才,他沒法跟王妃說,這個小娘子形跡可疑,可是這麼站在這,頂著王妃的注視也挺嚇人。

    「雖是她劃破王爺的袖袍,不過也只是無意,更何況她還替王爺縫補好袖袍,」華夕菀從軟榻上站起來,扶著橙秋的手走到木通跟前,「不如你替我拿二十兩銀子給這位女子,畢竟年紀輕輕的女子喪夫獨居也是不易。」

    接過紅纓送來的二十兩銀子,木通領命退下,出了院子后才鬆口氣,看著手裡白花花的二十兩銀子,他朝地下看了一眼。

    拿著銀子來到昏暗的密室,木通看了眼四周,問道:「昨兒晚上送來的那個女人招了沒有?」

    「回木總管,人已經招了,」一個穿著褐色短打的男人把一張口供遞過來,「這個女人竟是盛郡王府派來的。」

    木通擺擺手,沒有去接那張口供:「人還活著么?」

    「這可不巧,剛剛沒了氣兒,這……」男人有些驚慌,昨天王爺還下命令說只要能撬開那個女人的嘴,就生死不論,現在木公公問人活著沒,難不成是王爺改了主意?可這人都沒了,他拿什麼給?

    「沒事,我就是來問問,」木通把銀子扔給男人,「這些銀子拿去,給女人找口薄棺葬了,這是王妃的恩典。」這些銀子那個小寡婦是用不上了,不如買些香蠟紙錢,讓她下面有些錢花,爭取下輩子投胎做人長些眼睛。

    「小的記下了,請木總管放心,小的一定辦好這事。」男人笑眯眯的接過銀子,聽到王妃二字時,神情鄭重了些。

    木通擺了擺手,也不想待在這昏暗的屋子裡,出來后才長舒一口氣。這女人也算倒霉,用這種手段來接近王爺,當年老王爺的那些妾侍也玩過這些手段,王爺能對這種女人有好感么?

    更別提王爺性子多疑,這一查就查出盛郡王府,這女人能活下來才奇怪。

    盛郡王有野心他是知道,只是沒有想到對方竟然玩這種手段,和太子讓人玩的那些手段也沒什麼差別,只是前者隱晦,後者太過明顯而已。要真比起來,誰也不比誰高貴,就連他們家王爺也是玩過一些手段的。

    所以權勢這東西就是誘人,誰在乎得到前用了什麼手段呢,最重要的就是誰得到了最後的勝利果實。

    衣袍事件就這麼輕輕拿起又放下了,晏晉丘下朝後,華夕菀沒有跟他提這件事,他也沒有問起。兩人一起用過午膳,然後換上赴宮宴的衣服,乘上王府的馬車朝宮中趕去。

    親王與親王妃正經出門,就有符合他們身份規格的依仗,所以兩人乘坐的馬車從街道經過時,道路兩旁的老百姓都紛紛避讓開來。

    掀起車窗帘子一角,看著四散開來的百姓,華夕菀有些恍然的想,大概這就是權利的誘惑力了,眾人恭謹退讓,而自己卻仍舊高座中央。

    一路上也有別的人家車駕路過,但是見到他們出現后,都紛紛避讓開來,擺出了恭敬的架勢。

    華夕菀突然想起成婚前,她在此處避讓過端和公主的車駕:「我記得成婚前的一個多月左右,曾在此處避讓過端和公主的車駕。聽聞那時端和公主與其他女眷們踏馬觀春回來,只可惜我坐在車裡,看不到外面是什麼樣子。」

    「明年我帶你去,」晏晉丘道,「京郊外有個馬場,景緻也不錯。」

    華夕菀想著騎馬會磨大腿,於是搖了搖頭:「我就想想而已,還是算了吧。」這種人不想動,心已飛遠的毛病,還有個通俗的名稱,叫懶病。她估計自己這輩子是沒痊癒的希望了。

    馬車進宮后,兩人便下了馬車,步行到太后的福壽宮,把備好的禮物送給太后,就陪著老人聊起天來。

    鑒於太后是個顏控,所以每次晏晉丘與華夕菀出現,她都格外的高興,每次必須要做的事情就是把兩人上下打量一番,確定容貌水平沒有下滑后,才心滿意足的招呼兩人喝茶吃點心。

    三人聊了一會兒后,盛郡王夫婦也來了,一番客套后,才又各自坐下。

    不知道是不是華夕菀的錯覺,她總覺得侯氏的面色有些不對勁,猶豫一番后,才開口道:「堂嫂面色似乎有些蒼白,可是身子不適?」

    「多謝堂弟妹關心,」侯氏笑得格外甜蜜,用手絹掩著嘴角道,「最近胃口不太好,所以用得小了些,今日太醫來把脈,說是讓我少費神,只安心養胎便是。」

    「原來是有喜了,這可是大好事,恭喜恭喜,」華夕菀面上的笑意頓時明顯了幾分,隨即笑道,「堂嫂這可不厚道,這種天大的好事,竟也不告訴我們一聲。」

    「原是想著讓人來告訴大家的,只是想到下午要入宮,就乾脆等進宮后親口告訴大家,也算是我們一番誠意。」侯氏眼角眉梢都是喜意,眼底滿是柔和之意。

    華夕菀見她這個樣子,知道她是在期盼這個孩子的到來,原本心裡那點怪異之處,也就放下了。侯氏只比她大幾個月,現在不過剛剛十七歲,肚子就已經懷了一個,不知生產的時候,會不會遭些苦頭。

    「有孩子好,有孩子好,」太后笑得囑咐了幾句,讓侯氏平日多加小心。不過因為太后膝下沒有孩子,所以她說的時候,就格外的謹慎。

    「說來,你們兩個成婚也有好幾個月了吧,不知什麼時候傳喜信呢?」太后高興過後,就把問題扔到了華夕菀與晏晉丘的面前。

    這種問題華夕菀不知該怎麼說才好,倒是晏晉丘接過話道:「皇祖母,王妃她年輕尚小,我倒是想等到她十八歲以後再考慮要孩子,這樣對她身子也有好處。」

    太后聞言點了點頭:「你考慮得很周全,這女人生孩子就是一腳踩在生門,一腳踩在死門,多注意些也好。」她算了一下華夕菀現在的年齡,有些遺憾道,「雖說等個兩年時間有些長,不過這樣更穩妥些,倒也挺好。」

    華夕菀有些無語的看了眼晏晉丘與太后,在盛郡王妃懷孕當頭,說這個話是不是略不厚道?

    想到這,她特意看了晏伯益一眼,發現他神情如常,彷彿懷孕的不是自家老婆似的。

    華夕菀摸了摸鼻子,嫁給這種男人可真是愁人,這種表現實在太欠扁了。

    作者有話要說:感謝寧願大大的手榴彈=3=

    感謝悠悠軒、淺夏兩位大大的地雷=3=

    晚安~



    上一頁 ←    → 下一頁

    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
    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