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八寶妝 » 第40章 賀喜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八寶妝 - 第40章 賀喜字體大小: A+
     

    華夕菀心裡雖然有些懷疑,不過還是換上了自己郡王妃工作裝,然後戴著有些沉的金冠到了王府正殿。她剛到一會兒,就見晏晉丘穿著郡王服走了過來,院子里幾大管事也候在了殿外。

    晏晉丘進殿後,見華夕菀面色平靜,知道她沒有被這個突兀的消息驚到,便笑著走到她身邊站定,輕聲道:「晚上我們早些用飯。」這句話就等於在跟華夕菀說,有什麼事咱們兩人私下說。

    殿內站了些有品級的太監與女官,華夕菀把手輕輕搭在晏晉丘的掌心,莞爾一笑:「好。」她雖然知道皇帝用心有些不良,不過觀察晏晉丘的神情,似乎對此事樂見其成,也就不再多想,只等禮部的人來宣旨。

    兩人沒等多久,就見禮部的官員帶著一乾子人來了,然後念了兩份長長的聖旨,但是歸納下來也就是晏晉丘的親王任職書以及華夕菀的親王妃任職書,隨著任職書一起下來的還有金印金冊,至於服裝還沒有趕製好,所以先欠著,還有郡王府擴建的事情,反正這裡以前也是親王府,把原來那些鎖起來的院子都打開,然後讓工部的人翻修一遍就成了。院中能代表親王身份的擺設物件,通通賜賜賜,以顯示皇恩之浩蕩。

    聽了半天,終於把賞賜單子聽完,夫妻二人送走禮部官員后,就坐在院中看著一箱一箱的東西抬進來,中途二人還續了兩盞茶。

    每念一樣物品的名字,就有下人把盒子打開,讓兩人過目。到了最後,華夕菀已經慘不忍睹的移開了眼睛,不是她太清高,實在她終於明白什麼叫「金子晃眼,銀子傻白」,再看下去,她眼睛都要被閃瞎了。

    「累了?」晏晉丘見華夕菀這個樣子,便朝身邊的下人使幾個眼神,然後道:「既然累了,我們就去屋裡休息,這裡由下人看著就好。」

    華夕菀點了點頭,狀似虛弱的扶了一下沉沉的金冠,到了現如今,她也是視金錢為糞土的高潔人了。

    回到屋裡,華夕菀首先由婢女們伺候著換下郡王妃服,換上漂亮又輕鬆的曳地裙后,她才鬆了一口氣,揉著自己的脖子道:「再壓下去,我肯定要矮上一寸。」

    「有這麼厲害?」晏晉丘伸手捏了捏她的后脖頸,「現在好點沒有?」

    「手藝比起我的幾個丫頭來差了些,」華夕菀笑著斜睨他一眼,「罷了,我可不敢讓王爺來做這種事,還是由他們來吧。」

    晏晉丘笑著收回手,然後道:「最近來我們府中賀喜的人可能會有很多,可要辛苦你幾日了。」

    紅纓見狀走到華夕菀的身後,輕輕的替她按捏起來。

    「有下面的管事幫襯著,也不會太辛苦,」華夕菀有些懶散的靠著椅子坐著,緩緩道,「皇上隆恩,乃是大喜之事,即便是累心裡也高興。」

    「這倒也是,」晏晉丘看了眼屋子裡侍立的下人們,「不如現在睡一會兒,往日你此時也是在午休的。」

    「也好,」華夕菀揮手讓屋子裡的下人退下,兩人在床上一起躺下后,晏晉丘才道:「聽聞昨日皇上發作了盛郡王,又讓盛郡王回府思過三日。」

    華夕菀覺得自己在朝堂方面的事情有些智商不足,所以聽了這話后,想了一會才道:「皇上昨日斥責了盛郡王,今日便晉你為親王,不知是何用意?」這就像是勤快孩子做錯了一點就被家長批評,懶孩子因為什麼都沒做,反而無功無過的得了獎勵?

    「並沒有這麼簡單,」晏晉丘伸手把她攬進自己的懷裡,「盛郡王如今勢大,部分官員對他很是推崇,這種情況下,皇上難免心生猜忌。他故意打一個,拉一個,不過是想讓晏伯益以為是我在從中作梗,讓我們互斗而已。晏伯益有部分官員的支持,我有晏伯益比不上的親王爵位,不管是誰佔了上風,對於皇帝來說都是輸家。」

    這麼一解釋,好像確實也有這個意思,華夕菀打了個哈欠,沒有再繼續問下去,有些她不想知道的事情,還是不要知道的好。

    屋子裡漸漸安靜下來,不知過了多久,晏晉丘從床上起身,坐在床沿邊看著抱著被子睡得正香的女人,起身走到華夕菀平日里梳妝的銅鏡前,正好看到自己嘴角來不及散去的笑意。

    他的面色微微一變,回頭看了眼床上的人,半晌后,才出了屋子。

    候在外間的紅纓等人見王爺出來,紛紛埋下頭往後退了一步,然後無聲的行了一個萬福禮。

    「小心伺候著王妃,本王去書房,待王妃醒來,讓人告知本王。」晏晉丘知道華夕菀現在身邊的幾個丫鬟都是忠心之人,所以也沒有多說。

    「是,奴婢記下了。」紅纓再抬頭時,見王爺已經離開了,默默的鬆了口氣。明明王爺平日里也是溫和的性子,可是她偏偏格外的敬畏王爺,就彷彿不小心就會沒了小命似的。

    「紅纓姐姐,方才木通管家讓人把這些東西送到了我們這邊,我們需要稟報王妃嗎?」橙秋帶著幾個捧著檀香盒的婆子進來,見那些婆子們額頭冒汗的樣子,顯然這些東西不輕。

    「先把這些東西放進庫房,等王妃醒來后再稟告,」紅纓打開所有的盒子看了一眼,見不過是些珠寶首飾之物,便親自帶著這些人把東西放進了華夕菀的私庫,左右王妃最不缺的就是這些東西了。

    「你說什麼,顯郡王被封為親王了?」華依柳看著自己的貼身丫鬟,怔怔的坐了好一會兒后,才道,「昨晚上姑爺又歇在側院了?」

    她見貼身丫鬟雖然沒有說話,但是卻變了臉色,就知道周雲恆昨晚去了哪,她還沒有來得及說別的,就見婆婆帶著小姑走了進來,她只好起身把二人引了進來。

    「兒媳,三日後你與我一同去顯親王府賀喜,顯王妃與你乃是堂姐妹,這種大喜事,你這個做姐姐的不去,可說不過理,」周夫人接過華依柳捧來的茶喝了一口,又跟華依柳說了會兒話,才淡笑著轉口道,「雲恆院子里那些不老實的我已經讓人打發走了,我還盼著抱你跟雲恆兩人的大孫子呢。」

    華依柳面上擠出一絲笑:「他們都是伺候夫君的女子,平日夫君憐惜一些也無礙。」原本她出嫁時的幾分期待,早已經在這些日子磨光了,對周雲恆也沒什麼念想了。如今婆婆來說這麼多,不過是看在華夕菀這位顯王妃是她堂妹的份上,不然何必管這些。

    當初剛出了周老夫人的孝,周雲恆就能弄大身邊人的肚子,還傳出了消息,等她嫁過來的時候,院子里的人也沒處理乾淨,到了現在卻因為華夕菀成為親王妃把這些人都攆了,那麼她又算什麼呢?

    「雖說如此,男兒若是沉迷美色,又如何建功立業?」周夫人笑著道,「你是個賢惠的,有你在,我還有什麼不放心的。」

    華依柳又客氣幾句后,才笑著跟周夫人道了謝,眼裡卻沒有幾分笑意。

    等婆婆與小姑子離開后,華依柳想起被婢女們環繞著的華夕菀,想起風度翩翩的顯王,再一想整日流連美色的周雲恆,用手絹捂著臉,無聲痛哭起來。

    在晏晉丘成為親王的第二天,果然賀儀多如潮水,來賀的女眷們華夕菀只接見了一些顯赫皇室與世家,其他人也知道都是這麼一回事,他們送拜帖也只是走個行事,顯王妃能見她們就是走運,不見她們也很正常。

    義安候府的人是肯定要見的,就在聖旨下來的第二天,華夕菀就見了娘家的人,還特意囑咐了幾句,不過因為要見的人太多,所以也沒有私下說太多的話。

    到了中秋節前一日,前來賀喜的人總算少了下來,華夕菀也跟著鬆了一口氣,結果早上起來剛用完早膳,就聽到下人來報,周侍郎府上前來賀喜。

    華夕菀嘆了口氣,原本她是不想見周家人的,可是想到華依柳嫁給了這家人,只好讓下人先招待著來客,她稍後便過去。

    周夫人見下人邀請她進去后,心裡鬆了口氣,看了眼跟在自己身後的女兒與華依柳,整了整自己的衣襟:「等會在王妃面前,切莫失了儀態。」

    「女兒記下了,」周錦西小聲應了下來,她知道母親搭上顯王府的線,是為了讓顯王妃對自己有好感,爭取日後在重要場合下多露臉。

    「周夫人,周奶奶,周小姐,請稍坐片刻,王妃稍後便來,」接待三人的是橙秋,她讓丫鬟給三人上茶以後,便站在了一邊。

    周夫人看了眼殿內的擺設,又見招呼她們的丫鬟穿著比普通丫鬟好,兒媳又不認識,便猜測這可是王府的丫鬟,而不是華夕菀陪嫁過來的。

    她是有幸去過寧王府做客,寧王府上瞧著雖是花團錦簇,可是那些下人瞧著倒不如顯王府里有規矩。

    可見顯王妃是個十分有能耐的女人,她可得更加小心客氣些。

    作者有話要說:感謝雪狼、嬴_似兩位大大的地雷=3=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
    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