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八寶妝 » 第36章 偽君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八寶妝 - 第36章 偽君子字體大小: A+
     

    顯郡王妃因為國舅爺縱馬而受傷一事,很快傳遍京城,因為國舅爺行事張狂,很多人對他早有不滿,現在聽說這位作死的把顯郡王妃的車駕驚了,傷了顯郡王妃額頭,引得顯郡王十分心疼。偏偏這位國舅爺去顯郡王府請罪時,還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樣,甚至在出郡王府後,去踢大門口的石獅子,這實在是囂張至極,連皇家人都不看在眼裡了。

    要知道這石獅子可是一家人臉面,不是有地位的人家,還不能擺石獅子,就算擺了石獅子,那也是有各種講究的,這位國舅爺倒好,隨隨便便就去踢人家的門面,這不是猖狂是什麼?

    在世家嚴重,方家只算得上是個仗著婦人得志的貴族,稱他方氏一個「貴」字,那還是看在皇上與太子的面上,不然就這樣輕浮沒有禮教的人家,他們是連看都懶得多看一眼的。

    京城中是沒有秘密的,方承德一言一行都被別人看在眼裡,京中的皇族人都覺得方承德實在欺人過甚,對方氏一族以及皇后都心生不滿。在朝堂之上,彈劾方家的奏摺越來越多,只是啟隆帝皆按壓下來,讓不少皇族宗室越來越不滿,如今這位方國舅膽敢如此對待顯郡王,那麼待日後太子登基后,他們這些還算不得顯赫的皇室人,又該如何自處,難不成要他們苟且的活在方氏餘威之下,那他們皇室的尊嚴還有何存?

    也許是知道皇室族人對此事的不滿,啟隆帝在幾日之後,終於當著朝臣的面頒發了懲治方承德的旨意。旨意中沒有提方家在背後做的那些事情,只是言辭激烈的批評了方承德鬧市縱馬傷及無辜的罪責,然後罰俸三年,由一等候降為三等候,並且勒令在家中思過,不可輕易出府。

    這個旨意乍聽之下,好像很嚴厲,但是仔細一想,便又覺得是隔靴搔癢,實際上並沒有多嚴重。方承德身上還背著侯爵,雖然降了等次,但是日後恢復爵位也不過是皇上幾句話的事情。

    這種懲罰,還不如把方承德拉到殿外杖責幾十棍或者罰跪來得痛快。皇上此舉,不過是做給那些不懂政事老百姓看的,而不是給他們皇室一個交待的。

    晏晉丘對皇帝的這個旨意毫不意外,因為皇帝就算有千般能耐,也還有個致命弱點,那就是太子。太子昏聵無能,驕奢淫逸,偏偏又是皇帝唯一的兒子。方家乃是太子舅家,若是方家倒台,那麼太子日後登基,只怕會寸步難行。所以皇帝只能保住方家,因為方家是太子的舅家,是太子一派的人,方承德雖然無能,但他兩個十餘歲的孩子卻是十分的聰慧上進,待太子繼位時,也已經是能入朝為官的年齡,屆時兩人必會是太子的好幫手。

    想到這裡,晏晉丘在心裡冷笑,方家那兩個孩子再有本事又如何,半大的孩子尚未定性,更何況皇帝能不能撐到那個時候尚未可知,一個至今沒有子嗣,名聲不佳的太子,能不能坐到那個位置上還是兩說。

    「郡王爺,混在王府下人中的幾個暗探被找出來了。」

    「把人帶到暗室去,」晏晉丘垂下眼瞼,慢慢的合上手裡的遊記,嘴角慢慢溢出一絲笑:「本王要好好審問這些人一番。」

    彙報的人頭埋低了一些:「是。」

    暗室的地道很明亮,璧上每隔幾步就鑲嵌著光線柔和的夜明珠以及各色低調奢華的裝飾,若是有人誤進這個地方,只會覺得這是郡王府放金銀珠寶名貴字畫的地方,而不是把這些東西與其他東西聯繫在一起。

    地道走到底,是一間不大不小的屋子,裡面全部放著各種珍貴難得的寶物,足以閃瞎人的眼睛。在光線最明亮的地方,走在晏晉丘身後的下屬上前敲了敲與其他地磚無異的一塊磚,就連敲打起來的聲音也沒有異樣,他打開地磚往地上摁了三下,就見旁邊厚重的牆壁緩緩打開,露出一間顯得有些昏暗的走道。

    通過走道在慢慢往下,才露出密室真容,散發著血腥味的刑具,有些潮濕的地面,角落裡張著大嘴的巨獸眼珠由夜明珠製成,在昏暗的屋內顯得十分猙獰,任誰也不會想到,這是密室的通風口。

    幾個暗探皆被鎖住琵琶骨,他們吊著的高度恰恰比他們身高多一點距離,若想琵琶骨不被鐵鉤撕得太疼,他們就必須要踮著腳,可是失血不少的他們,體力不足以支撐他們堅持太久。力竭軟腳時,琵琶骨的鐵鉤就能再次撕扯著他們的傷口,如此循環往複,把他們折磨得生死不能,只恨不得有人來一刀子殺了他們,以求得個痛快。

    「諸位都是喜形不露於色的好漢,想必這些鐵鉤也攔不住你們。」密室里有些悶熱,連帶著味道也不是很好,跟在晏晉丘身後的幾個下屬點的點香,放的放冰,仿似這裡不是刑訊密室,而是晏晉丘的書房似的。

    「你這個徒有其表的偽君子,有什麼手段儘管用,何必說這些廢話,」最為年長的人朝著晏晉丘方向吐了口血沫,語氣里又不甘心也有恨意,「不知道京城裡有幾人知道堂堂顯郡王竟是如此手段毒辣,野心勃勃的人,還有你那千嬌百媚的郡王妃知道你是這幅面貌嗎?」

    「本王的女人如何,還用不著你們來置喙,」晏晉丘似笑非笑的看著這些人,全然不見半點惱怒,他走上前拉拉了拉鐵鉤,看著說話之人面色痛苦得扭曲起來,臉上的笑意越來越濃,「你們也用不著說本王偽君子與否,你們這些暗探笑別人偽君子,竟是開得了口。」

    也許是傷口太疼,年紀居長得暗探說不出一句話,至於其他幾人,似乎是心生了怯意,懨懨的都沒有說話。

    「怎麼都啞巴了?」晏晉丘用手中的摺扇敲了敲鎖骨的鐵鉤,然後似乎有些嫌棄的把摺扇扔到了一邊,然後開始拿手帕擦手,「幾位既然是硬骨頭,不願意招,就這麼吊著,本王最欣賞你們這些忠心的好狗了。」

    看著這些人的血一滴滴的掉落在地,他臉上的笑意越來越濃,就像是欣賞一副美妙的畫卷:「好好伺候著這幾條好狗。」

    欣賞完這些人痛苦得模樣,晏晉丘心情愉悅的走出了密室,待回到書房后,他低頭見鞋上沾了一點污水,有些嫌棄的皺眉:「來人,本王要沐浴。」

    在床上修養了幾天的華夕菀傷口已經開始慢慢恢復,所以終於能下床走動了,她在自己院子里看了一遍后,逗弄著走廊上掛著八哥,「負責養八哥的下人去哪了,怎麼這水有些渾濁。」

    「張樂家裡人來給他贖了身,聽說回鄉下討媳婦了,」管事上前回答道,「因為他是昨日才離開的,所以還沒有來得及找會逗鳥的下人替上。」

    華夕菀扭頭看了眼這個看起來十分老實的管事,然後繼續逗弄八哥:「是嗎?」

    「是嗎,是嗎,是嗎」八哥在鳥籠中撲扇著翅膀學話。

    管事的背後浮出一層薄汗來。

    「既然之前的人走了,就儘快安排新的人過來,」華夕菀逗了一會兒后,就沒有多少興趣了,「我看著鳥倒有些意思,好好養著,平日無聊時逗著打發一下時間倒也不錯。」

    「小的記下了。」管事立刻退下去安排,走出一段距離了后,回頭還見郡王妃站在走廊上,不喜不怒,讓人看不出心情如何。

    白夏有些奇怪的皺了皺眉頭,前些日子這個叫張樂的下人還曾在他面前背了祖宗八代,在他說來,他家裡是沒有什麼人了,唯一的同胞妹妹也病死了。哪來的人去贖他?

    回到屋子裡后,白夏把這事跟華夕菀說了,就見主子的臉色有些微變。

    「既然有人來贖他,那就只有親人才捨得了,」華夕菀面色很快恢復正常,「不過只是個粗使下人,不必為此太耗神,只願他日後過得好便罷了。」

    白夏依言不再多說,到了第二日打聽到府里少了幾個外院與內院下人後,就顯得鎮定多了,她把這些人的名字還有做什麼的都打聽出來了,報給主子后,就見她的面色更加奇怪了。

    華夕菀自從嫁過來后,就知道顯郡王府並沒有想象中那麼簡單,可是自從她嫁到這個郡王府,就沒有回頭箭了。所有有些事情,知道就當做不知道,這樣的人才能活得更愉快。

    紅纓見白夏與主子的臉色都不太好,雖然還沒有想透是怎麼回事,但是伺候起來時,就顯得更加小心了。

    到了晚飯時分,有下人來報,說是郡王爺等下要過來用晚膳,華夕菀也沒有問別的什麼,只是讓膳房的人去準備一些晏晉丘喜歡用的菜色。

    萬一她管太多,一不小心點亮了這位郡王爺的狂化技能怎麼辦?

    作者有話要說:感謝意小苡大大的兩個地雷=3=

    感謝GaIn大大的兩個火箭炮=3=

    感謝來來大大的地雷=3=

    困得碼字時,腦子裡產生做夢的幻覺了T_T



    上一頁 ←    → 下一頁

    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
    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